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主宰三界 > 第两千八百四十章 仇恨
 “所以,她跟你提的条件跟太古魔地有关?”

道主心事重重的揣测道。

“没错,她知道我让太古之地的人进入云之界,她担心三界平衡打乱,所以让我不要让太古之地的人前来。”

赵辰如实相告。

“?你答应了?”

道主也知道赵辰是准备让太古之地的人前来,只是如今突然多出个太古魔地,为了稳定三界平衡,他当然是希望赵辰答应洛溪的条件。

道主心系天下,不希望看到云之界沦为战场。

如今还只是一部分天魔族就弄得他们小心翼翼,若是太古魔地大开,后果将不堪设想。

“我答应了她的条件,但是到时候依然有人前来。”

赵辰轻声道。

赵辰的话语让道主有些懵神,疑惑的问道:“此话怎讲?”

“放心,那人的出现并不会打乱三界的平衡,不然她也不会让我这么容易将人带走。”

赵辰胸有成竹的说道。

“来自太古之地又不会打破三界平衡,难不成那人原本也是云之界人士?”

道主沉默良久,想来想去只想到了这一种可能性。

“道主睿智。”

“这么说来除了你之外还是有人能够出入太古之地?

是摆渡人么?”

道主双眼绽放一抹精芒,神采奕奕的说道。

“以前是,但现在不是了。”

云景秀在太古黄泉遇到他的时候便已经不是摆渡人。

“可是……据我所知,一日摆渡人,终身摆渡人,为何能退?”

道主又陷入了疑惑之中。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赵辰只是淡然说了一句。

虽说道主之前的行为让他有些不满,但他知道道主也是为了人族,该告诉他的事情还是会告诉他。

“摆渡人都将出世,或许……乱世真的要来了。”

道主觉得这事儿背后肯定有摆渡人的身影,不然哪里会让那人来到云之界。

两人就在交谈之间回到了御神宗,只是当叶轩他们看着赵辰怀中之人的时候纷纷大吃一惊,神色无比错愕。

“这……这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将洛溪带回来了?”

“师尊,为何将她带回来?”

“洛溪……竟然陷入了昏迷之中。”

叶轩一行人纷纷神色复杂的看着赵辰怀中的渃水,而且均是将她当成了洛溪。

唯独只有小十知道这是渃水,神情兴奋得冲了上去,道:“小气鬼可以啊,居然将渃水带回来了。”

从渃水出现的时候小十便认出了他,毕竟她身上的气味可没有变。

“什么?

这不是洛溪?

这是渃水?”

所有人都蒙了,他们之前也听说过渃水的存在,也知道两人极其相似,但是真正见到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

这世上怎会有如此相像之人?

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太像了,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叶轩忍不住感叹道。

“赵辰,她和洛溪之间定然有某种联系,不然为何会如此相像?”

叶轩的意思是让赵辰小心点,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

他也不希望赵辰在同一个人身上栽两次。

“放心,我心中自然有数。”

赵辰缓缓道。

叶轩心中虽说有万般担忧,但赵辰都已经将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他也只能作罢。

至于赵辰的几位徒弟都是满脸好奇的看着渃水,虽然渃水跟洛溪长得一模一样,甚至可以说以假乱真,但他们知道两人之间有着本质的差别。

而且他们也相信赵辰的眼光,所以也就没有多说。

“我先送渃水回去休息。”

赵辰没有过多停留,直接带着渃水回到了他的山峰,此刻的渃水需要休息,他不希望有人来打扰。

叶轩等人看着赵辰离去的背影,神色不一。

“道主,此番你们去月神殿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为何突然将渃水带回来了?”

叶轩心中满是好奇,而赵辰已经离去,显然只能询问道主。

“他倒是挺顺利,回月神殿就感觉回家了一样,倒是贫道可就尴尬了,两人一见面就完全无视了贫道,你们说过分不过分?

气人比气人?”

道主愤然道。

“嗯?

他们两人见面了?”

叶轩和逍遥等人纷纷大惊,虽然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但还是吃了一惊。

这时候赵辰和洛溪见面显然不是什么好时机,几人脸上都充斥着一抹担忧之色。

“何止是见面了,还聊了很多。”

“可曾交手?”

叶轩又问道。

道主摇了摇头,虽然他有一段时间是站在女帝宫外等候,但里面并未传来打斗的动静,“并未,女帝似乎并不想动手。”

“哼,她不想动手想必是有什么不得已的原因吧?

当初他对赵辰和我们的所作所为我可都还历历在目。”

说起这个,叶轩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一抹怨恨之色。

当初洛溪可是要将赵辰这一脉彻底清楚,一点都不念旧情,可谓是歹毒至极。

逍遥几人的神色也是无比冰寒,显然对洛溪是厌恶到极致,在他们心中,那位高高在上的女帝不光暗算了他们师尊,还彻底毁了他们平静的生活。

道主深深的看了一眼几人,并未多言,只是摇了摇头。

其实,在女帝宫的时候他从洛溪眼中看出了很多东西,只是无法说出来罢了。

“她有没有跟天魔族勾结?”

叶轩一度认为洛溪跟天魔族有勾结,不然她不可能会有今日的成就。

“并没有,她对待天魔族的态度很坚决。”

道主摇了摇头。

“哼,很好,那便等解决完天魔族之后再找她算账,血债终究是要血偿!”

叶轩神色冰寒的说道。

“仇恨,什么时候是个头?”

道主悠悠的丢下一句话,便身形一闪,再次来到了两界通道旁端坐,宛如入定了一般。

“仇恨?

人死了便没了。”

叶轩给出了他的回答,在他心中洛溪只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小人罢了。

“我有点担心赵辰的情况,你们要不要跟我一块儿去找他?”

叶轩又看了看赵辰所在的山峰,此番赵辰与洛溪见面,心中应该有些不好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