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与大佬闪婚以后 > 第108章 以后,还是会护着她


    房门掩上的那刻,梁西还站在墙旁。

    就在刚才,她希望发生点什么,又怕真发生点什么,在冷气的吹拂下,身体有了些应激的僵硬。

    梁西的手里,还兜着解落的背心。

    那句‘别着凉’,彰示了她的意图落空。

    从玄关的衣柜里取下一件浴袍,拿过房卡的同时,也拉开了房门。

    顾怀琛尚未走远。

    梁西一出来就看见他。

    邮轮的过道,不如酒店那般宽敞。

    也衬得顾怀琛身形愈发高大。

    松开门把手的那瞬,梁西就追了上去。

    顾怀琛从烟盒里抖出一支,夹与食指与中指间,正打算去外面甲板,一股冲劲袭来,下一秒,他被人自后面抱住。

    夹烟的右手,下意识覆上皮带处那双小手。

    因为知道是谁,也就不急着去甩开。

    梁西幽幽的声音传来:“您就是哄我的,说喜欢我的是您,我给您看了,也没见您有什么反应。”

    顾怀琛转过身,立即被重新抱住。

    甚至,比刚才抱得更紧。

    梁西脸靠着男人肩头的衬衫,也能感受到顾怀琛说话的时候,胸腔发出的轻微震动:“我该有什么反应?”

    有些话,是不能讲的。

    不管顾怀琛身体到底是不是有毛病,梁西都没提生理问题:“看完就走,哪有这样的喜欢?”

    顾怀琛的大手,隔了浴袍,覆上她肩胛骨。

    “不走,我怕自己忍不住。”

    感叹的一句答复。

    梁西揪紧手里的衬衫。

    昨晚上,顾怀琛说怕自己后悔。

    现在他又说怕自己忍不住。

    ——忍不住,想把她这个人绑在身边。

    多感人至深的情话。

    用意,却是再次把她推开去。

    眼看自己又要‘心软’,梁西收紧了手臂,一鼓作气,搂着顾怀琛把人压在过道壁上,一边低声道:“从一开始就是我心甘情愿的,您为我做了那么多,想索取点什么,也是理所应当的。”

    顾怀琛不会没听出来——

    这个小丫头,是在逼他。

    “那晚您说我不是真的喜欢您,这些日子,我有认真想过,您对我而言,终归是不一样的。”

    梁西稍作停顿,继续道:“从您开车来接我的那刻起,我就不会再把您当成一个长辈,喜欢我,是您自己承认的,敷衍我也好,糊弄我也罢,有些话说出来,不可能再收回去,您比我年长,阅历比我丰富,其实您比谁都清楚,你让我跟三少在一起,不过是拿这种美好的假象,来换您自己的心安。”

    顾怀琛单手揽着她的削肩:“知道我比你年长不少,更该明白,大人看事情想问题,总比你们来得透彻。”

    “有时候,大人想的,不一定就是对的。”

    “不管对错,终究是为你好。”

    梁西正欲反驳,却被顾怀琛截断:“你跟泽析的事,既然我从开始插手了,往后也不会坐视不理。”

    言外之意,还是会护着她。

    得到想要的结果,梁西没生出一丝喜悦。

    就像为求证点什么,她仰起头。

    然而,还未贴到实处,便被对方避开。

    梁西忍不住问:“您真喜欢我么?”

    顾怀琛替她拨开拢进浴袍领口的长发,骨节分明的大手,映着女孩莹白的耳廓:“要是不喜欢你,也不会管那么多闲事。”

    这是把她说的话还了回来。

    梁西没搭腔,只是攀着男人的肩膀,再次贴上去。

    原以为,这次依然会被拒绝。

    顾怀琛抚上她后颈,避开她亲近的同时,嘴角却贴上她发间,一个类似安抚的举动,也让梁西瞬间消停下来。

    耳廓边,响起的,是男人的许诺:“该顾着你的,以后也会顾着,只要你不再自己瞎折腾。”

    梁西没辩驳。

    “我说的,记住了么?”

    “嗯。”

    顾怀琛叫她自己重复一遍。

    梁西只好道:“以后您还顾着我,只要我不瞎折腾。”

    话落,顾怀琛拉开她:“现在,回房间去。”

    “……”

    梁西光脚踩着地毯,一步一回头,每次回眸,顾怀琛都还在原地,身材伟岸挺拔,垂下的右手夹着烟,那双深邃的眼,正看着她离开,壁灯光线,笼在他周身,渐渐地,也模糊了男人脸上神情。

    然而这次,梁西没再折回去。

    她乖乖地回到房间里。

    反手关上房门,望着角柜上的空水杯。

    当她看到顾怀琛目送自己,在梁关海去世后,时隔这么多年,再次体会到被珍视的感觉。

    走到舷窗前的沙发椅旁。

    沙发椅周遭,还有烟草味残留。

    梁西在椅子旁蹲下来。

    矮几上,烟灰缸里。

    只有一截被掐灭星火的烟头

    过滤嘴处,暗色的湿润。

    梁西拿起烟头,拇指轻抚过滤嘴位置,按着打火机,把烟头重新点燃,然后,两指夹着烟,含进嘴里。

    除了浓烈的烟味,并未尝到其它。

    凌泽析打来电话的时候,梁西已在邮轮甲板上,裹着毛毯,任由夜间的海风吹乱长发。

    一道讥笑,从梁西身后传来。

    扭头,看到的,是那位孟家小姐。

    梁西不想与她再起冲突,对方却拦她:“你看上谁不好,偏偏看上凌泽析这种不靠谱的,也幸好是顾董赢了,要不然,你这会儿,恐怕在陪姓黎的。”

    梁西看对方的额头:“洗掉了?”

    “……”想到那个‘王’字,孟苒涨红脸,见梁西要走,又道:“你要不是凌泽析的对象,刚才在赌桌上,顾董也不会管你,更别说一掷千金。”

    梁西驻足,重新看向她:“你跟我说这些,又在强调什么?”

    “你知道一船的人,现在都讲什么?”

    不等梁西问,孟苒就往下说:“他们在背地里说,你跟顾董不清不楚,明着是侄媳妇,实际是他情人。”

    话音刚落,凌泽析出现在甲板上:“姓孟的,说什么屁话!我叔刚才就下邮轮,临时改行程去纽约,你少在这里编排造谣!”

    孟苒忍不住争辩:“这话是长丰的洪总和科能的杨总在包间讲的,刚才黎董也在,他说顾董这个表叔,在你女朋友这儿,怎么个当法,还不知道呢。”

    ------题外话------

    顾先生有自己的心机,先让西姐与同龄人谈恋爱,如果在同龄人那里受挫,往后就不会再因为同龄男生去骑墙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