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046章陶村
下一页

    一战惊天,整个青洲经此一战之后都陷入了寂静,在短短的一夜之间青洲有众多大教疆国纷纷宣布封闭山门,其中包括了帝统仙门。

    曾经有强大无匹的老祖警告门下弟子,不得外出,不得惹是生非,在这非常时期甚至有大教疆国甚至是断了与外界的一切往来,更不允许门下弟子踏出山门并步,以免他们惹出什么祸端来。

    一战之后,青洲显得寂静,本来金戈成为天帝都是一件十分热闹的事情,但今天在青洲没有人去讨论金戈成为天帝之事。

    远荒的一战震撼着整个青洲,虽然说除了大帝仙王之外青洲的强者都无法亲眼观战,但灭世级的力量波动这些强者还是清楚能感受得到的,而道行浅的修士更加不知道是发生什么事情,但却被力量镇压。

    一战之后,强者不敢多去讨论这件事情,三缄其口,弱者无处知道这一战的来龙去脉,只听人说不可多谈。

    所以这一战之后导致了青洲无数修士强者都为之沉默,就算是有晚辈想知道这一天发生的事情,但是宗门内的长辈都三缄其口,甚至再三警告,休得去探讨,休得去追究,若有什么不测,将会为宗门招来灭门之灾。

    虽然说这一战之后青洲沉寂,但是众多的大教疆国封闭山门,这也带来了好处,因为年轻一辈都被禁足于宗门之内,使得他们都奋勇修练,在后来短短几年内使得青洲是人才杰出,俊杰众多。

    在这一战之后,李七夜离开了青洲,在战王天帝、齐临仙王他们联手之下,为李七夜打开了一扇通往于骄横洲的小闸门,通过了这道小闸门,李七夜顺利地抵达了骄横洲。

    李七夜来骄横洲是有他的道理的,除了要与从九界上来的南帝他们汇合之外,同时也是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骄横洲,十三洲之一,也是百族兴盛之地,在十三洲之中要以骄横洲居住的百族最多,而且百族也是在骄横洲扎根最久的地方。

    在骄横洲,百族十分的强盛,反而在这里神、魔、天三族显得弱小了不少。

    百族在骄横洲能有今天如此的强盛,除了先贤们的一代又一代的努力之外,最大的功劳也是属于骄横仙帝。

    当年骄横仙帝独断大世,强改洲名,把白洲改为骄横洲,而且同时宣布骄横族的所有百族都脱离神、魔、天三族管辖,从此之后奠定了百族在骄横洲的地位。

    所以骄横洲的百族子民都铭记着骄横仙帝这个名字,骄横仙帝这个名字世世代代被传颂着。

    李七夜抵达了骄横洲之后,并没有立即却与南帝他们汇合,他去了一个地方,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

    这里是一片起伏的山峦,在这里古树参天,鹰飞鹿走,飞泉瀑布处处皆是。

    虽然说这片山峦大地有村落零星散布,但更多的是人烟稀少,就算这十万大山之中有村落,那也是小村落而己。

    在这大山之中,李七夜此时背靠着石壁,远眺着遥远处的起伏青山和炊烟袅袅的小村庄。

    李七夜此时是坐在一座高耸入天的山峰之上,这座山峰笔直,四周都是峭壁,凡人根本就无法攀登上来。

    就是这样的一座四周都是绝壁的山峰,在这山峰之上却竖着一块块的墓碑,每一个墓碑只是寥寥几笔的写有名字,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了。

    这山峰上的坟墓上百座,每一座坟墓都是十分的普通,没什么装饰,甚至可以说是简陋。

    这一座座的坟墓是靠着背后的石壁,远望着前面起伏的青山和炊烟袅袅的村庄。这一座座的坟墓没有人来扫过,但却没有多少的杂草在此丛生,只有三三五五的绿草从石缝中探出头来,吹着徐徐的山风。

    李七夜把美酒泼洒在土地上,然后背靠着石壁,远眺着远处,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坛中的美酒。

    “其实看着夕阳慢慢老去,有儿孙绕膝老死,这也不算是一件坏事。就像凡人所说的那样,这是福寿双全,人生也算是无憾了。”李七夜喝着美酒,看着袅袅炊烟,不由淡淡地笑着说道。

    没有人知道,这一座山峰上埋葬着曾经一位位威慑十三洲的存在,他们之中不少是上神级别的强者,他们都曾经是最强悍的战将,曾经沥血沙场,让敌人闻风丧胆。

    微风吹拂着,李七夜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远方,过了许久之后,他轻轻地说道:“人就是那样,当你是如一只小小蚁蝼的凡人之时,你会向往修士,向往着那种飞天遁地、横跨千山万水的本事,向往着云里来雾里去的生活,都羡慕着食霞餐露的日子……”

    “……当你真正的成为了强者之后,经历风霜,参悟奥妙,看得太多了,知道得太多了,突然之间会觉得,做一个凡人其实是蛮好的,往往无知就是一种幸福,短短几十年间由出生到死亡,无需经历太多的折磨,有父母,有儿女,有生活,最后老死而去,这一切都足矣。”说到这里,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过了甚久之后,李七夜不由灌了一口美酒,最终不由笑了笑,轻轻地说道:“说来,我也羡慕你们,至少你们能放得下,你们可以解甲归田,可以放下一切,离开修士界,离开那横扫八方的岁月……”

    “……可惜,我不能,就算真的有那么一天我想了,但我也不能。走上这一条路,我是注定着不能回头,只能是一直走下去。不管现在是如何,未来是如何,我都只能是一直走下去,不能为谁停步,不能为谁驻足。”说到这里李七夜苦笑了一下,叹息一声,说道:“谁让我是李七夜呢!”

    李七夜坐在那里,喝着酒,看着远处,一坐就好几天,看着日起日落,看着云卷云舒,似乎这样的风景让他百看不厌一样。

    “再见了,朋友,安息吧。”最终,李七夜站起身来,抓起一把泥土,在指间散落,随风飘去,李七夜看了最后一眼眼前这一座座的墓坟,然后转身离开了。

    在这座山峰不远处,有着一个村庄,这个村庄不大,只有几十户人家而己,这几十户人家都是靠打猎为生,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

    这个村庄叫陶村,它叫陶村,那是因为这个村庄的村民都姓陶,至于他们是从哪里来,村庄的村民已经不知道了,他们能知道的就是他们祖上世代都居住在这里。

    陶村与其他的村落没有什么不同,村民们世代都是过着打猎耕种的日子,日出而作,日落而休,世世代代都是如此。

    在陶村的村头有一条小溪流过,溪水潺潺。当太阳缓缓从山上升起的时候,朝阳的光芒洒落于溪水上,闪动着点点的碎光。

    此时李七夜依靠在了溪边的一株老槐树上,在看着早晨的陶村。

    在这个时候陶村已经响起了朗朗的朗读之声,这一声声的朗读之声男女皆有,声音很稚气,是小孩子的朗读之声。

    这一声声的郎读之声乃是从村庄中的垛场传出来的,平日里垛场是用来晒谷物碾谷子的场地,但现在一大早村里的小孩子们都纷纷盘坐在地上,打坐吐息。

    “帝者,举头三尺,视神不动,心无息……”此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在垛场上有着一个女子盘坐在那里,一字一句,为村里面的孩子传授道法。

    “帝者,举头三尺,视神不动,心无息……”一个个盘坐于垛场之上的小孩子也跟着女子一句一字地朗读。

    这个传授道法的女子并不大,年有二八,颜貌也并非是倾国倾城,但看起来是赏心悦目,瓜子脸儿白净娇嫩,吹弹可破,一剪秋水,让人观之不由眼前一亮。

    女子没有抹脂扑粉,素颜朝天,穿着一身的布衣,十分的简朴,但却不损她的美丽,特别是她秀发随意地扎于背后,既显得落落大方,又有三分的俏灵之气。

    女子一字一句地传授道法,而几十个小孩子也都盘坐在那里十分认真专注地朗颂着这一字一句的法诀。

    当这样的一声声稚气的朗读音回荡于这个小村庄的时候给这个小村庄添增了不少的韵味,听起来特别的有活力,特别的好听。

    李七夜站在溪边,倚着大树,看着这样的一幕,听着这一声声的朗读之声,他不由莞尔一笑,恍然间过去的一幕又在眼前一样。

    在遥远的岁月里,也曾有人在这样的村庄中授道,那一个个孩子稚气的声音也曾在天空上回荡着。

    当太阳高挂的时候,女子也终于传授完了一篇道法,她站起来说道:“今日就到此为止,都回去吧。”

    “耶,回去吃饭了。”听到这话,有不少的小孩子兴奋地跳了起来,一阵风地往家里面跑去。

    “婷姐姐,你什么时候传我们本领,像姐姐那样能飞上天。”也有小孩子闪动着一双渴望的大眼睛,问这个女子。(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