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430章沐少晨的压箱底宝物
    “啊——”的一声惨叫响起,只见云渡鹰神整个人被轰飞,在他被轰飞的瞬间,鲜血高高地溅起,鲜血染红的碧空。

    如此的一幕看得人都毛骨悚然,不知道有多少人打了一个冷颤,这可是一尊不朽呀,竟然就这样被千百把水剑轰穿了身体。

    所有人都以为云渡鹰神死在这一剑之下了,片刻之后,只见被轰飞的云渡鹰神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只见此时的云渡鹰神十分的狼狈,全身是血,身上的衣裳完全被鲜血浸透了。他的胸膛直接被恐怖的水剑轰穿了,留下了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身体的很多地方都被水剑轰穿,可以说他的身体差不多被千百把水剑打成了筛子。

    如果在最后一刻没有被沐少晨的神甲挡一下的话,只怕在恐怖无比的水剑之下会被轰成血雾,说不定会灰飞烟灭。

    看到云渡鹰神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不知道多少人松了一口气,沐少晨也不由为之松了一口气。

    不管是不是与李七夜为敌的人,此时此刻看到云渡鹰神还活着,心里面都如释重负一样,一尊不朽真神被一个年轻晚辈斩杀的话,那就太恐怖了,更为恐怖的是,这个年轻人还没有成为真帝。

    如果真的是如此,那么以后再强大的老一辈都必须龟缩回自己的老巢了,老一辈再也没有出头之日了。

    “哈,哈,哈,小畜牲,让你失望了,你还是没能杀死我,不朽,是杀不死的。”此时云渡鹰神狂笑一声。

    云渡鹰神这一声狂笑,又何尝不是在为自己壮胆呢,在这个时候他心里面也不由为之发寒,虽然他被打成筛子一样的身体可以重塑,但这一交手就已经意味着他不是李七夜的对手了,李七夜已经把他轰成了渣,若不是沐少晨出手,那就真的危矣。

    他可是一尊不朽真神,虽然说在不朽真神他不是属于最巅峰的那种,但还不至于是最垫底的那种,在不朽真神这一个境界,他的实力还是可以的。

    他这样的存在,多久没有受伤过了?他都不记得自己上一次被人打成重伤是什么时候了,今天却被一个晚辈轰成了筛子,这怎么不让他心里面毛骨悚然呢,他只不过是狂笑壮胆而已,心里面已经打了一个冷颤了。

    “只是随手一剑而已,热热身,不要太兴奋。”面对云渡鹰神的狂笑,李七夜懒洋洋地说道。

    这漫不经心的话,顿时让云渡鹰神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顿时一下子笑不住来了,一时之间,云渡鹰神神态尴尬无比,站在那里进退两难,不知道该怎么样好。在这个时候,他堂堂一尊不朽真神,当然不可能向李七夜服软投降,但硬战到底,他一点底气都没有。

    “随手一剑?这,这是什么剑?”听到李七夜这样漫不经心的话,何止是云渡鹰神的笑容僵住了,所有人都神态一僵。

    随手一剑,就把云渡鹰神这样的一尊不朽真神轰成了筛子,这样的一剑太恐怖了吧,这样的一剑,究竟是怎么样的一剑。

    大家当然不知道,李七夜这随手的一剑,正是《止剑》中的水剑,水剑一出,它可以融纳所有的攻击,当融纳的攻击达到了极限之后,会把敌人的所有攻击力量化作千万把水剑瞬间反轰回去。

    而且,水剑最恐怖的地方不是反弹敌人的攻击,它最可怕的地方是一旦反弹敌人的攻击,它是滔滔不绝,无穷无尽,可以无穷止地保持这种最强威力的反弹!

    “前辈,助我一臂之力,且让我斩杀此獠。”就在云渡鹰神僵在那里的时候,沐少晨的声音响起了。

    此时大家都望向沐少晨,只见此时沐少晨站在那里,脚下的大地浮现了光芒,在这个时候沐少晨脚下浮现的光芒乃是由密密麻麻的道纹所散发出来的。

    远远看去,沐少晨的双脚好像生根一样,扎根于大地一样,在这刹那之间,给人有一种错觉,好像沐少晨像是生长在这片大地的一株大树一样,此时此刻他不止是整个人与大地为一体,而且还源源不断地吸收着这片大地的力量。

    正是因为如此,在刚才的时候沐少晨才能掌御神甲,挡了一下李七夜那铺天盖地的水剑,否则以沐少晨的实力,那怕有绝世无双的神甲,也一样挡不住李七夜那铺天盖地的水剑。

    “好,既然贤侄有斩魔良策,老朽愿倾囊相助。”云渡鹰神狂喜,大笑一声,身形一闪,瞬间就站在了沐少晨的身边了。

    “你们两个早就该一同上了,免得我多浪费时间。”李七夜也不惊讶,淡淡一笑地说道。

    “姓李的,你虽然很强大,但,今天终难逃一死!”沐少晨双目一厉,露出了冷厉的杀机。

    李七夜看了一眼脚下浮动着光芒的沐少晨,不由笑了笑,随意地说道:“天赋的确是不错,竟然窥出了一点端倪,也会借点这金钱落地的大势,只可惜,那也只是借一点点而已。如果你觉得借点金钱落地的大势就可以杀我,那就太幼稚了。你们始祖还勉强有资格与我一战,至于你嘛,蚁蝼而已。”

    这席话一出,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让所有人惊的不止是沐少晨竟然可以借金钱落地的大势,更让人发懵的是,沐家始祖,仅勉强够资格与李七夜一战?

    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道统的老祖都面面相觑,大家都不知道这话是真是假。沐家始祖,那可恐怖到无边的存在,李七夜竟然说仅仅够资格与他一战,这话未免太狂妄了吧。

    “这,这话说得太狂妄了吧,沐家始祖,传说是仙统级别的始祖呀。”有道统老祖并不相信李七夜这样的话,觉得李七夜这话太过于狂妄了。

    不过,沐少晨也的确是天赋惊人无比,他竟然参悟了一些金钱落地的玄机,他竟然能借用金钱落地的大势,虽然说这仅仅是皮毛而已,但这样的天赋已经是绝世无双了。

    “大言不惭,狂妄无知。”沐少晨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冷森森地说道:“我始祖之无敌,焉是你辈所以揣测的。何需我始祖出手,今日我便能斩你!辱我沐家先贤者,杀无赦!”

    “多说无益。”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就凭这么一点大势都能斩我的话,那就痴是做梦了。”

    虽然说沐少晨能借那么一点点的大势,但在李七夜眼中看来,那不值得一提,如果李七夜真的要出手,他可以借整个金钱落地的大势,瞬间可以灭了所有在金钱落地的人。

    “好,好,好。”此时沐少晨怒极而笑,冷冷地说道:“既然你口出狂言,要挑战我家始祖,那就让你见识见识我始祖的真正无敌。”说着,他神态凝重,取出一只宝盒。

    当这只宝盒取出来的时候,听到“嗡”的一声响起,这只宝盒就已经散发出了举世无匹的气息了。

    宝盒还没有打开,大家都还没有见到宝盒中的宝物,但是单是从这宝盒之中散发出来的气息,就让所有人为之颤抖。

    在这宝盒之中宛如是装有可以灭世的东西一样,当这件东西一取出来的时候,似乎整个世界都可以毁灭。

    “前辈,且助我一笔之力,此乃是我家始祖所留的重器,只要发挥其威力,必能斩杀姓李的。”取出宝盒,沐少晨都不由神态凝重,不敢掉于轻心。

    “好,我全力以赴。”听到沐少晨这样的话,云渡鹰神也不由为之狂喜,他也没有想到沐少晨真的是携带有沐家始祖的重器。

    “始祖重器!”听到这话,所有人都不由为之骇然,有不少道统始祖低声说道:“我,我们退,退出万峰岭。”

    一时之间不知道多少人退出了万峰岭,都纷纷撤离,远远地离开这片天地,离最远处去观望。

    “始祖重器。”听到这样的四个字,那怕再强大的道统老祖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重器,只有始祖才能打造,而且不是所有的始祖都有资格打造始祖重器的,只要始祖强大到一定的境界之后才有资格打造重器,毫无疑问,沐家始祖就是有资格打造重器的一位始祖。

    虽然说,始祖有很多宝物,有很多兵器,但是,一般来说,重器只有一把,因为一个始祖打造了一把重器之后,就难有再有精力、物资去打造第二把重器,更何况,这样的一把重器乃是始祖压箱底的最强大兵器,他已经不需要再打造第二把了。

    此时听到沐少晨竟然拥有始祖重器,一时之间震撼着所有人,这未免太不可思议了吧,沐家竟然会把一件始祖重器交给他,让他带在身上!

    云渡鹰神也狂喜,有了重器,又何愁不能斩李七夜呢?所以,他毫不犹豫,大手按在了沐少晨背心上,把自己的功力源源不断地注入了沐少晨体内。

    沐少晨神态凝重,凭他自己的实力,也难于掌御这件宝物,正是因为如此,他需要云渡鹰神的相助,有一尊不朽真神的力量相助,他就能发挥这件宝物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