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144章天庭之主


    “幽天帝——”李七夜看到幽天帝,笑了起来,说道:“不是冤家不聚首呀,当年我早就想杀你了,可惜,你躲了起来!”

    幽天帝,天庭之主,天庭现在的掌权人,事实上幽天帝也不仅仅是在现任的天庭之前。幽天帝的辈份和年纪都很大,在齐天帝之前,他早就威扬天下了,他甚至是在青木神帝之后第一位拥有十一条天命的大帝!

    而且混元天帝在年轻的时候都曾受过幽天帝的照顾,在遥远的岁月,幽天帝就已经掌执着天庭了。

    可以说,在古老的年代,幽天帝就扛起了神、魔、天三族的大旗,扛起了十三洲的大旗,而且幽天帝是神、魔、天三族的坚实拥护者,他曾经一次又一次打击百族。

    后来齐天帝的崛起,幽天帝退位,由齐天帝出任天庭之主的位置,但后来猎帝战役齐天帝被鸿天女帝斩杀,使得天庭无主。

    在有一段时间之内,有传言说世帝曾经出任天庭之主的位置,但后来世帝又卸任了天帝之主的位置,至于为什么世帝会卸任天庭之主的位置,具体原因不明,有传言说,世帝既掌执着浅家,又掌管着天权,事务实在是太多,所以卸任了天庭之主的位置。

    也正是因为如此,早就退隐的幽天帝再一次出现在了世人面前,再一次出任天庭之主的位置,重新接管了天庭。

    但有人认为,虽然说现在的天庭之主是幽天帝,但是真正掌执的人是世帝,因为在现在世帝的地位最高,声望也最高。

    当然了,在很久以前,幽天帝的地位和声望是无人能与之伦比的,毕竟他是最古老最强大的大帝之一,更何况当年他与混元天帝的关系极为不一般,他又是天庭之主,正是因为如此,这确立了幽天帝无上的地位。

    只可惜,岁月不饶人,齐天帝的横空崛起,让幽天帝退隐,把天庭重任托付于齐天帝,而再后来世帝举世无敌,从此之后就进入了世帝的时代,也正是因为如此,从此之后幽天帝和齐天帝才慢慢失去了色彩,特别是退隐的幽天帝,大家都快忘记了天族有着这么一位曾经位高权重的大帝。

    直到后来幽天帝重新出任天庭之主的时候,大家才再一次记起天族曾经有着这么一位了不起的大帝,曾经带着天族走向辉煌!

    “阴鸦,谁杀谁还说不定呢。”幽天帝冷冷地说道:“只可惜我当年未能杀死你!”

    作为阴鸦的时候,李七夜第一次来第十界之时,曾与幽天帝为敌,那个时候李七夜势单力薄,幽天帝曾经对李七夜下了追杀令,可惜未能杀死李七夜。

    “只可惜,你这只是痴人做梦而己。”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今天既然大家都好不容易相聚一场,那就让我们好好来热闹热闹吧。除了你们,还有人吗?如果没有,我就要大开杀戒了,错过了这一场盛宴,只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该杀的时候了!”此时幽天帝缓缓地站出来,其他的大帝仙王都缓缓地围拢过来,他们开始形成了一个最基本的绝杀大阵。

    在这个时候,不止是纵天教这些仙王加入这一场杀局,就算是虫皇仙帝、二世仙帝、百臂战神他们都纷纷的加入了这一场杀局。

    虽然说他们与幽天帝他们不是有预谋而来的,但这是属于天命的基本绝杀之阵,绝大多数的人都会。

    此时幽天帝他们占据了最绝杀最核心的位置,他们是主导着整个杀局的核心人物,他们是整个杀局的灵魂!

    此时连道门之后的世帝都站了起来,他冷冷地盯着眼前这一幕,似科随时都会出手加入这一场杀局一样。

    “来吧,那就让我们痛快杀一场吧。”李七夜看着眼前这一幕,露出笑容,徐徐地说道。

    虽然此时李七夜笑容很浓很浓,但他目光中已经闪动着恐怖无匹的杀意了,只要了解的人都知道,这就意味着李七夜是要大开杀戒了,要大杀八方了!

    “杀——”就在这刹之间,幽天帝长啸一声,“轰”的一声巨响,十一条天命浮现,天命的力量瞬间铺开。

    “轰、轰、轰……”剑帝、龙枪魔帝、羽沦魔帝……所有的大帝仙王都纷纷放出了自己的天命,而上神也都纷纷祭出了自己的图腾,瞬间所有的力量都灌入了这个恐怖无匹的杀局之中。

    如此多的天命,如此多的图腾,古世界弥漫着的力量恐怖到无边无境,似乎所有的力量把整个古世界撑爆一样,要把整个古世界毁灭一般!

    大帝仙王联手,最可靠的方法是天命之力的凝集,因为每一个大帝仙王的大道是不一样的,每一个大帝仙王的功法是不一样的,如果说大帝仙王想联手,没有长久的磨合训练,联手之时大道功法的威力并不大,甚至有可能因为各自为政,导致破绽百出。

    但是天命是一样的,图腾是一样的,这些力量都可以相互凝集,相互融合的,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发挥大帝仙王联手的威力。

    当然,大帝仙王联手也可以彻底发挥天命和大道的最终极力量,但这种联手不是一朝一日能成的,需要无比的默契,需要长时间的配合和训练,这就像合璧双仙王一样,他们的联手就是超越了本身天命和大道的威力!

    “轰——”在这刹那之间,天命耀世,所有的天命汇集在一起的时候,那种威力强大到无可匹敌,让世间的任何存在都为之颤抖。

    虽然说所有天命融合之时,都不可能发挥每一条天命最大的威力,但是这里是上百条的天命凝集在一起,那怕每条天命只是发挥一部分的威力,如此上百的天命凝集,所产生的天命力量那也是显得十分的恐怖。

    当样的力量汇聚而成的时候,任何人都不由为之颤抖了一下,再强大的大帝仙王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在这样的力量之下,十一条天命的大帝仙王只怕也会在这眨眼之间灰飞烟灭。

    “逃呀,现在应该逃,如果不逃再也没有机会了。”有仙王看到这样的一幕,都不由毛骨悚然,不由喃喃地说道。

    这样的阵容除了猎帝战役有过之外,举世之间再也没有过有此多的大帝仙王聚集而猎杀了。

    但是,李七夜站在了那里,依然不动,冷笑地看着眼前这样的一切,反而,这个时候李七夜是盯着世帝。

    而世帝也一样是盯着李七夜,他们世代为敌,没有人比他们两个人更了解彼此了,李七夜也好,世帝也罢,都在探试着彼此双方的杀手锏!

    在这一刻,在他们的眼中只有对方才有资格作为彼此的敌人,像幽天帝之流的,都不入他们的法眼!

    “浅老头,你自认为能逃得了吗?”在天命汇聚之时,李七夜依然平静,笑着对世帝说道。

    “阴鸦,你自认为你胜券在握吗?”世帝也是冷冷地说道。

    世帝有着世帝的杀手锏,李七夜有着李七夜绝杀技,双方不到最后,都不会摊牌,因为战争才刚刚开始!谁能笑到最后,只怕是在双方露出杀手锏的时候!

    “轰——”的一声巨响,古世界为之颤抖,在这一个时候,绝世大局化作了一座古老的庭院,只见这古老的庭院宛如在天地初开的时候便已经存在,它是古迹斑斑,尽管是如此,这样的一个庭院神威无上,弥漫于天地之间的威力可以镇杀一切,这样的一座庭院威不可侵犯,任何存在在它面前都必须訇伏。

    “天庭——”看到这样的庭院,有上神不由尖叫一声,此时所有的天命力量已经化作了天庭,这是天庭最高的象征,似乎它能代表苍天,可以惩戒裁决世间的一切!

    “轰——”的一声巨响,杀局己成,李七夜已经错过了最后的机会,在这刹那之间,天庭镇杀而下。

    “嗡——”在这瞬间,李七夜全身光芒璀璨,飞仙体、金刚不灭体、圣泉体、吞天魔体……十二仙体爆发,疯狂飙升,一个个领域打开,与此同时,李七夜的天命力量也轰鸣不止,散发了最璀璨无双的光芒。

    十三命宫垂落了无穷无尽的混沌,把整个世界化作了混沌的海汪,在混沌的弥漫之下,整个世界宛如刚刚被劈开一样。

    而与此同时,命宫四象也喷涌出了恐怖绝伦的力量,把李七夜整个人都填满。

    三大舟的力量更无需多说,它可以撑爆十三洲,让李七夜宛如化作了巨人一样,那怕他沉浮万世,都有着无穷无尽的生命力、都有着绝无伦比的力量。

    “砰——”的一声响起,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天庭镇杀而至,整个世界陷入了黑暗,如此恐怖的力量瞬间把所有的一切都轰得灰飞烟灭。

    在这样的杀局之中,不论你是大帝仙王还是无敌上神,都被这一击所镇杀,在这样的镇杀之下,你连渣都不留下!

    “开——”李七夜狂吼一声,双臂交叉,一击轰了上去,硬撼镇杀而至的天庭!

    ps:最近有人跟我说,萧生,你写书十年了,对于这十年的写作,有怎么样的感悟呢,要不要写点什么心得之类的。

    对于这样的话,让我心里面一动,但提笔千言,下笔无词,想着想着,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曾记得2003年的时候,开始写小说,那个时候只是兼职写而己,当时我最大的梦想是出版一本自己的书。

    在那个时候,我犹曾记得,用钢笔一个字一个词写到笔记本上,写好了,寄给出版社,写了一本又一本,但是,被出版社拒绝了一本又一本。

    有人问我,有过最绝望或最伤心的时候吗?我说,有。

    我曾记得,在2004年有一天,我打电话给出版社,问我的书能出版吗,出版社说没能过审,然后出版社就问我要不要把原稿寄回来,邮费自付,但,当时厚厚的原稿,邮费要五十元。

    而我却穷到连五十元都拿不出来,我犹曾记得,当时我在电话亭打电话,外面浠浠沥沥地下着雨。

    出版社的话让我沉默了一下,最后我说,不用寄回来了,我没跟出版社说,我付不起那个邮费。

    半年的心血,百万字的原稿,只是仅仅付不起邮费,就只好让它消失了。

    所以,我一直记得那一场雨,一直未能忘却!

    犹曾记得,当时我行走在街道上,很彷徨,很迷茫,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不该坚持下去。

    因为我爱文学,我爱写作,但生活让我不得不作出一个选择。

    在那个时候,我迷茫了好一段时间,但,我依然热爱文学,依然热爱写作,最终还是继续写。

    犹曾记得,在那个时候,网络文学才刚开始,我有时候也会去网吧,看看小说,所以,也就在那个时候,我心里面萌生了在网上写小说的念头。

    在2005年的时候,我把自己工作存的钱,买了一台电脑,在兴奋之余,开始踏上了网文之路。

    一直到2006年初,我决定全职写小说,所以我就辞去了工作,全心全力去写小说。

    在当时我是与一个网站签约了,写出了人生中真正意义上第一本面对所有读者的书——《箭穿万里》。

    我犹曾记得,当时第一个月的稿费是三千元,我是兴奋得睡不着觉,当时就给我妈寄回了两千元。

    当时,对于我来说,不仅仅是因为这钱的问题,更是因为有读者愿意看我的书,有读者愿意付费去看我的书,可以说,这是给了我人生最大的鼓舞,没有什么比有读者愿意掏钱愿意看我的书更值得我去努力,去奋斗!

    从那个时候起,我就踏上了网文这条漫长又艰难又让我值得持之于恒的道路。

    走过了十年,再去回首,如果说,有什么值得我去说,我只能说有两个字——坚持!

    这条路很漫长,有过艰难,有过低谷,也有过难过,但它也有着欣喜,有着丰收,有着快乐……

    我爱网文,我更爱文学,所以,在未来我会更加努力,希望有一天,能写出属于我自己的经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