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钱老魔 > 二十章 老天的赐予
    “这...这...这....”,魁拔瞧着陈枫自信模样,似乎卖的是糖块一般,“陈枫,这可是鬼物啊。”,声音中都带着一股颤劲,似怕还没明白自己意思,又补充了一句,“云阳坊市可是明令禁止鬼物进入的。”

    瞧着对方战战兢兢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鬼物又怎么样,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只要对修行有利,咱们就提倡,你说如果有个鬼仆,对修行者而言是不是有帮助。”

    “是...”,魁拔想了一遍,理倒是这个理,可他为何住在这荒坟野冢内,不去五层宝楼中,还不是因为鬼物是禁忌,鬼物阴邪之气旺盛,和正常的生灵世界格格不入,在五六十年前,鬼修者和邪魔外道没一点区别。

    他可不想冒风险,即便现在行情好了,可冷不丁哪个修士心情不好,老巢估计就没了。

    一瞧魁拔神色,陈枫就知道这件事要黄,说理估计行不通,目光落在对方手心紧紧攥着的手帕上,“魁拔,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魁拔一愣,不明白陈枫要干什么,点了点头。

    “你知道老天让我们活着为什么吗?”

    “当然是修行。”

    陈枫直接笑了起来,摇了摇头。

    “品读典籍?”

    陈枫又摇了摇头。

    这下倒难住魁拔了,他实在想不到有什么用,低声问道,“是什么?”

    “当然是追女人了。”

    见陈枫这么一说,魁拔脸上竟飞起一丝俏红,“胡说,你就爱乱扯。”

    “我哪胡说了,你喜欢花牡丹吧,可想想自己过的什么日子,僵尸,小鬼,棺材,你知道我姐一晚上要多少灵籽吗?”,陈枫掂了掂口袋,“这可是一万灵籽,慕容家二公子赏的。”

    瞧着鼓鼓的口袋,魁拔竟不自觉的低下头。

    “你没有,对吗?可你为什么没有呢,别人能够到我姐床上,你为什么只能睡棺材板呢!”

    “别说了!我求你别说了。”,魁拔祈求道。

    “为什么不让我说,伤到自尊了?”

    “我....我没那么多灵籽。”,魁拔唯唯诺诺的说道,生怕别人听见一般。

    “为什么不赚呢,你二十来岁吧,正是修行最好的时候,为什么天天和棺材板打交道呢!”

    “那要很多,我根本赚不到那么多灵籽。”,魁拔声音更低了。

    “抬起头来!”,陈枫一把托住对方下巴,将其几乎要塞到胸口中的头颅托了起来,“很多,那不是还去过一次吗,难道你就不可以再去一次?”

    “那是我十年的积蓄,我的成人礼。”

    即便想要严肃的陈枫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好了,我也不逗你了,一万灵籽没那么难,你可以试着再来一次,怎么样。”

    “可我怎么赚钱呢,我现在养这些小鬼根本没法进坊市。”,魁拔壮着胆子问了一句。

    “我,将东西交给我,我敢保证年底这个时候,你便能去春风楼一趟,而且不是这幅鬼模样,我知道你担心,我也害怕,可不这么干我们一辈子就是个普通人,每天为了必需的灵籽要哼哧哼哧干个没完,若是你真喜欢我姐,就把她包下来。”

    包下来?

    几个字吓了魁拔一大跳,一晚上一万,一月可是整整三十万,即便云阳坊市也没哪个公子哥有这么豪迈的。

    “心动了吧。”,陈枫笑着问道。

    魁拔尴尬摇了摇头,眼神中却透着尽是向往,“说不心动是假的,陈枫,售卖鬼物真的能赚钱?”

    “市场应该不错,不过需要运作,这方面交给我就行,我需要什么小鬼你帮我抓就行了,平常你不用露面。”

    魁拔感觉自己的心脏在砰砰剧跳,眼前这个年轻人和他以前接触的人完全不一样,如陈枫说的,他喜欢那样的生活,忍不住想到那一晚和花牡丹销魂时光。

    憧憬了一会儿,可瞧着陈枫身上半点鬼气都没有,显然不是鬼修这一行的。

    隔行如隔山,更何况是鬼物这一行。

    “陈枫,鬼物可不是只有小鬼那么简单,每一种鬼物的法诀都不一样,如果你真想做鬼物这门生意,得留下来跟我学一两天,起码你得有个基础。”

    “成,跟你学一个月都行。”,陈枫向着角落的骨灰坛瞥了瞥,“姐夫,你看能不能让两个伙计进两个小鬼回去,三天后要开张,我有大用。”

    “别这么叫我,叫我魁大哥就行。”,听到姐夫二字,魁拔慌忙摇头,可心底又暗暗流动出一丝甜腻,似乎很喜欢这个称呼。

    将手绢贴身收好,快步来到角落,搬起五个骨灰坛放在棺材板上,随后掀开棺材拿出十几张黄色符箓,贴在坛口,这才嘱咐道,“这是最低级的小鬼,不过也不能大意,除了你别人可不能开封。”

    陈枫点了点头,对着不远处的尹虎吩咐道,“听见我姐夫说的吗,回去放到隔间,尹虎,你这两天盯着点,留下允儿你们都回去吧。”

    尹虎一愣,瞧着那酒坛小腿肚竟嘚嘚打颤,他是个伙计,一辈子还没碰过这种东西,倒是一旁的胖子刘胆子大不少,几步跑过来抱起两个坛子跨在腰间,低声问道,“老板,放在隔间就行了吗?”

    别看对方胖乎乎的,动作却是极为利落,尤其是这份眼力,让陈枫平白多出一份好感。

    虽然做事可恶,但这种敢做事的风格颇符合他的胃口,心中不禁有了个主意,“刘掌柜,以前多有得罪,这么的吧,你继续做流云坊的掌柜,收入在原来基础上多上两枚养气丹药。”

    胖子刘一喜,没想到这么快掌柜的位置又回来了,赶忙说道,“多谢老板。”

    尹虎不由一愣,他没想一天不到就自己的位置就被替代了,正沮丧间忽然听到陈枫说话,“尹虎,你不是说要在流云坊添置丹药吗,我想了想,七十二种丹药着实少了些,你到丹药市场中淘换一批过来。”

    “是,东家!”,尹虎赶忙说道,不由纳闷起来,按陈枫的意思他还是掌柜,那胖子刘算什么,“老板,我和刘师父...”

    “都是掌柜,工资一样,你管住铺子前面就行了,刘掌柜,我看你胆子不小,行事果断,回去招几个胆子大一点的伙计,你专门负责隔间里的生意。”

    胖子刘没听明白,低声请教道,“老板,伙计你过眼吗?”

    “要我同意干什么,以后是跟着你办事,自己拿主意,我只有一个要求,别给我把生意办砸了,小心我不扒了你的皮。”,陈枫警告一声,指了指坛子,“好了,都行动起来吧。”

    胖子刘脸上挂的尽是喜色,肥胖的身子不由轻快了几分,尹虎面色却不是很好,虽然自己的掌柜位置没被挤掉,但平白多出个掌柜,以后必然不好过。

    等一众人走远,陈枫才对允儿说道,“你先休息一会儿吧,我估计得在这里呆两天,没事帮我姐夫整理一下这里。”

    允儿早已吓的不轻,一听要整理这里,忍不住看了一眼角落中横卧的干尸,生生打了个冷颤,可却不敢反驳,“是!”

    陈枫根本没注意到允儿的害怕,扭过身笑嘻嘻的看着魁拔,“姐夫,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陈枫,以后你能不能不要那么称呼我,要是让牡丹听到了....”

    “什么?姐夫?”,陈枫忽然意识到什么,上前拍了拍魁拔的肩膀,“这有什么怕的,要对自己有信心嘛!”

    魁拔顿时被逗乐了,并没有先教授法诀,而是认真说道,“能让我看看你现在的修行状态吗?”

    陈枫一愣,这可是交底,一经展示等同于对方将自己摸个透,可自己对魁拔一点也不了解,他可不觉得对方的智商只有三岁孩童,可想到未来的产业,当即将上衣脱掉,露出上身,只见皮肤细腻光滑,如同女人一般。

    看到皮肤第一眼,魁拔眼神就不对劲了,这种细腻皮肤可不应该出现练气期的修士身上,越是细腻,越说明对方没吃过炼体的苦,“你没有炼体?”

    陈枫笑了笑,“没有,哪有钱炼体啊。”,说着激发经脉,胸口先是亮了起来,随后如同蛛网一般向着全身蔓延,手臂,大腿,胸口,脖颈,除却头颅处有一条经脉未曾显现,其他经脉清晰可见。

    “蒸腾点灵力让我看看。”,魁拔小心说道。

    陈枫缓缓抬起左手,经手掌之处的经脉立时变的晶莹剔透,周围的光点如同被驱赶着一般向着左手聚集,本来泛着灵光的经脉立时萎靡下去,在手掌中心缓缓泛起一层薄薄的雾气。

    “你....你....你这练气七层怎么来的。”,魁拔瞧着陈枫蒸腾灵力都带着喘音,不由苦笑,这不过是聚集灵力便如此艰难,真要靠灵力探寻丹田所在,这种水平连普通的练气二层的都比不上。

    这在修行上完全就是在应付差事。

    瞧着魁拔神色,陈枫便知道什么意思,自嘲的笑了笑,将上衣披上,“姐夫,是不是觉得我太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