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当世界末日以后 > 第113章 图穷匕见
    特权阶级在任何时候都是存在的,所以倾斜于特权阶级的服务哪怕蓬莱号也不能免俗。

    因此蓬莱号方舟的顶层也像七号方舟一样拥有一整套人工景致。

    一套三亚特色的亚热带雨林人工景观,在其最中心,是一个雷同于七号方舟的顶级别墅区。

    或者说是一分为四的四个庄园区,徽派的庭院,苏杭的园子,京城的府邸,南疆的城寨。

    四种风格占据了航站楼一侧个方舟顶上2/3的面积,奢侈到这种地步只能让林潭怀疑为什么高速前进的方舟没把这顶上的东西都吹下去。

    “吹不下去的!”

    “为什么?”

    地球自转不说,还在围绕着太阳公转,甚至太阳都在旋转移动,你看到经济中的行星脱离轨道了吗?或者说地球表面上的东西,因为地球的自转而有所影响吗?

    这个说法真是不算太恰当,难道外面的风吹不过来然后这船上有什么引力有关系吗?

    正常情况下来讲,不应该是在前进过程中方舟破开得风吹得这里水土流失吗?

    隋钢蛋儿隋英汉指了指前边的那个巨大的假山,那真的是一个假山,因为在假山的壳体里是一个十三层楼的舰桥区。

    在丰州前锋1/3的位置高高凸起,将后边的2/3遮挡和分割。

    可能从空气力学的角度来讲,就算是有一个凸起的挡风物,风也会沿着这个形体描摹下来,最终还是会吹进这里。

    “我说的是防护罩!”

    隋英汉指着假山顶上,林潭运转目力,还真就看到了一层若隐若现的透明防护罩。

    都是一块块,好似拼接而成的六边体组成的巨大锅盖。

    只有在最前端被风强烈吹击的地方才能若隐若现的看到那些对角线一米长的六边体。

    看来就是这些东西保护了整个顶端自然景观,以至于四个庄园区周围的绿地上还有很多很多野生动物在生活。

    狐狸在林中追逐野兔,猎豹在草原埋伏鹿群,狮子和狼群在伏击羊群和角马……

    似乎整个生态圈子已经被重新修复在这方舟顶部。

    还是再这样一个几乎已经完整的生态链条中间,是四个并不相邻,且彼此保持一定距离的庄园。

    他们从一个伪装成木屋的电梯上来,直奔的就是现在位置在前进方向左前面的那个庄子。

    那是个看起来很有宫廷府邸味道的庄园,从建筑风格上来看,一眼可以区别于其他三组。

    头前引路的隋英汉还在介绍:“这次我们要见的是岑议员的一个亲表哥,虽然在整个华国遗民中的地位不如瀛洲号上的军政大佬们,也是原本亚洲商圈的领袖人物。”

    林潭从他这一番夸耀之中听出了岑家的地位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至少他的委托人父子势力也只能是依靠在别人的身上。

    越是走近越是震撼于是巨大的宫殿群,京城府邸的样子,至少有末日前故宫的规模,金瓦红墙,朱门银桥,透着的就是那一股的庄严肃穆。

    几人没从那看着非常沉重的正门进入,而是绕道了城墙一侧的一个角门,说是城墙的一侧的角门,门得高十米,宽十米。

    这么大的一个对开门户,全靠上面的弧顶来显得门板纤长,而这么大的一个门的开合,居然复古的用城门楼上的绞盘。

    林潭突然觉得,这次见面恐怕没那么简单,就凭着界面之前的一路就算是对他的一个震慑。

    也许人家不是故意,只是装逼装的习惯了。或者是林潭眼皮子浅,自己自卑,会觉得这是在跟他装。

    总是一路顺着着窄窄的宫内甬道,他俩走了将近半个小时总算是来到了一个独门独院的小宫殿。

    而在这个空无一人的院落的宫殿中,林潭第一次看到这个和岑笃孝至少七八分相似的岑裕骞。

    看年纪应该在50多60往上的岑裕骞并不显得特别苍老,稍微有些吊脚眼的瞳仁里并没有他这个年龄应有的睿智,反而看起来有些浑浊。

    整个人有一种故意的内敛气质,看起来有一种故意在告诉别人,我很低调的样子。

    二人相见是在这个偏殿的正门口,林潭自问自己应该不够资格让岑裕骞在殿门口等候,可是岑裕骞偏偏这么做了。

    “你来了也有几天了,今天才和你见到,不会觉得我做事有些怠慢你吧!”

    这并不是疑问句,是感慨一般的诉说:“别多想,孝儿他们两个必须在大陆上站稳脚跟,所以你们这些人的支持很重要,我看好你!”

    其实林潭觉得他说出的这话中的几个重要元素,互相之间并不能行程完整的依据,可是却并不想在这个时候说出什么破坏团结的话。

    而且两人的界面还有一点是让他觉得有些惊讶的,就是岑裕骞的口音问题。

    他所知道的信息是岑笃孝是致公堂大佬,湾湾赴美的华人,二人见面时,从对方说话的口音上也感觉不出太多湾湾腔,甚至没有那种湾湾电视剧中的味道。

    在他的想法之中岑裕骞应该是一个类似湾湾影视形象中大佬的那种感觉,内敛沉默,总会苦大仇深一般的皱眉,能做出杀伐果断的决定,又有自己所遵守的规则和道义,甚至有反差与外表的温情。

    然而,眼前见到的这位岑裕骞与上述所有刻板印象完全不符,甚至他说话的口音根本不是湾湾口音,而是东北口。

    如果不是他和岑笃孝长的这么像,林潭都会认为自己见到了个假的。

    岑裕骞似乎并不在意林潭在想着什么,只是引着他向里走去,同时嘱咐了一句:“我表哥脾气和身体都不太好,一会儿要是出现什么不太合你心意的状况,希望你能看在我们努力修复海陆两岸关系的积极态度上,还是尽量担待一些吧!”

    林潭听的有一些莫名其妙,他只是一个由头,或者说他只是一个跑腿的,这里边还需要在意他的态度吗?

    这什么意思?

    “没问题,我会顾全大局的!”

    得到林潭肯定的答复之后,岑裕骞有些欣慰的点点头,同时两人走进了偏殿的东暖阁,可以眼前看到的一切似乎有些不对劲儿了。

    岑裕骞始终是陪着他身旁的,因此他往里一走的那一步就没注意到岑裕骞没跟进。

    等他真的走进屋里,一道透明的,闸门呼的一下就落了下来。

    林弹本能的觉得不好,伸手就抓住了闸门的下沿,可是这门不知道是机械作用还是本身就这么沉重,让他觉得几乎兜不住。

    这门至少得有个一两千斤的重量,而且还在不断增加。

    林潭的胳膊和腿瞬间变粗,衣服直接被撑得撕裂,可就这样依旧累的他几乎每一个肌肉细胞都发出呻吟,骨骼都支撑的嘎嘎直响。

    门还在下降。

    银行快速观察整个暖阁所有的窗户都在窗纸里侧有这种透明的隔断。

    “这是引君入瓮啊!”

    岑裕骞就那么看着他,还在劝说:“别紧张,没有什么别的意思,这只是一个正常的防御手段。”

    可是林潭又怎么甘心就这么被人活捉?这知道他有挖穿方舟能力的前提下给他设计的陷阱那能容他被关住之后再突破?

    林潭现在脑子里百转千劫,他想不通,岑裕骞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可是他还是在勉励坚持,因为只要他一松手,这个距离地面还剩不到30厘米的闸门会咣的一声落在地上。

    他快挺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