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庶女撩夫日常 > 第685章:感情牌的厉害
叔父记得这人,在朔城,就是他把药琅带跑的!
否则在朔城的时候,他就把药琅带回家去了!
哪用得着追来侯府?!
阿羡没说话,便是默认了又如何?
只要药琅开口,别说朔城了,就是皇宫,他也能带跑药琅。
听闻叔父指责阿羡,裴卿卿嘴角一抽,瞧着阿羡像是得罪过这叔父啊?
“叔父,不如我们各退一步,你随药琅一同在侯府住上些时日如何?”裴卿卿适时地开口缓解道。
这么僵持着也不是办法啊。
总不能真靠武力解决吧!
裴卿卿心想,若是这叔父不放心药琅留在侯府,索性不如就跟药琅一起留下来,在侯府住上些时日,只要瞧见药琅在侯府过的自在舒心,想必也就不会说什么了吧?
可叔父压根儿就没想让药琅留在侯府!
“不必了!侯府地位尊崇,老夫可住不起!”叔父冷言冷语的给拒绝了裴卿卿的提议。
如果说裴卿卿听不出叔父话中的讥讽之意,那她就是傻子。
裴卿卿像是后知后觉的想到,最初她和白子墨,是为的什么而去的药王山庄,接近药琅。
麒麟血。
叔父不是不愿意药琅留在侯府,而是因为她们拿了药琅的麒麟血,所以才仇视她们。
裴卿卿真想拍自己一脑门儿。
裴卿卿啊,你怎么反应这么迟钝。
这叔父计较的,不是药琅留与否,而是因为麒麟血啊。
但是,麒麟血的事,她无可辩解。
当初的确是她取了药琅的心头血。
“你们侯府不要欺人太甚了!我们药王山庄也不是什么软柿子!”叔父怒喝一声,主要是因为阿羡还在拿剑指着他!
眼看着就要吵起来的架势,药琅扯了一下叔父的胳膊,“叔父,我还不能走!请叔父不要为难我了……”
他也不想看到叔父和裴卿卿她们吵起来。
甚至药琅在想,若实在劝不动叔父,他便随叔父回去罢了。
“阿琅,哪里是叔父为难你,分明是你与叔父为难!”叔父像是真的生气了,训斥药琅的语调也重了几分,“阿琅,难道在你心里,侯府比药王山庄,比你爹还要重要吗?”
说到最后,叔父语气中多了几分失望。
对药琅的失望。
“我……”这话,让药琅怎么接?
没法接。
这就是感情牌的厉害。
亲情的约束。
药琅说不出话来。
垂眸间,药琅眼睛里闪过一丝挣扎。
气氛,似乎一瞬间沉寂了下来。
片刻后,等药琅重新抬眸,只开口道,“叔父,我随你回去。”
亲情的束缚,他挣脱不掉。
听闻药琅的回答,在场的几人神色各异。
裴卿卿闪了闪目光,嘴皮子蠕动了一下,但到底还是什么也没说。
凭心而论,药琅回家,也没什么不好的。
虽然挺舍不得药娃娃的。
“好,这才是叔父从小疼到大的阿琅!”叔父顿时喜笑开颜。
拉着药琅就要走。
阿羡淡漠的眸子里,掠过一丝叫做黯然的东西。
药琅从他身边走过,他竟说不出一句话来。
像是有什么东西卡在了喉头一样。
就这样看着药琅走过,而无动于衷。
当白子墨出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场景。
他的小女人,失落的趴在椅子上,无精打采的。
阿羡也是满脸失落,神情黯然的杵着不动。
“药琅走了?”白子墨一看,就看出是药琅被人带走了。
所以他女人和阿羡才会这般失落。
“走了……”裴卿卿嘟着嘴,唉声叹气的,她是真舍不得药娃娃啊。
以后想见药琅,怕是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
“夫人若实在是舍不得,本候派人去把他抓回来?”白子墨大手一捞,裴卿卿便坐到他腿上去了。
抓?
裴卿卿撇撇嘴,“还是算了吧,其实药琅回家去看看,也没什么不好的,是我们自私了,想将他留在身边。”
凭心而论,其实是她们自私,想将药琅留在侯府。
可是药王山庄里,也都是药琅的家人。
药琅回去看看家人,也没什么不好的。
裴卿卿坐在男人腿上叹气,余光瞟见阿羡离去的背影。
只是那背影,带着一股浓浓的失落感。
“夫君,你有没有觉得,其实最舍不得药琅的,是阿羡……”裴卿卿眼神示意,瞥了两眼阿羡离去的背影。
“夫人关心的人是越来越多了。”男人语气幽幽,听的裴卿卿白了他一眼。
阿羡是自己人,就跟家人一样,她关心一下怎么了?
这男人,瞧他那个小气劲儿。
“对了!你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我还要去找灵月!”裴卿卿说话间,蹭的一下就从男人腿上跳了下来,“侯爷,你有事就先忙,没事就回房等我。”
话还没说完,人就跑了。
“……”白子墨表情是这样的。
眸子里却是带着宠溺的笑意。
裴卿卿一路往灵月的屋子去。
回来的时候就想说,要跟灵月说说她与竹颜的关系。
被药王山庄的人一搅和,差点忘了这茬。
“灵月……”裴卿卿刚到门外,灵月似乎听见了动静儿,恰好过来给她开门。
“夫人……你怎么来了?”看灵月的眼神,似乎有些闪烁。
裴卿卿一眼,就瞧出了不对劲,“怎的了?你这儿有别人?”
“我……”
“卿卿与我果然是心有灵犀呀。”就在灵月刚想开口的时候,屋子里传出一道熟悉的笑声。
然后裴卿卿就看见里面冒出来一个人影,优哉游哉的往门框上一靠,“卿卿,许久不见,你可想我了?”
“……”裴卿卿嘴角一抽。
给了竹颜一个白眼。
我想你个头。
对于竹颜的出现,裴卿卿一点都不意外。
灵月被挟持的事,竹颜肯定是知道的,所以竹颜跑来看看灵月有事无事,也在情理之中。
“竹颜,你来我侯府,犹如入无人之境啊,看来我侯府的守卫,没一个能拦住竹颜公子的。”裴卿卿轻飘飘的随口道,说着就进门去了。
竹颜来了也好,那就当面把话说清楚了。
“卿卿这么说,是想让他们拦我呢?还是不想让他们拦我呢?”竹颜好看的眉头一挑,然后跟在裴卿卿身后,回了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