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师 > 第一百三十六章 都说了我们没有恶意,你怎么就不信呢?
    因为毁坏柜子,被当场抓包的伊凡无奈的接受了整整一小时的思想教育课,在反复承诺下次一定注意后,才勉强逃脱了其他的惩罚。

    两天后,做足了准备的伊凡终于等到了姗姗来迟的道格特。

    在等待的这两天里,伊凡并没有闲着。

    考虑到这次有可能会遇到不止一只狼人,伊凡抽出时间将快要坏掉的魔力之环给修复完好,顺带着找到艾西亚,利用学绩点快速学习了一个攻击性的咒语,免得每次战斗都需要依靠血脉魔法来撑场面。

    得知了伊凡准备研究一种能令狼人保持理智的魔药后,道格特很快提起了兴趣。

    要是换一个没毕业的小巫师这么说,他绝对会嗤之以鼻。

    但由于之前熬制那些强化魔药,再加上伊凡说是受到了斯内普教室的启发,所以让道格特对此多了几分信心。

    “要是研制成功,你恐怕会是最小的梅林勋章获得者。”道格特忍不住的赞叹了一句,而后便兴致勃勃的提议自己想要加入到狼毒药剂的研究之中。

    伊凡当然是欣然同意了下来,他之前还正想着该如何将道格特框进来,好给自己打掩护,没想到他还没有提议,对方便自己上钩了。

    就这么聊了一会,伊凡很快发现,自己平时或许过于小看道格特了。

    能在三十左右就当上副院长,道格特绝对是有着真材实料的,虽然平时不怎么待见狼人,但还是从药理的角度提出了一些可行的方案。

    伊凡一时间也是收益颇丰,如果是之前他只是拿着配方无脑熬药的话,现在便是对狼毒药剂的配方构成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走了大半小时,路途越走越偏,翻倒巷的东侧几乎是一片被遗忘之地,破败的房子、断裂的石柱随处可见,四周长满了杂草灌木。

    伊凡四下看着,虽然早就有了一些心里准备,但也没有想到狼人们会居住在这里。

    因为这里根本就不像是能住人的地方。

    是为了避免月圆之夜的时候,暴走伤人吗?

    还是单纯的因为穷?

    伊凡正猜想着的时候,一道红光击打在了前方不远处的地面上,碎石飞溅而起,伊凡下意识的激活了右手带着的防护戒指,凭空升起的魔力屏障将少许碎石给挡了下来。

    道格特这边,轻轻挥动魔杖,将碎石一扫而空。

    突然被人如此针对,尽管没有正面攻击的意思,但仍旧是让伊凡皱了皱眉头,因为这可不是什么好的信号。

    伊凡握着魔杖,只是并没有反击的意思,而是开口说道。

    “出来谈谈吧,我们没有恶意。”

    片刻后,一个有些消瘦的青年男巫走了出来,看上去大概十七八岁的模样,充其量只比乔治和弗雷德他们大一些,身上穿着一件不大得体的老旧巫师袍,洗的都有些发白了。

    他似是自嘲、似是讽刺的说道。

    “这个破地方可没几个巫师会来,你们还是先说说自己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吧?”

    伊凡看到他的模样,隐隐想起了当初在二楼窗前,看到的另一个小个的狼人,不过这会显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伊凡很快就整理好了思绪,指着道格特说道。

    “这位是前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副院长道格特,这么多年来一直在翻倒巷里潜心研究狼人变身后情绪失控的问题。

    现在研究有了一些突破性的进展,所以想找几个狼人巫师问询一下。”

    考虑到自己这个下学期才上二年级的小巫师,实在没有什么说服力,伊凡便将研究的名头挂在了道格特这个副院长的头上。

    未免误会,也并没有直接提起取血的事情。

    道格特听着伊凡的说辞,表情有些古怪,他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在翻倒巷里潜心研究狼人了。

    但道格特也并没有反驳什么,而是顺着伊凡的话语,对着那个不大男巫说道。

    “不错,你认识这里的狼人吗?”

    “道格特?上次给弗伦治伤的人就是你?”青年男巫并没有回答道格特的问题,反倒是皱着眉头道。

    “弗伦?”道格特神色微顿,继续道。

    “前段时间,我的确治疗过一个狼人,如果你指的是他的话,那当然没错。”

    “你认识他,那就应该知道我的医术有多好。”说道这里,道格特有些得意洋洋,他觉得有着层关系在事情就好办多了。

    再怎么说,他也是那个狼人的救命恩人。

    伊凡却没有这么乐观,打起了警惕,因为他发现对方的表情变得越发的愤怒了起来。

    咻~

    一道刺目的红光从青年男巫的魔杖中飞了出来,射向天空。

    看着对方的动作,伊凡就算是再蠢也明白对方是不打算好好谈了,猛地转头愤怒的看向道格特,询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早知道他就一个人过来。

    后者一副无辜的表情,他平时根本就懒得搭理狼人,唯一一次接触还是替对方医治伤势。

    除非上次狼人被他治死了...道格特摸了摸下巴,可这不应该啊....

    按照他的判断,那个狼人最多被黑气困扰着疼上几天就会痊愈。

    两人旁若无人的态度,令青年男巫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抬手间一记分裂咒便甩了出来,目标直指道格特。

    “四分五裂!”

    伊凡全然没有出手的意思,

    道格特也没有在意,铁甲咒不知何时已经加持在了身上,魔咒的光线原路返回。

    不仅如此,道格特可没有被动挨打的习惯,魔杖轻点,一道接一道的魔咒打出。

    狼人男巫虽然看起来不大,身手却是出乎预料的好,最关键的是全然不在乎形象,一个狼狈的贴地翻滚接连躲掉了几道魔咒。

    但也就如此。

    见道格特没能第一时间处理对方,伊凡皱起了眉头,有些担心那道升空的红光会引来更多的敌人,便挥了挥魔杖...

    一侧墙壁上蜿蜒的藤蔓被瞬间活化,犹如一道长鞭向着对手抽了过去,本就在道格特魔咒攻击下狼狈不堪的狼人男巫,躲闪不及被抽中了右臂。

    下一秒藤蔓就随着手臂卷了上来,地下另一道藤蔓则是卷着狼人男巫的右腿猛地一拉,迫使对方失去平衡摔倒在了地上...

    道格特借机甩出一道黑光,狼人男巫的挣扎力度,慢慢的变小了起来。

    “我们抓着他先离开吧,再待在这里恐怕会有些麻烦,反正你只需要几管血不是吗?”道格特如此说道,看着地下年岁不大的狼人男巫,很是好奇对方为何听见自己的名字就动手...

    想到这里,道格特有些恼怒,他的名声什么时候这么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