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260章危难来临
    伏牛道统如此的全力帮助狂庭道统渡过难度,这里面是有原因的,在这背后的原因是要追溯到伏牛道统的道解真帝。

    事实上,伏牛道统是一个极为古老的道统,只不过后来伏牛道统走向了衰亡,最终随着整个道源衰竭之后,整个伏牛道统名存实亡了,伏牛道统的所有门派世家要么是走向了衰亡,要么就是搬迁离开了伏牛道统。

    最后整个伏牛道统的千万里疆土虽然还在,但已经是化作了荒野,整个庞大无比的伏牛道统不再有人烟,整个伏牛道统不再适合修练。

    直到后来的道解真帝的出现,道解真帝本来是狂庭道统的一名普通弟子,但是后来道解真帝在一次奇遇之中得到了《伏牛经》,这是伏牛道统的真经。

    正是因为如此,这个普通的弟子脱离狂庭道统,走上了独自修练《伏牛经》的道路,最终成为了一代无敌的真帝,重新激活了伏牛道统那已经衰竭的道源,重建了伏牛道统。

    从此之后,伏牛道统再一次复活,成为了万统界赫赫有名的道统。

    虽然后来道解真帝已经掌执了伏牛道统了,但依然是十分念旧情,使得伏牛道统与狂庭道统结联成盟,使得狂庭道统与伏牛道统是亲如兄弟。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原因,在当年血噬狂潮结束了之后,修罗战天清理了门户,与万统界的诸多道统达成了协议,在这一件事背后就是有伏牛道统奔波、斡旋的结果。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李谦见到伏牛明祖,都显得恭敬。

    听到了伏牛明祖的话,李谦不由皱了一下眉头,摇头说道:“恕李谦驽钝,不明白明祖此话是何意。”

    伏牛明祖看着李谦,徐徐地说道:“狂血三神,残害万统界各道统的弟子数于万计,我们乃是追杀他们而来的,这不需要我多去赘述了吧。”

    听到伏牛明祖的话,李谦顿时脸色大变,狂血三神闯下了如此大的祸,这简直就是把狂庭道统是放在火上去烤,而且这一次的黑锅狂庭道统是背定了。

    “还我阳明教八千弟子的性命来。”作为阳明教的老祖,阳明须陀上前一步,大喝道。

    万臂天王也厉喝一声,说道:“我们蟠龙道统三万弟子,你们狂庭道统必要血债血偿。”

    “我朱襄武庭六千弟子的性命不能白白丢失。”另一位朱襄武庭的老祖也厉喝道。

    …………

    一时之间,一个个道统都上门讨债了,而且这是血债,这是命债,面对这些道统的厉喝声,李谦都不由为之头痛。

    原来狂血三神再一次出世,他们在外面饱饮了一顿,吞噬了大量的鲜血,以恢复他们自己的血气,让他们自己重归于巅峰状态。

    狂血三神这一次出世,本来就是要大干一场,所以他饱饮了一顿鲜血之后,就是杀回狂庭道统。

    而阳明教这些道统死了这么多弟子,顿时狂怒,狂血三神逃回了狂庭道统,所以他们立即组织了联军追了过来,他们通过狂血三神所留下的道统锁定了狂庭道统的坐标,最后强攻了过来,直接轰碎了虚空,抵达了皇庭的上空。

    这一次万统界的诸多道统也是要大干一场,所以长驱而入,直杀入了皇庭,他们的目的是要探制住狂庭道统的道源,然后再找狂血三神算帐。

    看到这一个个上门讨血债的债主,李谦都不由为之头痛,他与其他人守护者都不由相视了一眼。

    不论怎么说,此时他们狂庭道统都是理亏,而且狂血三神的黑祸他们是背定了,如果今天他们不给诸多道统的联军一个交待,对方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们也不会就此撤兵了。

    李谦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向伏牛明祖他们抱拳地说道:“不瞒诸位,狂血三神已经被我们的先祖斩杀。”

    当日李七夜一剑斩了天德真神之后,便是一剑把狂血三神轰成了血雾了,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了。

    “信口雌黄,谁知道你们狂庭道统的话是真是假。”万臂天王冷冷地说道。

    “没错,今天要么是交出狂血三神,要么就是让我们掌执你们的道源,再作定夺,否则就灭你们狂庭道统。”有一位老祖叫嚣地说道。

    “当年魔教虐肆天下,今日你们再次包庇狂血三神,他日魔教再次崛起,必定为害为统界,今日理当除之。”也有另一个道统的老祖大喝道。

    “没错,铲除魔教,还万统界朗朗晴空。”一时之间群情激奋,联军的几千强者同时大吼地说道。

    对于今天的联军而言,他们跨越亿万里星空而来,他们绝对不会空手而归的,对于他们而言,他们不止是要斩杀狂血三神,为死去的弟子报仇,他们甚至要占领狂庭道统的的道源,肃清狂庭道统,以防当年的血噬狂潮再一次席卷万统界。

    “血债血偿,杀!”此时万臂天王狂吼一声,一马当先,再一次冲杀过来。

    “杀——”在这刹那之间,喊杀之声响彻了整个天地,联军再一次像狂潮一样扑杀过来,宛如是钢铁洪流一样,锐不可挡。

    “杀——”面对敌军扑杀而来,李谦也没有什么可以选择的,只有长啸一声,亲自披坚执锐,带着狂庭道统的所有弟子冲杀上去。

    虽然说在这一件事情上狂庭道统是理亏,但那怕是再理亏,他们也不能坐于待毙,他们总不能把狂庭道统的道源拱手让给了别人,更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让敌人占据了自己的道统,他们只有血拼到底。

    “杀——”一时之间,狂庭道统的弟子也狂吼不止,不论强弱,都第一时间冲杀上去,拼着老命堵住冲杀上来的敌人,如果道源没了,狂庭道统就彻底完蛋了。

    “轰、轰、轰”一时之间,轰鸣之声响彻了整个天地,兵器、宝物满天飞舞,天剑、神刀、宝塔,一件件恐怖无比的真神之兵、不朽之器都轰了下来,打得整个狂庭道统摇晃不止。

    在这个时候,皇庭乃是始祖法则冲天而起,整个狂庭道统的浮现了道纹,整个皇庭的大地都被始祖的法则锁定。

    否则的话,在这样毁天灭地轰击之下,就算狂庭道统还能幸存下来,只怕整个皇庭已经被打得支离破碎了,只有始祖法则锁定之下,整个皇庭才能承受得住如此恐怖的轰击。

    “啊——”惨叫之声起伏,鲜血溅洒,一具具的尸体从天空上坠落,从天空上坠落的尸体有狂庭道统弟子的尸体,也有敌人的尸体,更多的是狂庭道统弟子的尸体。

    尽管说李谦加入了战局,但是依然改不了战败的命运,毕竟这一次联军是有备而来,由登天的真神亲自率领,至于登天之下的真神更多了。

    “开——”在这个时候,李谦长啸,他与其他的守护者都瞬间激活了道源,刹那之间大道之力弥漫,狂庭道统乃是法则冲天而起,磅礴浩瀚的大道之力瞬间加持在了李谦和其他守护者身上。

    “轰——”的一声巨响,但是在这刹那之间,敌方也纷纷祭出了自己的大杀器,真帝之兵、不朽之器,刹那之间成百上千的无敌之兵轰了下来。

    “砰、砰、砰”的一声声巨响,双方在天空中交锋,星火溅射,宛如是一颗颗星辰炸天一样,在如此爆炸的威力之下,天空上的太阳都显得黯然失色,整个狂庭道统都摇晃起来,在如此威力的轰炸之下,整个狂庭道统都摇曳不定,就好像是惊涛骇浪之中的一叶小舟一样,当一个巨浪打来,随时都会覆灭。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李谦带着其他的守护者再一次的奋起搏击,但依然不是阳明须陀、万臂天王这些老祖的对手,在他们这么多老祖联手压制之下,李谦他们被轰得咳血,节节后退。

    “杀光他们,犁平狂庭道统。”在这个时候,有人狂吼一声,疯狂地轰杀向李谦他们,狂庭道统的弟子在短短时间之内陨落上万。

    “就凭你们?”就在这刹那之间,一个悠然的声音响起。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瞬间狂庭道统的道源瞬间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仙光,所有的仙光都冲天而起,像脉冲一样冲入天宇,照亮了整个宇宙。

    “铛、铛、铛”就在与此同时狂庭道统的大地上无数始祖法则喷涌而出,每一条始祖法则如同山脉一般巨大。

    这所有的始祖法则都追随着道源中喷涌而起的脉冲冲入了天宇之中,交织转动。

    “锵——”剑吟响彻万界,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所有交织的始祖法则和脉冲融合在了一起,化作了一把亘古久远的始祖之剑。

    当这样的一把始祖之剑出现的时候,所有的生灵都显得那么的渺小,宛如是世间的尘埃一样。

    “嗡”的一声响起,只见这把始祖之剑只是轻轻一震,天宇之中无数的星辰崩碎,宛如被拂灭的尘魂一样,这样的一幕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