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253章怨魂
    何止是狂血三神好奇李七夜手中的这把怒仙剑是从哪里来的,事实上在场的所有人都好奇李七夜手中的这把怒仙剑是从哪里来的。

    李七夜随手扬了一下怒仙剑,祖威滔天,连天地都为之摇晃了一下,随意地说道:“你说这把剑呀,哦,地上捡到的,用着趁手,就拿来用用而已。”

    李七夜这样十分随意的话,顿时让所有人都吐血,这可是怒仙剑,这可是他们狂祖最强大的巨剑,在李七夜口中说得是那么的风轻云淡,那只是从地上捡来的。

    这么样的一把怒仙剑,不要说是在某一个人,就算是落入狂庭道统之中,也一样会成为镇门之宝,可以说在狂庭道统没有哪一件兵器可以与这件怒仙剑相比了,不论是威力还是地位,都无法写之相比。

    怒仙剑,不论是落入狂庭道统的任何一个弟子手中,都会宝贝无比,甚至比自己小命还要珍贵,但,李七夜现在对于怒仙剑却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这实在是让大家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好。

    当然,李七夜这把怒仙剑也不是从地下捡来的,这是狂祖的私藏,只不过是被李七夜囊括而空。

    “来吧,我也不抢你们的狂帝枪了,看你们能耍出几分的威力。”李七夜手中的怒仙剑一指,十分随意地说道。

    此时血手握着狂帝枪,由狂血三神共同掌执着,但是此时狂血三神他们都脸色发白,如果说在李七夜手中还没有怒仙剑之时,他们绝对有信心把李七夜斩杀,不管他是所谓的先祖复活也好,还是能掌御狂统道统的道源力量也罢,凭着他们三位九重天真神的实力,再配上狂帝枪,谁都无法挡得住,遇神杀神,遇佛屠佛。

    但是,现在李七认手握怒仙剑,这让他们的优势在这刹那之间是荡然无存。

    在这个时候,狂血三神相视了一眼,他们双手一握,瞬间结符,长啸道:“召魂——”

    “轰——轰——轰——”就在这一刻,狂血三神他们喷涌出了全身的鲜血,他们的鲜血宛如天瀑一样冲天而起,但紧接着听到“哗啦”的一声响起,他们所有喷涌而出的鲜血又是一下子冲入了巨坑之中,冲入了血浆之中。

    与此同时,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在狂血三神脚下冒出了一个星芒大阵,血光吞吐,无穷无尽的符文在这样的星芒大阵之中翻滚。

    星芒大阵浮现之后,狂血三神都手结法印,口念咒语,呢喃不清,似乎是召唤着什么一样。

    “喀嚓、喀嚓、喀嚓”在这个时候远在皇庭之处,那座充骨山竟然整座山峰裂开了,最后听到“轰”的一声巨响,整座山峰崩塌,本是竖立在那里的石碑也是一下子倒塌。

    在这个时候一只白骨巨手从泥土中伸了出来,随着“轰、轰、轰”的倒塌之声响起,在这个时候崩塌的弃骨山中爬出了一具白骨,这具白骨的骨骼十分高大,整具白骨少了一只右手臂,这只手臂是被人斩断的。

    “不好——”此时李谦第一个是往弃骨山方向望去的,他一望弃骨山,顿时脸色大变。

    一些世家老祖也感受到了变化,他们都纷纷向弃骨山望去,远眺弃骨山,见山峰崩塌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骇然失色。

    “砰”的一声响起,当这具白骨爬了起来,它的眼眶之中竟然是冒着一团血光,好像是它一下子活了过来一样。

    在这“砰”的一声之中,这具白骨瞬间跨越空间,竟然从弃骨山中一步踏入了缺牙山之中,一下子站在了巨坑之上。

    “这是什么——”看到这样的一具白骨从天而降,不知道多少被吓得跳起来,特别是看着这具白骨少了一只手臂,大家都惊魂未定,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咕噜”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巨坑中的血浆之中竟然冒出了一个人,这是一个看起来如血浆所形成的血灵,没有眼睛没有鼻子,只有一个人形,全身都是粘乎乎的血浆,它的身体完全是由血浆所组成。

    这样的一个血灵从血浆中冒了出来,让所有人都毛骨悚然,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这个从血浆中冒出来的血灵竟然是与这具白骨一下子重叠在了一起,紧接着听到“滋、滋、滋”的一声声响起,只见血灵与白骨完整融合在了一起。

    “轰——”的一声巨响,当血灵与白骨完全融合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这是一尊顶天立地的真神。

    这个身影一出现,瞬间是煞气冲天,当树木一旦被这煞气沾到的时候,都会“滋”的一声枯死,这个高大的身影一头血红的头发狂舞,显得特别的狂霸,当他一睁开双眼,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宛如死亡一下子笼罩在所有人的头顶上一样。

    “天德真神——”看到这个身影出现,有一个世家的老祖骇然大叫。

    “天德真神!”听到这个名字,一下子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吓傻了,在狂庭道统“天德真神”这个名字就像是魔咒一般的存在,多少年过去,听到“天德真神”这个名字的时候都依然有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现在天德真神就出现在大家的眼前,这把所有人都吓住了,有人甚至被吓得魂不附体,骇然道:“难道天德真神要复活了!”

    看到这个煞气冲天的身影,李谦也是脸色大变,冷哼一声,盯着狂血三神,说道:“原来是你们搞的鬼,是你们对弃骨山动了手脚!在召唤着当年的凶魂!”

    “嘿,嘿,嘿,当年你师父杀了天德真神,销融他身体,剥离尸骨,把白骨镇压于弃骨山,用心恶毒,今日我们兄弟乃是让真神重见天日!”狂血凶神冷冷地说道。

    原来当年修罗战天斩了天德真神,但是天德真神怨念不散,所以修罗战天才会让他尸骨分离,把天德真神的血肉在这血池之中销融,把白骨镇压在了弃骨山中,就是以防今天的事情发生,没有想到,狂血三神还是再一次召出了天德真神的怨魂了。

    当年的天德真神那是大凶之人,啖人肉,喝人血,什么事情没有做过?虽然今天并非是天德真神复活,那只是被召出了怨魂,但依然恐怖无边,胆小的人一旦看到天德真神是煞气冲天,已经被这恐怖无比的煞气吓得直尿裤子了。

    “砰”的一声响起,此时只见那只断臂连同狂帝枪一下子飞向了天德真神,听到“滋”的一声,这只手臂与天德真神的身体融合在了一起。

    原来,当年天德真神被斩了右手,不甘心的他是手臂连同狂帝枪沉入了巨坑之中,让修罗战天得不到这把祖兵。

    “轰——”的一声巨响,此时天德真神手握狂帝枪,血发狂舞,宛如一尊血魔降世,听到“铛”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狂帝枪在他手中喷涌出了恐怖无比的光芒,枪尖的寒光雪亮,如此亮灵的寒光照入了人的心灵,瞬间可以让强者瘫软在地上。

    在如此恐怖的祖威之下,不要说是与持有狂帝枪的天德真神交手,在这样的寒光笼罩之下,都没有反抗之力,任人宰割。

    如此可以想象,当年的天德真神是多么的恐怖,是多么的强大。

    当年天德真神得到了狂庭道统的器重,才会让他掌执狂帝枪,手了这把祖兵在手,这可以说是让天德真神是如虎添翼,所向无敌,曾经是让他大杀八方!

    “老祖宗临世,你们死定了,血噬狂潮必定会再次席卷狂庭道统。”看到召唤成功,狂血凶神不由大笑一声。

    当年他们狂魔血噬的一脉战败,他们兄弟三人如同丧家之犬逃出了狂庭道统,今天重新归来,就是为了重掌狂庭道统,席卷天下!

    “铛——”的一声,枪芒万丈,瞬间天德真神手持着狂帝枪,直指向李七夜,在这一刻还没有出手,枪芒已经可以刺穿天地了,可以屠杀任何一切真神。

    “是对手吗?”看到手持狂帝枪的天德真神,很多人都颤抖,多少年过去了,依然有很多人笼罩在了天德真神的阴影之下,对于天德真神是谈之变化。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一颗心脏高悬,在这个时候不知道多少人把希望寄托在李七夜身上,如果李七夜都不行,那么狂庭道统要玩完了。

    就算李谦也是如此,因为他知道这一刻他也是无法挽救狂庭道统,他也是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了李七夜身上。

    面对天德真神一枪指来,李七夜都只是笑了一下而已,随意地说道:“一只怨魂而已,何足为道。”

    就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的眉心一下子打开,眉心深处一下子无比璀璨,听到“嗡”的声音响起,浮现了至高无上的符文,这符文一浮现,祖威浩瀚无边。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全身是一缕缕光芒绽放,他整个人宛如一下子变得高大无比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