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三十五章 我可爱的尤菲
    尤菲米娅就慌了。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一直以来都在隐瞒,并以为隐瞒得很好的事情一下子就被修奈泽尔拆穿了。

    更糟糕的是,她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她想补救,却不知从何补起。

    “皇,皇兄……”

    这番心思也被这位当今最杰出的皇子看穿,轻轻摆手。

    “好了,尤菲,什么都不用说。我知道你是为了柯内莉亚的名誉,也为了这一方的安宁才选择这么做。”

    话说到这个份上,不管是尤菲米娅,还是达尔顿,又或者一言不发地站在一侧,担任护卫的枢木朱雀都知道瞒不下去了。

    尤菲米娅只能说道:“皇兄是怎么看出来的?”

    “通过细节。”

    修奈泽尔也不隐瞒,耐心地解释。

    “来之前我就有些怀疑,十一区最近的动向有些奇怪,不太符合柯内莉亚一贯的作风。”

    “一开始我也以为是为了锻炼你,但后来连定期的报告都从视频改成书面,我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这一次,柯内莉亚军的反应也有点过于迟缓了。虽然有种花联邦的异动在内,但这种事一直都是由我处理,她也没有为此联系我。”

    “当然,这都是怀疑,真正确定是在进入总督府,见到你们之后。一支军队有没有主帅,状态会有差别,尤其是柯内莉亚这样个人风格鲜明的统帅。”

    “原来有这么多的破绽,我还以为……不愧是皇兄。”尤菲米娅又是服气,又有些懊恼。

    “其实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会怀疑的都是熟悉柯内莉亚的人。你真的很努力,这段时间坚持得很辛苦吧。”

    “皇兄……我……”

    来自与兄长温柔的赞誉和安慰让尤菲米娅不由自主地红了眼。自从她决定接替姐姐,撑起这座十一区开始,她就不断告诉自己不能哭,要坚强。

    所以她努力学习,废寝忘食,甚至苦苦压抑自己的内心,直到这一刻,辛苦铸就的堤坝被修奈泽尔直指的话语所动摇。

    “好了,什么都不用说,先去吃点东西,洗个澡,好好睡一觉。要是柯内莉亚看到你瘦了这么多还有黑眼圈,说不定会用剑砍我。”

    “姐姐才不会这么做。”尤菲撅起嘴,此刻的她终于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但是现在这种时候,我再离开的话……”

    “没关系,我会留在这里一段时间,具体的事务性工作就由我来处理吧。”

    修奈泽尔当然是有这个能力的,倒不如说在执政上没有谁比身为布里塔尼亚宰相的他更有能力。

    问题在于他这位宰相贸然介入十一区的行政乃至军事体系,可能会造成的影响,毕竟这里的都是柯内莉亚的嫡系,而两人都是皇位最强有力的继承人。

    好在,以修奈泽尔的智商和情商早有准备,他嘴角的笑容越发柔和,伸手比了个一。

    “话虽如此,你只能休息一天,我也是很忙的,而且明天另一半柯内莉亚军将会到达东京,总不能我替你去迎接吧?”

    “另一半?”尤菲米娅面带疑惑。

    “难道宰相阁下您——”达尔顿倒是反应过来了。

    “我新调了两个整编军去增援十八区,这样一来原本负责收尾的柯内莉亚军也可以腾出手来。”

    “谢谢您,皇兄。”尤菲米娅连忙道谢。

    “不必道谢,这是我的分内之事。十一区需要足够的兵力,和种花的交涉也需要一张强有力的王牌。”

    修奈泽尔依旧是云淡风轻,从容的态度让人心折。

    “所以,只有一天哦,准确的说只剩下二十二个小时。”

    “是。”尤菲大声答应。

    “记得你是……前不久转入特派的枢木卿吧。”修奈泽尔又转向朱雀。

    “不敢当卿的称呼。”朱雀毫不犹豫地行了一个军礼。

    他所属的特派本来就隶属于修奈泽尔,严格来说这一位才是他真正的上司。

    “你的功绩我有所耳闻,看得出来尤菲也很信任你,接下来也请你继续支持尤菲。”

    说到这里,修奈泽尔顿了顿,似乎是在思考什么,过了几秒才继续说道。

    “至于你个人的所属问题,我之后会和尤菲讨论,我个人比较倾向于把整个特派都转给尤菲。”

    “诶?”朱雀愣神。

    “真的吗?皇兄?”尤菲喜悦。

    达尔顿都快听傻了,这可是最新型机动兵器的开发机关,连柯内莉亚军都没这样的机构,说送就送?

    “哎呀呀,看来不送是不行了。”修奈泽尔夸张地按了下脑门,“不过要等到局面稳定下来,枢木上尉,你先护送尤菲回去,之后我有新的任务要交给特派——或许是特派在我手下最后一个任务。”

    “Yes your highness!”朱雀用力锤了一下胸口。

    “太好了呢,朱雀。”

    “是。”

    少年少女相视而笑,一前一后地离开总督府。

    “这样真的好吗?殿下。”

    修奈泽尔身后,明明是男性,却比女性更加秀气的副官低声问道。

    “没什么不好的,卡农。”

    修奈泽尔表情不变,只是望向朱雀背影的眼神中多了一丝深意。

    “有付出才有回报,为了尽快解决这次的事件,特派需要承担起最危险的任务,这是等价交换。”

    “殿下高明。”卡农赞道。把一切都摆在明面上,这样的阳谋就算失败了也不会遭人怨恨。

    “高明?卑劣才对,利用彼此的信赖之心。”修奈泽尔轻声叹息,“卡农,你去把罗伊德伯爵请来。”

    “是,殿下。”

    “达尔顿将军,有劳你让人把要处理的公文送到这里。既然答应尤菲要帮她代理一天,总不能什么都不做。”

    “是,殿下。”

    得到命令的两人正要离去,却发现大门又打开了,刚离开不久的尤菲米娅和朱雀居然又回来了,还是用跑的,尤菲还跑的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

    “皇,皇兄……”

    “别着急,慢慢说。”修奈泽尔朝卡农使个眼色,示意他关门倒水。

    “姐,姐姐她——她给我写信了,就是这个。”

    尤菲兴冲冲地将一张白纸递到修奈泽尔眼前,后者定睛一看,正好看见其中一行。

    ——我可爱的尤菲……

     PS:修奈泽尔比了个一:方法只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