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190章大剑门
    大剑门,乃承的乃是狂庭的道统,乃是《狂经》的一个很小的旁支,可以说,整个大剑门的心经、真法都是以《狂经》为起源。

    大剑门,也曾经是荣耀过,曾经是实力显赫,也曾为狂庭立下不少的战功,只可惜,后来大剑门没落,争权夺势失败,也正是因为如此,被狂庭放逐到了狂庭道统的遍远疆土之上。

    大剑门被放逐到这里,乃是为逛庭的祖宗门守墓,也正是因为如此,大剑门从此是一落千丈,从此再也没有声名,成为了一个默默无名的小门派。

    大剑门所守的地方号称是狂庭的祖墓,事实上,在这里没有什么坟墓可言,大剑门所守的祖墓那只不过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深渊而己。

    这个巨大无比的深渊被狂庭称之为祖渊,传言说,这个深渊埋葬着狂庭的一些劳苦功高的先祖,而且甚至有传言说这个祖渊乃自是出自于狂庭的始祖——狂祖!

    传说,狂祖筑祖渊,以埋葬开疆拓土的诸位先祖,甚至有后人认为,连狂祖都并未羽化登仙而去,把自己埋葬于祖渊之下,待得他日,以羽化登仙。

    不管这种传言是真是假,总之关于祖渊的事情,在狂庭之内已经很少记载,能找到的那也只是寥寥片语而己,总之在后世没有听说过哪一位先祖下葬于祖渊。

    所以,这使得狂庭的一些后代所猜测,祖渊所葬的只怕是狂庭第一代的开宗立派的诸位先祖,后世的诸位先祖都未下葬于祖渊。

    按道理来说,能守先祖下葬之处,是一种荣耀。但事实上,先祖离后世已经太久远了,而且后世的历代祖宗都未在祖渊下葬,这使得祖渊早就是名存实亡,已经是成为了一片荒废之地了。

    大剑门被放逐于这偏僻之地,以守祖渊,听起来是十分的荣耀,事实上,整个大剑门是被打入了冷宫。

    但,这是无奈的事情,大剑门的基根只不过是狂庭道统之下的旁支梢末而己,区区一个大剑门,又焉能对抗狂庭的命令,也唯有被放逐,在这里守着祖渊了,大剑门唯一所能寄托的就是门下弟子能出些人才,让大剑门崛起,重归狂庭的权力中心。

    如果大剑门的门下弟子都不争气的话,那大剑门想崛起,那简直就是痴人做梦了,否则的话,也就只有他们祖宗显灵庇护,才能让他们大剑门崛起了。

    但,大剑门好像真的是走了大运,似乎狂庭的祖先的确是显灵了,因为这一天一大早,在祖渊的万丈深渊之处竟然悬浮着一具木棺。

    “看,那是什么东西——”一大早最先发现这具木棺的乃是大剑门下的一个弟子。

    这个弟子带师兄弟一大早起来就按例巡逻,在经过祖渊那巨大无比的深渊旁边的时候,眼尖的他竟然看到了深渊之下竟然悬浮着一具古棺。

    祖渊巨大无比,它就像是巨兽张开的血盆大嘴一样,远远看起,就让人不寒而栗,而且整个祖渊是深不可测,没有人知道祖渊究竟有多深。

    自从大剑门被放逐到这里守祖渊之后,就有人去探过祖渊,但是下面深不见底,没有人能下到深渊最底处,而且越往下就越寒冷,没有人能承受得了这祖渊的寒冷。

    一直以来,祖渊都十分的平静,从来都没发生过任何事情,所以守着祖渊的大剑门弟子早就习惯了祖渊的存在了,也习惯了祖渊的平静了。

    今天突然冒出了一具古棺,这把巡逻的所有弟子都吓了一大跳,所有弟子纷纷望去,只见一具古棺悬浮在祖渊之下,古棺十分的古朴,似乎它已经是经历了千百万年的雕琢一般,此时古棺之上还挂有不少的冰棱,似乎它是从冰川深处飘泊而来的一样。

    看到突然悬浮在祖渊之中的木棺,大剑门的弟子都一下子吓懵了,一时之间,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

    “快告诉门主!”回过神来之后,立即有弟子飞快去禀报门主。

    大剑门的门主诸奇乃是一位看起来是年轻五旬的老人,他在大剑门也算是有实力的高手了——九级真徒。

    当然了,九级真徒要不说是放在万统界,就算是放在狂庭,那也只不过是一位微不足道的小修士而己。

    但谁让大剑门现在已经没落,有总比没有强,所以九剑真徒,也勉强出任大剑门的掌门了。

    大剑门门主诸奇一听到祖渊下飘浮起了一具古棺,这把他都吓了一大跳,自从他们大剑门被放逐到这里,祖渊就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事,现在突然冒出一具古棺,这怎么不把他吓得一大跳呢。

    回过神来之后,诸奇召来了几位大剑门的长老,都第一时间赶到了祖渊了。

    看着祖渊之下所悬浮着的那一具古棺,诸奇与几位长老都不由面面相觑了一眼,他们看着这样的一具古棺,都不知道这是一件好事,还是一桩祸事,所以一时之间诸奇他们都有点束手无策,毕竟他们大剑门已经没落,他们虽然说是门主、长老,但都没有经历过多少的风浪,跟土包子差不了多少。

    “昨夜可以动静,可有异样?”好不容易回过神来,诸奇询问门下弟子。

    负责巡逻的门下弟子都相视了眼,最终都纷纷摇头,说道:“禀门主,我们按更巡逻,在祖渊未发现任何异样。”

    “捞起来。”最终大剑门门主诸奇与长老们相商了一下,吩咐地说道。

    最后大剑门的几位长老出手,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这才把悬浮在祖渊处的古棺拉了上来。

    当古棺拉了上来之后,大剑门的门主诸奇和长老心里面都不由跳动了一下,他们都不由紧张起来,因为他们也不知道古棺里面装的是什么,他们不知道从祖渊之处冒出一具古棺了,这对于他们大剑门来说是一件天赐良机,还是一桩祸事。

    最终,诸奇和长老们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他们合力地打开了这一具古棺,这古棺并不难打开,没有任何封印。

    当一打开,诸奇和几位长老立即看到了里面躺着一个人,十分的年轻,这顿时让诸奇和几位长老脸色大变,立即把古棺封上。

    “抬回去,抬入锦阁之中。”诸奇和诸位长老相视了一眼,立即吩咐门下弟子。

    大剑门把古棺抬回了锦阁之后,诸奇立即吩咐门下弟子,说道:“休得走漏风声,否则必严惩。”

    大剑门的弟子也不知道古棺之内是什么,听到门主如此的郑重,都不敢大意,守口如瓶。

    锦阁乃是大剑门用来招待贵宾的地方,但此时里面却摆着一具古棺,显得有些突兀,也有些古怪。

    最终,门下的所有弟子都退下去了,诸奇与诸位长老相视了一眼,他们几个人亲自动手,把古棺拆了。

    只见那是一块巨大的冰块,冰块之中冰封着一个人,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人,透露冰块,看到这个年轻人穿着一件战衣,不像是他们这个时代的人,似乎这样的一个年轻人不属于他们这个时间。

    这冰块十分的寒冷,好像难于融化一样,只要诸奇他们一接触到冰块,这都使得他们身体被冻僵,都会开始冰封。

    看着冰封中的年轻人,诸奇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一开始他们还以为古棺中会躺着某一位老祖宗,但古棺中躺着的是一位看起来很年轻的年轻人,这让诸奇有点束手无策。

    但最让诸奇束手无策的是,他们不知道冰封中的这个年轻人是活着还是死了。

    “这,这会是外面掉进来的棺木吗?或许有人抛尸。”有长老都不由为之疑惑地说道。

    “只怕不可能,如果真的是外人抛尸,早就一沉到底,大家都知道,一旦掉入深渊,再也没有出现过。”另外一个长老说道。

    大剑门就有弟子掉入祖渊,掉下去之后,再也没有回来过,生死不明,可以说,一旦掉入祖渊,不可能爬上来。

    “或者,真的是我们狂庭的先祖。”有一位长老打了一个激灵,说道:“我们狂庭不也有传言说,总有一天,我们的先祖会从祖渊复活,登临三界,羽化登仙吗?”

    听到这位长老的话,诸奇和其他的长老都不由面面相觑,他们也听过这样的传说,但从来没有人把它当真,毕竟千百万年以来,祖渊都是悄然无声,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也正是因为如此,后世从来没听说有那一代祖先再会把自己葬入祖渊之中。

    “找个细心的弟子来照顾。”最终诸奇吩咐地说道:“待玄冰融化,便知道一些情况了,是死是活,那时便知。”

    最终,诸奇吩咐下去,找了一个细心又有耐心的女弟子来照顾玄冰所封的年轻人。

    当然,这个被冰封的年轻人,也正是刚来到三仙界的李七夜。他一来到三仙界,枯古院悬崖下老头子的记忆就全部浮现,李七夜本来是欲进入老头子所创建的道统,没有想到,刚进入道统的秘密坐标,他就瞬间被冰封了,被老头子坑了一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