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024章论万古
    对于轮回荒祖的话,李七夜淡淡一笑,徐徐地说道:“我两者都不是,我是那个把你斩于脚下的人。”

    轮回荒祖看着李七夜,目光深邃,笑着说道:“如果说凭我年轻时的脾气,必定是立即出手,先折磨得你生不如死,现把你杀了。可惜,我已经老了,火气不如前了。”

    “你是老了没错。”李七夜笑着说道:“不过,这个世界上能杀我的不是你,除了贼老天,我还真想不出谁能杀死我。”

    轮回荒祖双目瞬间绽放光芒,当他瞬间绽放光荒的时候三千世界崩灭,诸天神魔灰飞,他没有惊天的气息,没有无敌之威,但当他一双眼定绽放光芒的时候,那怕是大帝仙王都为之悚然,甚至可以说他的目光可屠神斩帝。

    轮回荒祖盯着李七夜好一会儿,最后是庄重地点头,说道:“的确,这世间我已经杀不死你了,不复当年之勇。不过,杀不死,这对于我来说不一定会是一件坏事,把你拘禁,到时候,不死不灭对于你来说更是一种痛苦,你说落入我的手中,是多么痛苦的事情?”

    轮回荒祖这话没有丝毫的威胁,也没有咄咄逼人,只是以很平淡的口吻去叙说一件事实而己,但就是这么平淡的口吻,却让人毛骨悚然,让人无法想象落入一尊这种黑暗巨头手这将会有怎么悲剧的下场。

    李七夜反应很平淡,笑了笑,说道:“世间太多的痛苦,我都一一尝过。曾经有过比你只强不弱的人也把我拘禁过,我相信,你能想得出来的手段,他也能想得出来,只可惜,后果那只有一个,我把他坑了,榨干了他所有的价值!”

    “我也能榨干你的所有价值,不用当年那样,我今天只需要把你镇压,便可以榨干你的一切。”说到这里,李七夜露出了笑容,他的笑容十分温柔。

    当李七夜那么温柔的笑容之时,让战王天帝他们心里面发毛,反而轮回荒祖的话没让他们发毛,是李七夜温柔的笑容让他们发毛。

    因为战王天帝他们曾经见过李七夜这种温柔的笑容,当李七夜露出这样温柔笑容的时候,那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有意思,我还真的希望有人能把我镇压,岁月太久远了,太过于枯燥了,如果真的有人能把我镇压,那还真是一件好事情,说明我还有事可以做,只可惜,一直以来没有人能成功过。”轮回荒祖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只能说,你是运气不错而己。”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在这时间长河纪元之中,你不是最强的一个,也没是最了不起的一个。若是你真有那么强大,你不会从始至终躲于黑暗之中,始终不敢与贱老天一战。”

    “明知不可为,何必又为之呢。”轮回荒祖含笑地说道:“我只是以大智开局而己,万古又谁能例外,与其道死身消,或者被镇压得不人不鬼,不如留得实力,他日再图东山再起。”

    “道心而己。”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未战而先怯,最终无非是堕入黑暗而己。万古长河,曾有无数人谋法,各有千秋,不管这谋法如何,至少为之。”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着轮回荒祖,笑着说道:“如果你以为你这是一个大智开局,但未来终世你都不能一战,那你又焉能谈得上大智开局?你在自己纪元一个又一个时代收割生命、吞食生灵,你这所做的一切那只不是徒劳而己。若仅仅是为了苟活,那你又焉能谈得上是大智呢,那只不过是黑暗中的吸血鬼而己。”

    “未来是如何,又有谁能知道。”轮回荒祖也不生气,不动怒,淡淡笑着说道:“大道遥远,未动而谋,不谋又焉能动。”

    “说不说去,还是那颗道心。”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就算你自认为自己是大智慧大魄力的人,依然是未能守住那一颗道心。”

    “你是如何定义道心的?难道你认为坚守正义、坚守光明才是真正坚定的道心吗?”轮回荒祖笑着说道。

    “你扪心自问一下,当你的道心觉醒之时,你所追求的是什么?”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不忘初心,那才是坚定的道心,无关于坚守正义,无关于坚守光明。难道说,你道心觉醒,你的初心就是吞食天地,血洗一个又一个时代的生灵?举世之间,除了特定的种族,又有谁一生下来就拥有着一颗黑暗之心。”

    李七夜的话让轮回荒祖沉默了一下,最后他淡淡地笑着说道:“胜负未可知,现在下定论也早了点。”

    “在我看来,今日已经成定局了。”李七夜淡淡地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远荒该易主的时候了,也该成不历史的时候了,应该消逝于时间长河之中,不会再顽固地扎根徘徊于时间长河之中。”

    “那就该你拿出手段的时候了。”轮回荒祖笑着说道:“不过,以我看,不止是的诱饵,就是你们都只不过我口中的美食而己。”说着看了看李七夜左右两翼的十七位大帝仙王。

    轮回荒祖的话能让远荒之外旁观的大帝仙王心里面一凛,以大帝仙王为食,也只有轮回荒祖这样的存在才能做到了。

    但是,要知道,世间并不仅仅有轮回荒祖,所以有了这样的想法,让大帝仙王这样的存在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凛。

    “那就来吃吧。”李七夜也很平静,悠闲自得地说道。

    “轰——”的一声巨响,只见轮回荒祖一张嘴,便把李七夜所炼化的那池仙血吞了下去,牙齿一磨,听到“喀嚓”的声音响起,咬断了一条条的晶莹璀璨的法则,完全把一池的仙血吞进了肚子里。

    与此同时,轮回荒祖身体一亮,震动了一下,瞬间镇压与斩断了一切因果。他淡淡地笑着说道:“你这个诱饵太美味了,既然你都抛下了诱饵,如果我不吃下,那实在是浪费你一番苦心。只不过惜,你这诱饵中的鱼钩太脆弱了,钩不了我,锁不了我,也无法潜入我的体内,这只怕让你失望了。”

    李七夜炼出了这一池仙血,在这仙血之中李七夜是动了大手段的,它就像美味诱饵中的鱼钩一样,只要鱼儿吞下了这诱饵,就必定会吞下这鱼钩。

    可惜,轮回荒祖太过于强大了,瞬间镇压和斩断了一切因果,这诱饵中的鱼钩在他的力量之下一下子粉碎,没能钓到轮回荒祖这一条大鱼。

    对于这样的结果,李七夜也不惊讶,也不着急,他只是淡淡地笑着说道:“这是在我的意料之中,没有什么好惊讶的。”

    “看来你是信心十足。”轮回荒祖不由感兴趣地笑着说道:“你自认为真的能一战到底吗?说真的,我没看出你一战到底的底蕴。”

    “是的,我是能一战到底。”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这种底蕴不是你能看得到的,终究,你没有一战到底的决心,你没去做过,又焉知能不能一战到底。这是一场瞬间千变的战争,没有什么套路可言,并非你想象那样,也不是你所预谋那样。”

    “有意思。”轮回荒祖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你有信心也好,是吹牛也罢,我倒真想看一看。也罢,我今天也不为难你,你要我远荒宝藏中的什么东西?绝世之器,又或者是其他的仙卷,只要我有的,都可以借给你。”

    轮回荒祖这样的话都让战王天帝他们大吃一惊,轮回荒祖这样的存在根本就不怕大帝仙王,现在他竟然如此的大方愿意借出重宝,这实在是太让人震撼了。

    “远荒可是有一件纪元重器!”战王世家的一位天帝都忍不住问道,因为他们一直在猜测,远荒宝藏中很有可能有一件纪元重器,但一直没有人知道是真是假。

    “纪元重器呀。”轮回荒祖露出笑容,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这只怕是让你们失望了,我手中的纪元重器已经毁在了当年的毁灭之中。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借给你一件不逊色于我纪元重器的东西给你。”

    说到这里,轮回荒祖是望着李七夜,很明显,轮回荒祖是看得起李七夜,对李七夜有青睐之意。

    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含笑,轻轻摇头,说道;“我不否认,这一次我们来斩你,的确是为远荒宝藏而来。不过,对于我来说,宝藏那只是个附带而己,我的目的还是要斩你!我只是让这个世界明白,没有我李七夜做不成的事情……”

    “……黑暗中的巨头也好,那些窥视者也罢,识相的就给我盘着,这是我的世界,这是我的时代,这也是我的纪元,谁想当收割者,谁想让黑暗来临,我是不会介意让他的头颅高悬在十三洲的上空的!”

    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让所有大帝仙王心里面一震,这一席话有着大霸气,这不止是威慑九天十地,那是威慑一个纪元,这样的威慑要跨越时间长河,这种威慑在短时间是无法磨灭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