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312章美人一笑
    “啃泥巴?”对于胡青牛的话,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笑了笑,说道:“那我就需要做点准备才行了。”说着,往大船走去。

    “你这是要干什么?”看李七夜要攀上船,张岩不由皱了一下眉头,说道。

    李七夜攀上了大船,笑着说道:“既然都说你们要跟开赌局了,那我岂能一身泥水呢,当我是盛装出席了。”

    “下去吧,这里不是你该上来的地方。”张岩不悦,吩咐地说道。

    虽然说刚才听起来张岩是对于李七夜一番好意的模样,事实上,对于他而言,李七夜只不过是他拿来活跃气氛的工具而已,打心里面就没有正眼看过李七夜,也未把李七夜当作一回事。

    现在李七夜要上船,张岩当然不悦了,这样的一个无名小辈,焉能有资格跟他们同一条船,更何况他一身泥水,宛如是街上的要饭的乞丐,上船来岂不是弄脏了船只。

    “是吗?”李七夜只是随意地笑了一下,已经攀上船只,踏上了甲板,一身泥水的李七夜踏上甲板的时候,那就在甲板上踩下了一个个污泥的脚印,泥水也滴落到甲板上到处都是。

    “下去——”胡青牛见到李七夜全身都是泥水,脏兮兮的,弄脏了甲板,一阵厌恶,斥喝道:“这里焉是你有资格上来的地上,滚下去。”

    “你立即下去吧。”立即有两个青年自告奋勇,拦住了李七夜,厉喝道:“否则就把你扔下去。”

    船上的这些青年,不少是青年俊杰,他们根本就看不起那些草根或者散修,在他们眼中那些草根和散修那只不过是蚁蝼而已。

    刚才船上的人那么的热切地参加这样的赌局,无非是看到穆雅兰和秦芍药感兴趣而已,他们无非是想讨得美人的喜欢,想搏得美人一笑而已。

    现在李七夜这样的一个无名小辈,一个全身泥水的人竟然想登船,想跟他们同坐一艘船,那是他们不允许的,这种蚁蝼怎么有资格跟他们同坐一艘船呢,更何况,李七夜一身泥水,让他们看了都厌恶。

    穆雅兰和秦芍药她们两个人都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胡青牛他们就立即擅作主张了,这顿时让她们两个不悦。

    “就算是赌局,你也只不过赌局的棋子,焉有资格与赌客同坐,滚下去吧,别让你的臭脚弄脏了秦仙子的甲板。”这两个青年中的另一个青年接着厉喝道。

    李七夜没有理会这两个青年,吩咐穆雅兰和秦芍药说道:“一身都是烂泥,帮我收拾一番。”

    李七夜如此理直气壮地吩咐穆雅兰和秦芍药,这顿时让在场的所有年轻修士脸色一变,在他们眼中穆神基、秦仙子是何许人也,这个无名小辈竟然敢拿她们当作侍女来使唤。

    “放肆——”一时之间,不少年轻修士纷纷出言斥喝。

    胡青牛和张岩更是脸色大变,胡青牛脸色一冷,露出杀机,森然地说道:“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渎亵仙子,要你狗命……”

    但是,胡青牛话还没有说完,就硬生生地噎住了。

    此时只见冷淡疏离的穆雅兰已经上前去挽扶住李七夜的一只手,好像怕他脚下一滑摔倒一样,而秦芍药为李七夜脱下全是泥水的外套。

    在这个时候,穆雅兰和秦芍药她们两个人也不在乎李七夜身上的烂泥已经弄脏了她们的衣裳,就像是李七夜的侍女一般为李七夜整理。

    “你一身是泥,要洗一洗了。”秦芍药看他一身衣裳都是烂泥,只好说道。

    “我去准备盥洗之物。”穆雅兰立即去张罗。

    而秦芍药扶着李七夜进入了舱内,有些抱怨地说道:“你一下子失踪了那么几天,大师姐都被你吓了一跳了。”

    “随便走走而已。”李七夜笑着说道:“这等小事情,何需如此的焦虑,随手也能横扫。”

    在他们两个人谈话之间,已经消失在了舱内了。舱外只留下了呆如木鸡的众人。

    一时之间,船上的所有年轻修士都是嘴巴张得大大的,一时之间都回不过神来,他们都被眼前的这一幕懵傻了。

    穆雅兰和秦芍药,乃是长生谷出身,当世赫赫有名,地位也是甚高,更何况她们美貌倾城,不知道让多少人为之倾倒。在多少人心目中,她们乃是高高在上的神女,让人为之倾慕的仙子。

    但此时她们在李七夜身边宛如是一个婢女一般,是那么的顺从,是那么的温柔,又是那么的体贴。这样的艳福,是他们永远所不能享受到的。

    特别是刚才斥喝李七夜的人,此时更是脸颊是火辣辣的,十分的尴尬。

    一时之间,就算是张岩和胡青牛这样的人杰都说不出话来,神态十分的尴尬,他们想讨美人欢心,想搏得美人一笑都难,现在却对另一个男子是如此的温柔顺从。

    更让张岩和胡青牛心里面不是滋味的是,这个男子还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还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小卒而已,这怎么不让他们心里面气呢?

    在这个时候,张岩和胡青牛心里面的滋味都是无法形容,百味纷呈。

    “这,这,这……”有年轻修士嘴巴张得大大的,说了大半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甚久之后,李七夜终于洗漱完了,一身清爽的他,长长吁了一口气,淡淡地笑着说道:“人生洗个热水澡,再来一杯热腾腾的好茶,那是多么惬意的事情。”

    大家看着站在舱门口伸懒腰的李七夜,心里面都不是滋味,觉得李七夜这是特别的碍眼。

    在这个时候,穆雅兰是温柔体贴地为他披上了外套。

    “我种的凝雪纤毫正好还有一罐未开封。”秦芍药露出笑容,说道。如深谷幽兰的秦芍药一笑之时,宛如幽兰盛开,是那么的清雅脱俗,让人为之眼前一亮。

    “那就泡来喝喝吧,看一下你茶艺如何。”李七夜笑着吩咐地说道。

    “论茶艺,我就不如大师姐了。”秦芍药三分娇羞,七分的谦虚,此时的她是十分的美丽。

    秦芍药临窗煮茶,穆雅兰备了案椅,李七夜舒舒服服地坐在了那里,当阳光透过窗台洒落在他的脸颊上的时候,懒洋洋有他宛如刚睡醒一样。

    片刻之后,茶香飘满了大船,秦芍药双手奉上香茶,说道:“这是春茶,你尝尝味道如何。”

    穆雅兰都不由淡淡一笑,点上幽香,为李七夜备上茶点。

    美人在侧,素手捧茶,糕酪如酥,这是何等的享受,如此的一幕,不知道让多少人为之羡慕。

    船上的年轻修士看得都傻傻的,心里面特别不是滋味,一时之间都说不出话来。

    “茶不错,不过雅兰的手艺也很好,点心刚刚好。”李七夜品尝之后,茶点入口,笑着说道。

    在这个时候胡青牛和张岩两个人心里面特别不是滋味,事实上其他人都不是滋味,但他们都没办法,也唯有胡青牛冷哼一声。

    听到胡青牛一声冷哼,李七夜这才抬头,看了众人一眼,笑着说道:“我都差点忘了赌局的事情了。”

    “继续,继续,我们的赌局继续。”李七夜笑吟吟地对胡青牛他们说道。

    “师兄,你就别戏弄他们了。”穆雅兰淡淡一笑,宛如寒梅盛开,美得动人心弦。她轻轻摇了摇头,说道:“这等事情,对于你来说那是十拿九稳。”

    穆雅兰这也算是一番好意,她很清楚,李七夜出手,那必定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张岩他们敢与李七夜打赌,那是必输无疑。

    “这怎么说是戏弄,又不是我说一定要赌的。”李七夜耸了耸肩,无所谓地说道:“既然是输不起,那我们不赌便是。”

    “谁说不赌?”胡青牛立即站出来,冷冷地哼了一声。

    胡青牛心里面咽不下这口气,更何况在秦芍药面前他更不能弱了气势,不论如何在这个时候他都不能退缩。

    “哦,是你要赌呢,还是所有人要赌?”李七夜笑着说道。

    “只要你敢赌,又有谁怕了。”胡青牛一挺胸膛,目光犀利,冷声地说道:“既然都说赌了,我们怎么都会奉陪到底。”

    虽然说胡青牛这个人是心高气傲,说话常常冷场,但是他做事是一个十分倔强的人,也是一个十分好胜的人。

    在这个时候,他绝对不可能是退缩了,更不能在自己喜欢人的面前弱了气势,那怕是硬撑,他也要撑到底。

    “张岩兄,我们就与他一赌到底。”此时胡青牛也拉上了张岩。

    “这个——”张岩不由犹豫了一下,最后他也一咬牙,与胡青牛共同进退,说道:“那要赌就赌到底,看一看这里能不能挖出药木。”

    张岩是比较机灵的人,此时大家都看得出来,李七夜与穆雅兰、秦芍药的关系非同小可,更是她们的师兄,这更了不得了。如果是平日里,张岩当然不愿意去与长生谷有什么冲突。

    但是,现在如果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退缩的话,那他这就成了懦夫了,所以他一咬牙,要与胡青牛共同进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