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俗人投机者 > 第十二章 访客
    “你能少吃点肉吗?非得天天来顿大荤。”马泓一琢磨,知道马肃的德行,伙食费是剩不来多少的,有点失望地嘟囔道,“都已经这么胖了,还这么能吃。”

    “每天压力这么大,我干嘛在吃的方面还跟自己过不去?”马肃心里挺乐,笑眯眯地问道,“说说吧,到底干什么事呢,非得两百块钱,曹倩也不是这样的人啊。”

    马泓支支吾吾了半天,这才有点无奈地说道,“就东大街有条裙子,前几天跟曹倩一起逛街的时候看到的,一百五十块钱,我看着挺好的。”

    “不是说给曹倩过生日吗?”马肃挺好奇地打量马泓,“怎么成了你自个买裙子了?”

    “我们吃完饭再去延州,看什么看,别人家哥哥都不用说,主动给妹妹买裙子来着。”马泓有点恼羞成怒。

    “咱们家哥哥比较理智,你这个年纪,需要的不是金钱或者裙子,而是完整的人格和独立思考的能力。”马肃一点不难为情,笑嘻嘻地说道,“我说你跟曹倩都是兜比脸干净的人,怎么就想到去延州,青禾联华超市转一圈意思意思也就差不多了。”

    马泓眉毛一扬,满脸不屑,“你就是个铁公鸡,自己一身酸气,还指望我跟你一样。这次中考老妈给我订了目标的,上桃陵一中,奖金五十,上市里的高中,奖金一百,能上市一中,再加五十。我现在可比你有钱。”

    “你有钱你还管我要钱?”马肃有点哭笑不得,他兜里当然没他说得那么干净,当初考中秀安中学自主招生,青禾中学奖励马肃三千元人民币,其中两千多当了实验班开学的学费、床褥费,剩下六七百老爸老妈就放在马肃自己身上以防万一,毕竟第一次离家这么远,家人多少还是有点不放心,本来马肃只当马泓漫天要价,自己当然得坐地还钱,没想到这货这么不经套,轻轻松松就露了底牌。

    “自己的钱那不得省着点花,能用别人的尽量不去动自己的。”马泓羞赧地笑了笑,口气略带心虚地说道。

    扯完一波蛋,马肃看书,马泓懒洋洋地洗漱,然后上楼看电视。到中午十一点,马肃下了两碗空心菜鸡蛋面,做法简单,胜在马肃荷包蛋煎的不错,空心菜也够新鲜,吃得马泓值咂嘴。

    饭碗还没撂下,外头一阵噼噼啪啪停自行车的声音,一个个头不高,扎着马尾辫的圆脸姑娘蹦蹦跳跳就进来了,一边走,一边嚷道,“马泓,你好了没啊?”

    马泓慢条斯理放下碗筷,一边站起来说道,“刚吃饱,纪瑶呢?她没跟你一块过来?”

    “她在外面啊,正在停车,”曹倩熟门熟路走进厨房,看到马肃正在收拾碗筷,一边挑剔地说道,“就你们两个在家吗?马肃烧的饭?”

    “除了面条,他还会烧什么?”马泓一脸嫌弃地说道,一边往客厅长台走,从一堆茶叶练习本和请帖里抽出一封信封,毫无疑问就是一张贺卡,“祝你生日快乐。”

    曹倩满脸都是笑容,马肃跟她打招呼,“生日快乐啊曹倩。”

    曹倩立刻双手一摊,说道,“别说这有的没的,实际一点,有没有生日礼物,没有生日礼物就不是好朋友。”

    马肃端着碗往洗碗池走,一边说道,“我就客气客气,你别太当真,咱们本来也没有很熟。”

    曹倩就大声嚷道,“马泓,你听听你哥在说什么,怎么这么没人情味,今天我可是寿星。”

    马肃就听到马泓充满不屑的声音,“你别理他,他就是个铁公鸡。别说你,从小到大十好几年,我都没过他一张生日贺卡。”

    马肃也不管他,自顾自开水龙头洗碗。水流声一时间淹没客厅里的说笑声。

    等马肃洗好碗从厨房出来,曹倩和纪瑶正凑在马肃上午正在进行的物理书、笔记本和卷子边上看,纪瑶拿着马肃总结归纳知识点的笔记本,曹倩翻着马肃整理的大小习题卷,见着马肃出来,曹倩一脸嫌弃地说道,“以为你提前考进秀安高中多了不起呢,结果一百分的卷子,你也就六七十,到处都是又红又大的叉,马肃啊,你学霸的形象在我心目中已经不复存在了。”

    “我也就能欺负欺负你这种学渣,在整个班都是学霸的情况下,我也就比你在初三十七班混得稍微好一点。”马肃这话有点夸大其词,青禾中学初三十二班一共五十来个学生,曹倩基本保持在前十五名,这次中考超长发挥,靠到第十二名,全年级一百四十来名,介于桃陵二中和荷塘中学之间。马肃在实验班也就最后十名,光从名次上看,肯定是比不了曹倩的,“听说你这次考得不错啊,志愿直接就是桃陵二中了。”

    按照排名,其实曹倩上桃陵二中很危险,桃陵二中是桃陵区本区的重点中学,除却那五个整个市区都招生的重点高中,桃陵区最好的高中是桃陵一中,青禾中学班级前五名,年级前五十名基本上能够上桃陵一中。一中下来是实验中,实验中下来就是二中,班级前十名,年级前120名基本能保证能进,但是第十一名之后则需要根据二中当年招生人数,以及其他中学填报志愿的情况确定。曹倩平时成绩也就保证班级前十五,能上荷塘中学,这一次考好之后,她也算拼,直接第一志愿填的就是桃陵二中,算是赌了一把运气。

    当然结果比较理想,她正好是桃陵二中青禾中学招生的最后一名。纪瑶成绩还比不上曹倩,但是她娘老子给她出了择校费,也是桃陵二中。

    “那可不,你这种不用中考的当然不知道我有多刻苦,你老妹最清楚,我在你床上睡了有两个礼拜。”曹倩扯高气扬地说道,一点看不出脸上的担忧。当然,初中生还是比较纯洁的,只要进了大学,她这句话就能衍生出无数种含义出来。

    “你还真是认真,暑假了都在家看书。”纪瑶放下马肃的笔记本,口气就没曹倩这么大大咧咧毫不见外。

    “他那叫瞎费工夫,在学校的时候不好好读书,暑假回来装模作样。就为这个,我妈成天说我,烦都快被他烦死了。”马泓很不耐烦地说道。

    “我要有这样的哥,直接一把把他试卷撕了,叫他还敢成天给我不痛快吗?”曹倩哼了一声,一脸嫌弃的说道。

    “你们以为我想这样吗?还不是因为成绩太烂,就快成你这样的学渣了。我马肃当过学霸,再让我当学渣,怎么也不是滋味,只好暑假加加班喽。”马肃一边收拾书本,一边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口气说道,“你们一个两个,马上也要上高中了,别以为跟初中一样晃荡晃荡就还能混得挺可以的。高中的学习跟初中完全不一样,知识点多了不是一点两点,难度也高了很多,不用功的话,很容易就会跟不上的。别说你们桃源二中,我们秀安高中每年也有高考考不上大学的。”

    “现在别跟我说这些,我们还想好好过个暑假的。”曹倩果断打断马肃的话,理直气壮地说道,“我们可是刚刚考完中考,心理和生理都需要放松。”

    曹倩是马肃家常客,一点都不见外,马肃给她们倒了热水,她还嚷着热水太烫,要马肃给她弄矿泉水。纪瑶是第一次来,跟马肃也不算太熟,话说得不多,接过热水,眼睛就开始好奇地打量马肃家。

    马肃没去过纪瑶家,但是马肃老妈去过,按照老妈的说法,她们家一个楼梯就花了好几万。所以当马肃发现她在偷偷打量自个家客厅时,还是有那么点不大自在。

    马肃家客厅就是农村的堂屋,二十来平方大,没什么装修,格局都是十年前的,水泥地,四面墙上的蓝白两色漆也有十年光景,墙上都是马家兄妹小时候的涂鸦。西边墙壁上从小学到初中的各种奖状贴满整个墙壁,有两个挂着的相片框,一个玻璃框夹好的《光荣退休》的奖状,就是老妈去年从桃陵第三医药化工厂退休时的奖状。

    纪瑶显然也发现了这个奖状,偷偷打量几眼,结果收回眼光的时候正好和马肃的眼光撞在一起,她就有点不好意思,马肃笑道:“不用那么好奇,过几年你爹也会有的,其实我还蛮想不通的,为什么我妈非得把这光荣退休挂在这么显眼的地方。”

    “因为光荣啊,不然干嘛把这么多奖状贴在墙上。”曹倩走了过来,一边读着光荣退休上的字,然后问道,“你妈多大年纪了?”

    “1957年生的,到今年十月正好四十六周岁,虚岁算四十七。”十六岁的马肃说起这个可能还有点不好意思,三十八岁的马肃就有点唏嘘怀念的感觉了。

    “我妈比你妈小四岁,不过你妈看着比我妈还年轻。”曹倩点头说道,她的家庭更加复杂一点,老妈在嫁个她老爸之前,结过一次婚,生了两个女儿,之后他妈跟他前夫离婚,两人各带一个孩子,她妈带着她二姐又嫁给了他爸。他二姐曹睿,比曹倩大两岁,高二上完,过了暑假就上高三。

    “对的,何阿姨看起来比较年轻,我爸跟我说何阿姨退休,我还挺吃惊的。”纪瑶肯定是见过马肃老妈的,她爹算是厂里的领导干部,小时候空调、冰箱和DVD还没普及,纪瑶经常来厂里吹空调,吃冰淇淋,看电影,老妈腿不大好,先被分派到总务处当管理员,后来到总务处下辖的食堂炒菜,管理员管着行政楼、值班室这些地方,没少打照面,回来就在马肃面前夸纪瑶聪明懂事,所以马肃印象比较深刻。

    当然马肃老妈是内退,没到退休年龄就提前退休了。总务处的人退休普遍都比较早,因为不算正式生产职工。

    “年轻肯定是你妈最年轻,也最漂亮。”曹倩大咧咧地说道,纪瑶是独生子女,她妈最多四十岁,而且专心在家做家庭主妇,不用像马肃老妈那样操劳,曹倩家离纪瑶家也就两条弄堂的距离,比较知根知底。马肃没见过纪瑶老妈,不过纪瑶本人长得就很清秀,估计她妈也不会太差。

    聊了一会儿天,曹倩就问马肃,“今天我过生日,要不你跟着我们一起去延州,帮我们拎拎包提提东西,算你给我的生日礼物。”

    马肃指了指自己额头上的汗水,笑道:“还是算了吧,你瞧我就坐在这,电风扇吹着,穿堂风受着,头上汗水还跟下雨一样一滴滴往下掉,这么大热天的还望延州跑,不得大半条命都没了吗?”

    曹倩就转头向马泓抱怨,“马泓,你瞧瞧你哥,我都这么说了,他还这么不领情,以后肯定没法再当朋友了。”

    马泓冷笑道,“你就不该指望他,你瞧瞧他那体型,就是成天窝在家里猪一样睡了吃吃了睡的货色,要他出去走两三个钟头,还不要了他的小命。”

    “说这话要有良心,马泓同学。”马肃有点无奈地说道,“不知道这几天睡了吃吃了睡的是谁,这几天你睡的觉估计得有我两倍。你还好意思说我?”

    说得纪瑶在边上捂着嘴笑,马肃站起来说道,“好了,不跟你们瞎胡闹了,下午一点钟我还得继续看书,现在我上去眯一会儿,你们该怎么着怎么着,五点钟之前回来就行。”

    “说得好像自己多了不起一样。”曹倩翻了个白眼,说道,“马泓,你哥现在怎么这样?”

    “他一向这样,你不够了解他而已。”马泓黑起自个老哥来也是不遗余力,“说到底不就是个秀安中学的学渣而已,非得搞得跟明天就能考中清华大学一样。我告诉你,这几天我可烦他了。”

    “你们说得也太夸张了。”纪瑶声音比较小,一边笑一边说道,“我听说秀安中学的题目出得很难,平时考试能够靠到八十分就算高分了。你哥这么认真,我感觉不大会是他们班的差生。要是秀安中学的差生也这么认真的话,我感觉咱们考大学真的没什么指望了。”

    “现在别跟我提什么大学高考,我还在等中考录取结果呢,高考离我太远。”曹倩霸气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