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294章气盛凌人
    在此之前,黄权威都未注意到李七夜,不论从哪一方面看,李七夜都不出众,平平凡凡而已,让人一看便知道是长生谷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弟子了。

    “这位乃是我们长生谷的首席大弟子,也是我们的大师兄。”梵妙真立即介绍李七夜。

    “大师兄?”黄权威都不由为之惊讶,他还真的没有听过长生谷有着这么一位大师兄,在他印象中长生谷年轻一辈最大的就是梵妙真这位大师姐了。

    “原来是大师兄呀,久仰,久仰。”黄权威在心里面不以为然,只是点头打招呼,连抱拳都懒了。

    长生谷乃是长生道统的正统,掌执着长生道统的权柄,按道理来说,作为长生谷的首席大弟子,那么未来必定是继承长生真人的大位,可以说是一个位高权重的人物。

    但黄权威却未把李七夜放在心里面,在黄权威看来,作为大师兄,李七夜竟然声名不显,在外面一点声名都没有,更别说与百花谷的三美相比了。

    连自己的师妹都比不过,可想而知他这位大师兄是多么的浪得虚名了,这样的一位大师兄在各方面的造诣只怕也是平平而已,就如他的相貌一样,并无杰出之处。

    这样的大师兄无非是占了早拜入长生谷的便宜,早人一步成了大师兄而已。

    也正是因为如此,黄权威心里面对于李七夜有着轻慢之心,根本未把李七夜放在心里面。

    对于黄权威的招呼,李七夜也只是笑了笑而已。

    “这么说来,大师兄也是懂毒术了?”本来黄权威不把李七夜放在心上,但李七夜这只是笑了笑的姿态,却让黄权威在心里面觉得李七夜在端架子了,心生不悦。

    他毒王乃是威名赫赫,名列长生三杰之一,出身高贵,多少人对他尊敬有加,现在李七夜这么一位平平无奇的大师兄却仗着自己先拜入长生谷,竟然在他面前端起架子,这让傲气的黄权威心里面颇为不爽。

    “我们大师兄丹、医、药、毒皆懂,样样精通。”李七夜还没有说话,梵妙真立即说道。

    “原来是如此,失敬,失敬,到时必定向大师兄讨教一二。”黄权威笑了一下,十分轻慢,他根本不相信这样的话。

    在黄权威看来,梵妙真所说的丹、医、药、毒皆精通,那无非是维护长生谷的面子而已。如果说李七夜真的是丹、医、药、毒都样样精通的话,这么样的一个天才不可能是默默无名了,早就是超越他们长生三杰。

    毕竟长生谷这么一个首席大弟子,总不能被人说得那么的庸碌无为吧?所以黄权威看来,这无非是梵妙真是往李七夜脸上贴金而已。

    “长老毒势严重,不可耽搁,黄道兄毒术无双,还有劳黄道兄出手。”穆雅兰轻轻地皱了一下眉头,徐徐地说道。

    穆雅兰也看得出来,师姐是要借李七夜之手去打击黄权威,这并非是说穆雅兰有心去维护黄权威,作为医者她是更担心长老的毒伤而已,因为这位长老的毒伤已经拖延了很久了,不能再耽搁了。

    对于李七夜这位首席大弟子,穆雅兰也是奇怪,相比起审时度势的梵妙真来,穆雅兰更为纯粹,她更多的心思和精力是放在医道之上,对于外面的大势变幻、权势之争并不感兴趣。

    所以李七夜这么突然冒出来的一位首席大弟子,穆雅兰也是奇怪,但并未多去琢磨,不像梵妙真看得那么透。

    现在梵妙真却说李七夜精通丹、药、医、毒,这并非是穆雅兰不相信梵妙真,只不过她不愿意去拿病人的性命去冒这个险而已。让有毒王之称的黄权威去为长老驱毒,毫无疑问是比交给李七夜更稳妥,毕竟黄权威的毒术是天下人公认的,至于李七夜,她还是第一次接触,对他并不是特别的有信心。

    “没事,没事。”黄权威立即笑着说道:“且让我去看看长老的毒伤,等有不懂之处,还请大师兄请教一二。”

    黄权威也只不过是嘴上客套一二句而已,他说这话甚至连看都没有去看李七夜,在他心里面看来,只要是中毒了,他还不是手到擒来,用得着这种阿猫阿狗插手吗?

    更何况,这对于他来说,这正是在佳人面前好好表现的机会,在美人面前展露一下自己绝世无双的毒术,说不定能得到美人的青睐。

    “既然是如此,那还等什么,快去给长老看看。”梵妙真立即拉着李七夜往里面跑去。

    “师妹,请。”黄权威风度翩翩,向穆雅兰鞠身,优雅高贵。

    没有比对,就没有伤害,在黄权威看来,他这个风度翩翩的天才,不知道比李七夜这种普罗大众的平凡小子强了多少了。

    “黄道兄,请。”穆雅兰也客气颔首,与黄权威一同走了进去。

    在室内的木榻之中躺着一个老者,这个老者身材高大,一双眼睛凌厉,如同鹰眼一般,有着慑人的气势,只是这个老者此时躺在床上甚为痛苦,忍受着剧毒的折磨,整个人也是削瘦了不少。

    李七夜和梵妙真进去之后,老者艰难地坐起身子,说道:“梵姑娘,恕老头不能起身相迎。”

    这个老者正是梵妙真她们口中所说的长老,他姓杨,是长生谷旁支的一位长老,因为一次采药中了剧毒,那怕是穆雅兰出手相救,都依然无法除去他身上的剧毒,只能是稳住他的毒势而已,不让它继续扩散。

    “杨长老莫客气,都是自家人。”梵妙真徐徐地说道,有长生谷大师姐的风范。

    此时穆雅兰与黄权威也一同走了进来,看到了穆雅兰,杨长老忙是问道:“穆姑娘,可有方法了?”

    杨长老被剧毒折磨了好一段时间了,甚是痛苦,如果不是穆雅兰出手相救,只怕他是惨死在剧毒之下了,但是穆雅兰也依然是无法驱散他身上的剧毒。最近穆雅兰也一直思寻破解之法,这让杨长老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穆雅兰的身上了。

    “长老放心,我们是不会坐视不理的,一定会治好长老身上的剧毒。”穆雅兰郑重地说道。

    说毕,她为黄权威介绍地说道:“我为长老请来了名医,这位便是毒王黄道兄,相信他能解开长老身上的剧毒。”

    “原来是黄贤侄驾到呀,失迎,失迎。”一听到黄权威的大名,杨长老顿时兴奋,忙是抱拳地说道:“贤侄毒术举世无双,有贤侄出手,乃是药到病除,看来我老头子是遇到贵人,有救了。”

    “哪里,哪里,长老过誉了,过誉了。”黄权威忙是笑着说道,尽管他是口头上谦逊,但是心里面依然不免是小小得意一番,这不止是因为杨长老的夸奖,更是能在自己女神面前大展身手,这是多么有面子的事情。

    “老头子这一身剧毒,就有劳黄贤侄了。”杨长老不由松了一口气。

    杨权威的“毒王”之名响彻了整个长生道统的,他的毒术之高,这是毋庸置疑的,现在有黄权威出手,他身上的剧毒,必定是能药到病除。

    在这个过程中,梵妙真一直观察着李七夜的一举一动,趁着这个时候,她也立即开口娇笑,说道:“杨长老,我们大师兄也是精通毒术。”

    梵妙真突然推荐自己,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

    “大师兄?”杨长老都被梵妙真的话弄得有些莫明其妙,都不知道他说的是谁。

    “这位便是我们长生谷的大师兄,也是我们师尊座下的首席大弟子。”梵妙真立即把李七夜推到自己的面前,笑吟吟地说道。

    “真人何时收的首席大弟子?”看着李七夜,杨长老也不由大吃一惊,因为长生真人座下的首席大弟子之位一直都是空缺,现在突然冒出一位首席大弟子,杨长老听都没有听过,这怎么不让他吃惊呢。

    “这个就要问我师尊了。”梵妙真笑吟吟地说道:“我们大师兄乃是丹、药、医、毒样样精通,可谓是居于我们长生谷翘首。”

    此时梵妙真大力推荐李七夜,颇有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模样,而被她大力举荐的李七夜,那也只不过是淡淡一笑而已。

    “丹、药、医、毒样样精通?”听到梵妙真的话,杨长老都不由愕了一下。

    虽然说他是长生谷旁支的一位长老,那好歹也是一位长老,但对于这样的一位精通丹、药、医、毒样样精通的首席大弟子,他这位长老却从来没有听闻过,这也让他对于李七夜这位首席大弟子的含金量有所怀疑。

    “如果杨长老不介意的话,我们大师兄也可以试一试的。”梵妙真笑吟吟地说道。

    对于大师姐的古灵精怪,穆雅兰都有些头痛,她们师姐妹的感情是特别的好,但作为大师姐的梵妙真却一直以来狡黠精怪,花样百出,时时不按常理出牌,让人头痛。

    “长生道统,钻研毒术者众多,但真正精通者,又有几何呢。”此时黄权威淡淡地说道,说完此话,他是胸膛一挺,颇有盛气凌人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