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432章炎剑
    看着冰封成冰块的世界,所有人心里面寒气直寒,如此这样的一束光芒射到了自己的道统之中,只怕自己的道统也有可能会被冰封成这样的一个巨大冰块,如此一来只怕整个道统都会被毁灭。

    “这,这,这仅仅只是半重器而已,如果是真正的重器,那是多么的恐怖呀,真正的重器一击,那岂不是真正的灭世,能把整个万统界毁灭?”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听到这样的话,就算是道统老祖也不由打了一个冷颤,难怪始祖不会把重器留下来,这样的重器威力实在是太恐怖了!

    “完了吗?”看到这样的一幕,连道统老祖也打了一个冷颤,看着冰封中的李七夜,不由喃喃地说道:“这只怕是死定了。”

    “如此恐怖的冰封力量,只怕再强大的肉身都承受不住,必死无疑呀,不要说是真神,就是不朽在这样的冰封之下,也只怕是必死无疑。”有一位老祖看着被冰封的李七夜,也是认为李七夜死定了。

    “终于死了。”看到李七夜被冰封住,不知道有多少人纷纷松了一口气,一下子雀跃起来。

    毕竟支持力挺沐少晨的道统不在于少数,他们都是看好沐少晨,他们甚至把未来押在了沐少晨的身上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会敢跟着沐少晨去撼动阳明教的领袖地位。

    如果沐少晨败在李七夜手中,对于这些站在沐少晨这个阵营中的道统来说,他们未来是可以想象了,只怕是一片灰暗。

    现在沐少晨冰封了李七夜,战胜了李七夜,这就一下子让他们所有人松了一口气,沐少晨有这样恐怖的实力,未来绝对是能领袖整个万统界,他们站在沐少晨这一边,那是绝对不会错了。

    “哼,李七夜再强大又如何,但依然比不上沐少主。”有道统的神子冷笑一声,不屑地说道:“要知道,沐少主乃是沐家的传人,拥有宝物无数,不要说是斩杀区区一个李七夜,就算是灭一个道统,那也是举手之劳而已。’

    “就是,姓李的不自量力,竟然敢与少主为敌,那是自寻死路。”其他道统的圣子都不由纷纷附和。

    有道统的老祖也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看着被冰封的李七夜,有些遗憾地说道:“与沐家相比起来,底蕴终究是差一点,如果不死在此地,未来注定是惊才绝艳,举世无双呀。”

    “哼,跟我始祖的力量相比,简直就是不值得一提。”沐少晨看着被冰封的李七夜,不屑地说道。

    此时沐少晨抬起头来,看着远处的武冰凝一眼,大笑,说道:“你没有找对人,就凭区区一个姓李的,也够资格与我为敌?你们还是乖乖地从了本少主吧,乖乖做我沐家的媳妇吧,有着让你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

    “自鸣得意。”武冰凝冷漠地看了沐少晨一眼,冷淡地说道:“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与多么可怕的存在为敌,等你真正明白了,你已经离死不远了。”

    “大言不惭,姓李的已无回天之力。”沐少晨狂笑,傲然,冷冷地说道:“本少主不怕你现在不从,本少主有的是方法,迟早会让你心服口服,让你乖乖地从了本少主。”

    “看,那是什么——”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大叫一声,望巨大的冰块望去。

    在这个时候,大家看到李七夜胸膛闪动着一缕的光芒,这一缕的光芒就好像是火焰一样跳动着。

    “滋——”的一声,就在这刹之间,李七夜动了,他怕冰封的力量恐怖无边,冰封了一切,但在这刹那之间,他却一点都不受影响,动作没有丝毫的僵硬,每一个举止都流畅无比。

    而且冰封在这个时候竟然在他身上不起任何作用,他一步一步地走了上来,好像是踏空而上一样,并不像是从冰块之中走出来一样。

    不可思议的是,在眨眼之间,李七夜已经从冰块之中走了出来,站在冰封之上,此时他依然从容不迫,身上没沾有半点的水滴,也没有一点点的冰屑,似乎刚才被冰封的不是他一样。

    “你——”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为之骇然,最为之骇然的当数是沐少晨了,他不相信自己的半重器竟然对李七夜没造成丝毫的伤害。

    “半重器而已。”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淡淡地一笑,说道:“这也终究只是半重器,与真正的重器差得太远了。”

    此时李七夜是那么的风轻云淡,淡淡地笑着说道:“我可执极阴,也可以掌至阳,这等冰封力量,对于我而言,那只不过是阳春融雪而已,暖暖中带点冷意。水见寒则冰,我本是试一试这半重器的冰封力量有多大,可惜,让我失望了。”

    “以身试半重器!”听到这样的话,所有人都彻底的傻眼了,在这一刻大家才真正明白,李七夜只不过是试试这件半重器的冰封力量有多强大而已。

    毕竟,有一点常识的人都知道,遇到这样的寒冰力量,应该以至阳或至刚的力量去对抗,而不是轰出水剑,水乃是可至阴可至柔,这样的力量对轰向寒冰的力量,岂不是火上添油,自寻死路。

    李七夜竟然犯了普通人都不会犯的错,他并不是犯错,只是以身试半重器而已。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瞠目结舌,那怕再强大的老祖都彻底傻了眼,喃喃地说道:“这,这,这太疯狂了,世间还有谁比他更疯狂,以身试半重器,这,这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半重器,蛮无聊的。”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以后有机会,一定会领教一下你们沐家始祖的重器,这才有点看头。现在,该结束了。”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人抽了一口骇然,这是真正的要去挑战始祖呀,年轻一辈,谁人敢挑战始祖呀,不要说是年轻一辈,举世之间,敢挑战始祖的人只怕是寥寥无举。

    “铛”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手中已经握着一把剑了,一把赤剑,不对,仔细一看,这不是一把赤剑,而是一把火剑,或者更准确地说是离火之剑。

    这把剑通体赤红,它就像是一把神铁剑被烈火焚烧成通红一样,但这样一把赤红的火剑却不冒着火焰,它所有的高温、所有的烈火都凝集在这把剑体之中。

    这样的一把剑是蕴有世间最可怕最极限的高温,就算是天空上的太阳跟与相比,只怕太阳都只不过是冰冷如铁而已。

    更为恐怖的不是这把剑的高温,而是李七夜对于这把剑的烈火收发由心,再高的温度,再强的烈火,都全部凝集在这把剑身之上,没有丝毫的火焰、力量外泄,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

    看到这样的一剑,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冷颤,不管是什么东西,宝物也好,真神也罢,甚至是天地,一旦触到这把剑,都会被一下子焚烧掉,甚至连灰都不留下,直接会被蒸发。

    “滋”的一声响起,就算是空间一下子触到这把剑,都一下子被融化掉,整个空间一下子都扭曲,似乎变得黏稠一样。

    炎剑,李七夜手中的这把剑就是《止剑》中的一剑,此剑最至刚最至阳,它拥有世间最高最炽热的温度,它可以瞬间焚烧掉一切,所有触及的人都会刹那之间蒸发掉。

    “杀——”见到李七夜手中的炎剑,沐少晨心里面顿生惧意,“嗡”的一声响起,手中的宝珠瞬间喷涌出了一束晶莹璀璨的光芒。

    “来得好。”李七夜面对这冰封无匹的力量,风轻云淡,笑了一下手中的炎剑随手一挥,“嗡”的一声响起,炎剑便直劈了出去

    “滋——”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极寒和极炽一下子碰撞整个空间被蒸发掉,天地一下子茫茫一片。

    “滋——”的一声响起,极寒敌不住极炽,可怕无匹的高温向沐少晨和云渡鹰神卷去。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刹那之间,沐少晨所借的大势宛如一堵巨墙一样冲天而起,一下子挡住在了他们的面前。

    就在沐少晨如同金蝉脱壳一般轰出了大势之时,他整个人如同闪电一样逃遁而去,他瞬间穿越了空间,一下子消失在天边。

    看来沐少晨早就给自己留了退路,早就在外面锁定有坐标,见情况不妙,瞬间逃遁而去。

    云渡鹰神愕了一下,他也没有想到沐少晨一声不吭就逃走了。

    “滋——”的一声响起,就在云渡鹰神一愕瞬间,大势也挡不住极炽,瞬间被蒸发掉。

    “破——”云渡鹰神大惊,横扫一推,瞬间轰出了自己一生中最强的一招守式,这是他一生中最强大的防御,在这刹那之间他想逃都来不及了。

    “啊——”凄厉的惨叫起回荡于天地之间,那怕云渡鹰神最强大的守式也依然未能挡住如此极炽,瞬间被焚化,整个人连灰都没有留下,直接被蒸发了。

    极炽瞬间洞穿了虚空,似乎遥遥一点,向逃遁而去的沐少晨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