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232章陈泰合
    彭楚君连滚带爬逃入了上部陈家的营地之中,他刚冲入了上部陈家的营地之中之时就倒地不起,他受了极重的伤势,可以说当他逃入陈家营地的时候都已经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已经是强弩之末。

    “救我——”倒在了陈家营地的彭楚君立即大叫一声。

    彭家庄乃是上部的一个旁支,它更是曾好几代人与陈家联婚,虽然说彭家庄并不是陈家最强大的盟友,但不管如何说,彭家庄依然是陈家的盟友,而彭楚君与陈家家主、诸位长老交情都很深,所以上部陈家不可能见死不救。

    所以彭楚君倒陈家营地中的时候,陈家弟子立即把他架入了营地内救治疗伤。

    就在刹那之间,上部陈家的营地响起了一阵阵“铛、铛、铛”的刀剑巨盾的时候,一支支队伍到位,前后辕门,左右两翼,陈家军团的铁骑把整个营地守得水泄不通,整个营地在这刹那之间变成了一座巨大无比的堡垒,这样的一座堡垒是固若金汤,难于攻破。

    毫无疑问,在救下彭楚君的时候,上部陈家立即进入了备战状态,他们如临大敌一样。

    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所有人都看着李七夜,也看了看陈家的营地。

    李七夜只是笑了笑,缓缓地往陈家营地走去,他走的并不快,每一步都走得很轻松,但是当李七夜每迈出一步的时候,就好像牵动了所有人的心脏一样,所有都不由屏住呼吸,特别是李七夜离陈家营地越来越近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都不由握着双手。

    片刻之后,李七夜已经走到了陈家的营地之外了。

    “喝——”随着陈家子弟的一声大喝,听到“铛、铛、铛”的一声声长枪之声响起,只见一把把寒光闪烁的长枪瞬间竖起,一把把寒光闪烁的枪尖斜指着李七夜,一下子宛如是形成了刀山枪林一样,枪尖刀刃是一层紧叠着一层,想要冲入陈家营地,只怕是需要趟过眼前这样的一座座刀山枪林。

    一时之间,整个陈家乃是杀气弥漫,肃杀的气息笼罩着整个陈家营地。

    看着陈家营地杀气弥漫,固若金汤,所有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上部作为狂庭道统的四大势力之一,陈家更是上部的中流砥柱,从这样的一个营地就足可以看得出陈家的实力,他们的确是名符其实,他们拥有着足可以挑战狂庭道统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门派的实力。

    “尊驾,请止步!”在李七夜靠近的时候,陈家子弟立即大喝一声,警告地说道:“请莫自误!”

    虽然说陈家的弟子已经是警告李七夜了,但他们也一样紧张,全身的神经也是紧紧地绷起,李七夜刚才大开杀戒的凶猛他们也是亲眼所见的,彭家庄的几千弟子在短短时间之内被李七夜戮杀而尽,他们一时之间也没有底气能挡得住眼前这位凶人。

    不过所幸的是,他们陈家比起彭家庄来不知道强大多少,他们还有更强大的依靠,他们拥有着强大无匹的老祖,这也是他们陈家最大的底蕴。

    “砰、砰、砰”一声之间一阵整齐的步伐之时响起,此时只见京师少保陈舒伟带着两支铁骑瞬间奔了出来,奔至辕门之外。

    他这两支铁骑如燕翎一般左右包括而至,不论是陈舒伟还是这两支铁骑的陈家弟子,全身都穿着战铠,厚厚的的战铠包裹着他们的身体,只露出了一双眼睛。

    陈舒伟和每一个陈家弟子身上的战铠都是闪烁着寒光,这样的战铠让人一看便知道这是以宝金百炼而成的真铁祭炼而成的战铠,这样的战铠防御极为强大,一般的强者很难打穿这种战铠的防御。

    这样的的两支队伍,左右狂奔而出的时候,宛如是两股钢铁洪流,可以撞毁挡在他们面前的一切障碍一般,有着锐不可挡的气势。如此凶猛强大的铁骑,只怕让很多看了都不由在心里面发怵。

    陈家的强大,那也并非是一句空话,他们陈家的军团,的确是身经百战,曾经征战过四方,拥有着足够强大的实力。

    陈舒伟此时率领着两支铁骑瞬间奔至辕门,挡住了李七认的去路,气氛一下子显得特别的紧张、特别的凝重。

    “李道兄,请止步。”此时陈舒伟徐徐地说道:“军营重地,不要随便闯进来。”

    看着挡住自己去路的陈舒伟和两支铁骑,李七夜只是淡淡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一群土鸡瓦狗而己,也想挡得住我?”

    这话一出,让在场的许多修士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这样的话也实在是太霸气了,如果还没有灭彭家庄的时候,大家都会一致认为李七夜太过于狂妄了,不知天高地厚,但是,现在那怕李七夜说出再狂妄的话,谁都不敢多嘴,更不敢去妄议,刚才李七夜凶残的屠杀,已经足够说明了一切。

    一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陈舒伟顿时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们上部陈家,虽然不是狂庭道统最强大的门派传承,他们的铁骑也不算是狂庭道统最强大的军团,但是他们陈家的实力在狂庭道统绝对能排入前五。

    如此强大的实力,竟然在李七夜口中变得一文不值,他们这一支久经沙场的队伍到了李七夜口中变成了土鸡瓦狗,这怎么不让陈舒伟脸色难看到极点呢?

    何止是陈舒伟脸色难看,就算是他身后的两支铁骑的所有弟子都不由怒视李七夜,他们都是血洒沙场的人,经历过生死,今天被李七夜如此的邈视,这让他们又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呢。

    “尊驾,未免太狂了一点吧。”此时陈舒伟口气也变得不一样了,冷冷地说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举世之间,强者辈出,你自认为无敌吗?”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话说的倒不错。”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不过嘛,这都是浮云,对于我而言,我便是无敌!你们也的确只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己。”

    再一次被李七夜如此的邈视,这顿时把陈舒伟他们气得哆嗦,他们笑傲狂庭道统,不知道多少门派强者在他们面前都要点头哈腰,今天却被李七夜如此的邈视,在他口中是一文不值,这实在是让他们心里面都憋了一股的怒气。

    “尊驾,请回吧。”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沉稳而强劲有力的声音响起,在陈家营地之中站出了一个老人,徐徐地说道:“恕我们陈家今日不开门迎客,请恕罪。”

    这个老人站在那里,宛如一棵劲松,气势非凡,他是两鬓白发苍苍,目光宛如闪动一样,不怒而威,他站在了那里,真圣的气息弥漫,如是磅礴凶猛的惊涛骇浪。

    “陈家的家主,老尚书。”看到眼前这位老人,有人认出了他的来历,不由惊呼一声。

    看到这个老人,不少人肃然起敬,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甚至有人向他一鞠首。

    眼前这位老人正是陈家现任家主陈泰合,他曾经是出任过狂庭道统的兵部尚书,也曾经主持过上部的大小事务,可以说是一个位高权重的人,他也是陈舒伟的父亲。

    眼前这个老人不止是位高权重,实力也是十分的强大,他是一位大境真圣,曾经是狂庭道统的风云人物,后来为自己儿子让路,退于幕后,这才极少露脸。

    陈泰合的一出现,引起了不少人的意外和吃惊,大家都没有想到陈泰合竟然亲自来了缺牙山。

    要知道,狂庭道统的皇帝还没有驾崩的时候很有可能是一位大境真皇,而陈泰合他竟然是一尊大境真圣,比起狂庭道统的皇帝来,陈泰合是足足强大了一个境界。

    这可想而知陈泰合有着多么强大的实力,可想而知他在狂庭道统中拥有着多么高的地位。

    不少人对于陈泰合是有着几分敬意,甚至是有着几分的敬畏。

    至于李七夜,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只是很随意地看了陈泰合一眼,平淡地说道:“你们接不接客,关我什么屁事。只要你们交出彭楚君,我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这样的话一说出来,作为少主的陈舒伟脸色就不好看了,不由怒视李七夜,陈泰合倒是经历过风浪,他也不生气,徐徐地说道:“尊驾,杀人不过点头地,得饶人处且饶人,彭家庄已经兵败如山,他们已经付出了这个代价,以后彭家庄再也不敢与尊驾为敌,尊驾放过彭家主一马又有何妨呢?”

    陈泰合这样的话听起来是十分有道理,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不由看着李七夜。

    “我做事,还不需要你来指点,一只蚁蝼指点大象该怎么样做,那就显得可笑了。”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我这个人做事很简单,如果你们不交出彭楚君,那我就踏平你们陈家,这是很简单的选择,你们自己选择吧。”

    “好大的口气——”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陈舒伟第一个就沉不住气,忍不住怒喝了一声,愤怒地瞪着李七夜。

    不止是陈舒伟一个人怒视李七夜,就是在场所有陈家弟子都不由怒视李七夜。

    当着天下人的面,竟然扬言踏平他们陈家,这简直就是视他们陈家无物,如此**裸的挑衅,这怎么能让他们咽得下这口气呢,所以他们都不由愤怒地瞪着李七夜,双目都喷出了怒火了。

    但是,李七夜完全无视他们,只是淡淡一笑而己。

    当着天下人的面被人说要踏平自己的陈家,这让陈泰合也不由有色一沉,徐徐地说道:“尊驾未免也太过了,若尊驾一定要赶尽杀绝,我们陈家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此时对于陈泰合而言,他们不论如何也要保下彭楚君,毕竟彭家庄是他们陈家的走狗,更不用说彭家庄与他们陈家联姻。

    如果今日他们陈家都保不下彭楚君,那么以后谁人还敢来依附他们陈家,连自己的小弟都保护不了,以后在上部还有哪些门派世家愿意听从他们陈家的差遣,所以今天不论如何,他们都不会交出彭楚君!

    七天双倍月票,有月票的同学投一下,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