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严先生是个钢铁直男 > 112: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上车后,张姐一边驱车一边询问阮宁实习的情况,她问什么阮宁就回答什么,说着说着,张姐第三次看后视镜后,说了一句:“夫人,后面那辆车似乎从你公司门口就一直跟着我们,您认识么?”

    阮宁闻声转头看去,透过车后窗,看见一辆红色的车子不远不近的跟着,俨然是闻清清的车子。

    阮宁拧紧眉头,难以掩饰眼底的厌恶反感,扭头对张姐说:“不用管她,直接回家。”

    “好的。”

    张姐驱车拐了个弯,往不远处的盛世颐园小区门口去。

    车子是张姐自己平时开的,似乎是严绝给她配的,今天刚登记入库,所以门口安保系统扫描了车牌后直接放行,而闻清清的车子却被拦住了。

    她被拦下后,心下急了,正好警报器响了,旁边的保安立刻上来询问:“这位小姐,请问你是这里的业主或是租户么?还是在这里面工作?”

    盛世颐园出名的不只是这里的房价和风格,还有安保设施,出入盘查得很严格,只要不是登记入库的车辆,都不能随意进出,人也是一样的,出入口设有打卡器和扫描器,不仅要使用门禁卡出入,还得通过人脸扫描或是指纹验证,每个入住或是在这里面工作的人都定期去物业管理那里登记自己的信息,除此之外的其他人,想要进出必须得问清楚,然后需要里面居住或是工作的人证明确认之后才能放行,虽然严格,可却有效的杜绝了一切安全隐患,这个小区建成这么多年,安全问题发生率为0。

    “都不是。”

    保安立刻追问:“那请问你是来访么?访问的是几号楼几号房的住户?麻烦这边登记一下……”

    闻清清僵滞一秒后,露出得体的微笑:“我是来拜访朋友的,不过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些急事,就不用麻烦了,改天再来。”

    说着,驱车就要往后,可后面已经排了两辆车要进入小区,退是退不出去了,闻清清有些难堪,还好保安有办法,打开了道闸杆,让她进去后,盯着她绕了个弯,从出口离开了。

    闻清清把车子驶离盛世颐园后,停靠在路边,姣好的面容顿时露出几分狰狞羞愤。

    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这么狼狈,竟然被一个低贱的保安当贼一样盯着,不仅进不去盛世颐园,还只能灰溜溜的走人,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阮宁!

    她不是家境不好出身贫寒么?这一年来怎么也看不出那是个有家世的,还跑去做家教,衣着打扮和用度看着也很寻常,怎么就是豪门千金了,不仅豪车接送,还住在盛世颐园?

    盛世颐园是盛世集团房地产公司开发的高端住宅区,房价贵得离谱,以至于连她家要买都得掂量,她父亲是个守财如命的人,更是不可能舍得用几千万甚至上亿的巨资来买一个房子,阮宁竟然会住在里面?!

    他也住在这里!

    她为了靠近那个人,考入了锦江大学珠宝学院,心心念念的想要得到张教授的青睐拜她为师,不仅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学习珠宝设计,还是为了更好的靠近他,可却一直不能如愿,原本听闻张教授是因为私人原因不打算再收徒了,她都死心了,想着只要努力,以后进入索娅珠宝,她就不愁没有机会,谁知道去年阮宁入学不过多久,就成了张教授的关门弟子,而且还是个没学过珠宝知识的空降兵,这也就算了,偏偏阮宁还长得漂亮,深受学校诸多男生的追求和喜爱,原以为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就算再怎么样,她也比不上自己,却怎么样没想到,她出身可能比自己好,现在,她被破格录用进索娅,进了A组,被艾琳亲自带着,才第一天,就和他一起吃了饭……

    虽然中午的那个传言他澄清了,可是,阮宁作为他的同门师妹,以后接触的机会还很多,难保不会哪一天流言成真,到时候,自己这么多年的暗恋和追逐,岂不是都成了笑话?

    不,绝对不可以!

    她看上的,只能是她的!

    至于阮宁……

    闻清清眉目阴冷了几分,一踩油门,驱车离开。

    车子进入小区后,在拐弯处,阮宁让张姐停了下来,摇下车窗,正好可以看清小区门口发生的事情。

    看着闻清清被拦下,被保安盘问,之后进退两难,又被保安像盯着贼一样放进来之后又从出口离开,狼狈又好笑。

    阮宁唇角微扯,眼底却一片冷意。

    张姐询问:“夫人,这个人是公司的新同事么?”

    阮宁唇角微扯:“和我同期的大三实习生,一朵白莲。”

    她挺讨厌闻清清的,在人前总是装出一副温柔善良的模样,可心机特别深,她们班甚至于珠宝学院设计专业的女生讨厌她,闻清清也是有功劳的,就说上次,她被张教授安排实习的事情,原本只是秘密,学院里的女生不可能这么快就知道,十有八九也是闻清清透露给她们的,所以,那些女生就跑去为难她了。

    闻清清很讨厌她,她其实看得明明白白,可闻清清却总是装出一副落落大方善解人意的模样,好似对她一点成见都没有,态度积极热络,她最讨厌虚伪的人了。

    张姐笑了笑:“看来是嫉妒夫人了。”

    阮宁闻言,看向张姐,倏地勾唇一笑:“我长得这么美,还这么优秀,难道她不该嫉妒么?”

    张姐:“……”

    这天聊不下去了。

    夫人这毛病,杨小姐传染的吧!?

    阮宁笑颜一收,恢复正经:“走吧张姐,回家了,我肚子也饿了。”

    张姐这才驱车往4号楼而去。

    小区的地下停车场出入口是分开的,出口在小区门口两边不远处,有两个,但是只能出不能进,入口是小区门口,车辆从门口经过安全扫描进来后,到相对应的楼下面,每栋楼旁边都有升降系统可以把车子弄到地下停车场,也是为了保证足够的安全。

    张姐去停好车,阮宁先上楼,刚到家一会儿,张姐就停好车子回来了。

    晚餐早就做好了,正在热着,张姐直接弄出来后,阮宁就可以吃饭了。

    严绝不在,这里只有两个人,张姐现在又是陪着她住在这里的,没有在宁园时那么讲究,所以,张姐是坐下一起吃的晚餐。

    吃了晚餐,张姐收拾,阮宁上楼忙去了。

    正看着刚刚搜索的一些珠宝资料,严先生又发来信息了,问她吃饭没有。

    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成了习惯,除非是两个人待在一起的时候,不然一天三餐的时间,他准时会发信息来问候关心,有时候不会很准时,但是却从来不会缺席。

    日常寒暄完毕,陷入了尬聊阶段,阮宁问他:【你父亲身体怎么样?应该好些了吧?】

    估计是她这个儿媳妇做的不太称职,这几天,他们天天聊,可除了他离开的第二天象征性的询问过一次他父亲的情况之外,就再没有问过,她原本也不是什么性格热络的人,他的父亲说是她公公可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关系,她又没见过,自然不可能生出什么感情和在乎来,加上那天问的的时候,他一句让她不必担心就敷衍过去了,她也就没再多问了。

    今天实在是没话聊了……

    【严绝:已经无大碍,你不用担心。】

    【哦哦,那就好。】

    他又说:【我过两天就能回去。】

    【知道了。】

    【严绝:有没有什么想要的?我给你带?】

    阮宁看见这条回复,纠结了一下,认真的想了想,戳屏幕回复:【给我带烤鸭。】

    【严绝:就这?】

    【嗯,想吃,程程现在也在京都,她跟我说烤鸭好吃,特别是长盛街的京味儿鸭,本来想等她回来让她带的,既然你也从那里回来,就只好先麻烦你了。】

    【严绝:知道,我给你带,还有别的想要的么?】

    【唔……还有你,你把你自己带回来就好了。】

    阮宁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脑子一热就发了这个信息过去,懵了好久,他也可能是被她的信息吓到了,也一直没回信息过来,阮宁从懵逼中反应过来,第一时间就想要撤回,可撤回时间已经过去了。

    所以,她这条明显的带有暗示的信息,不仅被他看到了,还销毁不了了。

    阮宁脸色燥红的厉害,不假思索的就发信息说:【那个……我还有事情忙,先不说了,晚安!】

    【严绝:……】

    啧,这厮竟然学会发省略号了……

    过了十多秒,又来一个字:【好。】

    阮宁把手机丢在一边,劫后余生一般喘着气,脸颊绯红一片,耳根子也红红的。

    妈的,她肯定是脑子进水了!竟然跟他发这种暧/昧的信息撩拨他,而他好像……没什么反应,甚至是无言以对……

    擦!

    好尴尬!

    与此同时,京都,某私人别墅。

    严绝看着手里手机的屏幕,看着刚才那边的某个人发来的那条信息,久久不能回神。

    心又乱了。

    似乎总是这样的,她的一句话,一个眼神,一条信息,都能很轻易的牵动他的心神,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似乎,很多年了啊……

    突然很想见到她。

    这么想着,他还真的叫来了墨肯:“马上准备飞机,回锦江……”

    可刚开口,一个黑衣保镖疾步进来:“四爷,老爷子让您去一趟。”

    严绝面色冷然的瞥了他一眼,那保镖垂下眼眸,有些怵他。

    不只是他一个小小的保镖,整个严氏家族上下,哪怕是上面那位老夫人和三位爷,再怎么瞧不起四爷,骨子里也还是有些惧他的,不仅仅是因为在老爷子心里最是疼爱在意这个小儿子,也因为四爷骨子里的狠绝,比之老爷子更让人闻风丧胆。

    严绝瞥了保镖一眼,淡声道:“去备车。”

    保镖如释重负,忙应声下去。

    他一走,墨肯忽然一脸凝重的说:“先生,刚才医院那边来了消息,说宋家老爷子带着宋小姐在医院探视老爷子该没走,老爷子现在让您过去,目的显而易见,他这次显然是打算利用他的住院一事让您回来相亲,您……”

    墨肯都没说完,严绝就忽然说:“你去准备飞机,等我去了医院回来就立刻启程回锦江!”

    墨肯一愣,本来还想说什么的,可是严绝既然如此表态,似乎说得再多,都只是废话,便点了点头应声:“是。”

    他又低声吩咐:“还有,今后做事谨慎一点,阮宁的存在,别让京都这边查到。”

    墨肯垂眸低语:“先生放心,我明白该怎么做。”

    他不忘吩咐:“还有,夫人要吃烤鸭,是长盛街那边的,名叫京味儿,你一会儿亲自去买,多买点,一并带回去。”

    墨肯闻言有些惊讶,愣了一会儿后正要点头领命,严先生忽然又改了主意:“算了,不用你了,我亲自去买吧。”

    墨肯:“……”

    “好的。”

    您开心就好!

    ……

    看了一个晚上的资料,差不多十点的时候,阮宁才洗了澡,又洗了头,弄干头发已经是十一点多,她躺下睡觉,还没睡着,房间的门被敲响了。

    这个时候,除了张姐也没别人了,她搓了搓有些重的眼皮起来,衣领都来不及整理,就赤着脚走向门口,一把把门拉开。

    她打了个哈欠,眼泪都要出来了:“张姐,这么晚了有……哈~!怎么是你?”

    看到门口一身黑色风衣的男人,阮宁脑子懵懵的,一片空白,直接就当机了。

    谁来告诉她,明明应该还在京都,且说了过两天才能回来的人,为什么大半夜就出现在了她的房门口……

    还有……

    她刚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发现他眼眸微垂,正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额,左肩的方向,她忙垂眸一看……

    大发,香/肩半露啊……

    阮宁脸色腾地一下红透了,立刻拉起那松松垮垮的真丝睡衣衣领,然后忍不住抬手一挡在身前,一脸警惕:“你你你……你干嘛这样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