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015章四帝对四凶
下一页

    小响哨兵团的第三位大帝则是盯着自己眼前的沙牛,这只沙牛站在那里,没有什么动作,呆如木鸡,好像是化作了雕像一样。

    “去”这位大帝沉喝一声,他只是探试地一指横空,凌空击向这头沙牛。

    一开始这位大帝还以为沙牛会攻击,只听到“噗”的一声响起,大帝的一击竟然轻而易举地击中了这头沙牛,如此容易击中沙牛,让这位大帝都为之意外,愕了一下。

    “哗啦”的一声响起,这只沙牛真的像是由无数沙子所堆彻而成的一样,当它被这位大帝一指击中的时候,它竟然一下子崩塌,一身的碎屑散落得一地都是。

    看到这头沙牛如此不堪一击,被大帝一指击得粉碎,所有人都不由惊讶,说道:“这太弱了吧,根本不够资格与大帝争锋嘛。”

    但是,当沙牛全身粉碎,倒塌得一地都是之时,这位大帝脸色大变。

    “嗡、嗡、嗡”此时此刻,散落于地的所有碎屑竟然散发出光芒,每一道光芒都包裹着一个符文,符文闪动着大道,好像每一条大道都在这符文中诞生一样。

    每一个人看到这符文的景象都不一样,如果心有佛念的人看到这一个个符文,就会看到了一尊尊圣佛盘坐在那里,耳边会响起一尊尊圣佛的佛音,一尊尊圣佛在禅唱,在渡化,在引着你登上极乐世界。

    如果你心怀贪念的人看到这一个个符文,这些符文在你眼前就是变成了一个个你想要的宝藏,在这宝藏之中有你梦寐以求的秘笈、神器以及海量的神金仙铁……

    当这样的一个个符文浮现的时候,这位大帝脸色一变,立即盘坐在地上,口吐真言,化作无上大道,三条天命垂落,庇护己身,与此同时,这位大帝心明神通,守护着道心。

    沙牛,它掌握着信仰,它不需要任何攻击,只它需要渡化你就行了,它能让你实现你所想要的,而且沙牛化作一个个符文的时候,它不是幻象,这是你的道心。

    在沙牛的影响下,如果你坚守不住自己的道心,那么你必定会被沙牛渡化,到时候你就必定成为沙牛信仰的一部分。

    当然,这样的一幕很多人都看不懂,不明白为何大帝如临大敌,但真正强大的人却看得明白。如果此时大帝依然以暴力来解决,反而让自己陷入狂乱之中,这必定会动摇自己的道心,对于一位大帝来说,一旦道心动摇了,这是很可怕的事情,就算是不会受到伤害,那只怕一辈子都会留下阴影,会成为后患。

    所以此时这位大帝盘坐于地,以天命庇护自己,坚守着道心,以免得被沙牛渡化,否则的话,他这位大帝就会成为沙牛的一部分信仰,成为了它的信徒!

    这位大帝与沙牛的对决看起来最没有风险,事实上是最凶险的对决,其他大帝败了,还有可能活下来,损失有可能会很小,这位大帝如果输了,那就是全盘皆输,连自己的全部都搭进去了。

    最后迟迟没有动手的是小响哨兵团中最强的哨箭魔帝,哨箭魔帝此时紧紧地盯着眼前这只肥嘟嘟的毛毛虫,不,是囊虫。

    囊虫懒洋洋地趴在那里,好像是有气无力一样,甚至在吹着小泡泡,看起这样的一只小小毛毛虫,真的让要怀疑是不是一脚踩下去,就能把它踩成肉酱。

    但,哨箭魔帝谨慎以待,他神态凝重,缓缓取出了自己的兵器,那是一支小小的哨箭,这哨箭尾部还带着一道细小的红线。

    看到哨箭魔帝取出了哨箭,不知道多少人心里面一凛,因为哨箭是哨箭魔帝最强大的兵器,甚至有人说,这哨箭是哨箭魔帝的唯一兵器,哨箭魔帝一生也就只有这么一件兵器,是真是假,不得而知。

    总之,哨箭魔帝的哨箭十分恐怖,杀人无形,而且可以相隔亿万里杀人,曾经有上神被哨箭魔帝杀死,连哨箭魔帝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盯着这只囊虫一会儿,最终哨箭魔帝出手了,“嗖”的一声,哨箭瞬间脱手而出,这一箭太快了,跨越了时光,所有人都感觉自己一下子老了十岁,因为哨箭魔帝的一箭恍然间把所有人都带到十年之后。

    但,就在所有人产生错觉的时候,耳边好像听到“嗡”的一声响起,眼前的一幕依然没变,自己依然没有老十岁,而哨箭魔帝依然是站在那里,手中依然握着哨箭,哨箭魔帝与囊虫之间好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发生什么事了?”看着哨箭魔帝依然手握着哨箭,他手中的哨箭根本就没有射出来,这让很多人都以为自己是眼花,刚才是看错了。

    但是,哨箭魔帝脸色凝重无比,在这个时候听到“轰”的一声响起,五条天命垂落,五条天命紧紧地守护着自己。

    “嗖”的一声响起,哨箭再一次射出,所有人都没有看清楚这一箭,因为这一箭太快了,那怕是拥有五六个图腾的上神都一样没看清楚哨箭魔帝的这一箭是怎么样射出去的,甚至连哨箭的影子都没有看清楚,实在是太快了。

    虽然说所有人都没看清楚哨箭魔帝的这一箭,但却能让人清楚无比的感受得到,当这一箭射出的时候,所有人都感觉时光在流逝,瞬间自己跨越了一百年,在这眨眼之间自己就老了一百岁一样。

    但“嗡”的一声响起,当所有人再次看清楚眼前这一幕的时候,依然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哨箭魔帝依然是握着哨箭,神态谨慎无比,而囊虫依然是懒洋洋地趴在那里,有气无力地吹着泡泡。

    “这究竟是怎么了,难道是我产生了幻象了吗?”两次这样的错觉,一次是跨越十年,一次跨越百年,但又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这让老祖级别的人都有点抓狂,都不由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

    “不是幻象。”有上神看出了端倪,神态凝重无比,谨慎地说道:“这是哨箭魔帝与囊虫之间的时间对决,他们已经不站在我们的领域了。他们站在彼此的独特时光中,哨箭魔帝欲用速度来追平时光,欲用自己的哨箭穿越囊虫的时间领域,只要破了时间领域,就能杀死囊虫……”?“……但是囊虫掌握了自己领域的时间。刚才哨箭魔帝两次出手,一次以极速跨越十年,但依然没破,让哨箭魔帝依然回到了原点;第二次哨箭魔帝再次出手,一箭跨越百年,但依然没破时间领域,依然回到了原点,所以看起来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哨箭依然在哨箭魔帝的手中。”说以这里,这位上神轻轻地叹息一声。

    对于上神来说,那怕是他这样拥有六个图腾的上神,时间领域,他也只不过是摸到皮毛而己。

    如果换作是他上去对决囊虫,只怕已经败下来了,而两次对决,哨箭魔帝能稳住自己的时间,那已经是十分不容易了,换作是其他更弱的大帝仙王,只怕自己还没攻破囊虫的时间领域,而自己的时间已经絮乱了。

    “砰”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与间螳对决的那位仙王已经从深层次元中杀出来了,而间螳也随之冲了出来。

    “轰”的一声巨响,在双方刚刚回到主空间的时候,瞬间掀起了亿万丈的空间风暴,当这样的空间风暴冲天而起的时候,瞬间亿万星河消失,一下子被卷入了无穷无尽的次元空间之中,亿万颗的星辰就像下锅的水饺一样,扑嗵扑嗵地不见了。

    “砰”的一声巨响,在双方如此疯狂地掀起空间风暴的时候,不论是这位仙王,还是间螳,双方都镇压不住空间,双双再一次被卷入了空间风暴之中,一下子双双都被放逐到次元空间深处。

    看到如此的空间风暴,所有人都毛骨悚然,如果说这样的空间风暴发生在自己的宗门中或者自己的疆国内,那情景就太恐怖了,不论自己的宗门、疆国拥有多么广阔的疆土,都会一下子被这样的空间风暴席卷,不止是疆土一下子被放逐,只怕这疆土之上的成千上万生灵都会一下子被放逐到次元空间。

    要知道,这是极为深层次的空间,一旦被放逐到这样的空间,不要说是一般的修士强者,就算是低位上神,想杀回来都困难重重,只有像三条天命这样的仙王才会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从空间风暴中的深层次的空间杀回来。

    换作是其他人,说不定一辈子都回不来,早就在次元空间成为了一具干尸了。

    “轰轰轰”在天宇深处,大帝与角猪战得天崩地裂,双双都以无穷的力量轰杀,大帝只手就是拿来一条条银河轰向角猪,推动着天地,而角猪独角破万域,一触便刺穿一切,甚至是直撞得大帝飞了出去。

    毫无疑问,在与角猪对决之中,这位大帝吃了不小的亏,处于下风,如果是天命庇护,他早就受了重伤了。(未完待续。)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