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芝加哥1990 > 第三百六十八章 丹尼尔的困境
    “那C轮的事以后再说吧。”

    大卫格芬没再和他小孩般讨价还价下去,转移话题:“你的Where Is The Love明星联唱结束了?”

    “嗯,已经结束了,基本都是索尼哥伦比亚唱片旗下歌手,配合度很高。”宋亚知道该告辞了,和他略聊了聊自己唱片的事,正想起身,不料大卫格芬一句无心之言‘丹尼尔当年没拿下你,以后可能会后悔终生’引起了他的注意。

    “为什么?丹尼尔格拉斯先生遇到麻烦了吗?”

    他问道。丹尼尔作为他的贵人,现在是百代北米总裁,位高权重,年初主导了总值十亿刀的维京唱片收购案,前不久刚刚被评为米国四十岁以下最佳高管之一,就算错失了自己,也不应至于引为终生憾事吧?

    大卫格芬没义务给他做科普,“你自己去打听吧,不难。”

    宋亚告辞离开,很快让威廉莫里斯打听来了一些情况。

    年初丹尼尔拿下维京唱片后,便雄心勃勃着手将百代在北米的所有厂牌重新分拆整合以提高效率,但很可惜,百代北米的那些老牌巨头比如Capitol唱片、维京北米根本不买他的账。他为了强行推动整个计划,信心满满地把掌控力强的比如SBK唱片,Caroline发行等公司先一步分拆,结果搞得亲信高管全都离心离德,而又没能感动那些老牌巨头的高管们……

    所以丹尼尔现在确实处境不妙,他突然失去了对下属厂牌的控制力,把基本盘和追随者还得罪光了,百代北米总裁这个职位甚至整个百代北米公司都有被架空的趋势,小厂牌被他拆进了大厂牌,而大厂牌高管却绕过他跑去直接和英国总公司沟通。

    “现在业内流传一个笑话,说丹尼尔献祭掉亲手打造的SBK唱片后,突然发现自己变得一无所有,于是他又打算干脆把百代北米献祭掉。”

    海登说道:“SBK唱片已经没可能再捧出像香草冰和威尔逊和威廉姆斯姐妹那样的歌手了,按照丹尼尔原本的计划,95年SBK唱片就要结束使命并入其他厂牌,但现在传言真到95年,连百代北米公司能不能存在都不好说。”

    “他是个聪明人,为什么会把事情搞成这样?”

    宋亚很疑惑,他对丹尼尔有本能的推崇之心,毕竟刚穿越来之后和丹尼尔的几次聊天对他影响太大了。

    “其实很简单,他在和Capitol唱片总裁的公司内部政治斗争中输了,事情做到一半,突然失去了英国总公司的支持,还有香草冰、威尔逊和菲利普斯姐妹组合、宝拉阿巴杜,三座扛销量的大山相继完蛋,他在这里面难辞其咎。”海登回答。

    “你刚不是还说维京北米不买他的账吗?怎么签在维京的宝拉倒霉又算在了他的头上。”宋亚问。

    海登笑了笑,“这就是北米分公司总裁这个头衔的问题了,倒霉事肯定有他的份,出了成绩那些厂牌高管就会一股脑全跑出来抢功劳。”

    “那他怎么被评上最佳高管的?”

    “他这么一通拆,起码今年的财务报表会很好看。”

    宋亚不说话了,丹尼尔的动态要持续跟踪下去,他是自己唯一关系不错又够资历顶掉摩图拉的圈内高管。

    海登还按照他的要求,带来了一些索尼哥伦比亚唱片内部高管的信息,基本上摩图拉在公司内部的敌人已经逐渐被他清扫干净了,根据高树的说法,明年他在公司里的权力会更大。

    现在只有MJ所在的史诗唱片管理层不怎么买他的账,还有个纽曼,就是NAS的管理人,和他有过几次小龃龉。

    不过MJ在索尼哥伦比亚唱片内部的朋友肯定很多,宋亚记得摩图拉为被MV内容瞒过而发怒的当天,在他办公室门外看到的那拨幸灾乐祸坏笑的高管,可惜当时自己没刻意去辨认具体是谁。

    “还有其他事吗?”海登看他一直在沉默。

    宋亚看了他一眼,给玛利亚凯莉换经纪人的话,这家伙恐怕没法胜任,多诺万?可以考虑……

    宋亚甚至考虑过威廉莫里斯的对头CAA,威廉莫里斯在自己这的印象实在一般,他们在好莱坞仍在被CAA吊起来打,没有任何如古德曼所说翻身的迹象。

    总之没任何经纪人会拒绝代理一位DIVA,但没法确定对方承不承受得住摩图拉的威逼利诱。

    菲姬的经纪人吉米给自己提了个醒,经纪人是极其重要的职位,而且和雇主,也就是玛丽亚凯莉的利益绑定最深,一开始,因为自己是介绍人,玛利亚凯莉又愿意听自己的,可能双方配合默契关系会很亲密。但跟摩图拉开始翻脸后,她的经纪人肯定要考虑现实利益,说不定到时候就会像吉米一样,做出不符合自己期待的选择。

    “没事了。”宋亚抿抿嘴。

    “好的,那我去忙了,纽约市还想邀请你和凯莉小姐参加时代广场跨年。”海登起身告辞,“还有些广告商也联系到了我。”

    Empire State Of Mind这首歌一出,纽约市府就成了两人的提款机,每年提一百万刀,稳得很。

    “哦,对了。”宋亚搂住他肩膀,“听说你明年要被威廉莫里斯破格提升为高级合伙人了?”

    “是的。”海登抑制不住的咧开嘴笑了,“这一切都是你带给我的APLUS,90年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还只是个芝加哥办事处的小角色,这才短短两年多。”

    “那时候我更是个穷小子,我第一笔收入你拿了多少佣金来着?”宋亚搂着他往车库走。

    “五百刀,我记得很清楚。”

    “哈哈,你现在还开着那辆破道奇?”宋亚指着车库里的一辆新款白色别克林荫大道,带机械增压的最高配版本,“该丢掉了,看那儿,我送你的,升职礼物。”

    “哇喔。”海登被感动了,“谢谢你APLUS,我真的,真的……”他过去围着车子兜了一圈,竟然有点哽咽。

    “得了吧,你自己买得起更好的,这对你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他们总笑我是黑葛朗台,但我感觉你比我更抠门。”

    宋亚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丢给他,“去试试吧,我只知道你不喜欢外国车。”

    花点小钱和海登加深了下感情,他回去让塔拉吉找来丹尼尔的电话号码。

    对着座机发了会儿呆,终于决定把电话打出去,但刚按了几个键,又把话筒撂下了。

    还是太早。

    他打算等MJ结束危险之旅的第一阶段全球巡演,亲自去梦幻庄园探探口风再说,高树说MJ对新专销量不满,这是个切入的好话题。

    “你怎么了?”

    艾米亚当斯过来,小鸟依人地偎进他怀里。

    “没什么,对了,你的经纪人还是吉米吗?”宋亚问,“他为你拿到过新工作吗?”

    “有啊。”她兴奋地掰着指头数了起来,“你去纽约的那几天,我在洛杉矶拍了一个电视广告,洗涤剂的,我演女儿,有……大概一两个镜头吧。还有一些平面广告,用在塔吉特(Target)店内,听说他家明年要在芝加哥开十间Greatland卖场。”

    “那这个吉米还挺能干的嘛……”

    宋亚有点意外,“他有为你规划职业路线吗?”

    “他给了我一些临时表演班的地址和电话,但我没去报名。”女孩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那为什么不去?”宋亚问。

    “以后再说咯,我想在这儿陪你嘛,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也不怎么出去。”她说。

    “嗯……”

    宋亚搂住她,没再说话,心情有点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