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奇废物在哪里 > 013 树人可怕的不是它的根须
    “阿酷,能好好睡觉吗?你把菲欧娜挤兑去值夜我没意见,但是你能别打扰我吗?”

    塞亚斯实在不堪烦恼,对徳酷发了脾气。

    但是徳酷完全不在意。

    “如果,如果真有魂精,该怎么办?”

    徳酷陷入了诡异的亢奋状态,焦躁与兴奋同在。

    然而塞亚斯却只想睡觉。

    就事论事的讲,徳酷让菲欧娜去守夜并非是打击报复,作为未成年女性,菲欧娜确实不适合战斗。让她去守夜也算物尽其用,在生存作为主旋律的世界,男女的性别差异远比以繁衍发展为基调的地球小得多。

    简单来说,在乌托邦,西海,以至于整个四海地区,让领导先走才是社会的基调正义,给妇女儿童是个人的选择,而不能上升到道德高度。

    这才是真正的天下大同啊,男男女女之间没有人身依附关系,全凭个人能力。

    跑题了,跑题了,主要塞亚斯实在困得不行,不想点啥动动脑子实在抗不住了。

    少年成长的路上谁还没有拉着哥们儿熬夜吹逼的经历,阿酷,我懂的。

    本着这样的想法,阿斯充当着忠实的听众这一角色。

    然而阿酷实在不会吹逼啊,反过来复过去就是那么几句,塞亚斯实在被疲劳轰炸得不行。

    再是铁哥们儿的羁绊,再是收获新知识的喜悦,也架不住反过来复过去的罗圈话啊。

    要不然我去换菲欧娜进来吧,至少值夜的时候没人敢打扰我睡觉。

    塞亚斯甚至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少年徳酷的烦恼来源于自我膨胀与理性回归的冲突,在地球,这种诱因会诱发多种病症,最广为人知的便是中二病。

    不过徳酷的症状特种与中二病之间存在明显的差异,塞亚斯一时想不出这该叫个啥,但是却可以准确的形容其特征。

    一句话概括。

    “阿酷你飘了。”

    八字还没有一撇,你亢奋个啥。

    神灵行走于大地的时代,各种神奇魔法超凡能力深入人心,少年阿酷正在妄想自己就是那个被选中的孩子。

    植物暴动这种事儿在西海不说每年来一次那么频繁,两三年一次还是准点儿的。

    所以乌托邦的居民们对此并不陌生。

    虽然说也有弱小衰败的城邦村落在绿色的狂潮中变成了植物的养分,但是乌托邦这么大的城邦,却不是很方。

    非但不方,然而很欢喜。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强者有权享受胜利的果实是血神欧斯钦定的规则。

    昨天下午那一轮肉眼可见的林木疯长,极大可能会催生出树精这种东西。

    在四海地区,汉文化的渗透挺深刻的,所以对未知事物的命名很准确。

    精,心物合一是也。

    是内心与肉体的统一结合。

    原本沉重稳固的大树拔根而起,变成了移动的噩梦,这就是树精。

    既然是树妖成精,那么就有极高的可能性会进化出魂精。

    阿酷就是在幻想如果能搞到树精的魂精,那么是做成神奇装备还是冒险服用获得超能力呢。

    别看徳酷平时表现得很干练,本质上还是与塞亚斯一样的同龄人,是个青少年。

    青少年犯二能叫犯二吗,那叫成长的代价。

    虽然从徳酷那里知道了山精海怪有些是天然长那样属于杀了可以吃肉但是有些体内有魂精这件事很开心。

    并且知道了每年都有幸运儿(倒霉蛋)吃了魂精得到超能力(死相惨不忍睹),所以变异虽牛逼入口须谨慎这个道理。

    还知道了用魂精可以制作出强力的物品道具。

    但是绕了一圈还是那个话,八字还没一撇,阿酷咱能睡觉了吗?

    如果不能好好休息,你让菲欧娜是通宵值夜不就是耍流氓嘛。

    不管是兄弟情感还是利益算计,塞亚斯都没法打断徳酷的妄想,不仅不能打断,还得做出是是是,你明白的,我宠你嘛的姿态。

    实在是身心俱疲。

    最后忍不住,终于还是说出了口。

    “阿酷,你先睡会,我不放心菲欧娜,去查个岗。”

    “嗯,一起去吧,正好我也要去尿尿。”

    塞亚斯赶紧按住了徳酷的肩膀。

    “你可是我方主力大将,查岗这种事情我去就行了。”

    “哦,我懂了,你想玩点刺激的。”

    我玩我阿姨!

    “是是是,被你看穿了,别等我了,你早点睡吧。”

    “嗯,去吧,多带条毯子,别着凉了。”

    塞亚斯敷衍的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知道了,便离开了温暖的帐篷。

    离开帐篷的一瞬间,清凉的夜风就吹了塞亚斯一身的鸡皮疙瘩。

    无光之夜,只有营地的篝火盆堆带来摇曳错乱的光与影,漆黑的天际隐隐约约有几粒微弱的亮点,但那肯定不是星星。

    把挡风帘理好,塞亚斯觉得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西海的夜冻不死人,但是吹上一整夜的风第二天肯定腰酸背痛骨头发涩,所以出去当班的守夜人,家谱们并不计较十几二十个人挤一个帐篷有没有脚臭这种问题,至少暖和不是。

    塞亚斯在木栅栏内侧转了一圈,忍不住叹气。

    可以,这很城邦,一班四个守夜人,三个在打盹,一个在用火盆烤啥东西吃。

    在营地栅栏外的西北角,堆放木材的地方,有个瞭望哨塔,菲欧娜就在那里。

    塞亚斯之前问过徳酷,为什么要把瞭望哨设置在营地外面。

    “营地里篝火那么亮,瞎子都看见了,不把瞭望哨设置在外面你想看见啥东西?”

    “遇到危险怎么办?”

    塞亚斯继续追问。

    “啊?”

    徳酷不明白什么意思。

    “万一敌人去摸哨呢,那不是不仅起不到预警的作用,反而白白送人头。”

    “所以才需要我们去呀,你指望那些偷奸耍滑的家伙不成。”

    可以,这很城邦,徳酷的言论说服了塞亚斯。

    虽然菲欧娜很努力的想要在义务上与徳酷以及塞亚斯平等,但是很可惜,她依然属于徳酷嘴里偷奸耍滑的家伙。

    在乌托邦,阶级差异真实且好不做作的存在于人际交往当中。

    菲欧娜自己也明白这一点。

    所以塞亚斯很好奇,她究竟有没有好好守夜。

    没有理会做自己做烧烤的家伙,塞亚斯踹精神一个靠在栅栏打瞌睡无限点头还装作尽忠职守的家伙,命令他给自己找了根火把。

    然后,塞亚斯独自一人离开了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