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394章蔽世草的神通
    就在这个时候,已经有不少人来到了这里,有不少大道统的老祖都对金钱落地有所了解,所以他们离开币兽之后,来到了这条山脉,他们也想撞撞运气,看能否得到绝世无双的兽蛋,因为有传言说道解真帝的兽蛋就是这条山脉中得到的。

    当不少大道统的强者进入这条山脉之后,很快就发现了这里的情况,一时之间,引起了不少道统的强者关注,许多道统的强者都远远观望眼前这一幕。

    “要开战了。”看到剑冢、蟠龙道统都有这么多的老祖在场,有远观的强者不由低声地说道。

    大家明白,蟠龙公子、剑尊他们绝对是咽不下这口气,搬来救兵,那是迟早的事情。现在两大道统的老祖都到场了,那就将意味着一场大战即将要开始了。

    万臂天王对于武冰凝这样咄咄逼人的话也不满,他不由轻轻地冷哼了一声,徐徐地说道:“武姑娘,你越步了,此举过于咄咄逼人,未免过分了吧。”

    不论如何说,万臂天王可以说是与追风神妪平辈,实力不见得会比追风神妪差多少,现在武冰凝这样的话,就让他十分不悦了,他终究是长辈。

    “天王,我已经足够给情面了。”武冰凝冷淡地说道:“如果我再过份一点的话,只怕该是天王还债的时候了,这是天王欠我的!”

    武冰凝虽然没有直接点明,在这一刻已经是把强势展露得无余了。

    万臂天王听到这样的话,不由为之脸色变了一下。这的确是他欠了武冰凝,当时他们联军攻入狂庭道统,他们所有人都成了阶下囚,在那个时候,李七夜真的要砍了他们的头颅,那他们也的确是全部死在狂庭道统。

    后来在狂牛明祖和丹王的调和之下,李七夜才罢手,而作为交换,武冰凝成为了人质被扣押在了狂庭道统。

    可以说,在某一方面,他们这些老祖的确是欠武冰凝一个人情,他们这么多强大的老祖最后竟然让一个女孩子留下来做人质,这样的事情的确有些不光彩。

    所以,此时武冰凝把这话说出来的时候,万臂天王也不愿意多谈了,毕竟,这样的事情传出去,也将会成为一个笑话。

    “也罢。”万臂天王徐徐地说道:“既然如此,我也不为难武姑娘,但是,与狂庭之间的事情,这不是武姑娘所以阻止的。”

    武冰凝淡淡地说道:“我谢过天王。”

    万臂天王冷哼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缓缓地退回了后面,依然是冷冷地盯着李七夜,虽然他是给武冰凝情面,但,只要有机会,他依然会对李七夜动手。

    就在这刹那之间,突然,“嗤”的一声响起,一道寒芒突然偷袭李七夜,直刺向李七夜的喉咙。

    寒芒极快,凌夕墨反应都不过来,但,武冰凝反应则更快了,听到“铛”的一声响起,星火溅射,武冰凝已经是一剑在手,挡住了这突然偷袭向李七夜喉咙的寒芒。

    就在这刹那之间,天空上出现了一个人影,偷袭的人正是他。

    “魔刀太子。”看到这个出现的人影,有人不由暗暗吃惊,凌夕墨更是脸色发白,在这刹那之间,她整个人都挡住李七夜。

    她知道自己根本就无法与魔刀太子这样的存在相比,必要时她要以身体挡住敌人的刀剑。

    “女武神,只要我想杀一个人,只怕他是难逃得掉的。”此时魔刀太子冷冷地说道。

    “是吗?”武冰凝一冷,瞬间消失,一下子无影无踪。

    魔刀太子擅长于伏击袭杀,他的遁形之术可谓是十分了不得,但是在这刹那之间,他竟然发现不了武冰凝。

    “嗤——”的一声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寒光乍现,一道寒光以绝无伦比的速度直取魔刀太子的背心。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魔刀太子也一下子消失,但是,在他消失眨眼之间,突然听到“噗”的一声响起,寒剑瞬间刺穿了虚空,魔刀太子一下子被逼得现形了。

    魔刀太子一凛,再次消失,然而,他刚消失片刻,又是寒剑刺破虚空,又是被逼得现形。

    “杀——”在这个时候,魔刀太子被逼得无处遁形,狂吼一声,魔刀纵横,封锁住了整个空间。

    但武冰凝却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只是寒光一闪,寒剑瞬间直取魔刀太子的喉咙。

    魔刀太子长啸一声,魔刀滔天,轰杀而下,但却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寒剑又一下子消失了。

    几次来去,最后听到“嗤”的一声响起,鲜血溅射,武冰凝神出鬼没,魔刀太子在一不留神之下,中了一剑,虽然剑伤很浅,并没有伤到要害,但却重重地打击了魔刀太子。

    就在这刹之间的同时,武冰凝再一次出现,她已经是站在了李七夜身边了。

    “好快的速度——”看到这样的一幕,有强者不由吃惊地说道。

    “不是速度,她也一样能遁形。”有老祖看出了一些端倪,徐徐地说道。

    “蔽世草!”此时魔刀太子脸色十分的难看,徐徐地说道,他一双眼睛冷冷地盯着武冰凝。

    一直以来,对于自己的遁形袭杀之术,魔刀太子都是引以为傲的事情,也正是因为如此,不知道多少比他强的敌人最后都死在了他的伏击袭杀之下。

    但是,今天在这样的遁形袭杀之下,他竟然在武冰凝手中吃了大亏,这对于他而言,又怎么不是一种奇耻大辱呢。

    魔刀太子也听说过有关于武冰凝拥有“蔽世草”这样的事情,传言说这种奇草可以让武冰凝遁隐无形。

    不过在以前魔刀太子不放在心上,甚至有点嗤之以鼻,在他看来,这种依靠外物遁形的手段,那根本就算不了什么,所以他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但,今天他却在遁形袭杀上吃了大亏。

    论道行,武冰凝不一定比他强,但在遁形袭杀之上,拥有蔽世草的武冰凝,毫无疑问是占了先机了,至少魔刀太子想搞偷袭伏击,他在武冰凝面前是没有什么优势可言了。

    “魔刀太子,万统界又不仅只有你一个人精通于伏击袭杀之术,只不过是不屑而为而已。”武冰凝冷淡地说道。

    此时的武冰凝傲气十足,有着睥睨群雄的姿态,女武神的称号是当之无愧。

    “蔽世草,了不得的奇草。”此时也有老祖不由喃喃地说道。

    天下人都知道,朱襄武庭乃是武道无双,武冰凝作为朱襄武庭的传人,她武道之强,是不言而喻了。

    但是,这往往让人忘记了武冰凝拥有着“蔽世草”这件事情,这也往往也让大家忘记了武冰凝也曾经是精通袭杀之术。

    大家都对于魔刀太子的伏击袭杀之术而津津乐道的时候,却没有想到武冰凝的伏击袭杀之样也一点不弱于魔刀太子,只不过她不屑使用这种手段来狙杀敌人而已。

    “是了不得。”魔刀太子脸色一冷,冷森森地说道:“女武神,我也并非一个人而来,今日姓李的只怕是在劫难逃!”

    在魔刀太子话落下之时,已经有一群人缓缓而来,这群人露出肃杀的气息,为首是一位老祖。

    这位老祖怀抱一把长刀,长刀闪动着血光,在很远的时候,隐隐间让人闻到了一股血腥味,似乎这把长刀曾经杀过无数生命一样。

    “屠刀真神。”看到这个老祖,有远观的修士强者不由脸色一变,吃惊地说道:“开天道统来了太多的老祖了,都是真神呀。”

    看着眼前这群开天道统的老祖,有不少人暗暗吃惊。

    这一次开天道统来了很多的老祖,而且为首的这位老祖正是一位八重天真神的屠刀真神陈宝江。

    屠刀真神是一个狠角色,在他年轻的时候,曾经屠杀过无数敌人,只要与他为敌的人,不仅仅会被他杀掉,甚至连同他的门派、族人、世家都会被他屠杀掉。

    可以说,死在他手中的修士强者不计其数,他的长刀被鲜血染红,不知道聚集了多少怨灵,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有“屠刀真神”这样的称谓。

    不知道曾经有多少人想找屠刀真神报仇,只可惜,他出身于开天道统,底蕴太过于强大,很多想报仇的人都对他无可奈何。

    今天屠刀真神来了,这就意味着开天道统是玩真格的了。

    “这仅仅是巧合吗?”看到眼前这样的一幕,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蟠龙道统、剑冢、开天道统,他们都是老祖倾巢而出,这仅仅是巧合吗?大家觉得没有那么简单,或许这正是冲着李七夜而来的。

    “听说沐少主已经下令,取李七夜头颅者,重赏。”有一位消息灵通的强者低声说道。

    “原来是如此。”听到这话,不少人恍然大悟。

    难怪会蟠龙道统他们会有如此之多的老祖亲临,原来是沐少主下了悬赏令,不然的话,仅仅这一点个人恩怨仇恨,不见得会让这么多老祖纷纷出世,甚至可以说是倾巢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