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清空浊海 > 第十七章 海盗新娘
    走到山路中央时,女人弯腰转进了魂林中,荆棘密布的道路上,女人铠甲依仗着铠甲快速穿梭着,顾行歌不断用尽渊开路,速度勉强跟得上女人。

    拨开一堆杂草,海浪的声音扑面而来,顾行歌站在女人身上望着海面,战斗在另一侧进行,这里依旧一片平静,远方的海面上隐约间露着一个黑影。

    “你的船似乎也飘远了,”顾行歌说。

    “那是你的船,”女人抬起手指塞进嘴里,吹出一声嘹亮的口哨,浪花翻涌间,一个鲸鱼般的影子缓缓从水下浮出,那是一艘深红色的船,就像是近海的巨兽在海中游动。

    “红之战舰……”

    这艘战舰可谓是赫赫有名,虽然魔能文明发展至今,复原古代科技的工作不断发展,具有潜行和飞行能力的工具却始终未出现。但具有潜行能力的战舰却存在一艘古代科技遗留的造物,具体来自何处无人知晓,最开始皇都舰队常常被某只红色海怪袭击,皇都花费很大力气也查询不到海怪踪迹,但海怪的说法被在一天改变,皇都舰队遇袭之后,一座岛上的人,看到一艘红色战舰从浊海中跃出海面,宛如一条灵动的鱼,红之战舰的名字不胫而走,但皇都始终未曾捕获这艘奇特战舰。

    红之战舰袭击皇都舰队也只是出于有趣,红之战舰从第一次露面至今也有近百年了,有人推测它的主人长生不死,也有人认为它的在不断更换,理由就是几乎每一段时期的红之战舰都会有自己的行事规则,最开始袭击皇都舰队,到后来袭击海盗,再后来狙击海兽,而如今的红之战舰则更像是一艘观光船,时常与成群海兽一同游弋,也偶尔会如鲸鱼般在皇都舰队前跃出水面,掀起巨大水花。如今看起来行事风格倒和这个女人有些相似。

    “不好意思,”女人板着脸说,“它改名了,从今天起,它就叫惊鸿之影号。”

    “惊鸿之影号是我船的名字,”顾行歌有些无奈。

    “抱歉,这个名字被征用了,”女人蛮不讲理的说,“算作报酬了。”

    “那我的船叫什么名字?”

    “嗯……”女人蹙额沉思,她似乎很不擅长这方面的事情,“就叫惊鸿之影二号吧!”

    “……”顾行歌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了。

    “好了,交易达成,”女人用手肘戳了戳顾行歌的胸膛,“海盗先生,后悔有期喽!”

    “我并不期待,”顾行歌说。

    女人白了他一眼,脸颊浮出一弯浅浅的酒窝,她淡淡的说,“傲娇……”

    女人什么也不再说,纵身跃下悬崖,宛如一只飞鸟刺向水面,可忽然黑色铠甲在半空中解体,化为一双蝴翼载着女人在水面飞行,而铠甲之下,竟然是一袭绛红色的婚衣,她飘然落在红之战舰上,甲胄蜕下,红色婚衣飘然起舞。

    波浪翻涌的海面上,身着婚衣的新娘在红色战舰上轻轻起舞,风与云,月与海,都变得安静下来,欣赏着绝美的画面。

    顾行歌一时间又看呆了。

    “咳咳!”轻罗觉得嗓子快咳哑了,可面前的人还如木偶般站在原地。

    直到一舞结束,女人跳进红之战舰中,顾行歌才回过神来。

    “真的是她……”轻罗在一旁说,“原本以为只是传说……”

    “她是谁?”

    “海盗的新娘。”

    “海盗新娘?”

    “附近海域有名的盗贼,据说是一位贵族家的小姐,家道中落后父亲做起了生意,一次外出收货时船被海盗劫持,而她那次也在船上,被海盗首领看中要娶了做海盗夫人,可成婚那天,她穿着婚衣拎着海盗首领的头颅走出房间,当着一众海盗的面跳上一艘船离开,从此以后,附近海上就多了一个穿着婚服劫掠的盗贼,别人都称呼她为海盗新娘,”轻罗瞥了眼顾行歌一眼,阴阳怪气的说,“和海盗先生还真是般配。”

    顾行歌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注视着红之战舰沉入浊海,而远方海面飘着的船只快速朝悬崖驶来,船首系着一根铁链,船抵达悬崖边时,锁链收了回去,远方的水面,红之战舰跃出浊海,似乎在向他们打着招呼。

    从悬崖跳下,落在甲板上的那一刻,顾行歌才明白女人所谓的报酬真的只是这艘船的名字,船身“惊鸿之影”的的影字后被人漆上一个大大的“二”字。

    他走进船舱,里面陈设如初,似乎从未被动过,不过顾行歌却在操作台上看到了一堆碎骨,是之前他交的过路费。

    “比起你,看起来她还不算吝啬,”轻罗说。

    “我给了她十六个碎骨,她却只还回来十五个,缺了个手指骨,”顾行歌说。

    “你记得还真清,”轻罗不禁感慨。

    顾行歌随手将碎骨全部收起,启动神心炉,重新设定好了方向。

    “接下来去哪?”轻罗问。

    “回皇都,”顾行歌说。

    “回皇都?”轻罗表情瞬间僵住了。

    “目的不是已经达到了么?你应该比我更焦急回皇都,”顾行歌转过头看着轻罗,轻罗只是低着头什么也没说。

    他已经有了答案,这次任务倒像是个设计好的骗局,雇主很明显知道他和白绛霄的交情,也知道他拿到名单的那一刻,肯定会先去找白绛霄,当然也会遇到这个等候已久的女孩,而白绛霄会让他来到香岛,抵达香岛注定会去到湖下祭坛,这一切都顺理成章,但其实是早就被设计好的,他甚至知道,现在就返回皇都也在雇主的计划之中,但没区别了。

    “抱歉,”轻罗用着几近不可闻的声音说。

    顾行歌不知该如何理解这个歉意。他走出船舱,坐在在船尾的木箱上,随着船只远离香岛,已经可以看到岛的全貌,皇都舰队的炮火一刻不停的轰击着月华蛇群,而一只无比巨大的白蛇从蛇群后窜出,一口吞点了一艘战舰。

    那应该就是祈川之神。

    顾行歌看不清神的全貌,他忽然想起轻罗说过的事,仰头望着天空,想要看看祈璇双星会不会暗淡,可他并不懂星象,只觉得繁星依旧,海风也依旧,本该寂静的船,却不知不觉中多了个女孩的脚步声。

    “在那里!”女孩指着夜空的某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