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英雄联盟之上单大魔王 > 第一百五十章 我不仅不想救他,甚至还想用他做诱饵
    在李哥表演了一波“杀怪爆装备”后,包括赵恩典在内的其余人都有些傻眼。

    赵恩典心想:如果李哥没有突发奇想地用充气棒球棒敲死了这只怪物,那么这只怪物或许会在众人搜寻线索、一筹莫展之际,冲过来送上一波人头加装备,从而促使剧情进展到下一个环节......

    李相赫拿着怪物爆出的这串钥匙,再与二三楼之间的安全通道铁门钥匙孔一相匹配,在尝试过了四把钥匙之后,终于是利用第五把钥匙打开了这扇铁门。

    “这串钥匙还留着吗?”

    “留着吧,先留着,万一一会儿还有用呢。”

    打开了封锁前进路线的铁门后,众人开始向医院的三楼行进,李哥握着充气棒球棍打先锋。

    李哥看起来有种《釜山行》中棒球小哥的范儿,但可惜没有棒球小哥崔宇植的的大长腿,并且弯腰驼背的模样也略显猥琐。

    不过其实这样也不错,毕竟《釜山行》里棒球小哥的结局挺鸡儿惨的。

    当赵恩典一行人来到医院的三楼后,发现由三楼通向四楼的安全通道则是被木板封死了,就算是众人里体型最苗条的洛兰,都无法从这些木板的空隙间穿过。

    好吧,看来通向四楼的入口是要另寻了。

    而当众人进入医院三层的走廊内时,在众人右手边的手术急救室方向,是忽然传出了拍门的声响,把众人都给吓了一跳。

    手术室大门被打开,一位由工作人员扮演的医护npc压低声音呼喊道:“快进来,外面很危险!”

    李哥和小姜抬腿便要走向手术室,而洛兰则陷入了一阵犹豫,赵恩典后退了半步,至于老姐恩静则是冲着npc举起了枪:“你如果敢耍花样,我就一枪杀了你。”在发出这声很有气势的威胁后,老姐恩静是被自己给逗笑了,并对npc确认道:“我对你的攻击有效吧?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这位扮作npc的工作人员职业素养很高,表演得十分之入戏:“我是好人还是坏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人。我们需要相互帮助,一同逃离这该死的地方!”

    当进入到急诊室之后,赵恩典居然发现手术台上还躺着一个,凑近了一看,却发现是bang。

    推酱的四肢都被拷在了手术台上,弄得跟s那什么m似的......简直辣眼睛!

    “哈哈哈!”赵恩典笑得连枪都拿不稳了,指着bang看向npc,“这什么情况啊,他是这座医院的病患吗,他是不是做bao皮手术时突然停电了啊?哈哈哈。”

    Bang躺在手术台上,用力地支起脑袋看向赵恩典,大声道:“滚!!”

    那npc本来在慢条斯理地喝着水,正准备继续切入剧情,结果是被赵恩典这一句话搞得把嘴里的水都喷了出去。

    老姐恩静给了赵恩典一拳,洛兰和小姜都在笑、但更多的是不好意思。

    赵恩典的斗鱼直播间——

    “这不是bang吗?”

    “哈哈哈,bang这是被抓去做实验了?”

    “靠,恩赐说什么了,怎么连npc都喷了?”

    “Bang这个造型属实是辣眼睛啊。”

    临时翻译小姐姐费力地止住笑意:“恩赐他刚才问...问bang是不是在做保皮手术时停电了......”

    弹幕——

    “6666!”

    “可以,哈哈,来人给秀儿赐座。”

    “大晚上的把爷给逗笑了。”

    “讲道理这个医生出现得很诡异啊,这个医院的设定不是荒废了吗?”

    “我也觉得这个医生绝笔有问题。”

    “......”

    李哥看向bang:“所以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你怎么弄成了这副模样。”说着,李哥也是忍不住地笑了起来,“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啊,你队友呢?”

     Bang躺在手术台上欲哭无泪:对不起,我是个孤儿,我没有队友......

     NPC用眼神扫了下被捆绑play的推酱,口中道:“他是你们的同伴对吧?他的身上已经中了病毒,就要撑不住了。如果你们想救他——”

    赵恩典打断了npc:“我不想救他,甚至还想把他当作诱饵。”

     Bang:“......”你特码可真是个若枫啊!

     NPC:“咳咳,总而言之,如果想要救下他,你们就需要拿到一份特殊的药剂,放置药剂的地点就在——”

    这一次打断npc的是老姐恩静:“你是如何在这里生存下来的?”

     NPC:“只要摸清了这些怪物的行动规律,就有机会苟活下来。而且比起怀疑我,你们难道不应该更加关心你们同伴的安危吗?”NPC试图利用bang来转移众人的注意力。

    谁知,赵恩典几人却是一同笑着摇了摇头。

    赵恩典:“Bao皮手术没有麻药也行的,痛得话忍着点不就好了。”

     Bang:“忍你妹!你才做手术!”

    经过了一番交流后,赵恩典也搞清楚了目前的状况:Bang这个衰仔,在开局后便受到了针对,把自己的三格血量都给玩没了。所以他只能等着队友来救他,帮他复活。

    而能够使bang复活的药剂就藏在本层的一处储藏室里,另外这里面不仅有暂时抑制病毒的药剂,同时也有为众人补充血量的恢复品。但目前这处储藏室正被大量的怪物包围着,众人需要利用配合去引开、击杀怪物,取出储藏室内的药剂和恢复品。

    赵恩典:“不去,我们的血条基本上都是满的,为什么要花费那么大力气去拼几组恢复品?”

     NPC:“因为我也被病毒感染了,我也需要那份药剂来救治。从这里抵达四楼的方法只有乘坐电梯,而目前只有供内部人员使用的那部电梯还没有损坏,现在也只有我知道那里的密码。”

     NPC看了眼举枪的老姐恩静:“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说的。”说着,NPC又把目光移向赵恩典,“不要试图用你的队友去做诱饵,连队友都可以轻易舍弃的人,是无法让我放下心与你合作的。”

     Bang:“看来我是必须要复活了,所以你能不能先把这东西给我解开?”

     NPC点点头,开始用钥匙帮bang解开束缚,估计他也觉得bang现在挺辣眼睛的。

    赵恩典:“我忽然反应过来——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向上走,向下走不行吗,直接从医院一楼的大门走出去。”

     NPC:“你们是没办法从一楼逃出去的,在你们进入这家医院后,怪物们就纷纷开始苏醒,目前的医院一层区域已经是怪物的世界了。”

    赵恩典点点头。好吧,这就是剧情最大、设定最高。

    所以呢,赵恩典一行人只能去制定闯入储藏室的计划——

    先是用声音吸引开一部分堵在储藏室门前的怪物,再利用手枪把这些怪物分批解决掉。

    赵恩典忽然间有些明悟了:这段剧情的用意,就是要消耗玩家们的弹药,把玩家逼入无法反抗、只能够顺从或是逃避的境地。

    所以在,接下来的第四层乃至于第五层游戏剧情中,玩家们怕是要处于“被绝对追杀的一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