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三皇吾弟 > 第0052章 十常侍之乱
    “哎呦,好吓人的眼神啊,你想咬我咋的?来啊,咬我啊!”那董事满脸的凶恶,又是连踹几脚。

    “够了,我们要的是那个东西,不必要做没意义的事情!”张让在一边开口了,语气中充满了命令的口吻。

    “是,是……”那董事连连点头,俯下身来在秦玉身上搜索了半天,这才将那块玉玺的碎片给掏了出来。

    “哈哈哈,到手了,我还担心这家伙会把这碎片藏起来呢,那样就会多上很多麻烦,不过他既然带在身上,也省掉了我们很多事儿!”你啊董事拿着碎片看了几眼,在确定是真的之后,不由得大笑了起来。

    “该死……玉玺碎片!”秦玉双瞳收缩,这碎片被拿走,岂不是表明,自己最后的依仗也没了么?

    一路坎坷地走到了今天,没想到最后还是翻船了!

    “张让大人!”那董事拿着玉玺碎片,毕恭毕敬地递到了张让的手中。

    “很好,这回,终于凑齐了!”张让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无法掩盖的喜悦。

    “那这几个家伙呢?”赵忠看向了秦玉等人。

    “没用了,全都处理掉吧,之所以一直留着他们的狗命,也是为了能够让他们死在一起,就如同这玉玺一样,不断碎裂成了什么样子,最终还是会在我的手中重新变得完整起来!”张让冷哼一声,如同对待一些垃圾般说道。

    “好咧!”那对秦玉动手的董事狞笑一声,然后从一张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了一把手枪!

    64式手枪!

    这种枪的射程距离可达五十米,而且射击时所发出的声音不大,又被称之为“小砸炮”,其穿透力极强,在25米距离上,能射穿2毫米厚的钢板、7厘米厚的木板、4厘米厚的砖墙、25厘米厚的土层!

    而这把枪,此时已经顶在了一个人的脑袋上。

    “不,不要,不要杀我,我已经把东西给你们了,别杀我,我有钱……我可以都拿出来……”那人全身筛糠一样的哆嗦着,屁股下面已经完全湿透,并且流淌出伴随着臊臭味的黄色液体。

    “嘭!”的一声闷响,那个人的身体软软地瘫倒下去,鲜血开始在地面流淌。

    “下一个!”紧跟着,那董事又把枪口对准了第二个人。

    “我,我家有许多玉石,我是专业的赌石大师,留着我……我愿意给你们当狗,当奴隶,我会给你们赚更多的钱,相信我,留着我绝对有价值!”第二个人的表现也是相同,竭力的想证明自己还有活下来的价值。

    但一声枪响后,他也直接魂飞天外,尸体应声倒地。

    “哼,钱?我们根本就不缺那种东西,比起这些,我们更相信不会再开口说话的死人!”那董事冷哼一声,紧跟着继续开始他的杀戮。

    一枪接着一枪。

    整个房间内,充斥着硝烟和血腥的味道。

    当第七具尸体倒地之后,枪口终于对准了秦玉。

    “小子,你是最后一个了,比起他们来说,你是最让人意外,也最难搞定的一个,不过再怎么有能耐,跟我们斗你都始终太嫩了点儿!”

    “你们到底是……想要干什么?”秦玉咬了咬牙,虽然他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但双手已经无法抬起来。

    “干什么?哈哈哈,看来你还不知道我们是谁?”那董事大笑了起来:“在一千八百多年前,我们被人称为……十常侍!”

    “十常侍!”秦玉双瞳收缩,紧跟着看向了张让:“那他就是张让了?”

    “哦?既然你知道的话,那也知道我的手段,你今天死在这里,不冤!”张让挑了下眉毛,旋即冷笑着说道。

    “呸!一群太监!”秦玉恶狠狠地啐了一口。

    十常侍,指的是东汉灵帝时操纵政权的张让、赵忠、夏恽、郭胜、孙璋、毕岚、栗嵩、段珪、高望、张恭、韩悝、宋典等十二个宦官。

    他们都任职中常侍,所以被称为“十常侍”,其首领是张让和赵忠。

    他们玩汉灵帝于股掌之上,以致灵帝称“张常侍是我父,赵常侍是我母”。

    十常侍横征暴敛,卖官鬻爵,他们的父兄子弟遍布天下,横行乡里,祸害百姓,无官敢管。

    所以历史上,称这次直接葬送了汉室的变故,为‘十常侍之乱’!

    “哈哈哈,我们前世没有选择,只能成为宦官入宫,而如今,我们却都已经是完整的男人,而我们也注定会掌握整个世界!”赵忠大笑了起来,抬手一指秦玉道:“但是很可惜,你已经没法见到那一天了,送他上路!”

    “看来,你们又一次做出了背叛主子的事情?汉王集团的董事长,怕是还不知道你们的狼子野心吧?”秦玉咬了咬牙,如今他无法反抗,只能用言语来回击。

    “那又如何?我们只是在互相利用而已,不过具体如何,你已经不需要再知道了,动手!”张让冷笑着抬手一挥!

    “嘿嘿,小子,上路吧,虽然你的年纪跟我儿子差不多,如此年纪轻轻就要死在枪口下,但没办法,这就是命啊,要怪……就怪你为什么会得到这一角玉玺吧!”那杀人的董事说着,缓缓勾动了扳机……

    秦玉瞪着眼睛,就算下一秒要死了,他也不会在这些太监的面前屈服!

    “好个倔强的小子,马上都要死了,并不会像之前那几个废物一样大哭大闹,真是可惜,如果不是因为你必须死,我都想把你收入麾下了!”纪灵见到秦玉如此的反应,也不由得称赞了起来。

    收你妹,你也不是什么好鸟!

    等着吧,老子就算当了鬼,也要回来把你们一个个全都咬死!

    秦玉心里这个郁闷。

    好不容易过上好日子了,口袋里还有八十多万没来得及花呢。

    自己虽然跟金汐亲过几次小嘴儿,但还没进一步的享受过男人的乐趣呢,就特么要死在这些老太监的手里了。

    太憋屈了!

    “碰!”随着扳机完全勾下,一颗子弹喷吐着火舌从枪口之中激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