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345章灰飞烟灭
    在李七夜轰向万寿国的王庭之时,长生真人与长生谷的老祖们立即极撤退,远离王庭。但是“轰”的一声巨响之下,崩得大地崩裂,无数的巨石泥块如暴雨般从天砸了下来,这把让长生真人他们纷纷长啸,逆空而上,轰碎了这些砸下来的巨石泥块。

    尽管是如此,他们都显得狼狈,最后好不容易从乱石流泥之中冲了出来,一片的狼藉,这已经是算好的了,如果不是他们撤离得快,一旦踏入了王庭之中,只怕他们连同王庭一样被轰得灰飞烟灭。

    如此狼狈的模样,长生真人他们又气又恼,但对于李七夜这样的疯子又无可奈何。

    不止是长生真人,就算是旁观者看到这样的一幕都傻了眼,李七夜这简直就是太疯狂了,一轰下去,不管敌友,长生真人他们都差点被轰得灰飞烟灭了,这真是个疯子。

    王庭一下子被轰得灰飞烟灭,万寿国的大势一下子崩碎,那些本是与大势融为一体的弟子在这刹那之间宛如是摆脱了束缚一样,全身虚脱,所有的弟子都瘫软在地上。

    有弟子远远看着被轰成巨洞的王庭都回不过神来了,一下子不知道是绝望还是无助,万寿国的王庭灰飞烟灭,也就意味着万寿国完了,彻底的完了,从此之后,长生道统再也没有万寿国。

    一时之间,这些幸存下来的弟子都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如果说王庭还没有完蛋,或者他们的命运跟那些被血祭的弟子一样,千万弟子瞬间化作了血雾,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

    但,现在王庭完蛋了,这也就意味着他们的王朝、他们的疆国也随之烟消云散了,在这长生道统再也没有他们的家园了。

    一时之间,万寿国幸存的弟子瘫软在地上后,双目空洞,无助地望着天空。

    此时此刻,长生道统是一片寂静,不论是药庐,还是其他的地方,不知道多少人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无数人望着万寿国那个巨大的坑洞久久无语,一个疆国的王庭就这样被轰得灰飞烟灭,只留下了巨坑,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万寿国可是长生道统中最强大的疆国,武力第一,但是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说被灭就被灭,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多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这才回过神来,大家都不由打了个冷颤,在以前多少人认为长生谷已经没落了,大家都认为长生谷已经没有实力掌执长生道统了。

    但事实上,长生谷的强大远远的出了他们的想象,甚至不是他们所能想象的,长生谷的底蕴之深,那是十分的恐怖。

    在这个时候,有人回过神来远眺长生谷的时候,长生谷那一扇门户已经关闭了,那个持弓的高大身影也消失了,没有人知道这个出手的人是谁,也没有人知道是长生谷的哪一位老祖,更不知道他究竟有多强大。

    此时的长生谷显得那么的宁静,那么的安详,似乎与世无争一般。

    “不——”过了许久之后,万寿国的皇帝回过神来,不由尖叫一声,宛如绝望的野兽咆哮一样。

    虽然他这个皇帝还没有死,但,万寿国已经烟消云散了,他这个皇帝活着也是没有任何意义了。更何况,这一次篡位夺权是由他亲手起的,他才是万寿国毁灭的罪魁祸,他才是万寿国毁灭的真正罪人,愧对万寿国的列祖列宗。

    “啊——”最后,万寿国皇帝尖叫一声,冲出了药坛,直接从药坛上纵身掉了下去,片刻之后,药坛之下传上来“砰”的一声。万寿国皇帝直接跳崖自杀了,从如此的高空跳了下去,直接把他摔成了肉酱了。

    一时之间,整个药坛显得寂静,没有人敢哼一声,至于那些投靠万寿国的门派强者,此时直接瘫软在了地上了,连逃走的勇气都没有了。

    现在就算他们能逃走也是无济于事了,就算逃得了和尚也逃不了庙,他们自己逃走了也没有什么用,他们的疆国门派是逃不掉长生谷的制裁,他们索性不逃走,等待着长生谷的落了,否则的话,就是罪加一等。

    万寿国已灭,长生谷权威无人能撼动,此时没有哪一个疆国宗门敢再挑衅长生谷的权威,万寿国已经是前车之鉴,谁敢再挑战长生谷的权威,这就必将意味着灰飞烟灭。

    此时李七夜已经回到了皇座之上,依然是那么的悠闲,懒洋洋地半躺在那里,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生一样,至于采药峰上的那株梧桐凤凰树已经消失不见了。

    大家看着眼前的李七夜,有着一种绝无伦比的感中觉,在刚才的时候,他一出手就把万寿国的王庭轰得灰飞烟灭,出手就屠百万,现在却懒洋洋得像一只病猫,看起来是那么的平凡,那么的自在。

    这让你很难把刚才那个铁血无情、一屠百万的那个男人联系起来,此时他身上根本就没有那种杀戮的气息,甚至让人觉得此时的他与普通的凡人没有什么区别。

    回过神来,有不少人打了一个冷颤,这种才是最可怕的,因为对于他来说毁灭一个疆国那已经是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事情了,宛如是家常便饭一般。

    李七夜懒洋洋地躺在皇座之上,享受着梵妙真师姐妹三人的侍候,宛如帝皇享受一般,此时他才懒洋洋地瞄了在场的所有人一眼,说道:“嗯,大家说来听听,现在该谁来执牛耳呢?我是一个喜欢听取别人意见的人,大家有什么不同的意见,都可以拿出来说说,我是洗耳恭听。”

    一时之间,整个场面一片寂静,在场的人不要说是投靠万寿国的强者,就是坚定支持长生谷的修士强者也是你看我,我看你的,他们都被李七夜这样的手段吓得有些毛。。

    如果谁是暴君,那么眼前这个人绝对是暴君,而且是随手便屠灭疆国的暴君,一旦出手,就没有任何可以商量的。

    “大师兄——”有强者伏拜于地,高呼道。

    “大师兄——”一时之间在场的长生道统弟子都纷纷跪倒在地上,伏拜高呼,那怕那些投靠万寿国的强者都一样纷纷跪倒在地上高呼。

    在这个时候,就算他们有勇气敢反抗长生谷,但在这个男人面前他们连说“不”的勇气都没有,他们简直就是被吓破了胆了。

    “嗯,那看来大家都是意见统一了。”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说道:“不过嘛,这个牛耳,我没有什么兴趣。会有人执的,哦,那不是来了吗?”?就在李七夜话一落下的时候,一群人落于药坛之上,为的正是长生真人与长生谷的诸位老祖。

    “谷主——”看到长生真人,长生道统的诸多修士强者都纷纷拜了拜。

    长生真人终究是长生谷的掌权人,在长生谷拥有着足够高的地位与身份,就是连坐于左右两旁的各大道统代表都纷纷起身,以作致意。

    看到长生真人,也有不少人心里面为之一凛,在此之前一直传言说长生真人被人偷袭重伤,命悬一线,现在看来长生真人根本就不像是命悬一线的人。

    此时大家都明白,这只不过是一场戏而已,就算长生真人真的是被人偷袭重伤了,但她的伤势远没有像外界所传的那么严重,长生真人被传出命悬一线,长生谷所有老祖倾全尽力相助,那只不过是迷惑外人而已。

    也正是因为如此,万寿国这才会认为此时是最好的时机,趁着长生谷最虚弱的时候攻打下长生谷,抢夺长生道统的权柄。

    事实上,真正被算计的不是长生谷,而是万寿国,万寿国是自己往这样的大坑跳去,而且还是跳进了自己挖的大坑。

    如果说,万寿国不先动篡位夺权的战争,那怕长生谷明知万寿国是心头大患,但都奈何不了他们。

    现在好了,万寿国起了篡位夺权,这样的事情对于一个道统来说那是大逆不道,那怕长生谷灭掉万寿国,也没有谁会闲言碎语。

    现在长生谷真的是灭掉了万寿国,除去了这个心头大患,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真正谋算者,不是万寿国,而是长生谷,想通这一点的人,都不由背脊冷!

    “好了,美人儿,黑祸我也背了,苦力我也做了,你们这也是坐享成果。”李七夜看着走过来的长生真人,笑吟吟地说道:“你们把戏也演得差不多了,那么现在也没有我什么事了。”

    李七夜话一说出来,所有人都瞠目结舌,不可思议地看着李七夜和长生真人,要知道,李七夜是席大弟子,而长生真人乃是长生谷的谷主,以身份而论,长生真人是李七夜的徒弟。

    但现在李七夜却直呼长生真人为“美人儿”,他的姿态没有丝毫对于师父的尊敬,甚至可以说有三分的轻佻,这样的事情在很多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毕竟在很多人心目中师者为尊,若是徒弟如此大不敬,轻则重罚,重则会被逐出门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