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日霸权 > 0373 徐鹏的反击
    徐鹏面对许克功对他的轻慢,要是不能马上反击,而是就此跟随进去的话,他徐鹏无疑是丢掉了天狼的脸面。
    如今的天狼支队,几万战士一条心,所有人都把天狼睥睨天下的荣耀放在第一位,都愿意豁出性命去保护天狼的荣耀。这是许多兄弟用生命和热血换取来的荣耀。
    如果他徐鹏因为个人的情事而让天狼的荣耀被蝼蚁践踏,就算他是林辰的铁杆兄弟,他也是交待不过去的。
    是的,在天狼人的眼里,许家只是蝼蚁。最多是比较大个的蝼蚁。
    而这大个蝼蚁,居然敢践踏天狼这个庞然大物的尊严!他们的依仗是什么?他们的依仗无非就是他徐鹏想娶许家女儿许彤而已。
    他要是在这里让天狼的荣耀蒙污,老大绝对会对他失望。而老大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他一旦对一个人失望......后果有孔逸凡三人的例子为证。
    难怪余洋会对他说出那样的警示话语。
    余洋掌握着所有情报,可能早就知道会发生这一幕。而同样的,老大肯定也知道。
    老大现在肯定在等着要知道他的表现。
    但是如果他悍然反击许克功的话,对方是许彤的亲生父亲啊。
    怎么办?怎么办?徐鹏陷入了痛苦的抉择之中。
    徐鹏不像余洋。余洋一直是把老大的事情放在第一位。柳青青在余洋心里也比不过他与老大的兄弟之情。不是说余洋不在乎柳青青,只是在两者之间需要作出选择时,余洋会选择兄弟之情。
    而徐鹏却是一个痴情种子。他原本是一个穷学生,末世前就暗恋许彤。末世后因缘际会终于与许彤走到了一起。他很珍惜许彤。
    现实却要他做出残酷的选择。
    他非常确定,就算他今天让天狼丧失荣耀,老大也基本上不会惩罚他。但对他失望,对他疏远是必然会发生的事。
    真是那种局面,他自己就会离开天狼。以他对老大的了解,那时候,老大多半会送给他一笔巨大的财富,然后双方桥归桥路归路。
    这样的事情,老大不会直接说出来。然而事实多半会那样上演。
    可是,这不是他想要的啊。他想跟着老大,带着兄弟们一起纵横天下啊。
    说来话长,其实诸多念头在徐鹏心里是闪电一般掠过。
    许克功的话音刚落,徐鹏的脸色跟着就是一变。
    他稍稍闭目,睁开眼睛,看向许彤。他的眼神很是纠结、难过。
    许彤秀外慧中,自然明白徐鹏在纠结什么,为什么难过。
    看着眼前的无赖父亲和无赖族人,许彤断去了最后一丝得到家人祝福的奢望。
    罢了,没有祝福就没有祝福吧。与这样的族人保持了联系,让他们经常去天狼城骚扰,还真不够丢脸的。
    许彤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决绝。她对徐鹏痛苦地点了点头。
    许家人怎么都不会想到,就因为一个不经意的动作,让他们所有的后续计划胎死腹中。
    当然,这些计划没有来得及实施,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真激怒了天狼,林辰才不会管他们是不是某人的族人。
    林辰从来就是‘以我为主’。从末日爆发以来,不能接受他这种态度的,统统自去便是。身居大势力高位,哪里能有那么多的情感牵绊?
    “许先生,且慢!”许家大门前,面对许克功伸手邀客的举动,徐鹏冷声说道。
    看懂了许彤眼睛里要表达的意思,徐鹏心里有了数。虽然仍对许彤感到有些歉疚,但是世事难两全,他要反击许家的傲慢了。
    这次,他再没称呼许克功为‘伯父’,而是直呼‘许先生’。
    你既然无理,我何必要对你尊敬?不是看许彤的面子,你算哪根葱?
    “反击了!徐鹏反击了。”
    “好!看来许家要鸡飞蛋打了。”
    吃瓜群众们看到这一变故,热烈地议论起来。
    “小徐,怎么啦?有什么事咱们进去再说吧。”许克功看到徐鹏转变了态度,心里‘咯噔’一下,感到有些不妙。他连忙转换了态度,从冷淡变为亲热。
    毕竟,从事实上来说,徐鹏现在的地位比他高出了好几个等级。
    然而,迟了。
    许克功前倨后恭的态度没有影响到徐鹏。
    徐鹏开口说道:“许先生,先不忙进去。有些话我们就在这里说清楚。”
    许克功心里不妙的感觉更甚。
    “小徐,你这孩子,有什么话咱们进去再说吧。咱们自家人说话,可不能让外人听了去。”巩芳上前对徐鹏假装亲热地说道。
    巩芳是一个精明的女人,她看出了某些苗头。
    “许夫人不必这样说。我现在和你还算不上是自己人。实际上,我也不怕告诉你,在许彤的心中,你们偌大的许府里面,她只把许先生一人看作是亲人。你们其他人就不要自作多情了吧。”徐鹏冷冷地说道。
    “许彤,你这个不孝女!你太过分了。”
    “许彤,你还有没有廉耻?”
    许家人发出了愤怒的呼喊。
    “哎呦喂,我不活了。我辛辛苦苦把许彤这妮子养大。如今她翅膀硬了,就不认我这个妈了。天理何在,天理何在啊?”巩芳听徐鹏说完,立即瘫坐在地上呼天喊地地哭喊起来。
    这一幕让观众们看得更加兴高采烈。
    “巩芳,住口!你不是我妈。我妈在我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死了。”许彤非常气愤地喊道。
    巩芳的撒泼话语激起了许彤深藏在心里的愤恨。
    “小彤,你说什么呢?快给你妈道歉。”许克功沉下脸,对许彤说道。
    许彤气得浑身打哆嗦,一时连话都说不出来。
    “许先生,你还想不想听我说话?不想听的话,我和彤彤就走了。”徐鹏对许克功说道。
    “小徐,有什么话咱爷俩进去再说好不好?”许克功还是坚持让许彤进屋。
    “进去再说?你以为你们的打算我们不知道吗?你们不就是想让彤彤进屋后就把她控制起来吗?”徐鹏讥诮地说道。
    “什么?你怎么知道?”许家人当中有人惊呼出声。
    徐鹏脸色一沉。他说那些话只是一个试探。因为老大那样说过。不过看许家人的反应,他们竟然真有这个打算。
    许彤脸色一白。
    “哼,你们也不想想,凭你们这些歪瓜裂枣,能把彤彤控制住吗?就是你们所有人一起上,彤彤也能进出自如。”徐鹏不等其他人开口,马上追加了一句嘲讽。
    “胡说!我们可以下药......”一位骄傲的许家子弟气愤不过,泄露了天机。虽然及时收口,但意思已经表达出来了。
    ‘哈哈哈......’。观众们为许家人的愚蠢发出笑声表示‘赞扬’。
    许彤的脸色更是黯然。她心里对许家越来越绝望。
    “许山,住口!”许克功喝住了说话那位许家子弟。
    “小徐,你不要听他胡说。实际上......”许克功想要对徐鹏解释。
    “许先生,看来你是不想听我说话了。那么,再见。”
    “彤彤,咱们还是回天狼城吧。”转过身来,徐鹏对许彤说道。
    许彤点点头。她看了许克功一眼,就要和徐鹏向自己的座驾走去。
    这还了得?怎么能让肥羊跑了?
    “许彤,你站住!”有许家子弟想冲上去拉住许彤。
    小金立即上前,将铁棍抵住那人的胸膛。
    “啊,饶命!”那人立即呼喊起来。
    其他上冲的人也赶紧停下脚步。巩芳也停止了撒泼。
    “族长,就听听这姓徐的想说什么吧。”无奈之下,许家人对许克功说道。
    “小徐,你且停下。你把你想说的说出来吧。”许克功见留不下许彤,只好同意让徐鹏当众讲话。
    无论如何,许家今天不能一无所得。
    “也好,我就说出来了。许先生,不久前在我们天狼城,你的儿子许瑞说是你夫人将许彤养大成人的。许彤对此并不承认。她认为一直都是你在付出代价抚养她长大。而许家的其他人带给她的全是伤害。许彤对许家其他人都是仇恨。”徐鹏开始讲述。
    “小徐,小彤对家人有误会......”许克功插嘴道。
    “许先生,有道是‘家丑不可外扬’。我们不必在这里争论这些是非曲直。公道自在人心。许彤认为在许家人里面,她只欠你的养育之情。这个说法你是否同意?”
    “好吧。我同意这个说法。”
    “那么我问许先生,父母养育儿女,是否需要儿女的回报?”
    这个问题顿时把许克功难住了。华国的很多事情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父母养育子女,子女赡养父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而看徐鹏的样子,好像要代表许彤和他算个清楚明白。
    虽然许家把许彤骗回来本就是这个目的。可是要是算个清楚明白,那有多少赚头?他们期望的可不是这么一点。
    “许先生,这个问题很难吗?”徐鹏追问。
    许克功呐呐不语。
    “许先生,你不说话,我就理解成你不需要回报。好吧,彤彤,我们走吧。”徐鹏转身,和许彤假意地要离开。
    他目前的表演,都是临行之前老大所教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