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成功?失败?
    金并砸桌子不单是因为蜘蛛侠跑了这么简单。

    他和蜘蛛侠斗了那么多年,深知那个家伙的难缠,不仅滑溜得让人难以下手,更有着小强般的特质——打不死,打不垮。

    每当你以为你打倒他了,他又会站起来,继续和你战斗。

    虽然这次集结了前所未有的豪华阵容,但他的目的始终都是确保实验顺利进行,能除掉蜘蛛侠固然好,除不掉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真正让金并情绪失控的根源只能是实验本身。

    实验出问题了。

    对撞机启动初期还算顺利,每一步都和预想的一样,打破空间,打开世界的障壁。

    但在那之后,情况失去了控制。

    对撞机制造的通道居然同时和五个平行世界产生联系,这远远超出了实验的预计,也远远超出了对撞机能够承受的极限。

    一般来说,这种高能性质的实验一旦出现问题,下场基本只有一个——爆炸。

    在主控台工作的研究人员也得出了相同的结论。

    费尽心机弄出的实验居然换来这么一个结果,金并的情绪能好才怪。砸主控台已经算是克制的,如果不是这些研究员还有用,金并早就杀人泄愤了。

    当然,现在就算金并想杀也办不到了,因为对撞机的核心,连接平行世界的通道终于不堪重负,爆裂开来。

    这可是平行世界的碰撞所引发的爆炸,规模怎么可能小得了?

    整个地下空洞,空洞附近的主控台,乃至蜘蛛侠撤退的地下道都受到了能量的冲击,如同飓风过境,搞得一团糟。

    就连地表都出现了明显的异常,附近一大片区域电力中断,虽然很快恢复过来,仍有部分区域呈现出诡异破碎感——与平行世界接触所带来的影响随着爆炸一同扩散。

    不过,这一切和蜘蛛侠们没什么关系,或者说关系不大。

    他们跑得非常快,冲击在地下蔓延的时候,他们已经跑出很远,隔了不知道多少堵墙,除了地面的震动、气流的变化以及零星异世界投影的扩散,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影响。

    而在震动过去后,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

    “这是……爆炸了?”

    “十有八九,不然我想不出会是什么。”

    “那样的话,金并的实验应该是失败了。”

    “为什么这么说?”

    “金并的目的是通过平行世界寻回他逝去的家人,你觉得这么短的时间够他找人吗?”

    “不够。就算够,也来不及说几句话。”

    “就算不说话,直接带人走,又该怎么度过爆炸呢?我们离了那么远都有这么明显的感觉,金并可是在爆炸的中心。”

    “金并花费那么多人力物力财力造出对撞机,总不能是为了找回家人后看着他们再死一次。”

    “还有一种可能,金并根本没打算回来,直接去了平行世界。”

    “我觉得可能性不——不,你这么一说,好像真有这种可能,没人规定一定要在这个世界生活……”

    “回去确定一下?”

    “现在?”

    “现在!他一定想不到我们会这么快回去。”

    “好主意,我们这就——好像不用了。”

    “是不用了,快跑!!!”

    为什么不用?因为两人听到了绿魔的吼声。

    绿魔脑子不太好,他跑这么远一定是金并派他出来追。这说明金并根本没打算离开这个世界,如果金并打算离开,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又何必在意蜘蛛侠?

    这足以说明实验失败了,金并正处在气头上,想要拿人撒气。

    以绿魔混沌的大脑,追踪这种任务对他来说难度太高,金并一定还派了其他人和他一起行动,比如那个擅长长途追袭的徘徊者。

    一旦被缠住,等待两人的将会是金并越来越多的追兵甚至是暴怒的金并本人。

    这不是两人想要看到的局面,所以他们只能跑,不给金并纠缠的机会。

    说起跑路,这可是彼得的强项。

    十多年内飘来荡去,他早把纽约市的地形摸得一清二楚,地上地下折腾几次,还顺带扒了两次地铁车顶,就把追兵远远甩在后面瞎转。

    最后,彼得带着同伴来到一处商务楼的天台,坐在护栏上吹风。

    “纽约的夜景很美吧?”

    “确实很美。”

    “每次我觉得累了的时候,都会这样看夜景,总觉得所有的疲劳都会不翼而飞。”

    “这就是你坚持了十多年的原因?”

    “一部分吧,有些事总要有人去做。”

    “纽约有那么多人,为什么是你?就因为你有这个能力?”

    “没错,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果然是这个答案吗?老实说,我不是很认同你的理念,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对你本人的敬佩,因为你的存在,犯罪分子被震慑,纽约的民众感到安心。正式认识一下吧——”

    说到这里,这个与彼得共患难,共逃生的男人拽住头套,就要一把摘下。

    彼得连忙按住他的头套:“千万不要摘下它,不要告诉任何人你是谁。谁也不能说,他能撬开任何人的嘴,把你所有的亲人朋友都卷进来,这是我的经验之谈,相信我。所以,你用不着告诉我你是谁,我也不会告诉你我是谁。站在这里的只有两名蜘蛛侠,或者你也取一个其他什么拉风的绰号。”

    “可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啊。”被按着脸的男人歪了下脑袋,语气充满无辜,“彼得·帕克,26岁,是个学生,《号角日报》兼职摄影师,已婚,妻子的名字是玛丽·简,家庭住址是……”

    “Stop!Stop!”

    彼得是真的被吓到了。

    就算是个普通人被人一口报出个人信息,也会觉得头皮发麻,更不要说是隐藏真实身份这么多年的蜘蛛侠。

    现在的彼得根本顾不得所谓的经验之谈,他只想搞清楚一个问题。

    “你到底是谁?”

    “我们见过的。”男人终于摘下头套,露出一张典型的东方面孔,“我叫袁满,来自中国,你帮我拿回过手提袋,一个星期以前,在布鲁克林。”

     PS:绿魔头脑不好仅指本世界,我都不好意思说他叫诺曼·奥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