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小进士 > 第一百二十章 审汉奸
    许显存收回圣旨,问道:“今天你又去了天津卫,可有什么收获?”

    袁方当然知道许显存所问何事,他把去天津卫的刘侨故意透露给魏忠贤,就是为了阻止许显存继续就小船失踪之事追查下去,但是袁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刘侨是背着魏忠贤去的天津卫,加上之前刘侨已经违抗过魏忠贤的命令,魏忠贤接下来会怎样整刘侨,袁方不知道,但是袁方知道,许显存再想继续追查小船失踪的事情就难上加难了。

    “回许大人,属下奉了魏公公之令去抓拿陈天爵,收获非常之大,已将其本人及一家五十余口统统抓了回来。”袁方一边回答许显存一边观察他的神色。

    许显存眉宇间略过了一丝忧虑,然后无奈地笑道:“好,很好!陈天爵的事情本督已经知道了。”

    袁方问:“徐大人,这次叫我过来是不是要我一起审陈天爵的?”

    许显存神情不在状态,道:“哦,是,对对对!陈天爵是你抓回来的嘛,应该让你参与审讯。”

    许显存虽然还在为他失去的五袋珠宝犯愁,但是一提起审讯犯人,他立即就来了精神。

    袁方跟着许显存进北镇抚司的诏狱,通过里三层外三层的门卫,直接来到了牢房提人。

    牢房长长的走廊阴森黑暗,两边的号房里面关押了不少的犯人,他们见到有官员来了,一个个都在叫屈喊冤,许显存似乎是听贯了这样的声音,对这些喊声无动于衷,冷漠地来到关押陈天爵的号房前。

    陈天爵是单独关在这里的,他的家人被关在了另一处。许显存让牢头把号门打开,陈天爵一开始还挺横的,他不认识许显存,所以端着架子对许显存道:

    “你们有什么权利把我关进来,我要申诉,我要申诉!”

    许显存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拿了一根棍子在手上,只见他一棍就向陈天爵身上抽去,陈天爵突然地挨了一棍,顿时就老实起来。

    许显存问:“你就这样跟本督说话的吗?”

    陈天爵恐慌道:“你、你是许大人?”

    许显存没有回答他,而是对牢头道:“把他带去审讯室。”

    审讯室就在走廊的尽头,许显存和袁方先一步来到这里,两个彪形大汉随后才把陈天爵押了过来。

    这里并没有犯人坐的地方,陈天爵被直接推上了刑架,两个彪形大汉将他绑在了刑架上面,一个肥头大耳的黑胖子正拿着皮鞭等候许显存的命令。

    陈天爵一定是听说过北镇抚司诏狱的酷刑,被绑在刑架上的他,还没有开始用刑就已经尿裤子了。

    许显存装作没看见,他下令道:“先给老子抽二十鞭子!”

    黑胖子举起了皮鞭狠狠地抽了下去……

    陈天爵一边挣扎一边喊:“别打了,别打了,我全招了。”

    黑胖子没有得到许显存的命令,他是不会停止鞭打陈天爵的。

    黑胖子打了有十鞭左右,许显存才喊停手。

    袁方没想到这货这么快就认熊了,他走到陈天爵的面前道:“你早说了不就不用来这里蹲大牢了嘛!”

    许显存道:“快说吧,你是怎么跟鞑子勾搭上的?”

    陈天爵一五一十地把他是如何投靠了鞑子,又是如何给鞑子送情报,如何收了鞑子的钱,全都向许显存和袁方和盘托出。

    袁方听陈天爵说得有条有理,不像是屈打成招的胡编乱造,眼前这个人的确是个汉奸无疑。

    陈天爵交代完毕,许显存让他签字画押,然后送回号房等候发落。

    袁方办了一件有大好事心情十分舒畅,他完成了审讯任务就回了自己的千户所。

    一到千户所便把杨寰叫了过来。

    “杨寰,你马上准备一下,我们去一趟肃宁。”

    杨寰问:“袁公子,去肃宁作甚?”

    袁方道:“肃宁有一个叫做章士魁的,坐争煤窑,无法无天,魏公公让我们去管一管这件事。”

    杨寰得令便去准备了。

    此时汪乔年也来到了袁方的千户所,袁方告诉汪乔年,陈天爵已经招认了,他的确是个汉奸,他自己也签字画押了。

    袁方问汪乔年:“岁星兄,陈天爵的案子有眉目了,下一步你打算如何?”

    “我可以回去交差了。”汪乔年站起身来,然后又问,“你呢?下一步有何打算?”

    袁方道:“我还有一个案子,要去一趟肃宁。”

    汪乔年问:“这次需不需要我陪你一起去?”

    “多谢年兄,这次只是个别地痞在当地违规闹事,我去收拾他一顿就回来,所以不用劳烦年兄了。”袁方也跟着站起身来答道。

    袁方这次去肃宁只是去教训一下章士魁,并没有打算抓人,所以也无需驾贴,也就不用刑部的批文。

    杨寰正在院子里等候袁方的命令,袁方把郝摇旗也带上了。

    从京城去肃宁有五百多里地,就算是骑马一天是绝对到不了的,路上必须要在驿站休息,所以袁方把堪合准备好。

    三个人不需要怎么准备,骑上快马就出发。他们出城的时候是下午的未时,这个时候出城的人不多,城门官也许是太清闲,竟然把他们三个拦住了。

    “这个时候因何事出门呀?”城门官问。

    杨寰眼睛一瞪,骂道:“瞎了你的狗眼,锦衣卫办案你也敢管!?”

    城门官见袁方人少,也横起来:“你他娘的才瞎了狗眼!你们这是锦衣卫的打扮吗?来人呀!把他们抓起来盘问盘问,是不是想冒充锦衣卫来躲避我们的检查?”

    “何事这么闹腾?”南五城兵马司指挥使胡大明从值房里面走了出来,他看到袁方连忙拱手,“原来是袁公子呀!”

    袁方回礼道:“胡指挥使,你的人不让我出城,你看怎么办?”

    城门官听到二人的对话哪里还敢作威,马上放下了身段,求饶道:“误会!误会!小的有眼无珠,还请袁公子不要和小的一般见识。”

    胡大明凶巴巴地走到城门官面前,给了他一记耳光:“你小子好大的胆子,这一巴掌是让你长记性的,我们张公子的大哥你也敢阻拦,不是看在你是新调过来的,老子就不是给你一巴掌了!”

    城门官点头道:“打得好,打得好,小的下回一定记住。”

    袁方假意劝解:“这位兄弟也是职责所在,不能完全怪他。”

    胡大明瞪了城门官一眼:“还不快谢谢袁公子!”

    城门官向袁方行礼道:“多谢袁公子的宽宏大量!”

    胡大明道:“袁公子,在下送您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