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358章剑冢
    “李七夜。”李七夜端坐在象背,淡淡地说道。

    凌夕墨张口欲言,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她只能轻轻说道:“谢谢你带我过江。”

    如果不是李七夜拉她一把,她的确不知道该怎么样过江好,坐金鱼的话风危太大了。

    “你不该来金钱落地。”李七夜摇了摇头,很平淡地说道。

    李七夜这话听起来不悦耳,但却是实情,这样的地方不是她一个女孩子所能来的,更何况她道行浅,手头上的真币又少。

    “我,我知道。”凌夕墨神态一黯,不由低下了螓首,片刻之后,她抬起头来,目光中露出坚毅,她说道:“但,我,我还是想搏一下,我,我凌家也就只有我们几个人了。”

    说到这里,她心里面不由黯然。她也是出身于剑冢,要知道,当年可是他们凌家掌执剑冢大权的。

    现在他们凌家是彻底没落了,他们凌家也就只剩下那么几个人了,作为凌家的苗子,她一个姑娘家却肩负起了振兴凌家的大任。

    就如李七夜所说那样,她不该来金钱落地,因为她道行浅薄,而且又穷,手头上拿不出几个真币来。像在金钱落地这样的一个地方,没钱就是寸步难于,她能走到这里已经是十分的不容易了。

    不管怎么说,她依然是毅然前行,因为她没得选择,他们凌家快完了,如果再不振一下,剑冢就真的是彻底的易主。

    “找到剑坟,也不一定能救你凌家。”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这话一出,凌夕墨顿时为之骇然,她不由后退了一下,失声地说道:“你,你,你怎么知道的?”

    “这有什么难的?”李七夜平淡,说道:“那个叫什么夏郡主的女人不也是看透你的心思,不也是知道你来金钱落地是想干什么,所以你来金钱落地想找剑坟,那不算什么惊天秘密。”

    这把凌夕墨吓得不轻,因为她来找剑坟的事情在家里面都只有一个人知道,现在李七夜却一口道破。但仔细想想,李七夜的话又是对的,因为在江边的时候夏郡主明显是用意不善,她也明白自己来金钱落地干什么的。

    要知道,现在是夏郡主他们林夏王朝掌执着剑冢,他们王朝绝对不希望凌家再找到剑坟,也绝对不允许凌家得到剑坟!

    想通了这一点,凌夕墨顿时背瘠发寒,在江边的时候夏郡主只怕不仅仅是想带走她那么简单,甚至是要她的命。

    “你手握着剑坟的一些关键东西。”在凌夕墨骇然的时候,李七夜风轻云淡地说道:“只要想明白了这一点,只怕在你们剑冢想要你命的人不仅仅只有那么一二个人了。”

    “你,你,你想干什么——”这一下把真的让凌夕墨吓得魂都飞了起来,挪动着身子后退,因为被李七夜手对了,她来找剑坟,她的确是握中拥有着林夏王朝所没有的东西。

    “放心吧,我没打你手中东西的主意。”就在凌夕墨吓得都快想跳江的时候,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只是给你提过醒而已,再说了,区区一个剑坟,我还看不上眼。”

    过了好一会儿,凌夕墨这才回过神来,呆了一下,依然有些惊魂未定。现在想一想,李七夜能想到,说不定夏郡主也能想到。

    一时之间,这让凌夕墨冷汗涔涔,只怕她渡江之后,也不一定安全,夏郡主绝对是不会放过她的。

    一时之间,凌夕墨都不由发呆了,她力单势薄,而且一旦被林夏王朝盯上,不仅仅是寸步难行,只怕连性命都不保。

    “谢谢你。”好一会儿,凌夕墨才真正回过神来。李七夜不仅仅拉她一把,带她过江,在江边的时候正是因为他拦住了夏郡主的人,这才救了她一命。

    “退一万步说,就算你能找到剑坟了,你又手握着你们家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了,不说有人狙击你,你觉得凭你的天赋、凭你的道行,能得到它吗?能得到它的认同吗?你能把它带回凌家吗?”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我——”凌夕墨张口欲言,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的一颗心不由一下子沉下。

    虽然李七夜这话的确不好听,但却是事实,就真的让她找到了剑坟,她拿什么来把剑坟带走呢?就算没有人跟她争了,她也不一定能带走剑坟。

    要知道,剑坟是他们剑冢道源的核心,这里面藏着他们剑冢最奥妙的大道,当年他们始祖剑圣留下剑坟,就是在剑坟里面留下了无上的剑意,但凭她一个小姑娘,又怎么可能领悟一个始祖的剑意呢?

    这一下子让凌夕墨的一颗心跌到了谷底。

    剑冢,乃是由剑圣所创的一个道统,而凌家正是剑圣的后代。一直以来剑冢都是在他们凌家掌执之中,但后来有一天他们剑冢道源中的剑坟突然飞走了,一下子消失了。

    对于剑冢而言,对于他们凌家而言,剑坟乃是道源的核心,是他们最大的依仗,没有了剑坟的剑意,他们凌家就一落千丈,从此走向衰落,也正是因为如此,从此之后他们剑冢易主,不再姓凌,被林夏王朝所把持。

    后来,他们凌家祖先花费了无数心血,才弄清楚剑坟很有可能飞入了金钱落地。

    直到这一世,金钱落地终于出现在万统界了,而他们凌家已经是彻底没落了,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作为凌家的苗子,凌夕墨没得选择,毅然踏上了前往金钱落地的路途。

    一开始凌夕墨心里面还是充满希望,她渴望带回剑坟,振兴凌家,拿回属于他们凌家的剑冢。

    但是事实上比她想象中还要困难,毕竟她没有那个能力去领悟剑坟的剑意,特别是在短时间之内。

    “我,我努力去做。”最后凌夕墨只能这样说道。这话听起来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她自己说出来也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但她没得选择,她要么是眼睁睁地看着凌家灭亡什么都不做,要么她去努力,那怕明知道不会成功,她也要去扎挣一下,至少她也是努力过了。

    “这会把你的生命搭进去。”李七夜淡淡地说道:“金钱落地,本来就是一个弱食强食的游戏,只有极少数的幸运儿能在这里得到所谓的机缘。”

    “我知道。”凌夕墨深深地呼吸了口气,坚毅地说道:“就算我会死,我也要去做,这是我的责任,如果我不去做,就是愧对列祖列宗,也是愧对子孙后代。我是凌家的传人,这是我的使命!”

    那怕她知道自己有些话说出来是苍白无力,那怕她也知道自己的一些努力是白费,那怕她拼掉自己的性命都有可能得不到剑坟,但她依然会去做,因为这是她的责任,她不能逃避,她必须去面对。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勇气倒可嘉。”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不过呢,世间很多事情都说不准。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很多机会,往往是给有准备的人,连努力都没有,更别谈有机会了。”

    凌夕墨也只能是轻轻叹息一声,她也知道这只是李七夜安慰自己的话,她心里面也知道自己实现目标的可能性是很低很低,但她也只能继续前行。

    一会儿,气氛又沉默下去,李七夜没有说什么,凌夕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在这个时候,只剩下哗啦哗啦的水声,与此同时香象的优势也体现出来了,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他们已经超越了很多人,在此之前先走的很多修士强者都被超越了。

    那些骑着金鱼、海龟的人更加无法与香象相比了,特别是骑金鱼的人,早早出发都没有用,眨眼之间就被香象超过了。

    “我操,土豪呀,出门就是香象,这让我骑金鱼的情于何堪。”有骑金鱼的修士一下子就被甩到后面,看着李七夜的香象乘风破浪而去,不由羡慕妒嫉地说道。

    “你不认识他吗?他就是蚂蚁小子呀,钱多的是,骑土豪金的香象过江,那也是理所当然的。”旁边有骑海龟的修士大笑地说道。

    不管他们如何的嘲笑或贬低李七夜,但他们也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李七夜骑着香象以闪电的速度消失在滔滔江水之上。

    “你,你,你真的是拿真币喂蚂蚁?”走远之后,凌夕墨不由鼓起勇气,低声问道。

    凌夕墨来到金钱落地之后,也听过李七夜这么神奇的传说,说真的,作为一个穷人,她也理解不了李七夜为什么要拿真币来喂蚂蚁,她一枚一枚的真币都要省下来,李七夜却赚钱多,拿真币来喂蚂蚁,有钱人的世界,穷人是无法想象。

    “是的——”李七夜只是平淡地说道。

    “真奢侈——”得到李七夜的承认,凌夕墨都只能低声地轻轻叹息一声,她是无法想象有钱人的世界。

    “世间很多事情,莫以表象观之。”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有一些奥妙远远超过表象,用慧眼去看,用心去体会。”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凌夕墨愕了一下,她回过神来,不由细细体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