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295章鬼螯虱
    在这一刻黄权威直视李七夜,目光凌厉,甚至可以说是有咄咄逼人之势,毫无疑问,黄权威这是有意挑衅李七夜。

    对于黄权威而言,好不容易能在自己心上人面前露一手,他又怎么会错过这样的大好时机呢,他只要好好展现一番,让穆雅兰好好见识一下自己独一无二的毒术,那必定能得到美人的青睐。

    黄权威对于自己的医术可以说是信心十足,他的“毒王”之名可不是浪得虚名,他自认为在长生道统,在毒术方面没有任何人能超越他,如果他都解不了的毒,别人更加不可能解开这种剧毒。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也给了黄权威足够的信心去挑衅李七夜这位首席大师兄,对于这位所谓的首席大师兄,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一个无名小辈而已,无非是幸运地成为长生真人的大弟子而已,成为了所谓的首席大师兄。

    “这个——”这一下让杨长老犹豫了,虽然梵妙真一直推荐李七夜,说李七夜乃是丹、药、医、毒样样精通,但他从来没听过李七夜这一号人物,更别说是见识见识李七夜的实力了。

    至于黄权威就不一样了,他的“毒王”之名远扬长生道统,他的毒术得到天下人公认的,这一点至少比起默默无名的李七夜来强很多了。

    “黄道兄沉浸于毒道几十年,道行浑厚,此次黄道兄不远万里而来,相信黄道兄必能解除长老剧毒。”最后穆雅兰开口了,一口钦定了黄权威为杨长老治毒。

    这也并非是穆雅兰对李七夜有什么偏见,她只不过是稳妥起见而已,虽然师姐一直推荐李七夜,但她从来没有见过李七夜的实力,对他信心不足,而黄权威则不一样,他在这一方面的确是一位大宗师,所以穆雅兰不敢轻易拿杨长老的性命冒险,直接让黄权威出手。

    “师妹放心,我一定会治好杨长老身上的剧毒,用不了多久,必定能让杨长老活蹦乱跳。”听到穆雅兰如此的看好自己,这顿时让黄权威热血沸腾,顿时是信心十足。

    穆雅兰承认他的毒术,这样的一句话,对于黄权威而言不啻是给他打了强心剂,一下子让他十分的兴奋,毫无疑问,现在穆雅兰都已经对他青眼有加了,一时之间,都让黄权威想入非非,幻想着抱得美人归的那么一天。

    “如此再好不过,再好不过。”穆雅兰如此一说,杨长老忙是说道。他可不想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对于李七夜的实力他是充满着怀疑,只是碍着梵妙真的面子,他不好说破而已。

    现在穆雅兰指定黄权威为自己疗伤,这对于杨长老来说,那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见李七夜一点表态都没有,只是风轻云淡都站在那里,好像是事不关己一样,这让梵妙真瞪了他一眼,手肘忍不住狠狠地撞了一下李七夜,颇为恼气的模样。

    对于这样的一幕,李七夜也只是淡淡一笑而已,风轻云淡,依然不放在心上。

    “长老,且让我看看你的伤口。”此时黄权威恨不得是大展身手。

    杨长老打开自己的衣裳,露出了胸膛前的伤口。只见他胸膛的伤口十分严重,伤口有巴掌大小,伤口四周有烧焦的痕迹,整个伤口散发出一股硫磺味。

    虽然说他的伤口也上了药,但明显不起作用,在伤口的四周有黑紫色的浅痕向全身扩散,似乎这是剧毒要蔓延到他的全身一样。

    幸好的是,这黑紫的浅痕被控制在了胸膛周围,这正是穆雅兰凭借着高深的医术稳定住了毒势,控制住剧毒,不让它向全身扩散。

    “好强的剧毒。”看到这样的伤势,黄权威也不由吃惊地说道。

    “这是——”看到杨长老的伤势,站在一旁的李七夜也颇为意外,不由多看了几眼。

    “师兄可是看出了端倪了?”见李七夜也感兴趣的模样,黄权威瞥了他一眼,说道,神态之间倨傲,并没把这位首席大师兄放在眼中。

    “这只怕不是中毒那么简单。”对于黄权威的挑衅,李七夜也只是淡淡一笑而已。

    “这么说来大师兄有解除之法了。”梵妙真忙是笑吟吟地说道。

    黄权威立即冷哼一声,冷笑地说道:“这只怕是师兄走眼了吧,长老的确是中了剧毒,而且此毒极为凶猛,瞬间可以蔓延全身。”

    “是的,正是如此。”杨长老忙是说道:“当日我去采药,突然间遇袭,有毒物瞬间刺入了我的胸膛,一下子全身发黑,我立即封住了全身经脉,这才喘过气来。后来幸好是穆姑娘帮我把剧毒逼回了胸膛部位,不然的话,只怕已经是中毒身亡了。”

    “长老可看清了此毒物?此毒物是否是拳头大小,有獠牙,盔头,尖尾?”黄权威忙是询问。

    “正是如此,贤侄说得太对了,它毒物瞬间刺入我的胸膛,待我把它从伤口中取出的时候,它已经被我的真力震死了,它的模样正如贤至所说一般。”杨长老顿时一喜,说道:“贤侄可知此是何毒物?”

    “师兄可识得此毒物?”黄权威并没有立即回答杨长老的话,反而是看着李七夜,他挑衅的模样已经是很明显了。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什么话都没有说,只不过是懒得去理会黄权威的挑衅而已。

    “看来师兄对于此毒物所知并不多。”见李七夜不说,黄权威以为李七夜不知,颇为得意,说道:“此为鬼螯虱,它生于高温潮湿之处,以此看来长老采药之处,必定是一处火山口,或者离火山口近的地方。”

    “没错,正是如此,正是如此。”听到黄权威这样的高论,杨长老立即高兴无比,知道遇到名医了。

    “鬼螯虱躲于暗处,善于袭人,速度快如闪电,常常是一击致命,十分的恐怖。一旦被鬼螯虱的尖尾刺中,剧毒会瞬间蔓延全身。”黄权威徐徐地说道。

    ”贤侄说得太对了,贤侄不愧是当世毒王,毒术之高,无人能比,了不得,了不得,看来我老头这条命有救了。”杨长老兴奋无比。

    黄权威不由得意,有些示威地看了李七夜一眼,毫无疑问,这一次是他大展身手的时候,好好在穆雅兰面前好好表现的时候,以获得美人芳心,至于这位所谓的大师兄,只不过是他的垫脚石而已。

    此时黄权威再仔细地观察了一番杨长老的伤势,最后他肯定地说道:“长老所中之毒,的确是鬼螯虱,只是颇为奇怪的是,似乎剧毒锁定了长老,发生这样的情况,要么是长老在中毒瞬间封锁了自己的经脉,便得剧毒也锁定了长老,要么是因为长老中毒时间太长,剧毒完全浸透,使之锁定,或许两者皆有。”

    “黄道兄这话是有道理。”穆雅兰说道:“长老赶来求救的时候,虽然他已经封住了全身经脉,但剧毒已经扩散到全身,后来我把剧毒逼到胸膛,只怕并不彻底。也正是因为被剧毒锁定了真命,这使得长老饱受剧毒的折磨。”

    “如果不是被剧毒锁定,只怕我早就弃了这皮囊了。”杨长老苦笑了一下,说道:“现在还请贤侄一展妙手,除去此毒。”

    对于修士而言,特别是强者,想中毒是很难的,特别是强大到一定的老祖,更是百毒不侵,就算真的是中毒了,如果剧毒太猛烈的话,他们可以第一时间放弃自己的肉身,毁灭自己的肉身,真命逃脱皮囊,借此摆脱剧毒。

    只要真命还在,就可以重塑肉身,只是损伤惨重而已,并不致命。

    但现在杨长老的情况即不一样了,他是被剧毒锁定,他的真命被锁在了自己的体内,在这个时候他想放弃身体都不行,这使得他的真命与肉身共存亡,否则的话他早就是放弃自己的肉身,真命逃了出来了。

    “长老放心,毒螯虱虽然凶猛,但难不到我。”黄权威信心十足,说道:“不出半日,我必能保证长老是药到病除。”

    “甚好,甚好,那就有劳贤侄了,贤侄乃是我的贵人呀。”听到有救,杨长老也不由大为兴奋。

    “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看到黄权威作出判定,李七夜轻轻摇头,提醒他。

    “这么说来,师兄是有其他的高论了。”此时黄权威看了李七夜一眼,毫不客气地说道:“如果师兄有什么高论,我是洗耳恭听。”

    “此毒甚诡,你再琢磨再琢磨下结论也不迟。”李七夜只是淡淡地说道。

    “这只怕是对于师兄而言吧。”黄权威冷笑一声,说道:“对于我毒王而言,鬼螯虱那只不过是小毒而已,手到擒来,何需再琢磨琢磨。”

    “我老头子信得过贤侄的毒术,趁早动手为妙,以免夜长梦多。”杨长老也立即说道。

    在杨长老看来,相比起毒王黄权威来,李七夜这位无名小卒更是不靠谱。

    “师妹觉得这位师兄的意见如何?”黄权威有意在穆雅兰面前显摆,一副遵询穆雅兰的模样,说道:“师妹觉得还需要琢磨琢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