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大厨无双 > 第二十九章 笑容逐渐消失
    方莫自觉自己已经足够了解刘备了,他觉得,这就是一个非常缺少机会的枭雄,一旦能够给了他机会,他可以做到很多的事情。

    比如,将邹靖给宰了,然后说是战乱,同时由他自己来统辖其所带领出来的两千人,这么做的好处很多。

    一来,刘备可以脱离最底层,成为一个手握五千人的将军,哪怕刘焉再不想搭理这个亲族,他的地位也是跑不了的。

    二来……

    为下一次的战斗做好准备,毕竟那是一场差点让他全军覆没的战役。

    而且,刘备自己也三提点五暗示,告知他邹靖如果死在战场上,要让他来收拢那两千人,进行一番训练,再回城也不迟啦之类的。

    方莫以为,刘备开窍了。

    然而当刘备和邹靖哈哈大笑的回来时,他就觉得,自己可能太傻缺了一点……

    “不对,我难道不应该感觉到高兴吗?要是他和曹操一个性格,我还敢跟着他一起玩?开什么玩笑!”

    方莫原本低落的情绪,在自己这一句自我安慰后,好了不知道多少。

    大事办不成了,所以他有点无颜面见这三百人,因为那些人的目光,实在是太过火辣了。

    “四弟,战事已毕,我们尽快返回涿郡吧!?”

    刘备走了过来,抓着方莫的肩膀,哈哈大笑道:“大哥打了胜仗,这一战过后,你我兄弟很快便能脱颖而出了!”

    他勾肩搭背的样子,一点都没有像是获得了权力之后的那股膨胀感,再次归于了平凡,也没有忘记兄弟之情。

    这种表现,让方莫异常感觉舒服。

    接下来的一幕,就很是怪异了。

    方莫和刘关张三兄弟勾肩搭背,一边聊着一些趣闻,一边慢慢行走在路途之中。

    邹靖坐在马上,一开始他还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将军,可当他的目光看向那四个人时,忽然却觉得,这四个人就像一根刺一般,深深地扎在了他的内心里。

    他也从马上走了下来,随手交给旁边一人,然后以双腿走路。

    这么一来,他心里反倒是没有多么不舒服了。

    “四弟,我那天好像看到你有点那个什么,咱们这次打了胜仗,肯定会有一定的奖赏,到时候我为你求一桩婚姻回来,估计也不会太过困难。”

    刘备的开口,让三个人都有些僵硬。

    关张嘿嘿笑了起来,方莫则是有些不好意思,臊红了脸颊的他,摇了摇头道:“大哥如今正是事业迅猛期,小弟又没有多少本事,这个事还是之后再说吧。”

    居然要给他找亲事?

    身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好青年,他最羡慕的其实还是自由恋爱,包办婚姻从来都不会太过幸福。

    不信?

    你问鲁迅去啊!

    “哎,话不能这么说,四弟年纪不小,如今都已十五,若是能够成亲,早早生下一个孩子来,大哥和我们两兄弟,也都能够放心了。”

    张飞哈哈笑着开口,随手就给了方莫一巴掌。

    差点把他打的再也不长个的一巴掌。

    方莫只能带着求助的目光,看向了关羽,希望二哥能够理解他,然后包容他,给他一定的机会。

    “看我作甚?二哥是那不通情理之人?再者来说,关某家中也有一孩子,常年不见,甚是想念啊,若是四弟能够生一个孩子出来……”

    刘备摆了摆手,拿出大哥的派头道:“云长说这些做什么?”

    正当方莫满怀期待,觉得还是大哥好,会给他做主,也不会给他弄什么包办婚姻,给他自由的时候,他的下一句话,让四个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又不会生孩子!”刘备说到这里,忍不住笑容,大笑道:“当然得是弟妹来,放心,哪怕大哥我死在战场上,你嫂子也必然将你之所出,视为己出……”

    他说到这里,不笑了,而是在沉思,片刻后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继续开始笑了起来。

    刘备在想,是不是要认方莫的儿子当干儿子,可是当他想到方莫给自己未来的规划时,这个想法立刻就抛弃了。

    万一,以后自己有了儿子,那么会出现什么情况呢?!

    方莫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如果知道了,也一定会赞同,因为刘备必然会有儿子,还有好几个,等到时候,他的儿子难道去争权夺利?

    不是想不想活的问题,以现在的刘备,甚至历史上刚刚占据荆州的刘备,妥妥的都会将方莫的儿子当成接班人来培养。

    甚至已经是内定。

    可刘备的儿子也会长大,到时候,不就造成政权不稳了吗?而且还会让兄弟之间的感情失和。

    对黄巾军的战争,胜了,而且还是大胜。

    消息传回涿郡,当刘焉看到之后,呼吸都差点停滞,思索了大半天,最后念叨着上面的话,冷笑了起来:“此战,我方死伤三百七十人,其中死者六十三人,伤者三百零七人。俘虏两万,其中多是农汉,不会反复,老弱妇孺四万三……”

    这种战绩,当真是耀眼无比,可是刘焉不仅没有开心,相反还有那么几分腻歪。

    这一战要是他打的,那他肯定会开心不已,甚至为自己表功,可这战是刘备打的,虽然大家都是宗室,可有些东西,能不分配,尽量就不会分配。

    比如战功,比如利益。

    傍晚时分,刘备带大军返回,出去的时候零零散散,虽然军容整洁,却依旧猫鼠两三只,回来的时候,却旗帜招展,迎风猎猎。

    军伍气势更是发生了天大的改变,原本稚气未脱的军士,都化为了一个个沾染了血气的战兵。

    刘焉携全体幽州官员出城迎接,看到刘备后,他更是带着笑意走上了前去:“贤侄,此战打的好啊,若非有贤侄在,叔叔可就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可惜你无官身,此等功绩竟与你无缘,叔叔痛惜万分啊。”

    刘备原本脸上带着笑容,走路都带着一股轻飘飘的风,可是当刘焉这些话说出来时。

    他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对方的意思很明显,同时也明确的告诉他,虽然你刘备打了一场胜仗,可是你没有官职在身,我这个叔叔,就把你的功劳占了,咱们自家人,以后有我的饭,肯定有你的汤喝。

    不过现在朝廷正处于混乱之时,实在不宜推举,所以你就先别当官了,先带着兵试试。

    简单来说,刘焉不仅将刘备的功劳给吞了,还不会给他任何的安置。

    肉,刘焉吃了。

    汤?

    你就别想了,以后就给我白打工吧,我心情好了,说不定给你一个官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