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155章死棺


    石棺似乎没有经过任何雕琢一样,它天生就是如此,似乎它不是被人用什么材料打造或雕琢而成的石棺,而是它一生出来就是石棺的模样,浑然天成,似乎由天地所生一样。

    石棺上带着岁月的痕迹,这斑斑点点的岁月痕迹似乎昭示着这石棺比天地还要古老一样。

    这样的一具石棺出现的时候,带着一种让人说不清楚的气息,一股让人捉摸不透的力量,这种气息、这股力量似乎不属于这个世界,不属于世间的任何力量一样。

    就是这样的气息、这样的力量,却能让大帝仙王为之窒息,因为这具石棺中拥有的力量太恐怖了,这样的力量只怕不是他们所能抗衡的,或许也唯有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才能抗衡。

    看到这一具石棺,李七夜露出了笑容,目光跳动了一下,徐徐地说道:“死棺,传说的确是存在于世,今天终于露脸了!”

    “死棺——”听到这个名字,就是剑帝也大吃一惊,说道:“传说中九大天宝之一的死棺!”

    “九大天宝!”听到这样的话,其他的大帝仙王都大吃一惊。

    他们当然知道九大天宝是意味着什么,一旦拥有了九大天宝,那是何等恐怖的力量,一旦拥有了九大天宝中的一件,那怕是纪元重器,那也无法与之相比。

    传言说,当年古冥肆虐十三洲,除了他们足够强大,足够邪恶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传言说古冥拥有着九大天宝之一的体方!

    死棺,作为九大天宝之一,它是对应着是九大天书之一的《死书》!

    “轧——轧——轧——”在这个时候,死棺缓缓地打开,听到开了一小半的时候,听到“嗡”的一声,只见死棺里面吞吐着光芒,似乎那里有着世间最为恐怖的力量一样。

    “噼啪、噼啪、噼啪……”一阵阵闪电轰下,死棺不知道有什么吸引的地方,竟然一下子把所有的天诛吸引了过去。

    随着一阵阵轰鸣的声音响起,所有的天诛都疯狂地倾泻而下,全部都冲入了死棺之中,似乎死棺中有着无穷无尽的空间和力量一样,它不止是可以容纳所有的天诛,而且它还能承受得起如此恐怖天诛的轰杀。

    头顶上的天诛消失了,幽天帝他们全部都松了一口气,这总算是救了他们一条命,但他们看着光明魔帝的时候,他们又有些惊疑未定,因为他们都知道光明魔帝是死在天诛之下的。

    “多谢道友相救。”幽天帝回过神来,忙是向光明魔帝抱拳说道。

    “我们三族本是同源,我们都是一家人,不必如此客气。”光明魔帝笑着说道。

    虽然说光明魔帝是救了他们,但依然有大帝仙王抱着警惕的姿态,如剑帝,因为光明魔帝的天命竟然是黑暗的,这让他们心里面有着不好的预感。

    “道兄,我们现在该联手,杀了阴鸦!”此时光明魔帝沉声地对幽天帝他们说道。

    光明魔帝这样的话让幽天帝他们犹豫了一下,在此之前,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要杀了李七夜,这一次还真的是打幽天帝他们打怕了,特别是天诛降下,这让他们心里面留下了阴影,他们想不通为什么阴鸦能召唤天诛!

    “道兄,错过了这一次机会,只怕永远都没有良机,以后只怕我们三族将会万劫不复。就算今日能逃掉,但他日阴鸦也会一一清算!他日道兄试问能纠集如此多的同仁联手吗?能有着这样的绝世良机以’平乱诀’锁定阴鸦吗?”光明魔帝沉声地说道。

    光明魔帝的话让幽天帝他们心里面一沉,道理他们都懂,但,这一战的确让他们心里面发毛,阴鸦太恐怖了。

    “更何况,道兄,我们有死棺撑腰,天时、地利、人和皆有,此时不斩阴鸦,还待何时?”光明魔帝沉声地说道。

    “死棺是何人的?”剑帝也盯上了死棺,对光明魔帝沉喝说道。

    “是何人,未来你会明白。”光明魔帝沉声地说道:“举世之间,并不见得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最强大,我们神、魔、天三族还有更加强大的人未出而己!道兄,三思,若是诸位不愿意为三族一战,那在下也只好一走了之!”

    光明魔帝这样的话,让幽天帝他们心里面一凛,光明魔帝这话不止是晓于大义,也有威胁之意,现在是死棺挡下了天诛,如果光明魔帝一走了之,那么天诛会再一次降下。

    “好,三族危难之间,我们应当齐心协力,屠了阴鸦,未来便是我们的纪元。”幽天帝一咬牙,觉喝道。

    此时其他的大帝仙王都相视一眼,在这一刻他们没得选择,他们要么是硬抗天诛,等着世帝再一次杀回来,要么是与光明魔帝联手,或者这还有杀死阴鸦的机会,毕竟光明魔帝背后有死棺这样的九大天宝撑腰!

    事实上,他们这些大帝仙王也很想搞清楚,光明魔帝背后的人究竟是谁,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才会拥有死棺这样的九大天宝!

    在这一刻,幽天帝他们也明白为什么光明魔帝没有死在天诛之下了。

    “好,我们当齐心协力。”光明魔帝大喝一声,说道:“我愿为各位道兄开路,身先士卒,各位道兄全力施展’平乱诀’便可!”

    光明魔帝也是说得到做得到,第一个冲在了最前面,直接堵上了李七夜。

    事实上,李七夜一直站在那里,他甚至连看都没看光明魔帝一眼,他只是盯着那具死棺而己,可以说此时此刻只有这具死棺能入他的法眼了。

    要知道,李七夜拥有了《死书》,现在如果能得到与《死书》对应的死棺,那简直就是如虎添翼。

    “一位十一条天命的大帝,魔封血统,号称是炎帝的继承者。”当光明魔帝堵上来的时候,李七夜这才收回目光,看了光明魔帝一眼,笑着说道:“你有资格号称是炎帝的继承者吗?别丢了炎帝的脸。炎帝一生战绩无双,傲视万世,一代伟男子。你只不过是堕入黑暗的走狗而己,给黑暗中巨头做引路人的走卒而己,也敢大言不惭说自己是炎帝的继承者!”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剑帝他们沉默,虽然他们不知道光明魔帝发生了什么事,但剑帝他们很清楚,光明魔帝已经跟他们不是同一类人了。

    被李七夜揭穿了老底,如此蔑视的话,让光明魔帝老脸是火辣辣的,毕竟当年他也是威名赫赫的大帝,他可是掌管过魔族最强大的大帝组织——明台!

    现在他成为了别人的走卒,成为了黑暗的引路人,这的确是有点说不过去。

    “阴鸦,你也休狂,你狂得太久了,早就有人看你不顺眼了,必定收拾你!”光明魔帝冷声地说道。

    “是,我一直都狂。”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不过嘛,想收拾我,凭你也配?”

    说到这里,李七夜不屑的目光冷视着光明魔帝,说道:“论黑暗,我经历的比你还多,论杀伐,你算什么东西!让你背后的主子出来吧,我倒要看一看他比轮回荒祖如何!”

    “嘿,你太自以为是了。”光明魔帝冷笑一声,说道:“轮回荒祖的确是了不起,但,他是过去的人,不属于我们纪元,他再强大,也受到局限,但,有些人比你想象中还要强大!他们比你活得更加久远,更加古老,他们才是这个纪元的主宰!”

    “我知道,有些人只不过是做了缩头乌龟而己。”李七夜笑了起来,大笑地说道:“再强大的缩头乌龟,那也依然是一只缩头乌龟。叫你的主人出来,告诉他,我既然能斩过去的黑暗巨头,我一样也能斩现在的黑暗巨头!”

    被李七夜如此的蔑视,这让光明魔帝脸色很难看,冷笑地说道:“阴鸦,你也休得狂,你也只不过是这天地棋局中的一枚棋子而己,有何值得去得意!”

    “我是天地棋局的一枚棋子?”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那你认为谁才是下棋的人?你背后的主人吗?你和你主人自认为吃定我了吗?不,是我吃定了你,我就在今天等着你们的出现!唯一让我意外的是,只是来了引路人!以我看,你只不过是探路石而己,随时都可以放弃!”

    事实上,在很久以前,李七夜就布下了这样的大局,等着今天的到来,他就是要引出黑暗中的巨头!

    在屠杀轮回荒祖的时候,那只不过是一个开局而己,让黑暗巨头明白他有屠杀他们的力量。

    到了这个时候,黑暗巨头必定坐不住,所以天神书院危难,这正是设局的好时机,只要他陷入众帝围攻之中,只怕黑暗巨头也会趁着这个机会铲除他!

    也正是因为如此,李七夜引出了死棺,唯一让李七夜遗憾的是,黑暗中的巨头依然是深隐不出,依然是十分慎谨!

    “阴鸦,休唇舌之利,今日让我们一见生死!”光明魔帝大喝一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