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重生寒门医女 > 第七章 下马威


    云小夫人在听到裴明海去了青竹苑的时候,就知道要遭,几乎是发疯一般把桌子上的茶盏果盘都摔得稀巴烂,这才喘着粗气怒道:“天杀的,他们都该死!我一定会让他们不得好死的!我要把他们千刀万剐,现在就去下毒……”

    吴妈妈在边上听到她不停的咒骂,心里也很感慨,这么些年养尊处优的日子,几乎是唯我独尊的日子,已经让云小夫人没了当初的小心谨慎,现在这样下去,她将会处处落在下风。

    而要是被青竹苑的人知道一点半点的秘密,她们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他们死不足惜,可是要是误了主子的大事,那就是死了都会被鞭尸。

    “够了!”吴妈妈浑身的气势一变,严厉的眼神盯着她,阴森森的开口:“现在抱怨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你现在能做的就是赶紧补救!要是误了主子的大事,那后果不是你我能担待的起的!”

    云小夫人被她这样一说,心里一颤,虽然很不忿她对自己的态度,可是更害怕她向罗亦景回话说自己没用……

    “是我气的失了分寸!”云小夫人又坐回圈椅上,闭着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又恢复成了温柔可人的模样:“你去取库房的对牌,还有五千两银票,和那几个人的卖身契给他们送过去,多说点好听的话!”

    “夫人说的是,想要他们的命很容易,你稳下来,务必不能在这时候出了岔子,要不然我们和二公子会死无葬身之地!”

    吴妈妈说完,猛地回头,看向外面,厉声道:“是谁在外面!”

    她们说话的时候,外面有大丫鬟守着,有人来就会提醒她们。

    可是今儿来的是裴俊,春兰她们要来回话的时候,就被他板着脸给阻止了,毕竟他今儿的心情很不好,沉下脸的样子看着很不好惹,因此丫鬟们也不敢违背他的意思。

    她们心里都明白,夫人最疼的就是二少爷了。

    裴俊在知道苏馨现在是自己的大嫂,心里就郁闷的想杀人,他来见娘,自然是为了让娘暗地里为难苏馨,绝不能让他们好过。

    等他来到门口,大门紧闭,里面人说的话,他也不是听的很清楚,可是却听到吴妈妈厉声说“是谁在外面!”

    他没好气的踹门。

    ‘嘭’的一声,门却踹不开。

    气的他不顾形象的破口大骂:“狗奴才,谁让你对我娘大声说话的!”

    吴妈妈听到是他的声音,还有他说的话,倒是暗暗的松了口气,自己跪在一边,示意云小夫人去开门。

    云小夫人上前开门,就哄自己的儿子:“俊儿别生气,是娘让吴妈妈去办点事,吴妈妈先前也是怕被人听到,这才警惕了点……”

    裴俊进来后见吴妈妈低眉顺眼的跪在一边,又听了自家娘的话,还以为她们是在准备除去苏馨,倒也没有怀疑,自己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挥拳一敲茶几,怒气冲冲的道:“那女的在平安县离开了个医馆,先前看见我的时候,还百般讨好,没想到转身就攀上了裴昶!”

    在他对裴昶暗地里下手后,在背后,他就是直呼其名,没有喊过大哥。

    “她是大夫?”云小夫人的脸色一变,紧张的问:“她的医术怎么样?”

    裴俊黑着脸哼了哼;“听说还不错,不过谁知道是不是靠着几分姿色,被人吹捧出来的?”

    反正,打死他也不会承认,苏馨完全对他没意思,反倒是把苏馨说的看见男人就搭讪的那种女人。

    云小夫人也相信了,反正在她看来,裴昶自然是比不上自己儿子的,那就是苏馨攀不上自己的儿子,只好退而求其次的去攀上裴昶。

    在知道苏馨是这样的人后,云小夫人反倒是觉得自己不应把苏馨弄死,而是让她活着更有利,她就能给裴昶抹黑。

    她的心里就在琢磨,谁家的子弟风流多情,自己到时候……

    ……

    吴妈妈捧着个红木箱子来到青竹苑的时候,恰好在院子里遇见了要离开的裴明海,她就赶紧福身,很恭敬的道:“将军,大公子,夫人让老奴送来了那四个奴婢的卖身契,还有五千两银票是让大少奶奶留着布置青竹苑的,还有库房里的对牌,让大少奶奶亲自去挑喜欢的摆件。”

    “夫人原本是想布置的,可是又怕布置起来大少奶奶不喜欢,又是新媳妇脸皮薄,不好意思说,这才决定让大少奶奶亲自动手。”

    “再者,这也是让大少奶奶练练手,以后去外面做客也不会失了礼数!”

    裴明海听了,心里的疙瘩也没有了,点头道:“给你们,就收下吧!”

    苏馨自然是一点也不推辞,很爽快的就收下了,还很懂事的道:“辛苦吴妈妈大晚上的来这一趟了,今儿太晚,我就不去打搅婆婆安歇了,你回去替我谢谢婆婆,明儿我再去给婆婆道谢。”

    吴妈妈觉得这大少奶奶为人处事实在是滴水不漏,连声道不敢,这才告辞离开。

    裴明海自然也不多留,也起身离开了。

    苏馨就示意裴昶先回房歇着,自己让嫣然去把那四个丫鬟带到客厅里来,准备给她们个下马威,免得她们经常犯错。

    她又不是傻子,吴妈妈能这么凑巧的过来,这肯定不是因为吴妈妈和裴明海心意相通,也不是她有透视眼,顺风耳,而是自己的院子里有通风报信的耳目。

    秋月她们几个听到大少奶奶让她们过去,心里都是一颤,却又不敢不去。

    大厅里虽然是空荡荡的,可是却灯火通明,苏馨就端坐在椅子上喝茶。

    玲珑在边上开口:“都跪下,老实交代,先前是谁去通风报信的?”

    秋玉她们立刻跪在光可鉴人的青石板的地面上,却都是连声喊冤,谁也不愿意承认。

    玲珑就把她们的卖身契扔到她们的面前,美眸一瞪:“你们的主子已经换人了,再不老实交代,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秋玉她们还是不愿承认。

    就算是有卖身契又怎么样呢?她们又不敢打杀了自己,要不传出去就难听了。

    要是想打她们,夫人那边就会替她们做主,要是大少奶奶气的把她们都发卖了,那她们就更是求之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