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无敌天子 > 189.日常:皇后与限主
    此时。

    魏王都,皇宫,西宫,华清宫。

    萧元舞正在拨弄着一只小巧可人的金丝雀。

    她的手指白皙而嫩长,轻轻抚过这只金黄色小雀的脑袋,揉着绒毛,然后又好奇的捏了捏它的尖嘴。

    小鸟不舒服极了,双翅扑腾一声,就要飞起。

    可是小爪子才刚跃动,就被这位优雅的人儿提前抬起指头,“啪”地一声压在了它的头顶。

    于是乎...

    金丝雀在楠木桌上不停跳跃,可是却每每撞到这位小淑女指头的小肉上,而不得不被压制在桌面。

    画面很有趣。

    小淑女玩的乐此不彼。

    如果那些死于她手上的人见到如此一幕,怕是要怀疑这只城府极深的狐狸精,是不是被夺了舍?

    否则何至于露出如此与她气质完全不同的一面?

    华清宫里,地龙铺设,暖气十足。

    殿门入口是两座小的别致玉塔,塔中可放明烛,可放檀香,亮光剔透,淡香袅袅。

    高高的门槛之外,是没有脚印的平静雪面。

    雪面之上,是天灰彤彤一片。

    “小鸟啊小鸟,你想着飞出去,可却不晓这宫殿里比外面不知好了多少。

    出了门,天寒地冻,你分分钟会被冻死哟。”小淑女趴在桌上,右手架着,随意逗着金丝雀,喃喃自语着它根本听不懂的话。

    忽然。

    门前仅有的光被遮蔽了。

    萧元舞也不看。

    因为她知道是谁。

    背着盘龙双尖枪的女武神踏步走来,站定后,才轻声道:“元舞,交易已经完成三分之一了。”

    “嗯。”小淑女还在玩着金丝雀,一切尽在她掌握里。

    女武神忽然道:“那个男人很不简单。”

    小淑女理所当然的模样:“他本来就不简单,我很早之前就相信了。”

    “元舞,你真的要把所有的一切都压在他身上?如...如果说...我们错了呢?难道不该再试探试探,再小心翼翼...

    万一...我只是说万一...”

    萧元舞身型猛然一顿,她手指下的金丝雀趁着着功夫飞快逃开了,扑闪着金黄的羽翼,自以为自由地飞出了这华清宫,向着门外飞去。

    小淑女露出迷人的笑:“瓦姐,万一什么呀?”

    女武神不知为何,刚刚竟然感到了一点恐惧,此时见她如此,才轻声道:“元舞,万一...万一他不是天命呢?”

    萧元舞身子静了静,趴在了桌上。

    身子忽然抽动起来,如是抽泣。

    柔弱、需要人呵护的双肩在颤抖了起来。

    轻轻的、低沉的笑声传来。

    原来,她竟然在笑。

    笑的花枝乱颤。

    待到她抬起头,满脸闪烁着兴奋的色泽,疯子般的小淑女看定了女武神,所有的笑容一瞬间被冰雪冲淡。

    如同烈日糅杂了寒冰,黑糅杂了白,呈现出迷人的灰色。

    女武神依然道:“元舞,我需要为你考虑,如果他不是天命,那我们此时就该...”

    她话未说完,却被那娇小淑女温柔的话语打断了。

    “若他不是天命,那我就逆天改命。”

    话语柔和,没有什么宣誓,可却藏着不可动摇的心。

    萧元舞缓缓走到了华清宫的门前,门外,那只得意的金丝雀已经被风雪冻怕了,后悔了,想要折返。

    然后看到这刚刚逗弄它的人类女子,这才知道刚刚多么温馨,于是急忙扑朔着翅膀返回。

    可是才飞到半道。

    便是一道红光穿过了它的躯体,一只细长的红色箭矢穿破了它的腹部,带着它暖黄的身躯落入了地面厚积的大雪里。

    诡异的是,那红色箭矢才落入雪中,就如血液般散开了,融化了。

    小淑女把艳红色的怪弩藏回袖中,然后坐在高高的门槛上,托着腮,看着雪,目光甚至未曾在那刚刚被她射杀的金丝雀身上停留片刻。

    她瞳孔里映着整个凛冬,不知在想些什么。

    此时,门外传来匆匆的脚步声。

    华清宫大门嘭的一声被推开了。

    气鼓鼓的红衣少女叉着腰,站在宫门前:“萧元舞,我...我...我要和你决一死战!”

    小淑女看着门前站着的小炉鼎,没有丝毫要搭理她的打算,侧头看了看女武神,微微动了动,示意她去关门。

    刷!!

    女武神瞬间闪现到了华清宫门前。

    宁梦真扬起头,在仰起头,看着比她高足足两个头的强装女人,咽了一口口水,然后侧了侧头,从女武神和大门的缝隙里,看向坐在屋檐下的少女,大声道:“萧元舞,我要和你...你...你决一死战!”

    不觉中,她说话的重音变了。

    啪!!

    大门被重重关上。

    红衣少女,眉间一点朱砂,站在宫门前,不知所措。

    仔细想想,自己应该很强才对嘛。

    怎么回事嘛?

    为什么别人在自己面前把门重重关上,心底却不生气。

    宁梦真,你好怂啊。

    就在此时...

    远处传来匆匆的脚步声。

    大内总管匆匆低首而来。

    “宁姑娘,萧王妃在吗?”

    小炉鼎双眉一竖,瞳孔大瞪,“什么王妃?!”

    大内总管风公公疑惑道:“元舞乃是摄政王王妃,此事整个后宫都知晓,宁姑娘你还不知道么?”

    宁梦真:...

    她自然不知道萧元舞和后宫这群老娘们早已混熟了,成了闺蜜,她只是做了几个暗示,顿时整个后宫都已经默认她是摄政王的王妃了。

    不动声色之间,这位充满魅力的优雅名媛已经获得了整个后宫的认可,掌控了局势。

    宁梦真很不爽,“她才不是王妃!”

    风公公笑笑,不搭理她,是不是,不是你说了算。

    宁梦真脸都涨红了,强行克制,“公公...你找萧元舞做什么?”

    风公公笑笑,依然不准备理她。

    宁梦真道:“公公可以问我啊,说不定我也知道!”

    大内总管摇摇头:“王爷又失踪了,有几天没上朝了,这事我得问问王妃。”

    宁梦真道:“他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以前与他在碧空山也是这样子...过几天就自己又出现啦,不用找...”

    话音还未曾说完。

    她身后门扉忽然打开。

    前一刻还有坐在门槛上的小淑女,此时已经站立在了华清宫正门之前,雍容华贵的金黄色长裙笼罩其身,令人只觉高贵无比,优雅大气。

    “公公请进。”

    萧元舞声音落落大方。

    风公公再不理睬身侧的红衣少女,侧身进入了宫门。

    啪!

    宫门再次关闭,把这可怜的红衣狂战士关在门外。

    宁梦真低着头,双拳紧握,指甲深陷入了掌心,死死咬着牙,牙床生痛,即便连瞳孔都要变红的模样。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女穷!!

    发完了狠,门中传来平静的谈话声,显然公公很信服那位“王妃”,双方正在交谈着关于夏极的话题,这令红衣炉鼎有些茫然。

    进不得进,退不得退。

    来到了他身边,却反倒是进退维谷。

    勉强自己,却反倒像个小丑。

    宁梦真也不撑伞,踏入雪中,雪花纷扬,不知何来,不知所往。

    “夏极...”

    一声幽幽长叹,伴着一口热气,呵出,旋即,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