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大国高科 > 第66章质问
    来的人居然是陈淑珍,也就是韩佳颖的妈妈,原本那个特意跑到工程部看张东升后,又觉得他特别丑的女人。

    张东升没想到,她居然来了。

    气势汹汹,脸色有些不好看,根本就不把自己当外人。

    “我说小张呀,你是不是和我家颖颖闹别扭?这年轻人就算是闹点别扭,你是男人,也得哄哄吧,怎么让佳颖在家偷偷的哭?”

    这话就有责备的意思了,张东升皱起了眉头。

    不是和韩佳颖说的很清楚了吗?

    一个目的性那么强的女人,怎么会哭哭啼啼?

    “阿姨,估计有些事你还不明白,我和韩佳颖不合适,所以已经说清楚了,请你们以后不要把咱们二人撮合在一起。”

    张东升这话一说,陈淑珍一下子炸毛了,声音突然扬起,吓的花台那边的猫,呼的一声就跳了下来。

    “什么?分手,我家孩子哪点不好,哪点配不上你,居然要分手,你可别搞错了,我家颖颖那模样和能力,放眼整个公司,就没有比她更好的姑娘,你居然说分手?”

    陈淑珍气的浑身发抖,觉得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一直以来,她都在计算,觉得以韩佳颖的美貌,那就是筹码,张东升有点黑,外貌是配不上自己家姑娘,但是有一个位置特别好的小院,一月还有五六百块钱,条件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可万万没想到,张东升居然提出分手,不,应该是直接告诉她家,韩佳颖不合适他,简直岂有此理?

    让陈淑珍觉得非常的没有面子,就好像他们家勉强在心底认可张东升,觉得以他的条件,还算配的上韩佳颖,却被告知,人家看不上她们。

    所以陈淑珍这会真是气的恨不得跳起来,給张东升二巴掌才解气。

    “我们本来只是相看一下,总共就看过一次电影,不合适就是不合适,难道被介绍了,就一定得在一起?谁规定的?”

    张东升并没有内疚感。

    后世住一起几年的恋人,说分手也是分分钟的事情,他们本来就没有开始,就谈不上结束。

    “你没良心,你不识好歹,你眼睛都瞎了……”

    “住口,这是我家,请你出去,你要是不怕别人笑话,你出了院子骂……”

    张东升黑着脸火大,这女人这么不识抬举。

    他和韩佳颖本来就没什么,顶多也就人家姑娘骚扰过他,他可没做什么亏心事,有什么不识好歹?就算你家姑娘漂亮,天下人也犯不着非得巴结你吧?

    “你你你……”

    陈淑珍是彻底慌了,难道这张东升真的和她家姑娘分手?

    她可是曾经细想过,人家是孤儿,搞技术的不善于言谈,人肯定老实。

    到时候他们等于白捡一个儿子,张东升的工资和房子,肯定都归他们了。

    以后老了他们根本就什么都不用操心了。

    所以这门亲事陈淑珍最后还是非常赞同的,可等她们愿意了,人家张东升倒是不乐意了?

    想到这里,她好不容易平息一下心情,把语气放温柔一点,好言相劝。

    “东升呀,阿姨知道,你们年轻人火气大,有啥误会什么的,阿姨替你们打个圆场,阿姨可把你当自家孩子疼,我看晚上就去我家吃饭……”

    这下陈淑珍把姿态放的特别的低,低的让人想不到,就在刚才,她差点就指着张东升的鼻子臭骂!

    这样的人,反复无常,无耻!

    “陈阿姨,好话不说二遍了,请你离开,这是我的家……”

    张东升冷笑一声,这陈淑珍真是够了,自己早和韩佳颖摊牌是对的。

    “你,好,等你气消了,让佳颖再来找你……”

    陈淑珍目光落在这小院子上,心底有些念念不舍,倒这个时候只得给自己下台阶。

    哐当一声,陈淑珍前脚出门,后脚那门就被关上了,气的陈淑珍对着门跺脚,想骂但是却不敢骂出声音来。

    “狼崽子,没良心,活该生一场大病……”

    陈淑珍在心底很恨的骂了几句,看着紧闭的院子门,却是无可奈何。

    张东升一个人坐在屋子里,地上放着几个不起眼的提包。

    包里都是钱,十块五块那种,非常占地方,三十万的现金,足足用橡皮筋给扎了三百捆。

    桌子上还另外放着一个皮包,里面鼓鼓的,张东升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款黑色的大哥大。

    这是江兵给他准备的,同样的电话,其实他们有二部,他和江兵一人一个。

    这是江兵找了一大圈的亲戚关系,花了五六万块钱买来的。

    本来江兵是死活不肯要的,但是张东升让配的,说是谈生意需要,而且有时候江兵在管销售那块,信息特别重要。

    这大哥大是给他做生意用的,江兵最后要求,张东升也买一个的话,他才敢要这大哥大,最后索性买了二个。

    张东升倒是对这大哥大没有多喜欢,用惯前世轻薄智能手机的他,对于眼前砖头一样的东西,真没法子违心说喜欢。

    不过这个大哥大,对于张东升来说,也有好处,那就是块头大分量重,关键的时候用来砸人,估计一砸一个准,跟砖头一样好用。

    所以,他收下后塞进包里,而不像现在流行做法,直接拿手里显摆,或者是放在兜里故意露出半截来,生怕别人看不到。

    陈淑珍走后,王喜王平等也过来看他,还有家属院那边也来了不少人,水果礼物倒是收了一大推,更夸张的是,有人还送来一只母鸡,说是给他补身体。

    一直到晚上八点后,小院子才安静下来,张东升这才睡下。

    周围没有了消毒水的味道,张东升睡的十分安逸。

    早晨他是被“疙瘩疙瘩”的母鸡打鸣的声音吵醒的。

    等他跑出来一看,原本拴着的母鸡,已经蹲在花台那边土坑里,下了一个很热乎的蛋。

    这让原本打算让王喜娘杀母鸡的张东升,很快改变主意,打算把这鸡留下。

    而他则去了办公楼,只是今天办公楼那边有点特别,居然传来一阵哭嚎的声音,吓了张东升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