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极品茅山学生 > 第44章五雷镇杀
    “啪~~”

    伞布撑开,法力裹挟着晚风,带着夏天阳往实验楼旁的小树林滑翔而去。

    “不要跑!”

    就在这时,孽婴的身影出现在三楼窗口,只见他追了上来。

    不得不说小孩子就是好骗,一激他就跟上来,熟不知夏天阳只是为了换一个更有利的地形而已。

    实验楼并不宽阔的走廊不仅限制了夏天阳的发挥,有些手段还根本用不了。

    打到现在已经是第三节晚自习了,再拖下去两千多人一起涌出教学楼,情况将会变得非常复杂。

    如果不以雷霆手段镇杀这头孽婴,一切将不堪设想,所以必须尽快结束战斗!

    “唰~~”

    还未落地夏天阳就听到了身后的破空声,转身一看,只见孽婴裹挟着阴风,与他只有不到五米之遥。

    此刻半空中的夏天阳躲无可躲,但他为什么要躲?

    “五帝斩邪,形神俱灭!”

    “咻~~”

    一抹剑光从夏天阳袖中飞射而出,直接命中了五米外的孽婴。

    “啊~~”

    痛呼声中孽婴朝着地上跌落而去,但还触地便停住了下坠的身形,捂着心口的孽婴满目都是忌惮之色。

    “五帝金钱剑?”

    校外的赵昊发出一声惊呼,他先前没在夏天阳的宿舍看到这柄法器所以才会如此惊讶,但转念一想,以这小道士现在的道行就是动用五帝金钱剑也敌不过猖鬼级的孽婴。

    法器终究还是要由人来驱使的,就是一柄最普通的桃木剑,在天师境高手的手中都能斩杀鬼王,自身的道行不够再好的法器都没有用。

    不过夏天阳本就没想用五帝钱剑干掉孽婴,他出剑的目的只不过是阻挡对方片刻而已,现在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收~~”

    一道法决打出,只见五帝钱剑破空而回,直接落回了夏天阳袖袋之中,而此刻他也成功降落到了地上。

    抬头看了一眼实验楼天台上的避雷针,夏天阳不动声色的又往树林中挪了几步。

    经过了上次的教训,他知晓了动用雷法时一定要避免接地的情况,否则雷法的大半威力就会被导入地下。

    “人类,你究竟还有多少手段?”

    对面的孽婴终于忍不住问道,几十分钟过去了,他不仅没能杀死眼前这个人类,还被其层出不穷的手段打的浑身是伤,一身怨气越发的凝重了。

    “你道爷我的手段还多着呢,不知道你这小鬼还受不受得起?”

    “那我就让你用不出来,吼~~”

    孽婴此刻也学精了,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只要他在这个人类用出下一种手段之前把他干掉,就不会有这么多破事了。

    看着再次杀将而来的孽婴,夏天阳毫不犹豫的拽下胸口的茅山玉佩。

    “斩妖治邪!”

    “嗡~~”

    一道红色的薄膜凭空出现在夏天阳的身前,避之不及的孽婴迎头撞上,只见他一声惨叫之后倒飞出去,而就在这是,夏天阳掏出了一道紫色的符箓。

    “唰~~”

    夏天阳将体内剩余的法力全都打入五雷破煞符,只见这道符箓破空而去,瞬间天地为之变色。

    “轰隆隆~~”

    电光之后一声雷鸣的炸响让包括孽婴、赵昊还有风四娘在内的鬼物全都猛的一缩脖子。

    雷法,竟然是雷法,这小道士都还未授篆,怎会如此厉害的雷法?

    看着引动天势的第一道雷霆劈下,赵昊瞪大了一双虎目,他丝毫不用怀疑在这样的雷霆之下自己会不会被劈个灰飞烟灭,因为答案是肯定的。

    如果不能成就鬼王,他们这些鬼物根本就没有直面雷霆的底气,这也是赵昊不怕小道士而畏惧老道士的原因,但谁曾想这小道士也能借下雷霆之力。

    “风四娘我们现在就走,必须把这个消息马上汇报给王爷!”

    “是,赵大哥!”

    见到雷霆劈下,风四娘一双细腿早就忍不住哆嗦起来,如果不是已经成了鬼,她早就被吓尿了,此刻听赵昊说要走,她连忙应承下来。

    “呼~~”

    两鬼化为两股阴风慌不择路的逃向了金陵,但就在场中的孽婴却是逃无所逃,在他惊恐的视线中,夏天阳手结剑指,剑指苍穹。

    ?“轰~~”

    雨点砸落之间,?第二道雷霆轰然劈下,直接击中了手足无措的孽婴,凄厉的尖叫直接被雷声掩盖而过,近前的夏天阳能看到电光跳跃之间,无尽的怨气如同潮水般消退。

    十世孽婴凝聚的冲天怨气在煌煌天威之前简直不堪一击。

    “告诉我,你还要找妈妈吗?”

    看着被雷光劈的七窍冒烟的孽婴,走上前来的夏天阳厉声问道。

    “我~杀~了~你~”

    孽婴一改被劈的萎靡,鼓起最后一点怨气朝着夏天阳杀来。

    “轰隆隆~~”

    手起雷落,还未飞出一米的距离,孽婴就被第三道雷霆劈中,这一次他被直接劈了个形神俱灭。

    “哼,死性不改,如果你不害人我还打算将你供奉在慈航殿,以香火消除怨气,让你重新投胎呢,但你自己选择了一条死路!”

    此刻夏天阳的声音只有冷漠,万物皆有灵,只要罪不至死他不介意给鬼物精怪一条生路,但如果他们本性不改的话,夏天阳也不介意抹杀掉他们存在于世间的最后一点痕迹。

    就像这头孽婴,在慈航殿供奉三年的话便能消去一身怨气变回灵婴,重新投胎,可他偏要作死,夏天阳也帮不了他了。

    只是这十世孽婴出现的非常蹊跷啊,雨幕中的夏天阳这才有时间回想起事情的前因后果。

    怀孕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厕所里的那个女生显然是高三的学生,这么长时间夏天阳都没发现异常显然不合理,毕竟对方怀的可是传说中的孽婴。

    难道说还是那个鬼王爷搞的鬼?

    夏天阳脑海中一下子出现了朱自明回眸的样子。

    “嗡~~嗡~~”

    裤兜中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也让夏天阳瞬间回神。

    “喂?”

    “小师弟,情况怎么样了,我刚刚看到你那片打雷了!”

    二师兄一玄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此刻他正开着宫里的那辆破面包疾速朝学校赶来,车上还坐着清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