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1758章帝阁中的宝物
readx();    此时老掌柜带着李七夜去鉴赏他店里面的货,对于店里面的货,李七夜也只是平淡地看了一眼而己。≤≤小≤说,

    石叟、沈晓珊都跟在李七夜的身后,此时他们都不由小心起来,万一不小心打碎了一二件几千万的货物,那就是把他们铁树门卖了都不够赔。

    至于刚才被吓得一身冷汗的贺尘此时此刻更是小心翼翼地靠了过来,甚至是踮起了脚尖,说多小心就有多小心了。

    此时就算是再给他十个胆,他都不敢去摸这些随便扔在地上、随便摆在桌上的东西,万一是无价之宝,那就是他们整个铁树门都赔不起。

    “先生看这块赤石如何”老掌柜带着李七夜鉴赏的时候,时不时拿出一二件东西来,这些东西有些是被随便地扔在地上或搁在桌上。

    而且这里店面的不少货物不是积满了灰尘就是布满了蛛丝,如果不是李七夜刚才的一席话,这都让人难于相信这店里面的货物是那么的珍贵,是那么的值钱。

    而且老掌柜也不是随意拿出一二件货物来给李七夜鉴赏的,他所拿的货物都是珍品。

    不过万古以来有什么宝物珍品是李七夜没见过的呢所以就算是掌柜精心挑了一些珍品给李七夜鉴赏,李七夜也随意一笑或者是随意地评上两句。

    当这位老掌柜拿出这块赤石让李七夜品鉴的时候,李七夜也只是笑了一下而己,说道:“神墟的矿脉所出土的赤神石,虽然珍贵,但比起赤眼妖石来,那是相差得远了。”

    对于老掌柜所取出来的货物,有的李七夜连评上一句都懒,只是看了一眼而己,这就让老掌柜这东西不入李七夜的法眼了。

    “这枝老木如何”老掌柜取出一截乌黑的老木,老木如铁,老木上有几个不大不小的虫眼。

    “老翔木而己,不少大帝仙王喜欢拿来做椅子,不过老翔木贵在于它的虫眼,此乃是凤蚕所噬的虫眼,有着不二价值,你这截老翔木的虫眼寥寥几个而己,也不过如此而己。”李七夜也只是看了一眼,随意地评价地说道。

    老掌柜取出一些货物让李七夜品鉴,多数货物李七夜不评一语,少数的货物李七夜也只是寥寥几句的评语而己。

    但就是这样的寥寥几句评语,让石叟他们听得心惊肉跳,什么神墟,什么凤蚕,这些东西他们连想都不敢想的东西,对于他们来说这些东西那只不过是存在于传说之中。

    而现在这些传说的东西却离他们如此之近,近在眼前,这怎么不让他们心惊肉跳呢,让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这看起来像是收垃圾的杂货铺竟然有着如此多的珍宝,这简直就是让人无法相信的。

    然而对于这些珍贵到让石叟他们无法想象的东西,李七夜只不过是寥寥几语而己,甚至有些珍宝他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这杂货铺的珍宝已经让石叟他们心惊肉跳了,而李七夜的态度更让他们瞠目结舌,这些珍宝他们一辈子都没有机会接触,现在李七夜连多看一眼都没兴趣,视之如粪土,这是何等的霸气,这是何等的见识,这是他们穷其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

    此时石叟心里面十分的震撼,在这一刻他真正佩服自己师兄的智慧,难怪他师兄会如此的跪舔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凡人,他这样的绝世才学,放在哪一个宗门都会被当作宝。

    本来贺尘一直对李七夜不爽,一直对李七夜没有好感,但是此时此刻他都瞠目结舌,久久说不出话来,像看到一个老妖怪一样看着李七夜。

    他想象不到像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凡人,年纪也不见得能比他大得了多少,但是他满腹的学识,让他想象都不敢去想象,在这个时候他都不由觉得李七夜是一个妖怪,他都想打开李七夜的脑袋来看一看,这脑袋里究竟有什么与众不一样的地方,竟然能有如此的学识。

    在平时贺尘对于自己的天赋有着小小的三分自满,他也自认为自己并不笨,而且学东西很快,懂得的东西也不少。

    但今天与李七夜这个凡人一比,他就自惭形秽了,如果说李七夜的学识像汪洋大海的话,那么他的学识连一个小小的水洼都不如。

    对于李七夜的无双学识,也唯有沈晓珊不吃惊震撼了,当李七夜从容不迫地品鉴老掌柜手中的货物之时,李七夜那胸有成竹的神态,在沈晓珊眼中是那么的吸引人,是那么的魅力无穷,她的一双眼睛看着他的时候都不由明亮起来。

    在这刹那之间,沈晓珊觉得世间没有什么比满腹经纶的男人更有吸引力,没有什么人比眼前的男儿更有魅力了。

    对于老掌柜的货物,李七夜都不是很感兴趣,他随着老掌柜走着走着,最终他在一个橱柜之前停下了脚步,看着放在柜中的东西。

    这个橱柜很小,柜中布满了灰尘,也不知道这个橱柜是有多久没有打理过了,就这个橱柜之中放着一件东西,整个杂货店中也唯一是这件东西是端端正正地放在这橱柜中的,其他的东西不是随便放就是到处扔。

    柜中放着的东西一尘不染,看起来是常常有人抹拭。试想一下在这杂货铺中的其他珍宝都到处扔,有很多珍宝不是布满了罗丝就是堆积了许多的尘灰。

    整个杂货也就只有这橱柜中的这件东西是一尘不染,这也看得出来这件东西是货等的珍贵了。

    当李七夜停下脚步看这件东西的时候,石叟他们三个人也都站在他的身后,仔仔细细地看着这件东西。

    这件东西看起来并不稀奇,看起来像是一个老铜片,更准确的说这件东西看起来像是从一个铜碗上碎裂下来的一部分,整个铜块有巴掌大小,铜块的边沿参差不齐,边沿十分的古旧,看来这个铜块已经有着许多岁月了。

    不论是沈晓珊还是贺尘,甚至是石叟,他们不论怎么样看都看不出这块小铜片有什么珍贵之处,不过知道这个杂货铺的东西都不简单,所以他们都不敢小觑。

    “此宝珍贵在何处呢”李七夜一直看着这块铜片不出声,年轻好动的贺尘忍不住询问老掌柜说道。

    “此物乃是我们家传之宝,世代相传,一直存放于此处。”老掌柜看着这块铜片,肃然起敬地说道:“此宝在我们家族中有着不可代替的地位。”

    连老掌柜都这样说,这让贺尘他们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那么说来这块铜片绝对是一件了不起的宝物了。

    “这是大帝仙王之物吗”看了好一会儿,贺尘依然看不出这件宝物玄妙之处,忍不住问道。

    老掌柜笑着说道:“不是大帝仙王之物,也胜似大帝仙王之物,此宝世间难有人能执之,此乃是要绝世机缘,除了大帝仙王,能执此宝之人,必定是如天际真龙一般的才俊。”

    老掌柜越是如此说,这让沈晓珊他们越是好奇,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宝物呢,竟然会说不是大帝仙王之物也胜似大帝仙王之物,这实在是让他们心里面痒痒的。

    “对于你们家来说,此宝的珍贵之处不是在于它的本身,不在于它的材料,而是在于它背后的故事,而是打造这件宝物的人。”在这个时候一直看着铜片沉默的李七夜轻轻地说道,说到这里他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

    “先生是怎么知道的”老掌柜心神一震,不由后退一步,震撼地看着李七夜,对于他来说这太不可思议了。

    这件事情除了他们家族本身之外,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

    “没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李七夜收回目光,淡淡地说道:“帝冲,这东西一直都留存于这里这也算是一种象征吧,就像这帝阁一样。”

    说完李七夜也不再去多看这块铜片,目光远眺,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至于沈晓珊他们只是相视了一眼,他们听得云里雾里,他们根本听不明白这里面真正的玄机,当然这话中的玄机也只有老掌柜听得懂。

    “吱”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杂货铺的木门打开,外面走进好几个人来,为首的是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青年。

    这个青年血气充盈,一看就道行还可以,他穿着一身华丽服饰,让人一看便知道他出身于权贵,地位不浅。

    而这位青年身后跟随着三五个弟子,这些弟子都是身手不俗,目光锐利

    当看到这个青年进来之时,石叟他们三个人顿时脸色一变,沈晓珊都立即低下了脸庞,不愿意被对方看到。

    但是,这一切都已经迟了,这个青年目光一扫,就立即锁定了石叟他们三个人,或者他本就是冲着石叟他们三个人而来的。

    “怎么,你们铁树门的弟子还真够奔波的,能不远千万里来到齐临城,这实在是难得,不容易呀。”这个青年冷笑一声,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一时之间贺尘和沈晓珊都沉默,他们只好看着作为长辈的石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