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369章一剑斩千敌
    一剑出,天地似乎寂静,时光宛如停止,万世宛如凝固。

    在这刹那之间,不知道有多少敌人保持着在这刹那之间的动作,有人冲了过来,有人跳跃而起,也有挥剑格挡……

    就在这一剑的刹那之间,真神这样的存在感觉到心一寒,本能让他知道有危险,但,这一切依然是迟了,那怕本能让他知道有危险,但这已经是无济于事了,因为李七夜的一剑已经挥出了。

    一剑挥出,乾坤已定,这一剑是世间最快的一剑,越了一切,时光在这一剑之下也慢如蜗牛一般地爬行。

    “啪、啪、啪……”的一声声响起,只见一个个头颅滚落,一剑挥出,一下子斩断了上千个敌人的头颅,而且这一剑太快了,被斩断脖子的人依然没有感觉,身体依然一直往前冲、或者是跳跃而起,又或者挥剑格挡。

    当他们的头颅落在地上的时候,这个时候还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在往前冲去、又或者向天空飞跃而起,又或者正好看到了自己的脚根……

    一剑快到无法形容,刹那之间斩断了上千敌人的脖子,甚至他们都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在下一刻,他们落在地上的头颅终于看到了鲜血从斩断的脖子处喷涌而出,宛如是喷泉一样,上千个人是如此的鲜血喷涌而出,这样的一幕实在是震撼着人心。

    “不——”在这个时候,落于地上的头颅想大声尖叫,但他们嘴巴张得大大的,却一点声音都不出来。

    “砰、砰、砰……”一声声响起,只见这一具具的无头尸终于全部摔落在地上了,鲜血一下子染红了泥土,在地上汇聚成了溪流。

    这一切生得太突然了,甚至可以说没有人看清楚李七夜是怎么样出剑的,但就这样他手中的竹剑一挥出,便斩杀了上千的敌人,这些被斩杀的人中有剑冢的强者、五圣国的高手还有跟着周志坤而来的大教长老……

    他们不论是真皇实力,还是真圣实力,甚至是真神实力,都死在了李七夜的一剑之下。

    更为恐怖的是,李七夜手中的不是什么绝世之兵,也不是什么祖器,它仅仅只是一把竹剑而已,就是这样的一把竹剑,就一下子斩杀了如此多的敌人。

    当不少人回过神来的时候,通体寒,不由打了一个冷颤,甚至有人回过神来之后,不由“呕”的一声呕吐起来,被这冲鼻而来的血腥味吓得魂都出窍,胆汁都吐出来了。

    “砰——”的一声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只见平城公子杀了五圣国的诸多强者之后,瞬间杀得五圣国的皇帝无还手之力。

    “铛——”剑吟不止,只见在这刹那之间平城公子手中的竹剑光芒照耀,化作了一把吞吐着神芒的神剑,古朴大方,神圣无上,神威凌天。

    面对这一剑的绝杀,五圣国的皇帝狂吼一声,出手便筑起了神墙,欲挡住平城公子的这一剑,但无济于事。

    听到“砰”的一声巨响,平城公子的一剑瞬间刺穿了这堵巨墙,一剑刺穿了五圣国皇帝的喉咙。

    五圣国皇帝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当平城公子收剑的时候,鲜血“噗”的一声从喉咙喷涌出来,他的身体仰面栽倒在地上。

    “不行,我还是杀少了。”平城公子回头一看,见李七夜一剑杀了这么多敌人,他也为之咋舌,他一口气祭出了那么多的竹剑,所杀的人还不如李七夜多。

    “我来也——”平城公子长啸一声,一剑翔空,向站在远处的夏郡主杀去,夏郡主虽然下令他们剑冢的强者围杀李七夜他们,但她却是离战场最远的人。

    “退——”见到平城公子一剑杀来,保护在夏郡主身边的高手大喝一声,纷纷出手欲挡平城公子。

    但平城公子大笑一声,另外一只手握着一把竹剑,竹剑一扫,宛如天剑降下,每一剑都有着凌天之威。

    “啊、啊、啊——”一声声惨叫响起,这些高手根本就挡不住平城公子,一剑便刺穿了他们的喉咙。

    夏郡主被吓得脸色煞白,急后退,尖叫一声,说道:“师兄,求我——”

    “铛——”的一声剑吟,就在这一刻站在远处的剑尊出手了,他长剑还未出鞘,剑气浩然,化作了一把天剑,瞬间跨越万里,斩向了平城公子。

    “剑尊,我领教一二。”面对剑尊出手,平城公子笑容灿烂,一拍背上的麻袋,听到“铛、铛、铛”的一声声剑吟响起,瞬间飞出了几百把竹剑。

    “大罗剑荡——”平城公子一声长啸,只见这一把把的竹剑瞬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剑环,剑环轮转,封绝万域,瞬间挡住了剑尊斩来的剑气,听到“砰”的一声响起,剑气四逸,冲击八方。

    “嗤——”的一声响起,鲜血溅射,平城公子的一剑已经刺穿了夏郡主的胸膛,她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不敢相信,甚至她大师兄剑尊出才都未能救下她。

    平城公子别看他平日里是笑容灿烂,说话很亲切,也很平易近人。但是一旦出手的话,那绝对是杀伐果断,不会有丝毫留情,瞬间斩杀自己的敌人。

    “平城,你过了——”此时剑尊也震怒,厉喝一声,当剑尊一怒之时,只见剑焰冲天,扫平了天空上的云雾,宛如一把巨大无匹的神剑冲天而起,斩断九域。

    剑尊一怒之下,狂暴的剑意瞬间虐肆着天地,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脸色大变,都不由纷纷后退,神态骇然。

    “过了又如何——”平城公子笑容灿烂,竹剑一指,徐徐地说道:“若是剑尊要战,平城奉陪到底,看剑尊之名,是否浪得虚名。”

    平城公子这话让在场的人都抽了一口冷气,平城公子也的确是霸气,当然这也让人有所期待。

    平城公子名列三公子,而剑尊乃是刀剑双绝之一,大家都想知道刀剑双绝与三公子究竟谁更加强大。

    “好,成剑你——”剑尊一声长啸,“铛”的一声响起,就在是刹那之间,长剑出鞘,长剑一出鞘,照耀十三洲,雪亮无比的剑芒照得让人争不开双眼。

    “那就来一战。”平城公子大笑,依然是笑容灿烂,竹剑纷纷瓦解,竟然成为了道纹,在这刹那之间,平城公子手中所握的剑不再是竹剑,而是一把道剑。

    “砰——”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平城公子与剑尊两个人瞬间冲向天空,瞬间对了一招,两把剑硬碰硬,星火溅射,宛如星球炸开一样。

    对于平城公子与剑尊之间的一战,李七夜一点兴趣都没有,他只是轻轻地吹了一口气,吹落了竹剑上的那一滴鲜血。

    此时李七夜笑了笑,向周志坤走去,他一剑斩下,并没有取周志坤的性命。

    看着李七夜一剑斩杀了上千敌人,这下子把周志坤吓傻了,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恐怖的一幕,如此恐怖的一剑,吓得他都差点尿裤子了。

    当李七夜回过神来的时候,他脸色煞白,整个人都被吓得魂飞魄散,一边后退,一边尖叫:“你,你,你,你想干什么——”

    此时,在场不少修士强者都望这边望来,大家都不由屏住了呼吸,对于很多强者高手来说,以周志坤那微不足道的道行,那是根本算不了什么了,让他们忌惮的是他身的靠山。

    而此时他身后的靠山就在不远处,也就是沐少主的老朴樊贵兴!

    “不干什么。”李七夜不急不慢地向周志坤走去,淡淡地笑着说道:“我考虑一下,是不是把你的皮剥下来,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残忍手段。”

    “你,你,你,你,你不要乱来——”周志坤尖叫一声,说道:“我,我,我,我樊老可是在这里的。”

    此时周志坤真的是被吓破胆了,一连后退,一边尖叫。

    “那又怎么样?”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我要剥你的皮,只怕谁在这里都没有用。”

    周志坤真的被吓坏了,转身就往樊贵兴那边跑去,他可以说是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了,一边跑一边尖叫:“樊老,快,快救,快救我,杀了这个恶魔——”

    事实上樊贵兴一直都看着这一边,见周志坤往这边逃来,他的双目一冷,冷冷地看着李七夜。

    此时所有人都看站樊贵兴,因为他是沐少主的老仆,比起周志坤这种使徒来,他与沐少主的关系那就非同小可了,他可是跟着沐少主从上面下来的,是他们沐家的家奴,也是一尊真神。

    可以说,樊贵兴的地位不知道比周志坤要高出了多少,他的话在某种程度上能真正代表着沐少主。

    别人对于周志坤这种狐假虎威的小辈,心里面有可能是不屑一顾,但是对于樊贵兴,这的确没有人敢真正的怠慢,心里面都不由为之恭敬。

    这不仅仅因为他是一尊真神,也不仅仅他是沐少主的老仆,更是因为他是沐家的人,从上面下来的,在沐家呆了一辈子。

    这样的身份地位,那不是沐少主从万统界所招揽来的那种仆人、使徒所能相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