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实力宠妻:天才修复师 > 第230章 略有好感


    “阿行,别忘了我们是来向袁少爷道歉的。”梅知秋温柔的声音响了起来,可言语里却透着一股威严,让贺行即使愤怒也控制了情绪。

    而一旁的袁母行事泼辣,说话声音尖锐又可怕,可袁豪根本不敬重袁母,对比之下,足可以看得出梅知秋驭人的手腕多么的高明。

    瞟了一眼轮椅上鼻青脸肿的袁豪,贺行没什么诚意的道歉,“袁大头,我不该一时冲动,抱歉了。”袁豪这样的身份贺行根本不将他放在眼里,要不是梅知秋强烈要求,打狗也要看主人,冲着袁家的面子,贺行才会来医院。

    袁母是有点怵贺家的,可一看高傲不可一世的贺行都低头道歉了,袁母腰杆子顿时硬了起来,满脸的张狂之色,在一品家族袁家面前,贺家也要低头!

    “把我儿子打成这样,道歉就有用了?哼,真当我们袁家没人了!”阴阳怪气的嘲讽声响起,袁母高傲的昂和下巴,目光却嫉妒盯着梅知秋。

    身为江大海的正室原配,袁母是看不上小三上位的梅知秋,哼,儿子都到了结婚的年纪了,还打扮的妖妖艳艳的,看着就跟十八岁小姑娘一样,果真是小三出身,一点没有当家夫人的端庄稳重!

    贺行嗤了一声,看白痴一般看着袁母,给他们三分颜色还开起染坊来了!

    梅知秋脸上温婉的表情不变,轻笑着开口:“都是小孩子之间的胡闹,启东也严厉批评了阿行,就算他护着小五这个表妹,也不该冒冒失的动手打人。”

    梅知秋看了一眼袁母继续开口道:“下次遇到这样的事就该直接去报案,有我们贺家和付家的面子在,相信很快就能查清楚,江夫人,你说是不是?”

    刚刚还嘚瑟的袁母表情讪讪的,真闹大了,上纲上线的调查了,一旦查出来是自己发了悬赏教训付小五,面临的就是牢狱之灾。

    看着绵里藏针的梅知秋,邋遢大叔一手搭在方棠的肩膀,笑着调侃,“小棠,这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难怪能坐稳贺夫人的位置,梅知秋三言两语的就震慑住了泼辣的袁母,还让人揪不出一点的错。

    “我学不来。”方棠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

    梅知秋瞧不上泼辣的袁母,可态度却是温温柔柔的,脸上也是和善的笑意,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关系挺不错。

    “难怪你对付小五格外关注,原来你喜欢这种女人。”贺景元语调清冷的感慨了一句,镜片后的目光轻飘飘看了一眼邋遢大叔,似乎不懂他怎么这么想不开,喜欢这种心思深沉、说话三分真七分假的女人,也不担心同床异梦。

    邋遢大叔也不否认,看了一眼袁母怼了回去,“这位倒没有什么心思,贺教授喜欢?”

    看着身材发福,一身珠光宝气的袁母,贺景元慢悠悠的开口:“我喜欢性格温柔的。”

    “徐指挥的前妻就是温柔的。”邋遢大叔笑了起来,韩英的确没心思,性格也温柔简单,可却被韩家人给洗脑了,亲者恨、仇者快。

    这么一比较,邋遢大叔感觉还是聪明一点的女人好啊,就当是为了下一代的智商考虑了。

    想到韩英不但离婚还迅速闪婚了,贺景元高冷的表情也忍不住的抽了抽,好吧,他承认至少还是要有点智商。

    方棠诧异的看着邋遢大叔和贺景元,原来男人凑到一起也会八卦,而且最喜欢聊的话题就是女人。

    估计是方棠的视线太过于灼热,邋遢书和贺景元同时看向她,“小棠,你这是什么眼神?”

    “没什么,只是想到有句话说的很对。”方棠看着不解的两人继续道:“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果体,立刻想到生植……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

    对着年过四十的梅知秋和袁母,想到未来的另一半的邋遢大叔和贺景元表情一僵,得,果真是太闲了。

    “这是上百年的野山参?”袁母接过礼盒,看着里面的野山参顿时眼睛一亮,江大海是有钱,可真正好东西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需要的是身份和地位。

    袁母双手猛地抱紧了礼盒,脸上的贪婪之色毫不掩饰,急切的开口问道:“这真的当赔礼送给我们了?”

    后天是张家老爷子和老夫人的金婚周年,袁母也想着送什么礼物,这不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了。

    贺行嗤了一声,果真是上不了台面的暴发户,还整天将袁家挂在嘴上。

    轮椅上,袁豪看着贺行脸上那毫不掩饰的嘲讽,顿时感觉一阵难堪,好在他的脸原本就青紫的红肿起来,即使有什么表情也看不出来。

    “江夫人喜欢就好。”梅知秋笑着点了点头,即使到了她这种地位,也很喜欢这种高高在上的优越和成就感。

    “那我就收下了,看在贺夫人你这么陈恳的态度上,贺少爷打了小豪这事就翻篇了。”袁母还不忘端着架子回了一句。

    “推我进去检查!”袁豪对着身后的佣人开口,留在这里,他只感觉无比的丢脸。

    “小豪,你等等啊……”袁母还想着和贺夫人再攀谈几句,说不定日后还能弄到一些好东西,可看着袁豪就这么走了,袁母只好拎着礼盒追了过去。

    目送着袁家母子离开后,梅知秋面带笑容的走了过来,轻柔的嗓音里透着陈恳,“常先生,很感谢你之前救了小五,不知道常先生有没有空,贺家和付家想请常先生吃个便饭表示谢意。”

    也难怪袁母会嫉妒梅知秋,即使年过四十,她保养的极好,妆容、衣着都得体,常年养尊处优的贵妇生活让梅知秋身上多了一股优雅和雍容。

    再者身为贺家的当家主母,在知性里又平添几分威严,梅知秋身上这股风韵的确吸引男人的目光。

    “贺夫人言重了,只是举手之劳,我和贺教授是朋友,于情于理都不适合和贺夫人来往。”邋遢大叔朗声一笑的拒绝了。

    梅知秋没想到邋遢大叔会这样直白,微微一怔后就回过神来,“既然如此我也不强求,不过贺家付家欠常先生一个人情,日后有需要的地方请尽管开口,告辞。”

    “哼,不识好歹!”贺行不满的嗤了一声,被一旁的梅知秋给拉住了,几人转身向着电梯走了过去。

    看着笑容温婉、行事周全的贺夫人,邋遢大叔忍不住感慨,“难怪付小五为不愿意嫁到贺家来,不管心机臣服还是做事的手段,比起贺夫人,付小五略逊一筹啊。”

    更重要的是付小五唯一的依靠只有付家,但她是被不能生育的付夫人抱养到膝下抚养的,而付夫人是梅知秋的亲姐姐。

    一旦双方起了冲突,付家到底是帮付小五还是梅知秋还是个未知数,贺家就如同一个大泥坑,付小五无法挣脱,所以才会想和贺景元合作。

    方棠诧异的看着又提到付小五的邋遢大叔,常大哥不会真的喜欢付小五吧?

    “哈哈,小棠,你想哪里去了,我只是有感而发而已。”邋遢大叔不由笑了起来,如同付小五不喜贺家一样,邋遢大叔也没想过和付小五这个大麻烦有所牵扯。

    叮的一声,电梯门再次打开,当看到走出来的付小五时,方棠和贺景元同时回头看向邋遢大叔,说曹操到曹操就到!

    呃……邋遢大叔也是一愣。

    付小五看着监察室门口的方棠三人,深呼吸着,随后迈着沉稳的步子走了过来。

    “方小姐。”付小五脆甜的声音里透着熟稔,和方棠打了招呼后,付小五看向表情有点怪异的邋遢大叔,关切的问道:“常大哥,你胳膊怎么样了?”

    之前在停车场邋遢大叔为了救付小五,胳膊被匕首划了一刀,好在冬天衣服穿得多,只是皮肉伤,没什么大碍。

    这都叫上大哥了?方棠虽然是面无表情的模样,可清冷的目光却雷达一般在邋遢大叔和付小五之间游移着。

    贺景元习惯性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半眯着眼,脸庞上是让人捉摸不透的高冷诡谲。

    得,这一下真说不清了!

    邋遢大叔无语的看了一眼方棠和贺景元吼,这才对着付小五敷衍的开口:“劳烦付小姐挂心了,皮肉伤而已,已经好了。”

    说完之后,邋遢大叔还动了动活动自如的右胳膊,的确没什么大碍,所以她真不用拿自己受伤当借口来接近自己。

    邋遢大叔性格豁达,行事大咧有点的不着边际,但他对人很真诚,此刻用这样敷衍冷淡的态度,以付小五的聪明自然察觉到了。

    付小五黑润的大眼睛晦暗下来,整个人看起来像是被霜打的茄子一般蔫了下来。

    瞬间有种欺负小孩子的负罪感!看着沉默不语的付小五,邋遢大叔尴尬的咳了两声,“付小姐,你之前不是要见贺教授,刚好他人在这里,有什么话你们可以当面说。”

    方棠诧异的挑起眉梢,常大哥这么厚的脸皮竟然还会尴尬?还会转移话题?

    “小棠已经和我说过了,付小姐,很抱歉,不管你有任何理由,我都不会和你合作的。”贺景元清冷的声音里是冷漠和拒绝。

    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可真听到贺景元这说冷漠绝情的说出来,将自己最后一点希望也斩断了,付小五只感觉无边的黑暗和寒冷笼罩下来,她努力的想要笑,可是嘴角却僵硬住了,整个人茫然无措又可怜。

    方棠和贺景元都不是心软的人,尤其付小五喊梅知秋一声小姨,所以即使她看起来很可怜,两人真没什么同情心。

    邋遢大叔有点的于心不忍,他能冷漠无情的手刃敌人,可付小五只是个无辜的女孩子,她很聪明,可却无法摆脱现在的困境,如今更是连唯一的希望都没有了。

    方棠和贺景元默契的对望一眼,这绝对有状况!

    似乎还嫌付小五不够悲惨,贺景元清冷的声音再次薄凉的响了起来,“付小姐,我不会和你联姻,但我会促成你和贺慎的婚事,你做好心理准备。”

    梅知秋之所以让贺景元联姻,不就是为了断绝他和世家名媛联姻的机会,否则以贺启东对贺景元的重视和弥补心理,一旦让贺景元娶了家世显赫的妻子,对梅知秋而言就是一个巨大的阻碍。

    相反的,梅知秋已经在物色大儿子贺慎的妻子人选,不管是容貌、人品、学识、家世背景都是她要考虑的因素,娶了一门好妻,日后贺慎就多了一个强有力的姻亲当助力。

    “你……”付小五脸色苍白成一片,愣愣的看着冷漠无情的贺景元,张了张嘴,想要说他不能这样做!

    如果注定要被付家嫁出去联姻,付小五绝对不希望是贺家。

    可贺景元这话却是将她最后的退路也斩断了,付小五注定了被牺牲,成为贺景元和梅知秋博弈的工具。

    可正因为聪明,付小五余下的话没有说出来,因为她阻止不了贺景元,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就是付小五最大的悲哀,因为她是一条有思想想要逃离,却无法挣脱命运的鱼。

    邋遢大叔看着付小五从之前的失望变成此刻的绝望,总是粗犷懒散的脸上不由紧绷了几分,她……

    “贺教授,打扰了,方小姐,我先告辞了。”付小五笑着告别,可是俏丽圆润的脸上这笑容比哭更是难看。

    付小五深呼吸着,压抑住眼底的酸涩,快速的转身离开,泪水却不受控制的从眼眶滚落下来。

    方棠和贺景元的确没有帮自己的必要,自己与他们只是陌生人,不,因为小姨的关系,说不定还是仇人,谁愿意帮一个仇人呢!

    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境,在方棠的身上永远看不到软弱,她性格坚韧,骨子里透着一股疯狂,真被逼到绝境了,方棠必定是鱼死网破,要死大家一起死,可付小五只是个普通人。

    “常大哥,要不你去送送付小五?”方棠低声开口。

    贺景元也看向邋遢大叔,慢条斯理的开口:“其实我也不一定要通过付小五来对付梅知秋。”

    所以帮或者不帮,方棠和贺景元都无所谓,两人将目光看着邋遢大叔,只需要他一句话而已。

    “你们两个真是太闲了!”邋遢大叔没好气的瞪着两人,他们将付小五的事竟然推到自己头上!

    邋遢大叔也很想来一句,爱帮不帮和自己没关系!

    可抬眼看着付小五那摇摇欲坠的身影,邋遢大叔忍不住的爆了一句粗口,“我送她出去!”

    看着邋遢大叔追着付小五进了电梯,贺景元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如果常锋真的娶了付小五,相信梅知秋一定会气的吐血。”

    付小五是梅知秋手里的一个工具,如今这个工具没用了,还是毁在贺景元手里,这对身为当家主母的梅知秋而言绝对是打脸的事。

    “常大哥只是有好感,还不到谈婚论嫁的地步。”方棠看了一眼贺景元,他利用付小五无所谓,但常大哥的感情绝对不是贺教授报仇的工具。

    看得出方棠对邋遢大叔的维护,贺景元脸上的笑意加深了几分,朗声开口:“放心,我不会沦落成和梅知秋一样的人。”

    报复梅知秋只是他要做的一件事而已,但绝对不是贺景元的最终目的,他不会在仇人身上浪费宝贵的时间。

    等邋遢大叔将付小五送上车回来后,徐荣昌的检查已经结束了,贺景元正在看检查报告。

    方棠则是低声和徐荣昌说了韩英再婚的事,徐旭没办法开口,但是他又不想隐瞒徐荣昌,所以只能拜托方棠。

    邋遢大叔回来的这几分钟里,他在心里各种想理由,该怎么面对方棠和贺景元的打趣,别看这两人都是闷葫芦,可那清冷的似乎看透一切的眼神,让邋遢大叔想好的几个理由都显得很薄弱。

    可现在,看着面无表情的两人,似乎之前的调侃根本没发生过一般,邋遢大叔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莫名的感觉憋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