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黄金时代里的名侦探公平 > 第一章 高中生名侦探的诞生 1.8 医院恐怖分子事件六
    城市中风间美弥子报道依继续,连续报道的第三话再次向公众抛出一个重磅炸弹。这是一个揭示解救活动当天所使用的武器其实是被“红色樱花雨”早就藏到医院之中的,而这个时间非常高,甚至可以追溯到今宫幸夫被抓前。而且是在东都帝国大院医学部直属医院和藏马府立中心医院同时布局。而且令所有人吃惊的是,在这第三话,被命名为“暗室中的火药”的发布,远在京洛的警视厅真的在东都帝国大学医学部直属医院的地下暗室中找到了众多隐藏在那里的、已经有1、2年历史的隐藏火药。
    这又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报道,再次激起所有公众和媒体的热情,大家在不断讨论这一话的新闻话题的时候,不少人都在纷纷猜测风间美弥子下一期的连续报告是什么。风间美弥子也不断被各个新闻媒体所邀请、采访,再次成为一个火热火热的新闻人物。
    在这一过程中,藏马府立中心医院中的杜公平也慢慢快速康复。
    中心医院的物理检查室,重重的铝制防辐射大门外,杜公平的父母和小妹正在焦急等待。藏马府立中心医院的恐怖事件已经过去1个月,虽然外面被新闻界搞得风起云涌,但是医院内部早已经恢复到正常的工作状态。而杜公平在这种状态下,身体快速地进行着康复。唯一不同的是,从那一天之后,左京右卫,那个之前一直成天待在杜公平这里的警官再也没有出现。这叫杜公平不由地好一阵思念。
    铝制大门左右滑动打开,杜公平在自己专职护士小泉裕子的搀扶下,慢慢走出检查间。杜公平的出现使杜公平父母、小妹快速地围上。
    母亲首先抢到了发言权,“公平,你的检查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杜公平微笑地看向旁边的护士小泉裕子,小泉裕子也展示起自己真挚的笑容。
    小泉裕子,“大家请放心!医生说,杜公平桑的身体恢复非常好。相信很快就可以出院上学了。”
    母亲喜极而泣,“真的吗?”
    小泉裕子肯定,“是的。医生叫杜公平桑的健康速度很快,可以说是医学上的奇迹。”
    母亲双手合实,表情非常虔诚,“感谢佛祖!”
    杜公平的妹妹杜公平瑛子也有样学样的双手合实,表示肃穆,“感谢佛祖!”
    深晚属于杜公平的病房,风间美弥子推门进来的时候,发现杜公平正自己坐在床边,微笑地看着自己。
    杜公平,“风间小姐,为什么您总是这么神秘出现呢?”
    风间美弥子微笑,“因为你可是我的神秘底牌啊!”
    一个厚厚的装钱的信封被放到杜公平的面前。
    风间美弥子,“这些日子以来感谢你的帮助和支持。我现在已经基本从藏马县府的名记者上升到国家级的名记者了。”
    杜公平微笑地收起钱包,“不用客气!我也是看在钱的面子上办的事。而且我个人认为以风间小姐的能力和智慧,从地方级的名记者上升到国家级的名记者也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风间美弥子如同是在自己家中一样,自己动手在房间中简易冰箱中拿出一瓶矿泉水。
    风间美弥子,“运气也很重要!就拿这次的红色樱花雨恐怖事件来说,可能对受害者、对政府、对警察都是一件坏得不能再坏的事件,但对我们媒体人来说,这就是一次天大的机会。”
    杜公平微笑,“你把握住了机会,但是别人就没有。这就是能力和智慧的反应。”
    风间美弥子,“谢谢。”
    杜公平,“不客气。”
    风间美弥子,“最近你也要小心了!”
    杜公平,“警察和公安部的人还要找我?”
    风间美弥子,“不仅,我前两天刚刚碰到了今宫爱子。”
    杜公平,“就是有着魔女之称的那个今宫幸夫的女儿?”
    风间美弥子,“是的。”
    杜公平,“什么事?”
    风间美弥子,“好像他们也在找你。”
    杜公平皱眉,“我可不喜欢与他们打交道。”
    风间美弥子,“所以我们才需要隐秘。”
    杜公平,“你的连续报道还有几期?”
    风间美弥子,“还有一期。”
    杜公平不解,“还有一期?”
    风间美弥子,“没有办法,由于警察本部、国家公安部已经多次向我们提出交涉。虽然我们可以不用理会,但是必要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杜公平,“之后有什么打算?“
    一声叹息。
    风间美弥子,“会整理一下近期的相关报道,出一本书。一是再挣点钱、二是在下一个新闻事件出来之前,保持一下必要的人气。所以虽然我现在已经积累了不少江湖名气,但是这次连续报道结束之后,如果我不能再次找到好的新闻题材,名记者的声誉也会很快下降的。”
    杜公平微笑,“我相信你的能力。”
    风间美弥子回给杜公平一个甜美的微笑。
    从床头的柜子中拿出一张纸和一根铅笔,杜公平微笑地看向风间美弥子,“可以给我说说那个今宫爱子小姐的相貌吗?”
    风间美弥子微笑,“当然。”
    风间美弥子说得尽可能细致,杜公平低头在手中的纸上不断画来画去的同时,也不断进行着各种询问。时间不久,一个属于少女的头像就出现在杜公平手中的白纸上。白纸展示给风间美弥子。
    杜公平,“是她吗?”
    风间美弥了露出吃惊的表情,“就是她!你画得真像啊!”杜公平将手中的白纸细细撕碎,同时口中说,“我好像之前见过她!”
    风间美弥子再次吃惊,“你见过她!什么时候?什么地点?”
    杜公平,“快一个月了吧!那是一个晚上,我和小泉小姐去院外那些事故死难者的照片献鲜花,进行祈祷时,她也在旁边。”
    风间美弥子,“她在干什么?”
    杜公平,“我记得她送了一束鲜花、点了一支蜡烛,也进行了几分钟的默哀。”
    风间美弥子突然正视杜公平的眼睛,“不要相信鳄鱼的眼泪!那些恐怖分子都疯子!今宫爱子更是疯子中的疯子。”
    藏马府立中心医院恐怖分子事件第4话报道“今宫幸夫的魔法术”进行新闻发布的时候,杜公平正在办理出院手续。虽然杜公平已经达到了出院条件,但此时杜公平依然大多数的时候需要坐在轮椅之中。不过,左手的功能已经完全恢复。身体也可以在两根拐杖的帮助进行直立行走。在这种情况下,杜公平的父母忙碌地办理各种出院手续,只留下小妹杜公平瑛子和护士小泉裕子陪伴着他。
    小泉裕子,“真不感相信,杜公平桑这么快就可以出院了!”
    杜公平的妹妹杜公平瑛子比杜公平小岁,现在小学4年级的年龄,正是无忧无虑的时候,听到小泉裕子的话,立即强烈表示赞同。
    杜公平瑛子,“住院多好!也不会上学,还有各种好吃的。”
    杜公平瑛子有着一个属于孩子那种婴儿肥、肉虎虎的样子,感觉非常可爱。杜公平玩笑地顺着她的话的方向进行半玩笑的延续,“还可以看电视、玩游戏,对不对?”
    杜公平瑛子眼睛放光,不住点头,“对啊!对啊!”
    杜公平出奇不意地在杜公平瑛子肉呼呼的脑额上弹了一个小脑崩,“去!我可是在医院待得再也不想再待了!医院这么好,你自己想办法自己住院去!”
    杜公平瑛子吃痛地捂着自己的小脑额,眼睛立即含泪汪汪,“好痛!哥哥好坏。”
    之后,杜公平瑛子又张牙舞爪地向着杜公平扑了过去,努力为自己的受伤报仇。杜公平和杜公平瑛子相互打闹的时候,小泉裕子就安静地站在旁边捂着小嘴不住地微笑。杜公平和杜公平瑛子的打闹很快就结束,因为妈妈回来了。妈妈制止了小瑛子的小孩行为,并且进行训斥。
    母亲,“你哥哥的伤还没有完全好!你在干什么!”
    小瑛子眼泪汪汪,“他先动的手!”
    母亲,“那你就不能让一让你哥哥!他现在还是病人。”
    妈妈的回来使现在迅速恢复到一种和谐安静的状态,杜公平也失去了调戏自己小妹的机会和可能。不过好在妈妈回的同时为杜公平带回来了一刊《朝闻藏马》的最新期刊。平时杜公平的妈妈可不是喜欢买这种东西的人,但最近杜公平已经几次看到她专门去买《朝闻藏马》,并跟踪风间美弥子的相关报道。果然最近风间美弥子在城市里大火。
    杜公平拿过杂志,上面首页就是关于“藏马府立中心医院恐怖事件”的报道,正好是第4话“今宫幸夫的魔法术”。虽然早已经清楚里面的基本内容,但是杜公平还是拿过来看得兴趣十足。这一话的报道,主要故事内容依然是杜公平推测的今宫幸夫怎么当天离开层层警察包围中的府立中心医院的故事。要知道那时候,今宫幸夫可是一名刚刚进行完心脏手术,还没有完成观察期的严重病人。这篇报道用详细事实揭示事件当天今宫幸夫其实并没有离开医院,只是通过易容术和早期混入医院成为医生的恐怖分子帮助下,如同普通病人一样完成观察期,通过正常的出院手续,正常的出院的。而今宫幸夫易容而成的那个病人事件发生前两天通过正常手续入院的,就住在与今宫幸夫同一楼层的病房。今宫幸夫就利用这个外面看没有一丝问题的病人身份,安安静静地在医院治病。而那里警察和国家公安部的人则在满世界在找今宫幸夫。今宫幸夫就利用这样的小手段,给警察和国家公安部的人玩了一个瞒天过海。
    风间美弥子文章写得极好,虽然杜公平早就知道整个故事情节,也看得跌宕起伏、高潮层起。看到杜公平在看这篇报道,妈妈也不由发声叹息。
    母亲,“真是不敢相信!事情的真像竟然是这样的!如果不是风间美弥子小姐已经证实那个被今宫幸夫假冒的病人的身份,真是不敢相信这种事情会是真的。今宫幸夫真是太可怕了!……”
    警察本部的巨大会议室,上百警官整齐安静地坐在那个高台下的巨大空间之中,听着上面一个无比愤怒的高官在咆哮。这名高官手中正拿着的就是刚刚出刊的《朝闻藏马》。
    高官,“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们真是一群废物!罪犯就在你们的眼皮下面,你们竟然一个一个都没有发现!现在它被媒体已经暴露出来!你们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办!现在大楼外面已经被媒体记者们给包围,你们叫我怎么回答!……”
    高官的咆哮还有没有结束,安静会议室一旁的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信息课的课长神色紧张地从那里冲了过来。来到高官的面前,顾不得喘均气息,就急急地打开了随身的笔记本电话。
    信息课长,“部长,大事不好了!”
    高官,“什么事?”
    课长,“今宫幸夫刚刚发布了一个网络视频。”
    课长点开了一个网络视频,很快那个属于今宫幸夫的面容就出现在这个视频文件中。一个满是红色的背景,今宫幸夫虽然有些脸苍白,但是目光炯炯地笔直坐在那里。今宫幸夫,“我非常佩服《朝闻藏马》风间美弥子小姐的能力!今天的报道是真实的,完全与事实的发生一模一样。这更加说明了政府和现在体制内部充满着无数无能的腐化分子!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严重制约了我们国家的发展……”
    母亲推着轮椅,妹妹陪在旁边,父亲正在路边进行打车。这里是医院大门外的马路边,杜公平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已经居住近2个月的医院,贪婪地呼吸着外面的自由空气。
    小泉裕子轻轻为杜公平整理头发,“杜公平桑有空可要来看我啊!”
    杜公平尴笑,“这里就算了!我可以到外面看你吗?”
    小泉裕子,“当然!”
    杜公平正好小泉裕子亲密的时候,一直站在路边负责打车的父亲已经回来。母亲拉着小泉裕子的手表示着由衷的感谢。杜公平却被一个突然出现在远处的身影所吸引。那一个刚刚从一个出租车下车的黑裙少女,平凡得如同大海中的普通一滴海水。她走下车,看了眼前的藏马府立中心医院,然后举步走去。
    今宫爱子!
    杜公平心中低语。这就那个风间美弥子口中的小魔女,一个与杜公平年龄差不多大,但早已经手中染满鲜血的可怕家伙。
    耳边突然响起妈妈关心的声音。
    妈妈,“怎么了,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目光转回,杜公平投以母亲真诚的笑容,“没有什么。我现在一切身体良好!”
    杜公平回头与自己家人、小泉护士交流的时候,那个正向医院大门走去的今宫爱子仿佛感受到什么,转头向杜公平这里看来。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今宫爱子想了想,继续向着医院走去,很快消失在医院的大门之中。
    熟悉的二层小楼,温柔的自己家。回到家中,换上拖鞋,母亲就忙碌着准备庆祝午餐,父亲则一派家主模样地坐到杜公平的面前。
    父亲,“你准备明天就上学?”
    杜公平,“是的,父亲。”
    父亲欲说还藏,“公平。”
    杜公平,“是的,父亲。”
    父亲,“这次事情要记得教训,不要再发生了。”
    杜公平,“是的,父亲。”
    父亲,“我知道这件事情恐怕没有警方公布和律师说的那样简单。但我相信你是一个好孩子!我不希望你学坏。”
    杜公平,“你之前说的。我记的的。”
    父亲犹豫,“如果真的遇到什么事情,要和我们说。”
    杜公平,“是的,父亲。”
    ……
    杜公平的父亲交待完后,吃饭的时候杜公平的母亲也交待了许多事情。虽然其中许多的话之前在医院住院时,两人都早已经和杜公平多次说过。但是这次依然不停交待。就在这种温馨、家人关心的气氛中,一场简单的家餐慢慢开始。
    医院的走廊,人来人往的背景之中,一男一女严肃对立而站。如果杜公平在这里就会发现这两个人正好都是他所熟悉的人。一个是之前一直跟着他的警官左京右卫,另一个是他今天才见过的恐怖分子头领的爱女今宫爱子。
    左京右卫一脸紧张地看着对面的黑裙少女,右手已经伸入衣服之中,摸住自己隐藏的配枪。
    左京右卫,“今宫爱子!”
    今宫爱子,“你认识我?”
    左京右卫把怀中的手枪已经拔出,用最标准的执枪动作指着不到5米外的今宫爱子。
    左京右卫,“不要动!请把双手举起来!”
    左京右卫的拔枪已经惊动了这个走廊中来来往往的人,引发了四周人的慌乱逃窜。今宫爱子皱起眉头,仿佛十分悦。
    今宫爱子,“你是谁?”
    一个警级证出现在今宫爱子的面前。
    左京右卫,“我是警察!现在请你双手举起,配合调查。”
    今宫爱子眉头梳展,露出笑容,“原来是警察啊!但是如果我不配合的话,请问您准备如何处理?”
    左京右卫紧张地握紧自己的配枪,“请不要动!”
    今宫爱子的笑容更盛,身体开始不断向前走动,“你没有杀过人吧?其实杀人很简单,真的很简单。只要简简单单地扣动手中手枪的扳机,一声美妙的声音就会响起。如同一个美妙故事的配乐一样,子弹会飞出,击穿你对面的身体。……”
    左京右卫手指已经从扳机护环滑到板机之上,“你再不停止自己的行动的话,我将有权进行射击了!”
    今宫爱子微笑地继续前行,“你可以试试!”
    两人的距离已经不到4米,左京右卫一咬牙冲上前去,准备制服眼前的恐怖分子少女。不过两人接触的一瞬间,左京右卫就被少女瞬间、重重摔倒在地面之上。巨大的伤痛,竟然使左京右卫一是无法行动。
    今宫爱子叹息,“真是太弱了!”
    弯身把属于左京右卫的手枪拿到自己手中,一脚踩在左京右卫的身上使他无法活动,“你说,我是杀了你,好呢?还是不杀你,好呢?”
    左京右卫,“我们警察马上就会包围这里,请您主动投降!”
    今宫爱子,“真是一个讨厌的家伙!希望下次见到你的时候,你会聪明一些。”
    今宫爱子举起属于左京右卫的手枪,左右前后地开始不断射击。在左京右卫的视线之中,已经有1、2人应声倒下。子弹打完,手枪被今宫爱子丢到左京右卫的身上。
    今宫爱子微笑,“我们下次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