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天阴眼 > 第六十五章:反水
    一阵剧烈的疼痛产生,秦盼感觉右眼(阴眼)被一针穿透般,疼的他在地上翻滚。
    好在以前有过这般经历,才不至于疼晕厥过去,不过这种感觉是真的痛苦,让秦盼有股自我了结的冲动。
    幸亏周树跟李璟俩人死命阻拦,若是此时周围没人,秦盼真就磕地而死了。
    因为他不断用额头撞地,要知道,这可不是农村的泥地,咱这可是纯瓷砖的。
    好在周树打电话叫了几个保安过来,不然凭他们两个的力气根本没法阻止秦盼。
    “看着不壮,这么大力气。”
    几个保安轮流阻止秦盼,里面最卖力的就是保安队长,毕竟秦盼还算他的贵人,如果不是秦盼求情,他早就已经失业了。
    现在自己的贵人这般模样,他心里很不得劲(难受),在听旁人在嚼贵人的耳根子,上去就是一个巴掌。
    “别TM废话,赶紧按住咯。”
    一行人,包过周树和李璟,都累的满身大汗。
    漫长的二十分钟,为什么用漫长来形容呢,因为不管是对秦盼还是周树一行人,都是一份折磨。
    秦盼是痛苦,周树是为了防止秦盼痛苦的自S,再看现场的一个个,累的都虚脱了。
    秦盼要是在不恢复正常,他们怕是也扛不了几分钟咯。
    “都不错,下个月给你们发奖金,下去吧。”
    “谢谢老板!”
    众人在保安队长的带领下,高高兴兴的出了办公室,虽然他们很累,但老板说有奖金发时,疲惫感瞬间消失。
    可能这就是一个打工仔的满足吧,是现实,是生活,有些人会为了几十块钱去卖命,有些人会为一顿饭给人下跪。
    对比那些人,他们已经幸福太多了,高兴是一天,苦恼也是一天,人的一生真的不长,不要以为自己就是最惨的那个,只是你没见过别人惨的时刻而已。
    一人给了一包ZH,把他们打发出去,周树把门关上,走到沙发旁,坐下,打开茶具,洗茶杯,过茶叶一气呵成。
    “小盼,你还好吧,刚才可把我们给吓坏了。”
    疼痛感消失后,秦盼坐在沙发上缓神,前面周树他们在忙活给保安发奖励,这会见周树询问。
    秦盼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妥,要不是刚才实实在在发生过,他都怀疑是自己做的梦。
    而周树跟李璟见秦盼在那,既能蹦又能跳的,俩人揉搓了两下眼睛,那刚才是闹鬼嘛?
    跟周树俩人告离,秦盼离开了旺农大酒店,本来是想把周树跟李璟也转移到大殿里面去,可转念一想也没必要。
    第一他们是大老板,有公司要运营,第二,胤是通过他们来向自己传递信息的,自然是不会动他们,这点从李氏母女就能看出来了。
    胤连安排女人这种败人品的行为都做了,也没去不动周树跟李璟。
    秦盼也怀疑过周树俩人有问题,奈何并没有证据来证明这点,而且万事不能乱下定论不是,一切就等今晚跟胤的会面吧。
    至于秦盼为什么会感到疼痛呢,说实话,他自己也不知道,但是有一点他能确定。
    那就是,自己看到纸条的一瞬间,心里的愤怒跟杀心,一次一次的用朋友兄弟来威胁他,那就该死。
    在杀心起的一瞬间,疼痛感也随之而来,然后,就是秦盼倒地翻滚那一幕。
    为什么会这样,秦盼不知道,他只知道,只要把杀心抹去疼痛感就会消失。
    没有用飞行术,也没有打车,就这样魂不守舍的漫步在大街上,看起来十分憔悴,像个十几天没睡觉的人一样。
    “哎,你这人怎么回事,撞了人也不道歉……”
    “算了算了,一看就是个神经病,你看他脸憔悴的……”
    任凭对方怎么议论和嘲讽,秦盼都仿佛没有听到,继续朝前方走去。
    脑海里时不时还是会冒出钟慧的身影,和红衣厉鬼那句,外人不易掺和。
    “你们要干什么……啊!”
    走到一个巷口,秦盼也不知道怎么会走到这里,反正就是听到一女子的求救声。
    呵呵!这算什么,英雄救美还是拍电影,法治社会还有人搞事情?
    秦盼才不信呢,抬脚继续走。
    “小子,滚一边去,没看到这里在干正事嘛?”
    “救命…哎呀。”
    “闭嘴,喊什么喊,你以为这个瘦不拉几的能救的了你?”
    女子刚喊出两个字就被大汉给赏了一个耳光,不过他口中的瘦不拉几是……
    秦盼大致能猜到再说他,不过他不想管这些,一个女人要是老实本分怎么会招惹到这种人,能招惹这种人的女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货。
    “我说你能不能走快一点,干!”
    大汉见秦盼慢吞吞的在哪走,气就不打一处来,而刚才自己嘲讽他也没还口,一看就是个怂包,自然是没在客气的,上来就是一脚。
    踹的秦盼摔地上滑出去一两米。
    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继续朝前面走。
    “哈哈哈,怂包!来吧,我们继续。”
    “不要,不要,救命啊!”
    大汉见秦盼被他踹了一脚,还是一言不发的往前走,心里认准了他就是个怂包,自然没在把他放在眼里,转身继续自己‘正事’去了。
    “你……哎呀。”
    嘴还没碰到女子,大汉感觉自己被提了起来,虽然他长得彪悍,可身高却比秦盼矮许多。
    秦盼一个大耳刮子甩在大汉脸上,大汉就像个小鸡仔,被秦盼提着就给丢了出去。
    “你,你给我等着!”
    大汉连忙爬起来,一边咒骂一边朝外边跑,不知道是去叫人还是逃跑。
    不管他去干什么,反正秦盼也打算去追他,也许有人会问,不是说不管的嘛,怎么又回来了呢
    其实,秦盼开始确实没打算管,不过听女子的声音越听越耳熟,就看了一眼。
    刘洁!怎么会是她,其他人秦盼可以不管,刘洁好歹跟他朋友一场,而且自己当时为了救王易,还当众开了人家的玩笑。
    现在总不能视而不见,让刘洁被那个混蛋给糟蹋了吧,虽然秦盼对她没感觉,不过男人嘛, 对每种不同的女孩都保有欣赏性。
    王妍属于萝莉型,钟慧属于御姐型,刘洁就属于邻家小妹妹型,让人有种保护欲。
    “好啦,已经没事了。”
    刘洁依偎在秦盼怀里抽搐,那楚楚可怜模样,让秦盼那颗‘脆弱’的心脏一阵不安。
    “他是谁啊,为什么找你?”
    “……”
    刘洁低喃抽泣,只是一味的摇头,没有开口。
    既然她不想说,咱也就没必要多问,归根结底这是她自己的事,救得了一次,谁能保证救得了第二次。
    也有想过是流氓骚扰,不过能在光天化日下把一女子带到这种地方,除了被BJ,就是她自愿的。
    可是刘洁看上起也不像那种女生啊,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他们俩认识,而且她是自愿过来的。
    那为什么又要求救呢,属实让秦盼费劲,摇晃脑袋,让这些乱七八糟的疑问不要存在自己脑海里。
    把刘洁送回宿舍,交代王妍看好她,这段时间都不要让她独自离开,不管刘洁有什么难处,作为宿舍王妍她们都有义务帮刘洁度过这个坎。
    “哥哥,你怎么了,看上去十分脆弱?”
    “哦,我没事,昨晚没睡好。”
    “对了,你见到我表哥了嘛,早上打电话给他没人接。”
    秦盼正准备离开,王妍一问题抛出来,秦盼身体一颤,安慰自己要冷静,既然王妍不知道,就让她继续不知道好了。
    “没,没事,我们早上还一起去吃的早餐呢,可能是玩游戏上瘾了吧。”
    王妍也知道自己这个表哥,什么都好,就是这个游戏瘾有点大,而且还不是一点点大,有时间就玩游戏的那种。
    “好吧,那你让他给我回电话哦。”
    “放心吧。”
    忽悠过王妍,秦盼灰溜溜的跑回了宿舍,看着宿舍的一切,想着他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毕业要分开了呢,明明还有一年,怎么宿舍就这么空荡荡呢,王易…哎,刘智铭张赟不知去向。
    他们这个宿舍现在就好比一个茶几,充满了悲剧。
    呵呵!若不是自己开启这莫名其妙的阴眼,P事也不会这么多吧。
    不过这些又是他能决定的嘛,不开这个阴眼他真的就能平凡过一生嘛。
    谁知道呢,至少秦老第一个不会答应。
    晚上,秦盼如约而至,在天台上吹了半小时风,王易被一黑衣人绑着出现在秦盼面前。
    “哈哈,秦盼?你说这回我们玩点什么好呢?”
    “你说吧!”
    秦盼也不跟他墨迹,人已经来了,接下来怎么玩还不是你说了算,还来问自己,有意思嘛。
    “爽快,把你的右眼挖出来,我就放了他。”
    胤一手鹰爪直接锁在王易的喉咙,“不然,他就死!”
    “哦,是吗?”
    秦盼摸了摸自己的右眼,满脸邪魅的看着胤。
    这眼神,把胤和王易都震惊了,胤,咱俩到底谁是坏人啊,您这眼神,怕是比我专业一点吧。
    王易,…………
    “少废话,要么挖眼,要么他死。”
    胤被秦盼的逼近,吓的后退了好几步,连忙大声呵斥,不过他那沧桑沙哑的声音,吼不吼都差不多,反正也大不到哪去。
    “呵呵,是吗,那你杀死他吧。”
    “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