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私人定制大魔王 > 第一百六十章 我是恶魔,我莫得感情!
    说实话,直面一个天启骑士,罗伊心理压力还是挺大的。

    当初他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还是中位恶魔,所以根本不敢和骑士之一的War照面,远远地老早就躲开了。

    而现在,罗伊成为了上位恶魔,虽然实力再次上升了一个台阶,但其实对上天启骑士,也一样讨不了好的,以天启骑士中的老大Death为例,那是一个在全盛时期轻松地干掉了不少恶魔领主,并且和魔王萨麦尔互怼的家伙。

    作为四骑士中唯一的女性,狂怒也不是什么善茬,她虽然总体实力比不上Death,但很显然,哪怕罗伊和茱莉尔两个上位恶魔加起来也不会是她的对手。

    所以,罗伊可不会蠢到和狂怒发生战斗。

    他摆了摆手道:“别紧张,骑士!我和七宗罪没有任何的关系,事实上我来这里,只是打算和你完成一笔交易而已!”

    “哦!?什么样的交易?”狂怒叉着腰道:“你想从我这里获得什么?”

    “一个……秘密!”罗伊摊手道:“嗯,或许也不算什么秘密,毕竟这个所谓的秘密,可能是你们四骑士,或者说所有拿非利人都知道的事情!”

    “嗯!?”狂怒微微皱起了眉头,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个恶魔,似乎真的有点不一样。

    罗伊也不管她的表情如何,接着道:“而作为交易,我也会用一个同样的秘密来进行交换,我敢保证,这个秘密对你来说,绝对是值得的!”

    狂怒绕着罗伊走动起来,她绕着罗伊,仔细地打量着罗伊的模样,也看了看站在罗伊旁边的茱莉尔,茱莉尔有些警惕地盯着狂怒,反倒是罗伊,一副坦然的样子,任其打量。

    至于沃尔格林那家伙,他躲在炼狱空间中并没有现身,因为他也不知道罗伊究竟想要找天启骑士做什么,万一打起来的话,那可就不妙了,他跟着一起出现的话,没准会被波及到的,所以胆小的她,只敢在异空间中静静地听着。

    绕了一圈之后,狂怒停住了脚步,在她的身旁,一名来自焦灼议会的监视者悬浮在她的身边,那奇异的脸上,几对眼睛也同样在盯着罗伊打量,不过他并没有开口说话。

    “你究竟想要什么?”狂怒道:“恶魔,说出来吧!我很讨厌这种卖关子的举动!”

    罗伊微微一笑,伸出手臂,一把拉过他身旁的茱莉尔,将茱莉尔搂在怀里,对狂怒道:“我想和这个女人要一个后裔,但你也看到了,我是恶魔,而她是堕落天使,所以我很想知道,究竟要怎样做,才能够诞生出像你们拿非利人一样的后代来!”

    懵了!被罗伊搂在怀里的茱莉尔,在听到这话之后,彻底的懵了!

    由于罗伊之前并没有提起过任何事情,所以茱莉尔她其实也一直在好奇,好奇罗伊想找天启骑士到底是要做什么,她可是记得很清楚的,罗伊当初逃离主战场的时候,就是打算要避开另一个天启骑士War,为了这件事,她还将罗伊当成了逃兵,想要履行自己督战的职责呢。

    没想到他现在主动找上另一个天启骑士,竟然是……竟然是……

    堕落天使在本质上,其实也还是天使,她和恶魔是两个不同的物种,所以从一开始,茱莉尔只是觉得罗伊这个恶魔有点和其他恶魔不同,再加上罗伊救了她一回,所以她觉得罗伊还算可以信任而已,茱莉尔并没有对罗伊产生过任何其他的想法的。

    所以当现在突然从罗伊口中听到他打算和自己要个后代的时候,茱莉尔产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荒谬!

    一种“我拿你当朋友,你竟然想上我!?”的荒谬念头。

    “你……你……”被罗伊搂着,茱莉尔抬起头也盯着他,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最后终于反应过来,道:“你怎么能这么做?我们之间没有任何感情啊!”

    相比于恶魔,天使和人类接触得比较多,所以也比较适应人类那一套,在繁衍后代的时候,都会考虑感情因素,茱莉尔是堕落天使,虽然以往的记忆没了,但在这一点上,她和天使也如出一辙。

    结果罗伊冷着脸道:“老子是恶魔,要什么感情!?做就完事了!”

    这话说得好有道理,茱莉尔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她也在深渊世界呆过,见识过恶魔们是怎么繁衍后代的,以前的时候,她只是冷眼旁观,觉得自己这一生可能都要追随在萨麦尔身边,这种事情不会存在的,但没想到这种事情现在却突然出现在她身上了。

    所以她现在只能呆呆地望着罗伊,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脑子里一团乱麻……

    她不知道的是,罗伊一路带着她来找天启骑士,目的就在于此,他需要一个完美的借口和挡箭牌,毕竟他只是一个上位恶魔而已,探寻莉莉丝那样的魔王才会做的制造拿非利人这种事,看起来实在太荒谬了,如果他就这么说出来,绝对会引起天启骑士或者其他恶魔的怀疑的,但有了茱莉尔之后就不同了。

    只要是在深渊世界生活过的恶魔都知道,从上位恶魔开始,对于血统就很是看重了,现在罗伊也是上位恶魔,如果他想要和一个堕落天使诞下一个强大的后代,这种事情倒也说得过去……

    或许搞不好,在深渊世界当中,也有其他的上位恶魔或者恶魔领主之类的,偷偷地尝试过这样的事情也说不定……

    茱莉尔懵了,躲在炼狱空间中的沃尔格林,也被惊到了,唯独只有狂怒,在听到罗伊的话之后,变得愤怒起来!

    “该死的恶魔!你说话小心点!”狂怒抬起手里的鞭子,指着罗伊道:“你说的这话,我会当做是对拿非利人的侮辱的!”

    也不怪狂怒的反应会如此激烈,事实上,拿非利人一直在自身的血统问题上很是尴尬,他们嗜血好战,拥有强大的力量,这一点并不假,但同时因为他们身具两个对立的种族血统,所以在哪一边都不受待见的,不管是天使和恶魔,都在诅咒和嘲笑拿非利人!甚至哪怕他们具备人类的外貌,人类也不认为他们是自己种族的一份子。

    这种诅咒和嘲笑,一方面是歧视,另一方面也是嫉妒,嫉妒他们强大的力量而已……

    前面所说的有恶魔偷偷地尝试和天使诞下后代,原因也在于此,明面上恶魔们都在诅咒这样的混血血统,但暗地里对于力量的崇拜,却又驱使着他们进行尝试。

    罗伊现在扮演的,就是这么一个角色,只是这样的话,当着一个拿非利人说出来,未免显得很是不敬,也难怪狂怒反应剧烈。

    毕竟,或许真的是来自天使和恶魔们的诅咒生效了吧,拿非利人这个种族,一直以来命运都很悲惨,他们四个天启骑士也没能逃脱,他们亲手杀死了自己的族人,从此以后孤零零地只有四个人不说,还为此背上了背叛者的骂名,虽然有着强大的力量,却不得不沦为议会的工具,当焦灼议会的打手。

    眼看着狂怒就想要动手了,然而罗伊却一点都不慌张,他开口对狂怒道:“先别急,我的确没有冒犯你们天启骑士的意思,而且,你难道就不想听一听,作为交换的我,会告诉你一个什么样的秘密吗?”

    “好,你说!”狂怒强忍着出手的冲动,回答了一句道:“如果你要说的秘密,只是什么无关紧要的骗局的话,那么我会亲手将你的脑袋摘下来,顺便把你下面的那个家伙切成一片一片的,到时候看你拿什么来和这堕落天使制造后裔!”

    “特么的,这么狠!?”罗伊也听得有些冒冷汗。

    然而,他脸上却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开口道:“我要说,是一个关于终结的秘密!”

    “终结的秘密?”狂怒愣了一下,随后大怒:“这是什么鬼话题!?”

    “骑士,你并没有听错,终结!”罗伊放开了怀里的茱莉尔,道:“一个关于万界万物终结的秘密,这个世界,还有天使们所在的天界,纯白之城所在的异空间,还包括魔王萨麦尔所在的黑石王座异空间,甚至其他所有古老种族生活的世界,都将迎来终结!你们焦灼议会,还有天启四骑士一直在致力于维护的平衡,也同样是徒劳的无用功!”

    听着罗伊的话,狂怒有点严肃起来了,但还是假装不屑地道:“你说的,难道是这场末日审判之战吗?可笑,这算什么终结?”

    “不,我说的不是什么末日审判之战!”罗伊摇摇头道,手指指点着地面,加强了语气道:“我说的,是被你们称之为‘堕落’的力量!骑士,你肯定应该明白这个词语所代表的含义,对不对!”

    这下子,不止旁边的茱莉尔惊讶得捂住了嘴,连狂怒的脸色终于变了!

    毫无疑问,听从焦灼议会的命令,在各个世界维护平衡的天启四骑士,是绝对听过‘堕落’这个词语的,狂怒也是一样,事实上,她早就注意到了,在漫长的岁月当中,有很多以往古老的种族,都消失在了时间的长河当中!

    最开始的时候,狂怒其实也没怎么在意,以为这只是自然的优胜劣汰法则导致的,但随后她却发现,这些古老的种族不但消失了,连他们所生存的空间和世界,也同样消失了!

    她在杀死一些恶魔和天使的时候,也曾经隐约听这些敌人提到过堕落一词,渐渐地了解到,这似乎是一种很可怕的力量……

    只是,这些也并没有引起狂怒的多大重视,毕竟她并没有亲眼见识到什么是‘堕落’。

    但现在从罗伊口中听到这个词语之后,她不得不认真起来,因为她觉得,这个恶魔说的话,可能是真的……

    “说出你所知道的一切,恶魔!”狂怒对罗伊道。

    罗伊一笑,道:“先说好,如果我说出来,就意味着这一次交易达成了,你同意吗?”

    狂怒思考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可以,这个交易,我认可了!说出你所知道的,关于堕落的一切秘密,而相应的,我会告诉你关于拿非利人诞生的秘密……”

    “很好,那么来签了这个契约吧!”罗伊说着,一份恶魔契约浮现在了狂怒面前。

    “看来在你眼里,天启骑士的信誉不值钱啊!”狂怒嘲讽了罗伊一句。

    “我打不过你,所以只能用契约来保证了!”罗伊也不着恼。

    狂怒仔细地看了一下契约的内容,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所以很快便将手放上去,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看着契约成立,罗伊很是满意,于是终于开口了,道:“在这个世界所说的‘堕落’,其实在其他世界还有一个名字,叫做‘虚空’!而这一切,都要从一个叫做万神殿的地方说起……”

    于是接下来,罗大忽悠便开始和狂怒,说起了一个被称为‘萨总’的人物传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