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1950章黄金庙
    黄金庙,一向都是充满着传说,也充满着诱惑,多少人来佛野,就是冲着黄金庙而来,多少人曾梦想能把黄金庙的所有仙珍、奇宝一搬而空。

    第一眼看到黄金庙的时候,齐临帝女的目光就一下子被黄金庙中堆满到无处可堆的仙珍、奇宝所吸引了。

    这也不怕齐临帝女,任何人来到这里只怕都会被这些仙珍、奇宝所吸引,那闪动着六色光芒的六界佛盏、跳跃着杀伐剑芒的诛魔佛剑、还有弥漫着万界生灵信仰的八宝神莲……

    在这堆满了黄金庙的仙珍奇宝,每一件都是动人心魄,若能取其中一件,这将会让一位普通修士一辈子受益无穷,可以说是一夜之间暴富。

    看着黄金庙如此多的仙珍奇宝,齐临帝女都不由感慨,眼前如此多的仙珍奇宝,那绝对不亚于任何一个帝统仙门的宝库。

    好不容易齐临帝女才从黄金庙的无数仙珍奇宝中移开目光,再一次看黄金庙的时候,齐临帝女的目光不再被黄金庙的仙珍奇宝所吸引。

    她再一次看黄金庙,她发现每一座黄金庙之前都坐着一尊无上圣佛,这一尊尊坐于庙前的无上圣佛垂目席坐,坐前放着一只木鱼,一手执棒,一手竖佛礼,似乎这一尊尊无上圣佛是一边敲着木鱼,一边颂着佛经一样。

    只不过这一尊尊的圣佛已经死去,这一尊尊的无上圣佛已经是身如坚铁,化作了一尊尊的雕像。

    在黄金庙前除了有这一尊尊坐于庙前的无上圣佛之外,在黄金庙前的空地上还坐有不少修士强者,这些修士强者零零散散地坐于地上,他们都席地而坐,双手结佛印,放于腹前,闭上了眼睛。

    再看仔细一点,这才让人发现坐于黄金庙前的这些修士强者都已经死了,而且他们不少是当世的修士强者。

    “这是怎么回事?”看到这些席坐于黄金庙前的修士强者都已经死了,而且盘坐在那里,十分的平静,十分的虔诚,这让齐临帝女不由奇怪地问道。

    “贪念。”李七夜淡淡地说道:“黄金庙,可不是一座庙那么简单,它可是皈依之地,如果你带着贪念踏进去,就别想再出来了。”

    说完,只见李七夜凌空一指,他的一指击中了盘坐在庙前的一位修士强者的身上,这位修士强者已经死了很久了,他闭目而坐,死得十分安祥。

    “啵——”的一声响起,在李七夜一指击中这位修士的时候,这位修士竟然一下子灰飞烟灭,真正的灰飞烟灭,只见他整个人化作了金粉,飘散而去,眨眼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并不是李七夜一指把他毁灭,而是他本身早就已经是灰飞烟灭了,只不过是保持着这个姿态而己,李七夜一指轻轻击中他,他便飘散而去。

    看到这个人灰飞烟灭,飘散而去,齐临帝女不由大吃一惊。

    “有人要去送死了。”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看着黄金庙前攒动的人头,不由淡淡地笑着说道。

    事实上,不止只有李七夜与齐临帝女来到了黄金庙前,在他们之前早就有很多修士强者来到这里了,甚至有上神在这里徘徊等待。

    来黄金庙的人,都是为了黄金庙的仙珍奇宝而来,但却没听说过有人成功过。

    “我就不信邪!”此时,有一位穿着紫衣魔袍的修士大叫一声,这个修士是天族的强者,他眉心处有着一个天权标识,天权标识已经是光芒闪闪了,这就意味着他已经是十分强大了。

    看着黄金庙中有着无数的仙珍奇宝,这位强者终于忍不住了,大叫一声,站了出来,迈出一步,踏入了黄金庙。

    “嗡”的一声响起,这位强者踏入黄金庙的时候,他身上的紫衣魔袍顿时腾起了魔光,一轮轮魔光转动,像是一个个宝轮庇护着他一样。

    他身上的这一件紫衣魔袍可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所以有了这一件紫衣魔袍庇护,他就安全多了。

    这个强者踏入了黄金庙之后,完然无恙,没有任何事,在他身上没有任何不祥发生。

    “黄金庙也只不过如此嘛,本座有魔袍护体,奈得了我何。”发现一点事都没有,这位强者不由大笑一声,不由得意地说道。

    “无知。”看到这位强者得意的模样,有曾经来过这里无数次的老一辈大人物不由冷笑一声,冷冷地看着这一幕。

    “仙珍奇宝,都是本座的!”看到整整一庙的仙珍奇宝,这位强者不由狂喜,立即往庙舍奔去,欲去取这些仙珍奇宝。

    就在他举步奔去的那一瞬间,他整个人都僵了一下,动作一下子限的滞缓,好像是慢动作一样,整个人都一下子受到隔离一样。

    “不——”就在这刹那之间,这位强者厉叫一声,在这一声的厉叫之中充满了不甘与绝望,接着他全身颤抖起来。

    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只见这位修士全身泛起了光芒,这光芒十分的清澈,十分的夺目,看起来就是万物精华一样。

    “他完了。”有经验的强者看到这一幕,淡淡地说道:“被夺去了因果,等于放弃了自己的一切业果,也就等于死亡了。”

    只见这清澈的光芒被黄金庙一下子吸了过去,宛如它在滋润着黄金庙一样。被抽离了这一股光芒之后,这位修士竟然一下子平静无比,一下子变得虔诚,只见他缓缓地坐了下来,席地而坐,结了个佛印,然后缓缓地闭上了双目,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死了。

    “这,这也太恐怖了吧。”第一次来看到这样一幕的人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没有打斗,没有镇杀,一位强者就这样无声无息死亡,好像一双无形的大手剥夺了他的性命一样,这样的一幕让任何人看了都不寒而栗。

    “为什么会这样呢?”齐临帝女还是没有看明白,搞不懂为什么会夺去性命,从始至终都没有人出手,为什么一个强者就这样无声无息死去了。

    “这是一个讲究因果的纪元,讲的就是轮回,心生贪念,乃是因,皈依就是果。”李七夜淡淡地说道:“看到前面的恒河没有?”?齐临帝女随着李七夜一指,只见前面恒河在静静地流淌着,恒河水无声无息,宛如是跨越亘古一样,从古老的纪元一直流淌到现在,似乎它从来没有变过一样。

    穿过恒河,看不到对岸,只能说对岸是影子隐隐,似乎是一个佛国,又似乎是一个长生之地,似乎是一个无垠的圣土……

    “穿过恒河,得永生,跳出轮回。”在这个时候,齐临帝女想到了一句传说。

    “这句话只是遥远纪元传下来的,对于我们这个纪元无效。”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在那个纪元,如果你想皈依,那么你就要放弃自己的一切业果,斩断自己的因为,穿过恒河,渡得彼岸,立地成佛,跳脱一切的苦果,通往永乐众生。”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了一眼黄金庙,说道:“所以这才有了黄金庙,当想穿过恒河,渡得彼岸的人,都必须在黄金庙前放弃自己的业果,不论是宝物还是财富,都在这里丢弃,最后是两袖清风穿过恒河,只有你放弃心中的障业,才能渡得彼岸,才能通往永乐众生,才能跳脱一切苦果。”

    听到了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齐临帝女不由吃惊地看着黄金庙,在这个时候她才明白为什么黄金庙的所有宝物随地堆放,金币更是散落得一地都是,原来这是当年那些欲渡恒河的人丢弃于此的。

    “这是大因果,在这里是放下一切业果,而现在你却想在这大因果之中夺到这些仙珍奇宝,那你是需要多么强大的力量去斩断这个因果。”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齐临帝女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这些进去取宝的人会如此死去。

    此时李七夜没有再看一眼黄金庙,举步走到渡口,站在渡口边远眺恒河的对岸。

    所有人停留在黄金庙前,因为大家都是为仙宝奇珍而来,很少人会去留意恒河,只有三五个人站在那里,好奇地打量着恒河。

    对于很多人来说,渡得彼岸,这太不现实了,不如仙珍奇宝来得更现实一点。

    站在恒河之前,看着静静流淌的恒河水,齐临帝女也不由眺望彼岸,但是她无法看透彼岸,那怕她打开天眼,彼岸都是欲隐欲现,根本就看不清楚。

    “恒河水真有这么神奇吗?”看着静静流淌的恒河水,齐临帝女不由说道:“有传言说,恒河水可回生死。”

    “那是遥远的事情了,不属于我们这个纪元。”李七夜笑了笑,轻轻地摇头说道:“在那个纪元,恒河并非是如此,以记载而言,那是跨越时空的长河,它并不是一条河水,它是聚集了一个纪元的信仰,所以它静静地流淌于这个纪元之中……”?李七夜看着齐临帝女,笑着说道:“……如果你生在那个纪元,如果你道心足够虔诚,那么就在饮这恒河之水吧,能洗涤你的疲倦,你治愈你的创伤,能让你暖足知饱。”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了下,轻轻叹息,说道:“这是一条拥有圣神力量的长河,可惜,依然庇护不了这个世界,最终一切都是枉然。不过,这个纪元还能留下这个佛野,可以说恒河起着很大的作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