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史上最强小地主 > 第一百七十章 少女血
    林澜接连劈出强大的剑势攻击。

    而那人形傀儡,虽然一直都能抗住他的攻击,可身上的伤痕,也越来越多。

    真气的波动,更是逐渐变得微弱。

    “这残剑招,本就比普通的地品武技强大。”

    “否则,在我全身真气雾化之前,我也不可能凭它,来抵抗其他强者施展的地品武技。”

    他之前可是用这招,进行过很多次的战斗。

    所以这时,用这斩战这些傀儡,他胜面还是很大的。

    不过,这招的消耗有点大,林澜脸色有些发白。

    在接连斩出十数招剑势之后,他就明显感觉到,自己有种心力交瘁的感觉。

    “我懂了!”

    林澜心中又有了一丝明悟。

    “剑势,原来是这样!是虚非虚,似实非实,说的原来是这个意思,这就是心境!”

    林澜微微闭起双眼,凭借灵觉,他依然可以感觉到人形傀儡的所在。

    继续使用残招剑势,阻拦对方靠近自己肩头的麟甲兽。

    “是了,就是心境!”

    林澜喃喃道。

    “剑势、拳势、掌势……这些其实并非虚幻!”

    “如果对手的心境,达不到看破我这剑势的境界,那么哪怕明知我并没有斩出实际的剑罡,可也必须倾尽全力去阻拦。”

    “否则,他是真的有可能,直接被我这‘虚假’的剑势给击杀!”

    “相反,如果对手心境足够沉稳,那我的剑势,恐怕就起不到一丝作用。”

    “剑势不消耗灵气、真气,看似可以让人直接杀敌,可实际上,它却在消耗我心神的力量。”

    林澜又斩出了几剑后,就觉得那股身心俱疲的感觉,更加强烈。

    这便是接连使用剑势攻击的后遗症。

    “心神的力量,似乎超脱于武道力量之外,不知道怎么才能修炼。”

    “如果我的心神,足够强大,那将来面对敌人,我岂不是不损一丝,就能直接御敌?”

    林澜眼神火热。

    “蛟龙骏马也知道剑势,它恐怕对这些有了解,我一定要再见到它才行。”

    林澜猛然间睁开双眼,双目中射出的光芒,宛若两柄实质的利剑,死死盯住人形傀儡。

    “差不多了,这傀儡身上的真气,已经消耗了七成,斩!”

    林澜右手成剑,左手握拳,在劈出这一剑的同时,就猛然间飞身而起。

    他身上闪烁着湛蓝色的电光,犹如一道游离在那道惊天剑罡上的闪电,沿着剑罡,一起朝人形傀儡扑去。

    咔咔!

    人形傀儡身上,凝聚的玄黄色光芒,色泽已经不再似之前那般深厚。

    不过却依然硬生生抗住了林澜的这一道真实剑罡。

    因为林澜就带着麟甲兽,脚踏剑罡冲来的缘故,人形傀儡竟然在抵抗真实剑罡的同时,也飞身跳起,朝林澜猛冲过去。

    “没有智慧的傀儡,果然比人类要好对付多了。”

    林澜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抬起早已经凝聚了浑厚爆裂真气的左拳,猛地撞击在人形傀儡胸腔之上。

    砰!

    咔咔咔!

    人形傀儡体内,接连传出一阵阵脆响。

    它的半臂,悬浮在空中,在坠落下去的最后一瞬间,依然想要伸手去抓住麟甲兽。

    噗通!

    人形傀儡的身体,被林澜一拳狠狠砸进水潭之中。

    “呼!解决掉一个!”

    林澜松了一口气,双脚稳稳落在水潭之上,如履平地。

    “好在这些傀儡,还不是最妖孽的那一类,否则,单凭我一人之力,还无法战胜。”

    林澜犹记得在通天塔中时,守墓老人身边的傀儡,可是个个都与人类一般无二。

    那些堪比同阶巅峰武者的傀儡身上,可不会发出这种咔咔的声响。

    “小麟,去把石盒取来。”

    林澜这时道。

    因为他赢了一个傀儡,那自然可以得到一份好处。

    麟甲兽从林澜身上跳下的同时,那唯一没有傀儡守护的石盒上面,就已经开始有石屑不断掉落。

    一股地品法器独有的灵气波动,开始释放了出来。

    麟甲兽走到这个碎裂的石盒跟前时,其他十九具傀儡,均没有一点动静。

    “还真是这样。”

    林澜也在关注着其他傀儡的动静,见麟甲兽已经从石屑堆里抱出一件玄黄色的法器,他马上笑道:

    “这一次,总算有些收获了。”

    林澜接过麟甲兽递过来的法器,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居然是一件内甲!在同品级的法器之中,只有武器的价值,能与铠甲比肩!”

    林澜的手指,轻触手中的黄色铠甲。

    “这应该是由高品凶兽的皮革筋骨,炼制而成。”

    他想。

    “老大,这是地品法器。”

    麟甲兽道。

    “我知道。”

    林澜道。

    他当仁不让,直接把内甲换上。

    “有了它,再加上护体真气,我在战斗之时,等于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说话的时候,林澜的身体,突然猛地一晃。

    麟甲兽慌忙变大,让林澜靠在自己身上。

    “我没事,刚才使用剑势,心神消耗太大,需要休息一会儿。”

    林澜注意到麟甲兽关切的目光,微微一笑。

    “本来想再对付几个傀儡,现在只能先放弃了。小麟,随我入水。”

    林澜的眼神,扫过四周,旋即带着麟甲兽,一起沉入水中。

    这水潭本就是由林澜用气转自然的力量,演化而成。

    林澜呆在这里面,只要他不主动出现,哪怕是高武境强者就站在水潭旁边,也发现不了他。

    麟甲兽噗通一下,跳入水中,接着就惊喜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被一个气泡包围,保证它不会溺水。

    “这气泡里的空间,可以与外界流通,你老老实实呆在里面就好。”

    林澜通过灵兽阵说道。

    “是我太大意了,没料到剑势的反噬,居然这般强,所以,我需要休息一段时间。”

    “如果外面来人了,记得告诉我。”

    林澜静静的坐在水底,在这片水潭中,他就是神,呼吸完全不成问题。

    林澜这一坐,就足足过去了半个多时辰。

    这期间他无论是冥想,还是靠修炼来补充识海的灵气,都无法让心神加速恢复。

    “看来,我现在只能依靠时间,来慢慢恢复心神。”

    林澜叹了一口气。

    “不过还好,在这片水潭中修炼,我的修炼速度,比在外面,能快上数倍!”

    林澜只觉得自己识海中的灵气,正被飞速转化着,短短半个时辰,他体内的真气,便又浓郁了几分。

    “等到体内的真气,数量足够多时,它们就会发生质的蜕变,全部雾化!”

    “那时,也就是我晋升到更高一级的时候!”

    其实林澜的修炼速度,还可以更快一些,只不过他担心水潭中的动静,会引起外人的注意,这才努力克制。

    哒哒哒!

    林澜通过水潭,感应到旁边的土地中,传来的脚步声。

    “百里雪,你说的宝物,难道就在前面的这个院子里?”

    柳万海站在院门之外,看着破旧的院墙,皱眉道。

    “这里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我记得半个时辰前,我就感觉到两股强大的真气碰撞,似乎就是来自这里。”

    “既想取宝,又不想碰到危险,这天下间,哪有这么好的事?”

    百里雪冷眼看着柳万海。

    “我们进去吧,既然你刚才也感应到了那股真气碰撞的动静,那么其他人,也会感觉到。”

    “在外面耽搁的太久,对我们没好处。”

    “哦?”

    柳万海盯着百里雪。

    “百里雪,似乎你并不担心这里面的宝物,已经被取走了?”

    柳万海说话的时候,百里雪已经带着她的妹妹百里彤,走进院子。

    她那清冷的声音,从院子里面传来。

    “进来看看,你就知道为什么了。”

    “待会进去,你们两个给我注意点。”

    柳万海小声对身边的两人道。

    “百里雪对这片墓地这么熟悉,难保不会利用某些东西,来算计我们。”

    “公子放心。”

    另两人道。

    “嗯,我们进去吧。”

    柳万海冷冷一笑,这才带着人,谨慎的走进院门。

    “看到了吧?”

    百里雪见柳万海进来,就指墙边站着的那些傀儡道。

    “这里的每一具傀儡,都守护着一个石盒,宝物就在石盒之内。”

    “全都是化神境傀儡!”

    柳万海看到院中剩余的十九个傀儡时,浑身瞬间就打了个激灵。

    他怒喝道:“百里雪,你耍我!”

    “那些石盒上面,没有一点灵气波动,更没有药香传来,你说那里面有宝物?”

    柳万海怒了。

    “你当我傻吗?就算那些石盒中有宝物,我也不会拿自己的命,去跟这些化神境傀儡拼!”

    “在太武级别前辈的墓地中取宝,本就每一步,都存在着凶险。”

    百里雪冷声道。

    “柳万海,地方我已经带你过来了,如果你没本事去夺宝,那就请自便。”

    “难道你想动手取宝?”

    柳万海道。

    “我们百里家的人,可不似你们柳家人这般胆小。”

    百里雪一脸的不屑,拉住百里彤道。

    “小妹,我们走。”

    柳万海虽被百里雪言语相激,不过却依然能保持理智。

    他道:“好!今天我柳万海就要看看,你们两姐妹,是怎么挑战这些傀儡的!”

    “百里雪,从我们进来开始,这些傀儡就站在原地不动,你若想挑战它们,应该试着靠近它们中的一个。”

    “这不用你来说。”

    百里雪神色清冷,一步步走向院落最中间,靠近后面那几间房屋的干瘦傀儡。

    林澜静静的呆在水潭中观看,他只要想隐藏在这里,凭柳万海那几个人的实力,还发现不了。

    “难道百里雪她一开始,就想挑战这些傀儡?”

    “这两姐妹都只有归元境的实力,如果这些傀儡发威,她们两个,恐怕活不过一息。”

    林澜心中虽然猜到了可能的结果,但他却不想出面阻止。

    他可不是什么人,都会出手相救的烂好人。

    更何况百里雪这个人,是敌是友还很难说。

    “听他们刚才的对话,柳家人似乎是跟着百里家的人,一起来这里的。”

    林澜的目光,随着百里雪、百里彤二人的脚步推移。

    “当时在丹炉石室中,我碰到的也是这几个人。难道百里雪手中,真的有这片墓地的地图?”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主动靠近这些傀儡,恐怕另有目的!”

    林澜的脑海中,闪过无数可能。

    “难道我刚才忽略了什么细节?百里雪她另有办法,进入后面的房屋?”

    林澜正思考间,就猛地发现,此时百里雪距离院落最深处的那一排房屋,已经只有五丈的距离。

    “她只要再往前一步,这院子里剩余的十九具傀儡,就会联合起来。”

    林澜的灵觉,将百里雪与百里彤二人锁定,屏息观察。

    只见百里雪两姐妹站在距离房门五丈处,等待了几息后,才突然间开始迈步。

    柳万海等人背对着百里雪,看不到这几息时间内,百里雪究竟做了什么。

    不过林澜的灵觉,却将这一切都收入眼帘。

    “血?”

    林澜的灵觉扫视到百里雪、百里彤二人驻足的这几息之内,百里彤突然间用真气剑,刺破了自己手心。

    紧接着,让林澜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百里彤将流血手掌掌心朝上,横在胸前,与百里雪一起继续朝前走去。

    五丈、四丈、三丈……

    百里彤距离最后那一排房屋的距离,越来越近,可这院落之中的傀儡们,却始终没有发动攻击。

    “不好,把他们带回来!”

    柳万海眼看着百里雪距离最里面就站在房门口的干瘦傀儡,已经不足一丈,突然脸色一变。

    “公子,怎么了?”

    “废话少说!”

    柳万海吼道。

    “这两个人对这片墓地,非常熟悉,我们不应该让她们离我们太远,也不应该让她们距离那些傀儡太近。”

    “特别是那些傀儡对她们两人,没有任何攻击性的时候!”

    柳万海到底还有些智慧,不过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却依然已经慢了。

    当他带着身旁的两人,冲到房门前五丈时,就猛地看到整个院落中的十九具傀儡,全都行动了起来,一起扛着石盒,将屋门挡住。

    不过,这些对柳万海等人表现出明显敌意的傀儡,对身后那两个一只脚已经跨进房门的女人,却视而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