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205章谁能打动他
    看着地面上的三件宝物,不少人心里面怦然心动,大家都是垂涎三尺,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去打动眼前这个老人好。

    “老人家,我这里有一壶春暖酒,乃是我们叶流国的极品陈酿,你要喝一口吗?”此时有一个青年取出一壶酒,打开,一时之间酒香弥漫,让人垂涎欲滴。

    “好香,好酒。”闻到了这样的酒香,很多人都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忍不住说道。

    “这是我们叶流国的极品,能解馋。”这个青年也不免有三分得意,毕竟这壶好酒他来得也不容易。

    “老人家,要喝一口吗?”此时这个青年把好酒递给了这个老人。

    但是老人始终都是垂着眼皮,好像睡着了一眼,看都不看眼前这个青年一眼,更是没有看这壶中的美酒一眼。

    见老人没有反应,这个青年只好悻悻地收起了美酒,无奈地退到一边,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来打动眼前这个老人。

    “老人家,我修行三千年,在石崖之下经历风吹雨打,我为了大道,披荆斩棘,日夜与虎狼为伴,常常受到凶物的袭击,只希望有一件宝物防身。”有修士把自己说得凄惨一些,想借自己凄惨的经历来打动眼前这个老人。

    但是老人依然是垂着眼皮,依然像睡着一样,理都不理眼前这位修士。

    接下来有好几个修士都换了好几种方法,怎么样的方法都有,有人给老人许诺豪言壮语,有人把自己说得凄凄惨惨,也有人想用其他东西来与老人交换宝物,但老人不为所动。

    在所有人都为之失望,都觉得有可能是这个老人在戏弄大家的时候,一个少女站在了老人的面前。

    这个少女大约有十六七岁的光景,穿着一身粗布衣,她长得秀气,麻绳束着秀发,让人一看就知道她出身于低微,虽然修练过,但道行很浅很浅。

    少女站在这个老人面前,有几分的娇怯,似乎她是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站出来表现自己,粉脸发烫。

    但这个少女最后还是鼓起了好大的勇气,低头螓着,轻轻地说道:“老前辈,我,我,我想要一件宝物守护着我,我,我们的木庵,因为,因为我们木庵不安全,有,有东西在,在窥视着,好,好像是邪物……”

    当这个女孩说这样的话,在场的很多人都觉得不可能的事情,在她之前又不是没有其他人打过这种悲情牌。

    但是,这位少女话还没有说完,好像是睡着的老人突然睁开了双眼,他拿起了三件宝物中的中间那件宝物,塞入了少女的手中,说道:“放在庵前供着便可。”

    这件宝物突然塞入了自己的手中,这让少女一下子呆住了,事实上她站出来说这话的时候,她都没有丝毫的信心,但想到自己的处境,她也只是试一试而己,她心里面根本就不抱着任何希望。

    但现在老人却把一件宝物塞入了她的手中,这突然而来的惊喜那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让少女一时之间都回不过神来。

    不止是少女震撼得回不过神来,在场的其他人都回不过神来,因为大家都已经认为这是老人戏弄大家了,但现在老人竟然把一件宝物送给了一个少女,只是凭着如此简单的一席话而己。

    这个少女回过神来之后,忙是向老人拜了拜,迅速离开了这里,眨眼之间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这,这,这竟然是真的!”大家回过神来之后,都被震撼得说不出话来,说话都有些结巴。

    要知道,老人摆在地上的宝物都是好东西,绝对是珍品,少女凭着一席话就能得到这样的一件宝物,这是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呀。

    “这是真的,不是戏弄我们!”所有人回过神来,都纷纷讨论,本来都想散去的观众又再一次围了上来,他们都想得到这样的宝物。

    “这,这,这太夸张吧。”看到这样的一幕,朱思静都被震撼住了,这位老人的宝物如果落入他们大剑门,那是可以成为世代的镇门之宝,对于她来说这简直就是无价之宝,但是,这个老人说送就送,这简直就是打破了她的常识,超越了她的想象。

    试问世间,有谁会随意地送一件无价之宝给一个不认识的人?这简直就是疯了。

    “奇人奇事,又焉能用常识去理解,这不是你能想象的。”看着这个老人,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前辈,我出身于百葬山,我们家世代以守护凡人为己任,近日有异邪入侵我们山庄,叔伯死伤惨重,还请前辈赐我一件宝的护山。”在少女离开之后,有一个青年反应机灵,扑嗵一声跪在这个老人面前,声泪皆下。

    但是,老人只是摸出了一件宝物,放在了两件宝物中间,补上了刚才送出的宝物,然后闭上眼睛,静静地坐在那里,对于这个青年理都不理。

    这个青年哭诉着自己家族的苦难,但是,老人依然不理会,最后这个青年只好识相地退下去了。

    “前辈,我妹妹自幼多病,有魔魇缠体,还请前辈赐下一件宝物为她护体。”一时之间,不少人学那个少女,打起各式各样的悲情牌了。

    但是不管这些人怎么样打悲情牌,都无法打动这个老人,这个老人依然是闭着眼睛,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为什么其他人不行,而刚才那个少女却可以,并不是每一个人的故事都是假的,也有人的凄惨故事是真的。”王涵观察了很久,最后她不由为之十分奇怪地说道。

    王涵观察得很仔细,也想从这其中看了一些端倪来。

    “这与故事悲惨不悲惨没有关系。”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世间多少可怜人,谁能一一去拯救。能打动他的不是悲惨的故事,而这背后所藏着的秘密!”

    “背后所藏着的秘密?”王涵不由轻轻地昵喃,仔细地想着刚才那位少女的话,她也无法分析出来这背后究竟藏着怎么样的秘密去打动这样的一个老人。

    好些人都没办法打动这个老人,不管他们把自己的故事说得如何的悲惨,老人理都不理,依然坐在那里,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看到这样悲剧的故事没办法打动这个老人,其他的人开始尝试着换其他的方法,欲打动这个老人,但都没有什么效果。

    “让我来试试——”就在这个时候,有个底气十足的声音响起,大家转过头去,只见一个气势不凡的青年站在了那里。

    “是彭家庄的少主,彭少主来了。”立即有人认出这个青年的来历,大声说道。

    这个青年正是曾经在皇宫中斥喝李七夜的彭家庄少主彭威锦,他来到骄横商行听到这样有趣的事情,也立即赶过来了。

    此时彭威锦上前,看着这个老人,鞠了鞠身,然后缓缓掏出了一个瓶子,他打开瓶子,随时飘出了一股淡淡的药香。

    “长生丹——”有识货的老修士一闻到了这样的药香,立即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不由吃惊地说道。

    听到“长生丹”这三个字,顿时让不少人双目一亮,特别是上了年纪的修士,都不由望着这个玉瓶。

    “前辈,此乃是我们狂庭道统的叶老亲手所炼的长生丹,千金难求,我以此丹换前辈一件宝物如何?”此时彭威锦对老人说道。

    “叶老,狂庭道统最有名的炼丹师。”听到这话,在场的不少修士都为之惊呼一声。

    “出自于叶老之手的长生丹,这简直就是无价宝呀。”有老一辈的修士都不由口水直流,这样的好东西,他们都怦然心动。

    对于他们这些上了年纪的老修士来说,如此一颗的长生丹,那简直就是无价。

    “的确是好东西。”此时化妆成小厮的王涵都不由点头说道:“叶老是我们狂庭道统最了不起的炼丹师,最擅长长生丹了,出自她手中的长生丹,称得上无价。”

    “是呀,听说楚营的一位老祖曾向他老人家求一颗都未得。”杨胜平也曾听过叶老的大名,当然像他这样的存在,没有资格向叶老求得长生丹。

    要知道,叶老虽然出身于小国,但他在狂庭道统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狂庭道统的四大势力都有拉拢他的意思。

    在这个时候,所有的都看着老人,毕竟眼前这个老人的年纪一大把了,对于任何年老寿衰的修士,都是十分渴望长生丹的,对于他们即将寿衰的他们来说,还有什么比得上延长自己衰命更重要呢?

    很多人都以为彭威锦的长生丹能打动这个老人了,但是这个老人只是坐在那里,垂着眼皮,一动都不动,根本就不为彭威锦的长生丹所打动。

    “再加一颗如何?”最后彭威锦一咬牙,再取出一瓶,这是他仅有的长生丹了,他也是花费了无数心血才换回来的长生丹,只是现在他十分垂涎眼前这位老人的宝物,才会拿出两颗长生丹来跟眼前这个老人换。

    但,老人对长生丹一点兴趣都没有,理都不理彭威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