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487章难处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少女有些闷气,不由环了李七夜一眼,但又立即垂下了头颅,不敢说话。

    混世小魔王乃是恶名在外,人人都知道他是个淫棍,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调戏良家,什么事情做不出来,此时她都不由庆幸没有被混世小魔王看上。

    李七夜笑了一下,收回目光,轻轻地叩了一下挂在墙上的刀剑,说道:“虽然说材料差,手艺也就那样,不过嘛,这煅造的手法,可是出自于大家。”

    “呵,呵,呵,大少爷说笑了,我们这只是一家小破店而已,卖点破铜烂铁糊口过日子,哪来什么大家手法,说笑话了,笑话了。”铁叔听到这样的话,顿时脸色一变,立即接上话茬。

    “是吗?”李七夜轻轻地叩着刀剑,悠闲地笑了笑,说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是兵池家的手法吧,正宗的兵池家手法。”

    李七夜这话一出,少女和铁叔两个人顿时脸色大变,都不由同时后退了一步。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两个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然而李七夜根本没有多看他们一眼,负手,看着这些刀剑,淡淡地笑了笑,说道:“这手法,很正宗,就是欠了火候,如果有好材料,多练练手,还是有几分炼铸的天赋的。”

    此时,不止是少女他们两个人大吃一惊,就是张甲第都十分意外,他也没有想到李七夜竟然懂兵池家的炼铸,这一点实在是太出于他的意料了。

    铁叔回过神来,忙是说道:“小的听不懂大少爷说什么,什么兵池家,小的从来没有听过,这点小手艺,乃是我们小姐祖传的一点混饭吃的手艺而已。”

    “那么说来,你们小姐就是破兵真帝的后人了。”李七夜笑着说道。

    李七夜这话一出,少女和铁叔两个人脸色再次大变,不由后退了一步,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张甲第都不由望向李七夜,单是看这挂在墙上的刀剑,他都没有看出这破兵真帝的手法,但李七夜却一眼道破,他都不由暗暗吃惊,要知道,他可是一尊不朽,目光之毒辣,不是一般人所能相比。

    破兵真帝,乃是兵池家最了不起的真帝,他以铸造兵器而称著于世,以铸造兵器而言,世间没有几个人能与之相匹敌了,虽然他是一尊真帝,传说他能打造出可以媲美于始祖的兵器来。

    真是因为兵池家曾出过这么一位如此了不得的真帝,这才奠定了兵池家的地位,这才能让兵池家成为九秘道统五大庞然大物之一。

    “小的没听过什么破兵真帝,也不懂什么兵池世家。”铁叔干笑一声,立即否认地说道。

    李七夜没有回头看一眼他,淡淡地说道:“再继续在我面前胡说八道,你信不信我把小妞扛回去暖床。”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少女和铁叔脸色一变,铁叔不敢再吭声,顿时把嘴巴闭得牢牢的。

    李七夜不再理会他们,只是轻轻地叩着这一件件的兵器。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脚步声响起,只见有一群人出现在了铁铺之外,这一群人全身劲装,衣袖上正好绣一支金剑,而且这一群人来势汹汹,一看就知道来势不善。

    这一群人由一个青年带着,这个青年血气旺盛,一双厉目,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儿,当这一群人走进铁铺的时候,直向少女走过去,横冲直撞,把不少的刀剑撞落在地上。

    看到青年带着一群劲装的汉子冲进来,少女和铁叔不由脸色一变,都不由相视了一眼。

    “堂妹,有一些日子不见了。”这个青年大笑地对这个少女说道。

    少女不由抿了一下嘴角,甩了一下马尾,有些冷漠,说道:“没有想到你也来括苍城了。”

    “不敢,我也只是有点事情来帝城一趟而已。”这个青年笑着说道:“不过,我在来之前,族里的诸老也特地托我一下,不要忘记了收租这件事情,所以我也只好跑一趟了。”

    听到这话,少女不由抿着嘴角,久久不说话了。

    “堂妹,看一下日期,时间也到了,我相信堂妹也应该准备好了吧,该筹到的,也应该筹到了吧。”青年笑着说道。

    “这本就是我们的祖业。”少女脸色冷漠,冷冷地说道。

    “堂妹,那已经是老皇历了,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典当之后,它就是成了家族的产业了。”青年笑着说道:“家族愿意回租给堂妹,那也算是念了旧情,念了老祖宗的情面。”

    “堂妹也知道,私情归私情,公务归公务,毕竟家族是家大业大,大家都念旧情,都搞私情,那家族规纪往哪里放?无规纪,不成方圆,偌大的家族,岂不是乱是一团锅?”这个青年笑着说道。

    “呵,呵,呵,高少爷,再宽几日,再宽几日,小姐已经筹到了,只是还没到帐而言,一到帐,立即给高少爷。”见这情况,铁叔立即打圆场。

    “再宽几天?”这个青年摇头说道:“我可没有时间再多宽几天,我明日就打道回家族,如果我没收到这笔钱,这让我如何向族中的老人交待!”

    “你想怎么样——”少女不由脸色一变,忍不住怒声喝道。

    “堂妹,我不想怎么样,我们公事归公事。”这个青年说道:“我们只能请堂妹收拾东西,立即滚蛋了,家族要回收这片产业,以后堂妹不能再继续呆在这里,也不会再回租给你,毕竟,这是堂妹你是违约在先。”

    “兵池高,你不要欺人太甚!”听到这话,少女脸色大变,厉喝道。

    这个叫兵池高的青年摇头,说道:“堂妹,这不是我不通人情,也不是我欺人太甚,我也只是按规纪来办事而已,堂妹应该庆幸是我兵池高接了这桩差事,换作其他的人,不一定有这么好的脾气,堂妹说是不是?”

    此时,少女脸色发白,这里是他们的祖业,她当然不愿意就这样搬离,毕竟今天搬离了,只怕永远就失去了这一份产业了。

    “堂妹,是我们动手给你搬呢,还是你们自己搬呢?”兵池高笑着说道。

    一时之间,少女不由紧紧地握着拳头,脸色泛白,胸膛起伏,十分的愤怒,最终,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说道:“再给我两天,只要两天时间,我就把钱付给家族!”

    “不行。”兵池高摇了摇头,说道:“堂妹,这不是我不通人情,我也是有急事在身,明天就走,所以我等不了这两天。堂妹也应该知道家族的规纪,如果说一个弟子完成不了任务,后果可以想象,我大好前程可就毁了。”

    “我只需要两天!”少女握了握拳头,在这个时候她声音都有点哀求,此时她没得选择。

    “两天也不行。”兵池高摇头,顿了一下,说道:“不过,这也不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什么办法?”听到这事有转机,少女不由问道。

    “我在来的时候,族中有老人吩咐过,念在先祖的份上,堂妹也可以赎回这份产业,只要堂妹赎回,那么这份产业就永久属于堂妹的了。”兵池高说道。

    “赎回——”听到这话,少女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这样的事情她当然求之不得了,不由说道:“怎么赎回!”

    “这个嘛。”兵池高摸了摸下巴,说道:“族里面的老祖发话了,听说还有一页手法留下来了,只要堂妹交出这一页手法,那么这里的产业都是堂妹的了,当然,家族不会亏待堂妹的,家族顺便附赠帝都的一部分产业,让堂妹下半辈子衣食无忧。”

    这话一说出来,少女和铁叔都脸色大变,两个人都后退了一步。

    少女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冷冷地说道:“我听不懂你说什么,我们也没有什么一页手法。当年长辈该交出来的,都交出来了,没有丝毫的私藏。”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真的没办法了。”兵池高冷笑一声,冷冷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只好请堂妹搬了。”

    少女一下子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握着的拳头不由颤了一下,但她也改变不了什么。

    “如果堂妹不搬。”兵池高耸了耸肩,说道:“来人呀,帮小姐搬一下。”说着,他冷笑了一下。

    “你敢——”少女不由厉叫一声。

    “有什么不敢?”兵池高冷笑一声,说道:“堂妹,你们已经一无所有了,当年你们一脉所犯的,那可是大罪。老祖们没把你们一脉除名,那已经是念在了先祖破兵真帝的份上了,堂妹觉得在家族中还有人为你们一脉说话吗?堂妹,这不是我落井下石,而是你们一脉已经完了!”

    少女不由呆呆地站在那里,脸色发白。

    “搬了——”兵池高一挥手,厉喝道。

    “哪来的苍蝇,在这里嗡嗡叫个不停,打扰我的雅兴。”在这个时候,一直观看挂在墙上兵器的李七夜懒洋洋地说道,缓缓转过身来。

    兵池高带着弟子冲进来,根本就没有多看李七夜一眼。

    PS:昨晚十二点才到酒店,今天早上一大早起来写稿,好累。