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我是这样的作者 > 第三百六十一章 我若亡此,事皆不同
        “呼呼呼……”

    剧烈的喘息声中,易格近乎虚脱的趴倒在地上。

    顿时,泥土混合着青草的味道,钻到了他的鼻腔中,因为残留药效而被强化的嗅觉,顿时反馈过来一阵刺激的味道!

    这股强烈的味道,在他的鼻腔中炸裂开来,让易格有些昏昏沉沉的脑袋,瞬间清醒过来,他勉强爬了起来,跌坐在地上,伸手摸了摸腹部的伤口,再抬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满手的鲜血了。

    “伤势恶化了,以我此刻的身体状态,恐怕是支持不了多久了,毕竟那汤药严重透支了我的根子,便是能活下来,以后也只能是个病痨鬼,对主人而言,再无用处!”

    他的表情逐渐严肃起来。

    在得到那秘药的时候,他们便从几个拜黑教的教徒口中知晓,那种秘药,可以透支精气神,让人在短时间内,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哪怕是重伤垂死,都能回光返照,再战几回合。

    只不过,后遗症同样强大,寻常人若是身子骨完好,吃了那秘药能强横一时,但事后也要大病三天,至于那重伤的,吃了之后,固能暂时稳固,但事后反噬的时候,如果没有药膳配合,并且及时医治、修养,那就要忍受三四倍于之前的痛楚和后果!

    “我身死或者废了,这都不要紧,但那郭集材等人的叛变之事,必须及时通报,此人在军中关联甚多,人脉广阔,他既然叛变,绝对不可能是一时起意,必然是早就有所准备了,说不定就串联了许多人!这都是隐患!必须让侯爷早日防范!”

    一念至此,易格深吸一口气,靠着那坚韧的精神,又重新站了起来。

    “我绝对不能死!其他两个人已经折了,加上之前那些人,整个队伍,现在就只剩下我一个了,我若是死了,那军中可就没人知道那郭集材的真面目了,说不定他还会以忠臣自诩,然后重新打入军中,要祸害侯爷!我一定要坚持住!”

    或许是对罗致远的忠心,和对郭集材强烈的鄙夷,刺激到了意志,那易格居然重新有了一些气力,在不远处追兵声音靠近的他同时,他一个翻身,冲进了旁边的深潭。

    冰冷刺骨的潭水吞没了其人,然后慢慢归于平静。

    边上,举着火把的追兵来到此处,巡视了几圈之后,重新远去。

    咕噜咕噜。

    易格重新浮了出了,他的脸色苍白的可怕,血管在脸上逐渐浮现,呈现出黑紫色,就像是一道道纹路,隐隐汇聚成一个奇特的符号。

    他的眼睛里则闪现着一抹疯狂。

    “你们既然没有抓住我,那我就要将这一切的根源、祸首的消息,带回去,那郭集材必然会因此而付出代价!”

    恨意与疯狂在他的意志中肆虐、蔓延,最终转变成一股力量,支撑着他前行。

    他跌跌撞撞,穿过树林,全部的力气,几乎都已经用尽,但抬起头来,看到了约定的那棵老树,不由松了一口气。

    顿时,一股睡意袭来,易格感到眼前一黑,然后一个踉跄,趴到在地上,他顿时惊醒。

    “我还不能死,我若是死了,一切就都不同了!”

    念头落下的同时,几个人匆匆赶来,将他扶起,然后带到了蒙着脸的墨贺面前。

    “说!”墨贺没有多余的话,只是问。

    “郭集材已经叛变,就是他让人打开城门,放进了那些官兵,如今他已是定襄侯的大将,很可能正谋划着什么,要渗透进来!”

    易格强强打精神,先把最要紧的说了,然后深吸一口气:“城中各家皆已经归顺定襄,他们的子弟也不可信了,我们还探查到,这洛阳内外的泼皮无赖、无法任侠,也都已投靠定襄和朝廷!”

    “其他人呢?”墨贺见着易格的两眼越来越黑,眼皮子即将合上,赶紧问了一句。

    “除了我之外,其他都折了。”

    说完这句话,易格缓缓闭上了眼睛,黑暗侵袭过来,他陷入了永恒的沉睡之中,与此同时,一个奇怪的图案,在他的左手上成型。

    只不过,并没有什么人注意到这个细节,包括了正对面的墨贺,此刻,永昌军的临时军师,正陷入到了烦恼之中。

    “世家子弟、泼皮无赖、游侠武勇,这些人若是都有问题,那整个永昌军上上下下,几乎就没有什么人值得信任了,这仗还咱们打?还有那郭集材?他怎么可能背叛?这着实有些说不通啊!我当初之所以挑选此人过来,除了看重他的守城能耐,更是料他不会反叛,为何会变成这样?李怀啊李怀,你到底是用了何等手段?莫非是刻意散播流言,要离间、迷乱我军?”

    想着想着,墨贺自己都摇起头来。

    “若是如此,那岂不是说明,郭集材早就落到了李怀的手中?而我所得之情报,如今都指向他郭集材,是主动的、暗自筹划着,将城门打开的,莫非还有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暗暗配合李怀行事?这根本说不通!”

    一念至此,他不由叹了口气。

    “既然两边都说不通,如此看来,我就只能相信已经发生的了,就是他郭集材,果然是叛变了,而他的叛离,正是如今这一切的根源!我必须如实禀报侯爷,让他做定夺,只希望,我在朝廷那边安排的棋子,能暂时拖慢李怀的脚步!”

    他深吸一口气,感到了一股难言的压力,仿佛有一双高高在上的眼睛,正冷漠的看着自己,而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其提前预知。

    “这才是幕后黑手啊,如今想来,怕是连永昌侯的背叛,都有几分被他利用的意思了,甚至一开始,还真是因他而起的,没想到啊没想到,你李怀会变成如今这般模样,莫非那劫难真的是由你而始?他如今这般凶恶,肯定不会因为拿下洛阳就满足,必是要乘胜追击,要借机整合兵马、聚集兵权,否则先前他在前线抓了关之山,就应该回去了……”

    墨贺连连叹息。

    “我的时间不多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